仙誓

章节三一六冰雕之人

三一六 冰雕之人

修你……想修的道?逆你……想你的天?

沈言神色有些似懂非懂,不过转瞬间,他又释然一笑。

“守护自己所要守护的,在这个基础上做到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这便是我的道!”刚來天元界时,或许沈言对玉霄天帝的怨念很大。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怨念便也不知不觉的淡了起來。

至少……如果不是玉霄天帝的算计,自己也不会见到沈如烟,不会拜大长老为师,更沒有机会遇见完全不同的两种修炼体系!

舍弃自己一命,换柳霓裳半世无忧,而后却又遇见了自己所要守护的另一个女子,从某种程度上來说,亦算幸事。

若他不死,叶颜回便不会为柳霓裳续命。如此看來,似乎沈言还赚到了。

沈言本來还在思索如何去面对虎视耽耽,一心想要取他性命的欧阳岚,但听闻大长老言语之后,这种心思却已然淡了。

仍你风急雨骤,我自巍然不动。

沈言知道自己在短时间内,绝无正面对抗欧阳岚的实力……那便暂且避让。

虽然沈如烟可能已经被欧阳岚等人囚禁,亦或者真的卖到了羯罗那种蛮荒之地……但沈言也并非会因为愤怒而两次昏了头脑的人。

一次,引來天谴,已经足够了让他平复下自己心中的愤怒來理性思考这些事情了。

沈如烟被抓的可能性极大,因为虽然从沈正天的言语中可以推断出來沈如烟已经事先逃离了,但她一个弱质女流,想要逃离城主府的抓捕,实在是天方夜谭。

但冷静下來仔细一想,沈言却觉得沈如烟被卖到羯罗的几率其实不大!一者羯罗苍云西郡何止千山万水,时间上根本來不及。

二者那欧阳岚心思缜密,只怕会留着沈如烟在手中钳制自己……就算日后有了强大的实力,但毕竟还要受制于人。

所以就算现在明知沈如烟在欧阳岚的手中,沈言也只能暂时隐忍。

至少,沈如烟暂且还是沒有危险的,欧阳岚并非自大夜郎,在沈言这个潜在的隐患沒有消除之前,他不会放弃一个随手抓來,却有着巨大作用的筹码。

……

念月山巅很开阔,几乎一览无余,山巅满是白雪,根本看不出丝毫绿意。

沈言再往前行,数百步后,发现山巅竟一座冰雕雪砌的人像。

他好奇的走上了前去,那冰人背对着他,所以看不到面容……不过沈言却有着一丝淡淡的熟悉感。

片刻之后,他站在了冰人身后,迟疑了片刻,方才猛然往前绕去。

那里是整个念月山巅的最高点,也是山边,这座冰像面对着层峦叠嶂的远山还有袅袅的云霞冷雾,身前仅可供一人立足。

稍有不慎,便会从山巅跌落。

沈言身形晃动之间,稳稳停在崖边,和冰人之间只有一寸的距离。

在看到冰雕容貌的一瞬间,沈言的神色猛然变为了震惊和难以置信。

他的身形不断的开始颤抖了起來,整个人几乎窒息。良久之后,沈言颤抖着轻轻抬起自己的手來,就要触碰到这冰雕的瞬间,他猛然间倒退了一步。

眼看就要跌落下去,沈言体内真气倏然从脚下汹涌的喷吐了出去……借着这一股反冲之力,他方才再度跃了上來。

在冰雕之侧站定,沈言的神色竟隐隐有了一丝奔溃的感觉。

他嘴角喃喃了半响,终究还是倏然转过了身躯,往远处行去。不过从他隐隐颤动的肩头來看,他的心情显然并不平静。

……

“蝶依,咱们要几间客房?”苍云西郡,一处镇子的客栈中,洛成对身旁茕茕孑立的女子轻声道。

他的眸子里闪烁着隐晦的光芒,但却被他极为巧妙的掩藏了起來。虽然眼光不时从女子的腰身和酥胸上飘过,但却沒有多做停留。

蝶依美目中沒有丝毫其他的神色,整个人显得冷漠之极。数日之间,她沒想到这洛成的胆子居然越來越大……

虽然杏花仙子和她们这些花侍,都是惜诵之主的禁脔,若要真想夺了她们的身子,只怕所有人也会心甘情愿的奉上。

但不知为何,蝶依感觉这洛成绝对是一个虚伪小人,色中饿鬼。所以她对他其实已经厌烦了极点,若非奉了杏花仙子的命令,找到惜诵之主后,还要去雪云沼泽取一物,只怕他早已将洛成带回百花宫内了。

此刻对方询问的话语对蝶依这种守身如玉百余年的女子來说,显得刺耳之极。不过她心中纵是再厌恶,也不能恶语相向。

只是她却沒有想到,这洛成的胆子竟越來越大……不但想要牵她的素手,还不时的想要拦腰搂住自己,甚至数日前竟还有胆量将手往自己的酥胸上袭來。

若非每每都被自己一个眼神震了开來,只怕对方早就不知得寸进尺到何等地步了。

按照这个情况來看,这洛成却是在试探她这个“侍女”的底线。不过敞若洛成真的用强,想要了她的身子,蝶依也只能认命了。

用眼神警告和表达自己的不满尚可,但想要真的动手对付洛成,却是不行的。

此时天色已暮,对方竟然还询问自己要几间客房……只怕又是一次对自己底线的试探!蝶依虽然不是那等计谋超然之辈,但也不是个傻女人。

替惜诵之主做出抉择,她还沒有那个胆量……纵然对方看起來实力只是塑体阶,但她也不敢逾越丝毫。

但若要顺从了对方的意,只怕今夜自己的身子便会丢了。

蝶依黛眉微皱,半响之后方才轻声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主人自己决定吧……”她的声音柔美之极,因为有些无奈和心底委屈的缘故,所以更让人心神颤动。

洛成只感觉自己心神都是一荡,虽然从女子的眼中看到了略微的厌恶,但更多的却还是委屈和无可奈何。

这让他激动的下体硬的都隐隐作痛,想到今晚上可能就能将这个大美人吃掉,洛成恨不得现在就将蝶依拖入房内。

“一间上房……”洛成听到蝶依的回答之后,眼角的**光一闪而逝,旋即笑意盈盈的对掌柜高声道。

他直接一锭金子抛了过去,不过转瞬间,对方便直接将最好的一间客房给腾了出來……洛成走上前去,将头微微靠近蝶依的耳朵……

嗅着女子身上那股如兰似麝的体香,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如同酥掉了一样。

“蝶依……走吧,天色已晚,还是要早些休息才是!”洛成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倒是沒有想要去搂住女子纤腰的意思。

他经过这么多次的试探,已经知晓了自己这个“主人”的身份到底对女子有着多么大的约束!

手也摸过,腰也搂过不知一次……虽然每每都是被对方瞬间给挣脱开來,但洛成却发现自己做出的事情,一次比一次更加超出了原先自己估计的底线……

可最后,都是沒有发生任何事。

除了去雪云沼泽之事以外,一路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洛成在做决定。

虽然他并其实占得便宜并沒有多少,仅仅是摸了摸对方的手和搂过对方的腰身而已……但洛成前几次却都兴奋的差点死掉。

更是在休息的时候自渎过不止一次。今天晚上,是他们这一路行來,第一次住在一间客房之内。

洛成隐隐约约察觉到了蝶依的底线是什么……

沒有底线。

不错!蝶依对他根本沒有底线,那么多次的轻浮之举,也仅仅只是换來一个警告的眼神罢了,对方甚至连真气都不敢渗出体外。

虽然再多些时日会更稳妥一些,但洛成已经不打算在等下去了。

刚才的事情便是一次很重要的试探,如果蝶依拒绝,洛成只怕还要再多多观察一段时间。但沒想到,这种情况下,这个尤物居然还是一脸媚意的让自己决定。

简直是明摆着告诉自己,主人你为所欲为吧,人家只会佯作嗔怒的怒视你罢了。

洛成心底简直是有多美想的多美,他根本不知道此刻蝶衣心内的想法。

若非九世传承,三千六百年枯等,只怕蝶依纵知道他是惜诵之主,也早已一挥衣袖离去了……

……

“蝶依……”洛成双眸通红,赤身~裸~体的在**翻來覆去的折腾着。

他的嘴中一直不停的叫着蝶依的名字,仿佛要将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屋外的庭院内,蝶依孑然而立,清冷的月华洒在她的身上,如梦如幻。

她听着屋内的动静,想象着那个所谓的惜诵之主的恶心模样,便忍不住的一阵厌烦。不过这种宿命,又岂是她想要抛却便能抛却的。

“暂且用幻术将他引入梦境之中……虽然想來他在幻境中只怕也是对我行那龌龊之事!但总好过真的将身子丢在这种人的身上……”

蝶依的声音很轻,比夜风还轻。

“宫主说惜诵之主,文韬武略,满腹经纶,天赋绝定,情深意重……怎会是洛成这样一个龌龊不堪之辈?”

“只是宫主有命,还要去雪云沼泽取了那物事才行,否则现在将洛成带回百花宫,就沒有这么多烦心之事了!”

百花宫内,皆是女子。

虽一些侍女婢子不及蝶依之资,更遑论同十二月仙子相比,但只怕也能暂且满足这洛成的色心……只是现在,宫主所托之事尚未完成,却是只能行此下下之策。

不小心透过窗缝看见了**那龌龊之人**,虽然耸起但却显得极其细小,而且半软不硬,黄中带黑的肮脏物事,蝶依顷刻间便感觉心中一阵翻滚,差一点便直接吐了出來。

侥幸平复下心境,却也面色惨白……她虽未经历过男女之事,但也从婢子口中听闻过一些……多是形容男子**物事如同神龙昂首,红润剔透……

哪里会是这般半软不硬,似是一条黑色肉虫般的肮脏和恶心的模样。

蝶依只是掠过一眼,却已然从心底对洛成生起了极度的厌恶之情……她现在尚能依靠幻境钳制洛成,但若那洛成对宫主提出让自己侍寝的要求……

倒时,却又该如何去拒绝?

直至月隐红墙,夜上三更,蝶依犹自站在庭院内,依稀可见美目中带着一丝莫名的凄楚。

PS:猜猜冰雕之人是谁?作品相关之中有一篇《剑仙赋》,是写大长老离开念月峰去寻月华之晶的场景,这冰雕在剑仙赋中也写出了是大长老雕成的……

大家尽可以猜测一下,这个人会是谁?

另外祝所有亲爱的朋友兄弟姐妹们,大家新年快乐,财运亨通。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