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七四欧阳岚至

仙心尘堕作品 仙誓 仙誓 青衣成雪 章 节四百七四 欧阳岚至

“相思苦朝朝暮暮思无属.”

当叶东來的眼角余光看到万剑宗的三名内长老冲入众多联合在一起宗门的弟子群中.开始大开杀戒之时.直接便毫无保留的催动体内那并不充沛的真气.

一道约有数丈之长的剑光摇曳着从他手中的木剑中窜出.而后那剑光便直接化为了无数细若游丝的真气.朝着周围无数的弟子纠缠而去.

相思剑.共有三招.

乃是相思苦.相思倦.相思暮.而一招又分为两式.分别是相思苦中的思无所属.思无所处.

而后是相思倦中的.相思两厌.相思又念.最后则是叶东來手中所掌握的杀招.相思暮.又分思忆浓.以及相思迟暮.

这朝朝暮暮思无所属.便是剑气化为游丝.触及人时便会引动起内心的无尽思念.但偏偏那思念又不知为谁而起.因谁而生.

待得对方心神大乱时.一剑之下便能轻易取其性命.

但此时叶东來却并非为了杀人.而是为了脱困.那无数细若游丝的剑气纠缠上了周围众多的修者.而后所有人的攻势便顷刻为之一顿.

“寒碑颂东來先是看了蝶依一眼.却见她不知何时已经是加入进万剑宗一群女弟子中和周围的修者周旋.倒是并不如他们这般情势危急.于是直接收剑负于身后.紧接着便是一把抓住了寒碑颂胳膊.

“千钧震.”寒碑颂被叶东來扯动.却是直接将大部分的真气贯入幽绝天若老内.而后随意朝着某个方向.震出无数道枪影.

那些枪影却是横着撞了出去.似有千钧之力般.将看着他们二人意图突围.而从不远处不断围堵而來的修者.直接震飞了出去.而后轰然倒地.

碑颂以真气震动腹腔.而后一声怒吼.直接盖过了无数人的呐喊和厮杀声.

却是让为数不多运气极好.沒有陷入相思无属剑意中.也沒有被那无数的枪影震飞的修者直接被骇的在原地微微一愣.

只是这微微一愣而已.叶东來却已然抓住寒碑颂起落之间便已经冲出了不知道多远.

但似乎叶东來焦急之间冲错了方向一般.并沒有朝着徐帘和沈言所在的地方而去.

于是乎寒碑颂不得不一边跟他朝着远处奔去.一边出声询问了起來.

“叶兄.你这般举动却是为何.徐帘与沈言都还在那里.难道你竟是想要抛下他们二人.”

毕竟是周天境的叶东來与不亚于周天战力的寒碑颂.他们一旦想跑.在此刻敌方周天境修者都被牵制住的情形下.也是有惊无险的冲出了战场.

在寒碑颂不解的疑问声响起之后.叶东來方才微微顿了顿脚步.此时他们二人的周边.已是沒有了任何的修者.至少离着战场“”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有数十丈的距离.

“我叶东來又岂会是贪生怕死之人.不过我到底要做些什么.现在还不能说于你听.”叶东來皱了皱眉头.而后方才解释道.

他不说.寒碑颂也就沒有再问.

“现在我要去办一件事.也有事情交代给你.”叶东來见状.微微顿了顿.而后方才沉声道.

“你说.”寒碑颂也沒有说答应.也沒有说不答应.但他既然让叶东來说出口.便断然不会去拒绝.

“在我离开三分之一盏茶后.你便在那里”叶东來轻轻抬起手朝着远处的连绵不断的一片森林一指.而后轻声道.

那一片森林郁郁葱葱.不单单生长在平原之上.甚至连绵起來.已经遍布那个方向.无数的山脉.

寒碑颂顺着叶东來的手指望了过去.初时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听着后者的言语.他的嘴巴却是忍不住的长了起來.然后一脸的呆滞和茫然之色.

“别问我为什么.总之如果你相信我.那就照做便是.”

“我当然相信你……可是……”可是这未免也太奇葩了吧.你这让我都干的什么事儿.寒碑颂在心底嘀咕了几句.

而叶东來却也不待他将话讲完.便是直接一纵身形.借着夜色和丛林的遮掩.很快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寒碑颂在原地眨巴了半响眼睛.盯着那远处的森林与山脉看了许久.终究还是露出了一丝苦笑.然后缓缓的朝那个方向移动了过去.

总之无论怎样.既然已经是朋友.那就该选择相信.反正这件事最后的结果是好是坏对他的影响也不大.

……

w“”看最|新章节“城主.这些家伙的胆子……可真是有够大的.”离万剑宗此时同诸多门派大战的战场远处.欧阳岚却是带着一百余人姗姗來迟.其中有着一名看模样似是文官的老者看见面前峡谷内的一种尸体.却是直接忍不住竖起眉头怒喝道.

“城主你都还沒有到.这些门派居然敢擅自动手.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欧阳岚眉头微微一皱.旋即抬手打断了这个赶來记录此次洗局之事一些要点的文人老者的话.不过他面上的神色.也的的确确是极其疑惑的.

他只不过比沈言等人晚了约有一刻钟罢了.不过他需要整顿一些人安排一些事情.能如此之快的赶到此处.也已是不错了.

可现在出现在他的面前的.却是一地的尸体.

至于那些宗门给不给他面子.欧阳岚倒是无所谓的.他又不是什么极其厉害的人物.那些宗门给面子.给的是领城的面子.给的是皇朝的面子.而不是他上云城城主.

而他也不会傻到就因为他沒到这些宗门便开战而准备将这事情给闹大.毕竟这样一來对两方都沒有好处.

甚至于面前这一地的尸体都沒有勾起欧阳岚多大的兴趣.他此时更想弄明白的是.究竟这些宗门到底还保存着多少实力.

毕竟面前这战场的的确确能告诉人许多事情.那就是这一次的战局牵扯之大.涉及的宗门之多.似乎并非适可而止的那一种局面.

如果各大宗门死伤惨重.那么甚至于会面临最后的名额不知交给谁的地步.

郡地宗门的划分倒是无所谓.毕竟等到一定的时间仍是要面临洗局之事.但这一个领地级宗门的名额.却代表了领城的大力扶持.是要在下一个百年.下一次洗局之前.所扶持起來的一支能掌控苍云郡.而又对皇朝忠心无比的势力.

如果各方实力死伤惨重.那最后的结果必然是面临无宗可选.只能矮个里面挑高的.

可那样一來.领城的于训显然不会满意.甚至于会觉得他欧阳岚办事不利.

上云重城听起來和苍云郡城是平起平坐的.但在真正领地级势力的眼里.他欧阳岚就是一个孤城的城主.从一开始就会被人低看一眼.

若非此次苍云郡洗局的事情因为是要剿灭自在魔门.而自在魔门地界又离上云城最近.否则他欧阳岚又凭什么替代郡城去管这些事.

如果再给于训整一个伤亡惨重的门派让他去扶持.只怕后者会彻彻底底的对他的能力失去信心.那对欧阳岚的影响.就是无可估量的了.

“看这模样.那些宗门应该全是步入了这一线天峡谷而后进入了后方的平原.以及山脉之中.”欧阳岚当下也不再迟疑.直接大手一挥.命令一百余上云禁卫直接跟着他朝着这直來直去的一线天峡谷之内走去.

“城主……这般直接步入其内.不会有些太……”那文人老者正要言语.却被欧阳岚一眼给瞪了回去.

“我欧阳岚毕竟是堂堂上云城城主.又直接被领主亲自任命为此次苍云郡剿灭自在魔门.论功行赏一事的监察者.哪个宗门又敢不知死活对我出手.”

欧阳岚这番话倒是斩钉截铁振振有词.不过也的确如此.

能來此处的宗门都是有着根底的.对欧阳岚动手.就等于是将自己所有的同门全部害死.这倒不同于那些浪迹天涯的闲散修者.那样的人.通常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根本不会在乎你到底是何人.

沒有牵绊和挂念.才能对强势无所畏惧.

当然他言语之间所谓的论功行赏倒是颇为光彩的一个说辞.可明白人都知晓这就是所谓的洗局.不过知道归知道.可也沒有人大大咧咧的直接将洗局两字放到台面上來讲.

“现在不能等了.务必要去看看局势.如果那些宗门真的死伤惨重.本城主还得早作准备才是.”欧阳岚见那文人老者沒有了声响.却是不咸不淡的解释了几句.

不过半响却沒有听到对方的回话.欧阳來方才不经意的看了他一眼.却见那老者有些愕然的望着远处一个朝此处飞奔而來的身影.

&nb百度搜|索“六夜言情”sp;“來者何人.前方乃上云城主欧阳岚尊驾.闲杂人等切莫冲撞.”那老者先是一阵愕然.不过顷刻间便高声呼了起來.

“不必阻拦.”欧阳岚眉头微微一皱.旋即扬手示意周围的上云禁卫不用阻拦.而后方才看向了已经到了近前的來人.

“欧阳城主……又见面了.”叶东來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而后有些莫测的道.

ps:里面前后撞在一起的事情太多.所以为了揭示早先就埋下的线才一边打一边扯那些背后的算计因此战斗进展就有点慢.不过小仙已经将所有的宗门都一次性的牵扯在了一起.所以这一次宗门之间的战斗很快就会结束了.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