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二七该来的人来了

四百二七 该来的人来了

算计苍天?沈言二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识相的沒有在这个话題上纠缠下去。

“那你和洞天机前辈是……”略微迟疑了一下,沈言却是询问起青衫男子的身份來。

而且他此刻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既然洞天机连天都敢于算计,想要为自己谋图些什么利益的话,可能在万剑宗之危一事上因为大长老之故留下了什么转机也未可知。

“他是我师父。”青衫男子笑笑,然后平静的道,却是沒有丝毫悲伤的意思。

“你……”沈言一愣,刚刚想要出声说出那你怎么还能笑得出來,但却被叶东來的手肘轻轻撞了撞,他一下子反应过來,于是便收回了自己可能会得罪人的言语。

倒是青衫男子似乎已经猜到了他要说些什么,面上仍是一副满不在乎的云淡风轻模样。

“你们或许很奇怪我的态度……”青衫男子耸了耸肩,“甚至可能怀疑我话语的真实度,不过洞天机的确可以算作我的师父。”

“至于悲伤和悼念,倒是沒有必要的。”

“我早就知道他这么搞下去,迟早要玩死自己,警告过他但他自己不听,却也怪不得我。”

从始至终,青衫男子的话沈言一直都似懂非懂。甚至于此刻对方说的这句话他听了个真切,可人家到底在表达些什么,他仍是有些莫名其妙。

“沈言,大长老叫你來此,可是为了解万剑之危?”青衫男子叹息了一口气,似乎也沒指望两人能揣摩清自己到底在表达些什么。

沈言点了点头,他此刻完完全全就处于一种绝对的震惊和难以置信中。

从他先前醒过來以后,服下那枚逆命回天丹之后,他的思绪一直都还紊乱着。

“既然如此,那便走吧。”青衫男子点点头,然后将手中的三枚铜钱放进怀中,再把折扇挂在腰间,云淡风轻道。

“去哪?”沈言眨巴了一下眼睛,一时之间尚沒有反应过來。

可青衫男子却沒有说出所谓“去解万剑宗之危”这般既定的话來,而是莫测高深的一笑。

“去帮北剑仙。”

这番话在沈言与叶东來听來,自是不会去联想其中的深意。毕竟解万剑宗之危,也就等同于帮助大长老了。

“天机覆灭。”青衫男子右手猛然平伸,而后蓦地握紧,眸中精芒闪烁不休。

随着似真似幻的一阵轰鸣声,沈言发觉面前的阁楼,那四处环绕的山壁以及杂草,尽皆烟消云散。

还不待他看清周围的场景时,面前的景色在青衫男子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后,倏然一变。

“步尽乾坤。”

沈言二人回过神來,发觉面前的场景极其的熟悉。

天狱剑峰那一方血浸石上,凌厉剑意冲天而起的“紫薇”二字,诉说着不久前那两败俱伤震撼无比的一战。

“天狱剑峰。”沈言和叶东來对视一眼,齐齐惊呼出声。

这是什么概念?这青衫男子挥手之间,竟直接让他们二人从那不知道多远的天机阁山谷返回到了此地。

莫不是说,此人也拥有着如同大长老一般深不可测的超绝实力?

“别那么看我……”青衫男子哭笑不得摇了摇头,似乎很清楚的知道相视对望的沈言二人在思索着什么。

“我之所以能在转瞬之间将你二人送來此处,乃是天机阁自身的十方无量阵法之功。”

“本來我不具备刻画律令之符的能力,但毁掉了天机阁的阵法……在沒有了媒介和空间之下,自然就被规则直接排斥到你们先前所在的地方了。”

青衫男子解释了一番,当然也沒有指望两人能听懂。

不过叶东來和沈言却捕捉到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字眼,从这一刻开始,他们两人终于给面前之人下了个定义。

且不论其他,至少他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子。

“你就这么毁了天机阁?虽然我并不清楚那十方无量阵法有多么厉害,但想來也不是等闲的小阵……”沈言终于还是沒忍住,有些感觉不可思议的小声道。

“总而言之我也回不去了,毁掉也好。”青衫男子看着沈言,缓缓的摇了摇头。

“更何况,敞若不毁阵,便來不及返回此地了……”见沈言一副虽然理解但仍感觉可惜的模样,青衫男子终于不再纠结于此事上。

话音至此,他的眼中猛的露出一丝骇人的厉色。

“如今看來,时间……刚刚好!”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不解的看向青衫男子,他发现跟对方呆在一起,简直有种自己是不是变傻了的感觉。

“你去山门,想來那该來的人已经來了。”青衫男子嘴角微微扯出一个弧度,然后对沈言道。

他的手指此刻刚刚方才停止了先前那极快速的掐算动作,说完这句话后也不理会沈言的反应,直接便将目光转向了叶东來。

“此事应当另有变数,虽不足以成逆转局面之势,但不可不防,你随我來。”

青衫男子身形轻轻一纵,脚下生风,竟是直接朝远处掠去。

叶东來迟疑片刻,终究还是对大长老的信任占了上风,于是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

沈言见两人先后离去,伸了伸手似乎想要拦住青衫男子问个究竟的他此刻也只好收回了自己的手來,有些纳闷的抓了抓脑勺。

“算了不管了,先去山门走一遭看看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

严青无所事事的在山门往内的台阶上乱逛着,他似乎在这段时间里经历了许多,初见沈言时的那种稚嫩,不知不觉已经转变成了一种稳重。

他似乎有些心事重重的模样,不过面上却并沒有显露出太多。经过石台旁看到那一株熟悉的凡梨树时,他终于是露出了一点笑容。

片刻之后还不待他准备回身朝另一个地方晃荡过去,便突然感觉到惊天剑阵传來一阵细微的颤动。

这种颤动很轻微,应当是有人在山门之外想要求见,亦或是宗内的杂役弟子外出采购回來的晚,孤身一人沒有内门弟子腰牌的情况下,自是无法打开一个缺口进來的。

所以只好企图让守门的弟子帮忙开启一个小缺口,可似乎守门的弟子此时并不在这个地方。

严青犹豫了一下,还是缓步走向了山门处。

“……在下万剑宗弟子严青,敢问姑娘因何事触动我宗护山阵法?”

片刻之后,严青从惊天剑阵的倒影出的光幕上看到了阵法之外那一片雪地上的场景。

不过却是一个面色有些苍白,衣衫稍显紊乱的女子。

“齐云镇云家云拾霜见过师兄。”深深的呼吸了一大口空气后,云拾霜方才平复了一下一路上紧张兮兮的神经,欠身行了一礼。

“云姑娘不必多礼……”严青话虽如此,但却并沒有打开阵法的意图,似乎是在等待云拾霜交代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要來这里。

“我被歹人所掳,不慎困于雪云沼泽之内,在濒于脱困之际却听见有二人密谋。而且从言语之间,多次透露出‘混入’、‘万剑’等字眼……”

云拾霜摸不透这个叫做严青的万剑宗弟子到底是什么性子,于是只好以最稳妥的方式将自己说知道的一切尽数说了出來。

当然她可沒露出要进万剑宗的意思,这件事毕竟只是耳闻,尚且沒有证据……只要这个名为严青的弟子能将这番话禀告上去,万剑宗稍稍提拔云家一二,便是了不得的回报了。

不过她还是小看了万剑宗这种名门大派对自己发展和声誉的重视,严青的眸子深处甚至已经泛起了一种冷意。

从直觉上來讲,他觉得这个女子说的是真话……虽然他并不知晓雪云沼泽里的具体情况,但想來应该不会有假。

略微沉吟了片刻,严青也感觉到云拾霜的修为只有塑体阶,于是便结出手印,将惊天剑阵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云拾霜惊奇的看着原本沒有丝毫缝隙的山壁,在一层细细的水波荡漾过后,露出了一个足够两人通行的小径。

虽然惊讶,但她似乎也明白了这件事的影响或许会很大……换句话说,云家这次所得到的机遇也会更多。

“云姑娘……此事事关重大,我虽然不疑有他。但还是带你前去禀明宗主,此事由你亲口述说应当比我转述要更详细的多!”

严青等着云拾霜走了进來,他的目光只在女子那因为枝桠划破衣衫而显露出來的粉嫩香肩上停顿了片刻,便凝重的说出了这番话來。

云拾霜等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哪里又会拒绝,所以顷刻便是一脸欣喜的点头应承了下來。

严青松了口气,旋即挥手将惊天剑阵重新封闭,而后再度出声。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云姑娘便速速同我前去觐见宗主!”

见严青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过了身去,云拾霜急急忙忙的跟上。不过两者还沒有走多远,只是刚刚转过一个弯,便直接一头撞上了仍然一脸纳闷的沈言。

沈言看到严青倒是微微一愣,毕竟好像从初入宗门到现在也好长时间沒有看到对方了。

不过他还沒有來得及招呼,便发觉严青身后的那个女子似乎有些熟悉。

“是你!”“是你!”

沈言只是看了一眼,便立刻认出了对方就是云拾霜,毕竟后者虽然显得有些狼狈,不过模样还是沒有多大变化的。

而云拾霜在这里看到沈言,也有些诧异的惊呼了出來。

“你跑來这个地方干嘛?”沈言摸了摸脑勺,有些弄不明白,那个家伙不是说该來的人已经來了么?为什么自己就碰见一个云拾霜?

“我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给挟持了,最后听到了一个绝密的消息……估计有人要图谋你们万剑宗了,可能都有人混进來了!”

云拾霜黛眉微微一蹙,似乎仍对沈言在雪云的举动有所不满。不过看到沈言一副吃惊的模样,她便显摆了起來。

严青面色一沉,似乎有意阻拦,不过见云拾霜话音已落,倒也只能无奈作罢。

“什么!”沈言微微一惊,他心底倒是一下子将云拾霜所说的图谋和大长老交代给他去找洞天机,自己脱不开身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见先前一直宠辱不惊的沈言被震惊到了倒吸一口冷气的地步,云拾霜那份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