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三九依师兄所言

独步苍澜 四百三九 依师兄所言

“天辰。现在局势如何。”自在魔门位于苍云郡东北方。临近苍雨郡的位置。

而以楚青衫等人的修为。自然是一日之间便能从万剑宗赶到这里。毕竟这是关乎整个门派存亡的事情。容不得他们马虎。

至于沈言的事情。自然也只能放一放了。

虽然衍天辰也很心切那所谓的沈家秘宝。但楚青衫觉得那魔宗长老言语之间还是有些不靠谱。于是其他人也只好作罢。

毕竟此时万剑宗宗主严影叛变。而隐世长老几乎都处于闭关之中。能服众的也唯有修为臻至周天大圆满的楚青衫一人了。

此时虽是深夜。但多方势力却沒有任何一方敢于疏忽。

皇室将战场定在自在魔门。那是表明了让他们必须拼尽全力……而且还要提防苍雨郡的那些势力乘火打劫。所以沒有人会愿意拖延下去。

而皇室也不会留给诸多势力太多的时间。所以所谓的洗局。其实就是一场蔓延王朝各大郡地。只出现在宗门修者之间的战斗。

因为虽然只要拿到了自在魔门九位长老之一的人头。便可以退出这场战斗保存下宗门。但却不会有任何一个宗门会安然无恙的让你离开此处。

毕竟长老的人头只有九颗。那就代表着最多只有九方势力能残留下大部分的实力。而其他的势力却必须要损失惨重。而且失败之后还得不到皇朝的资助。

等到那个时候。也就等于灭宗了。只剩下光杆司令。至少在数十年内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來。皇室的主意打得很好。名额我给你九个。至于是谁。那就看谁能笑到最后。

完全不依靠顶尖实力或者中层。甚至是基层的比试來小范围不伤和气的挑选出可以培养的棋子。而是直接让所有势力大拼特拼。不拼就出局。

到了这种情形下。沒有人管你到底是怎样得到最后那些名额之一的。无论是隐藏在暗处。坐收渔翁之利。亦或者是依靠实力硬生生的杀出來……反正终归都要元气大伤。皇朝连多余的力气都不用费。自然就能稳妥的让残留下來的势力归顺。

至于是真心还是假意。那压根就不重要。妄图徐图发展的宗门。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因为等到你元气恢复过來。说不定下一次的洗局再度开始。又是一番龙争虎斗。这种制度下。沒有任何一个实力。能在皇室的眼皮子底下发展起來。

皇室掌控三十六州令。三十六州令手下是各大领主。领主手下又是郡城城主。环环相扣。加上监天阁的存在。简直是杜绝了一切势力反叛的可能性。

而这一次杀掉自在魔门尊者的人。就直接可以接受皇室注入的天才子弟。新鲜血液。踏足领地级宗门的地位。

听起來好听。实则就等于让你发展。然后比郡城的这些炮灰势力稍微看重你一些。带來天才弟子的同时。也就将无数皇朝之人渗透进了这个新生的领成级宗门里。

所以楚青衫现在的心思很清晰。如果有可能就直接斩杀掉自在尊者。然后踏足进领城级的殿堂。

虽然宗门要被皇朝更有力的监视和掌握起來。但其实影响不大……毕竟万剑宗也从未打着要背叛皇室的念头。

只是难免在面对某些皇朝派遣下來渗入宗门内的人时。会被对方以势欺压一下罢了。

不过步入领地级宗门。虽然立刻从苍云郡顶尖变为了苍澜领最弱门派之一。可能接触到的东西也会更多。所能见到的世面也会更广。

修者逆天而行。苦修是道。但总要知道自己要走哪条路。就算你要突破。别人无法言传身教你如何去突破。但却可以让你见识到更高一层次的修为到底是怎样的。

步入领城级。突破到上境的机会可能也是极其的小。可总要比困在一隅之地的苍云郡要大上很多。

一时的成败算不得什么。只要破入上境。立刻便能跻身苍澜领顶尖宗门的位置。

楚青衫此刻是大圆满境。所以他想的很清楚。不求无伤无损。只求宗门能保留下來。

无论是踏足领城。亦或者是留下來的残存势力。其实对他们这些人的影响。也仅仅是眼界和短时间内踏足更高层次舞台的一个机会罢了。

只要修为突破到了那个境界。更高更大的舞台自然会为你展露开來。又何必去强求这一次洗局之中的胜与败。

将宗门保留下來。就是最大的胜利。

整个苍云郡。以万剑宗、千草门和百花谷为顶尖门派的代表。

而百花谷根本就从未参加过所谓的洗局。但皇室却也沒有直接灭掉这个门派。显然百花谷与世无争的态度实在是太明显了。郡城的城主压根也沒有强迫那些女修参战的想法。

这样一來。苍云西郡的顶尖宗门便只剩下万剑宗和千草门。

至于北郡、南郡各有两宗跻身郡地顶尖宗门的位置。东郡势力弱一些沒有郡地顶尖宗门的存在。不过一流宗门的数量却要多了不少。

可万剑宗和千草门一向交好。势必不会自相残杀。甚至说不定还会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合手几次。相互帮助一番。

所以能预见的事情。也就是西郡那些原本处于一流、二流的宗门。势必会不择手段的暗里联手针对万剑宗和千草门。

至于北郡、南郡的两大顶尖宗门。也是要应付自己所在地域的一流、二流宗门的觊觎。

东郡沒有顶尖宗门的必然结果就是百花争艳。搞不好最后还要散到其他三方去浑水摸鱼。

只要几大郡地的顶尖宗门被剔出去。那么这些位置自然需要人补上去。

只有联手。那些一二流的宗门才会有机会。否则以顶尖宗门的实力。选择各个击破的话。很容易就能在舍弃一些可有可无弟子的情形下。让棋面为之肃然一清。

楚青衫既然想明白了这一点。自然就不会傻到在这个时候大咧咧的站出來打头阵。

至少在此刻为止。明面上的所有宗门还都有着共同的目标。就是剿灭自在魔门。这会儿跳出去的唯一结果。就是被所有人集火给灭了。

所以现在几乎稍微聪明一些的人。都在等……等着绝大多数的人忍不住。便开始一窝蜂的强攻自在魔门。

这个时间段的选择很重要。跳出來的早了会成出头鸟。但迟了在最后的话。可能就只能喝汤了。

整个苍云郡势力何其之多。斩杀九大长老和自在尊者是最划算的。但也是最显眼的目标。若是去的太迟还想要浑水摸鱼捡便宜。根本连你插手的地方都沒有。

如果不能抢到九大长老或者自在尊者的人头。那么就只能去剿杀自在魔门其他弟子了。

而自在魔门是必然要灭的。否则就不能称之为剿灭。

等打到最后。其实所有人都会发现。这场战斗力根本不会有任何势力会是胜利者。所有人都是输家。都要损兵折将。最后还会因为高中层长老以及核心执事的阵亡被皇室安插进來一大部分的棋子。

虽然都是输。但也不能输的太难看。楚青衫和衍天辰二人修为最高。怎样打。怎样在前期避开和其他宗门的冲突而又能利用手中的一千名弟子斩杀到最多的魔门之人。就是他们二人需要考虑的问題。

显然他们二人在所有势力不出动周天境强者的情况下。也是不可能跳出來动手的。

这场宗门洗牌战。他们的作用就是对付魔门的长老。而不是对付各方势力的一众弟子。

谁和谁打。要在什么时候动手。怎样才能将损失降到最低。都是必须要谨慎到极点才能做的决定。

一个不测。说不定万剑宗这一千内门尽皆阵亡。那么门派弟子出现断层。皇室自然喜闻乐见的安插进來一大批人手。

等到数十年后。皇室随意安插的这一批弟子成长起來。整个万剑宗也就名存实亡了。

毕竟每一个郡地里各大宗门所占据的地方。灵晶矿脉、历练之地以及冶炼武器的矿脉。炼制丹药需用的天材地宝。都是有限的。

皇室巴不得将所有的东西都揽到自己的手里。可整个大宋朝太大。于是只能让宗派和无数的世家林立。以此來收取一部分的利益。

这样看似将所有的资源都分散了。但每一份里面都能得到一些。否则全部落在皇室自己手里。连开采都是一个问題。

苍云西郡的资源最丰富。所以才会三宗并立。楚青衫也不愿意让万剑宗的基业破碎。毕竟他也是万剑宗的核心。

所有的资源。他们这些长老可以说都有份。现在严影叛变。莲花峰失去了分配资源的资格。那么所有的资源平摊下來。不知道又要多出來多少。

毕竟既然严影是叛徒。那明摆着暗自私拿的资源绝少不到哪里去。

因而无论与公与私。楚青衫都显得很认真。所以才会在深夜里不惜忍受着冷冽的夜风。和衍天辰在这里悄然观察着这一片涵括了草原。森林。山川。延绵到极远处的战场。

“局势还是很平稳……不过欧阳岚也应该回到上云城了。等到他一來。只怕到时候各方势力就会倾巢出动了。”衍天辰看着远处平原上疾行的隐约身影。低声回应道。

“虽然他是來此判定所谓剿灭之中哪一方势力的贡献更大。不过我看也就是走个过场而已。最后还不是要看谁手里拿着那十个最直接的名额。”

楚青衫眸子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冷意。声音中却是带着一抹颓然。

“只要万剑宗损伤少些。我便觉得是万幸了。不过这洗局也确实得进行了。否则新冒出來的三流。甚至二流宗门太多。要不了多久就会乱套的。”衍天辰接过他的话茬。感慨了一番。

虽然皇室的做法很极端。但却不得不为之。否则宗门并起。资源势必会发生短缺。之后整个大宋朝的局势也未尝不会很乱。

“欧阳岚是上云城城主。毕竟是皇家的人。我们倒也沒有必要和他起冲突。原本凌霜在沈言一事上。似乎就有些得罪了他。”

楚青衫想了想。下了定论。

“因此我们便先等着他來此。自在魔门的人想來也不会不知道各方势力的动静。应该也很快就会有所动作的。等欧阳岚來此之后。你我便分散开來。前去自在魔门所在处看看情形如何。一旦有了机会。就立刻让诸弟子们发动攻势。。”

衍天辰倒是沒有其他的看法。毕竟现在这样子的情形有些太让人不知所谓了。因此只能等欧阳岚來了。他们前去探察之后。才能做出最正确的抉择了。

“好。就依师兄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