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四百七八徐帘之惑

章 节四百七八 徐帘之惑

“说完了?”欧阳岚细细的听兰花公子解释了半响,而后方才点了点头,嗯,他脸上居然出现了一丝笑容。

这倒是让兰花公子一脸的诧异,但在许多上云禁卫的注目下,他还是压下了心头的那一丝疑惑,点头应是。

“大概就是这样了,若在下有半句虚言,便任凭欧阳城主责罚。”

“放肆!”乘龙真人与兰花公子站在欧阳岚的面前,三人之间离得很近。

在兰花公子点头应是之后,欧阳岚面上的那一丝笑容骤然消失,然后一巴掌甩了出去。

啪!

兰花公子自身的修为并不高,又是面对欧阳岚这种老牌周天境修者,于是连躲避的机会都备有,便被直接扇在了脸上。

“你们把本城主当猴耍么?这火不是你们放的?不是你们放的?”欧阳岚怒极反笑。“不是你们放的,你们高兴什么?你们得意什么?”

“欧阳……城主!”兰花公子眼底的冷意一闪而逝,但终究还是没有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出来。

欧阳岚代表的是皇朝,是领城。无论这一巴掌挨得有多难受,他都得忍着。

“这火……的的确确不是我们……”

啪..

欧阳岚连话都没有让他说完,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饶是兰花公子竭力闪避,可仍是被扇的上身一阵晃动。

乘龙真人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终究还是当做没看见。一个欧阳岚就能和他打平,更加遑论周围还有着近百名上云禁卫了。

“给老子闭嘴!”欧阳岚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

“刚才你们说的一切,我都听见了!不必在狡辩了,你既然不能找出证据来证明这火不是你们放的,那么就凭借你们先前的交谈,本城主便可以确信这纵火之人定是尔等无疑!”

“你们这是……这是在想把本城主往绝路逼啊!”欧阳岚的声音从未有过的冷厉。

他所言看似严重,但绝对不会有言过其实的地方。因为雁回山脉和北接轩翎山脉,到了苍雨郡,于训必然要拿他试问。

这样以来,他的上云城主之位断然不保,说是绝路也并不为过。

“欧阳城主!这两人纵火之事倒是其次……”叶东来“适时”的往前一步,然后沉声道。

“是你!”兰花公子没有按捺住自己心头的惊骇,虽然极力遏制,但那一声惊呼却已是直接喊了出来。

欧阳岚眉头一挑,然后看向了叶东来。

“你是……你们!”叶东来蓦地一愣,旋即似是想起了什么般,“无比惊讶”的指着兰花公子二人。

“你们认识?”欧阳岚将目光在叶东来和兰花公子之间来回转动,后者却是一下子沉默了起来。

“你们不是某个战败了的宗门的弟子和长老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换了一身装束,倒让我差一点便没有认出来。”

叶东来话音落罢,兰花公子神色猛的一颤,旋即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完了。

“战败的宗门?”欧阳岚的神色越来越厉然,“本城主明白了,这混乱的战局,围攻万剑宗的诸多宗门,以及这无故烧起的火焰,都是尔等一手谋划!”

“来人!”

“属下在!”

“将这二人给本城主拿下!”欧阳岚的声音冷厉无比,同时他死死的盯着乘龙真人与兰花公子,看看后二人到底会不会反抗。

乘龙真人听到欧阳岚的声音,苍老的身躯不禁颤了颤,旋即隐晦的看了兰花公子一眼。

岂料后者仿佛痴了一般,只是苦苦的笑着。

(不行!若是被抓住,本真人必死无疑!)乘龙真人见兰花公子这般模样,当下便在心底合计了起来。

(看这模样,是大势已去!但这欧阳岚,怎么会偏偏如此巧合的跑来这里……)

(不过以我的实力虽然拿欧阳岚没有办法,可要逃离此处,只怕也是极其简单的一件事情。)乘龙真人思索片刻,便已做出决定。

被抓住必死无疑,他自然会选择逃离。百龙窟从此解散虽然可惜,但总比他自己丢了性命要好。

诸多上云禁卫齐齐出列,而后缓缓的形成了包围圈,意图困住乘龙真人。

(不能再等了,这些上云禁卫的力量也绝不可忽视。)

乘龙真人眸中冷光一闪而逝,旋即便准备冲破包围。

“不要!”便在乘龙真人身形有所动作的一瞬间,兰花公子突然回过了神来,当下便是一声惊呼。

但却是已经来不及了,这般变化让兰花公子的面色倏然变得惨白,犹若死灰。

岂料欧阳岚早已是怒极,更是死死的防备着他二人。此时见到乘龙真人意图冲出去,直接就爆发出自己绝强的实力,硬生生的让后者不得不止住步伐。

而乘龙真人这么一跑,更是让原本已经对他们怀疑慎重的欧阳岚彻底的相信了自己猜测。

那就是这前前后后的一切,都是面前两人推波助澜谋划的。这是何等可怖的手段?百龙窟是个什么实力欧阳岚知道,但这无数的实力,甚至包括万剑宗都被杀掉了那么多长老,被玩弄于鼓掌之间,可想而知那个兰花公子的谋略之高。

这样的人已不可留,更遑论对方前后算计的事情,根本就是将逼着他欧阳岚去承受于训的怒火,试问他又如何会放过两人。

但就在欧阳岚与乘龙真人两人都准备动手的瞬间,他们却同时停住了自己的动作,而后震惊的望向了远处那连绵无尽的滔天火焰。

先前虽然离得远,但也能感觉到滚滚热浪。但就在刚刚一瞬间,他们却感觉到了无尽的冷意,那种寒冷无比的感觉。

开玩笑么?这样滔天彻地的火焰下,他们居然感觉到了冷?是的!冷的简直如同**着身子,站在万剑宗山门外那一片几乎终年飘雪不断的雪地中一般。

但这里……虽然也属于气候较为寒冷的地段,但终归积不住雪,也不如万剑宗山门那里终年都在飘雪般寒冷无比。

更何况,就算再寒冷的地方,起了这样几乎将绵延数万里的山脉都烧了足有两成,近八千里范围的烈焰,只怕都会变得炽热无比。

这样诡异的情形陡然出现,让欧阳岚与乘龙真人,甚至于兰花公子与叶东来都将心神放在了寒冷的源头上,也同时将目光转了过去。

那寒冷的源头,竟就是来自漫天的火焰之中。

……

“那么沈言。”寒碑颂微微眯起眼睛,见众多修者皆是退散了开去,连带着楚青衫等人都离开了那火焰的范围之后,方才头也不回的道。

“……”沈言愣了半响,然后才有些莫名其妙的望着他。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先前所告诉我的东西是,你所掌握着的杀招,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发挥出所有的力量。”

“但我却算出你有八成的可能性,再被那魔宗老者掳去的时候,获得一样足以成为你底牌的东西!”

沈言虽然先前已经听到过这样的说辞,但此时却依然是无比的震惊。

他甚至在第一次听到徐帘这般说法的时候,一度认为徐帘绝对也去过那里。

“骆驼山腹里那些宝物,也不知是何人留下的!若是那些丹药并没有因为时间过得太长而药力消散,只怕能慢慢建立起一个宗门或是一个新的世家!”

沈言一边说着,心中却仍然觉得可惜至极。毕竟那些秘籍与丹药都消散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的确确是差一点没有无语凝噎了。

“这些都不重要。”徐帘摇了摇头。“你从那里得到的底牌是什么?”

沈言这时候方才扬起了一丝得意之色,暗道还有你这厮不知道的事情,不过看徐帘面色沉重,他倒也没有迟疑,便拿出一个玉匣,而后打开。

其中竟闪烁着九种不同颜色的光团。

“甲乙木属精灵,丙丁火属精灵,己土精灵,庚心金属精灵,壬癸水属精灵!”饶是以徐帘的眼界,也被这些东西震惊的不浅。

沈言点了点头,眸子里仍是带着一丝疑惑。

“这些东西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留下的……当初我路过骆驼山的时候得到过一只土石精灵,应该就是因为那封存的箱子和玉匣泄露才逃出来的!”

“五行精灵有着逆天之效,若能配合以某些秘法则能起到改换自身资质的作用!”徐帘在一瞬间的惊讶后,便再度恢复了宠辱不惊的镇定。

之所以惊讶,也不过是因为他乃是初次看见这种传闻中的东西罢了。

“但改变资质与否,和你的底牌又有什么关系?”徐帘的瞳孔微微一缩,似是有些疑惑。

疑惑。沈言心头暗自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居然能从徐帘的眼神中看到疑惑,哪怕只是极其细微的一点点,也是一件极其令人开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