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五十八两个建议

仙誓 章 节五百五十八 两个建议

“……查不出。”玉树城守备军统领府的书房内,一位面目威严的中年男子不断的在其中缓缓踱着步子,嘴中也是在呢喃着什么。

“如果是查不出的话,也就代表着他们要么是毫无背景的生意人……要么便是背景通天的豪门贵胄!”守备军的统领念及此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一个晚上的时间……虽然没能查出来他们的底细,但那十数枚深海夜明珠若是送给玉树家的二长老,我却是能得到极大的好处!”

“罢了!两个外来之人,纵然其中一人修为不错,但在玉树家族面前,也根本不过是蝼蚁。”统领终于是做出了决定,旋即便直接推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偏将,你去传令,让二十名精锐同我去青松客栈一趟,另外通知二长老一声,今日午时,清风楼有宴!”

“是!”见自己的偏将应声后,守备军统领在原地微微顿了顿,而后便朝府外走去,看其目光的方向,应当便是要去所谓的青松客栈。

青松客栈,也即是沈言二人落住的地方。

“呼……一夜调息,总算是将用过爆体诀后那几乎寸寸龟裂的表脉修复了过来,否则虽然是表层经脉,但若真的彻底断裂,也是一件极其麻烦的事情。”

沈言一夜盘膝坐在地上,靠着体内泊泊的真气修复着那些龟裂的表层经脉,这是龙象今身暂时无法体现出强大恢复力的地方。

经脉损伤,必须要精雕细琢的修复,一个不慎便会彻底让经脉损坏,那样反倒会变得更为棘手,是以沈言在往玉树城而来的路上,根本不敢随意找寻一个地方调息。

“徐……咦,徐帘呢?”他刚刚将腹中积了一夜的浊气吐出,便喊出声来,待他回过头,却却是发现身后的床铺上,早就没有了徐帘的身影。

“这家伙不会自己跑去询问玉树城内的人关于其他城池传送阵的消息了吧?”沈言念及此处,露出一丝诧异神色之余,也是急忙站起身来,而后真气涌动之间,涤尽一身污渍后,便准备往外走。

“我在这里。”他还没有抬起腿来,徐帘便拿着一只油腻的猪蹄走了进来,一边大口咬着猪蹄,一边平静的出声道。

“徐帘……你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么?”沈言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忍不住询问道。

“四更天了吧。”徐帘扶着猪蹄使劲扯了一口,然后伸出捏着猪蹄的手在沈言的衣襟上抹了抹,方才看了一眼天色出声道。

“你也知道才四更天!”沈言见他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衣襟弄得满是油腻,于是乎忍不住一瞪眼出声道。

“四更天怎么了?我一向醒的很早。”徐帘含糊不清的道,“睡得时间太久,会影响我的思维能力。”

“鸡都还没打鸣……你居然跑去偷吃的?偷东西吃也就算了,你居然拿的还是一只冷掉的猪蹄!!!”沈言就仿佛是在看一个怪物。

“冷的……怎么了?”徐帘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你不觉得很难受么?”沈言嘴角再度抽搐了一下,“这只猪蹄吃了,你今天也就不要想出门了!”

“为什么?”徐帘又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冷掉的猪蹄,你吃掉了一定会闹肚子。”对于修者来说当然不会如此,就算是普通人,也不一定会极其倒霉的就腹泻……他这么说,只是非常震惊于徐帘拿着一只冷猪蹄还吃的津津有味的情形。

“没感觉啊。”徐帘很快将猪蹄啃了个精光,然后他摇了摇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这些吃的东西,它们的味道,不是一样的么?”

沈言微微一愣,旋即指了指他,直接嗤笑了出来。

“……你有毛病吧你?你吃冷猪蹄难道还能吃出来大葱味?你吃土豆莫非还能尝出来鸡肉味?”

“大葱难道和猪蹄不是一个味道么?”徐帘将手擦干净之后,莫名其妙的出声道。“鸡肉和大葱好像也没差啊!”

“你。”沈言刚想说你甭装模作样了,但旋即他却看见徐帘眼中那一丝淡淡的莫名,顿然知晓后者竟是没有在说谎,当下他便一脸震惊的模样。

“徐帘你……不会是没有味觉吧?”

徐帘微微一愣,旋即摇了摇头。

“这个东西……似乎并不重要。在我的记忆里,所有的东西吃起来的味道,都是一样的。”

“或许拥有了你所说的那些不同的味蕾体验,可能反而会影响我的判断力!所以这个问题,没有必要再去讨论了。”

话音落罢,徐帘直接走出了房门,然后抛下了一句话。

“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昨天那百夫长禀告你拥有十余颗深海夜明珠的事情……今天得知此事的人,便会前来找你的麻烦了!”

“他们查了一夜,必定是什么都没有查出。就算心底怀疑我们有可能是背景惊人的豪门贵胄,但在利益的驱使下,也会不顾一切的来探一探你的底。”

沈言还没有回话,却是看见徐帘已经走下了楼梯,于是他只好放下了心头的疑虑,而后急忙跟了出去。

(徐帘他……竟然没有味觉?这么说来,他根本就不明白冷掉的猪蹄和馒头有什么差别。)

(不过也许只有这许许多多的因素综合在一起,才能使他形成那样波澜不惊的性子吧!)

沈言心底的念头闪烁不定,却最终还是没有揪着这个问题再去询问徐帘。

“你自己看看!”两人没有惊动趴在大堂中休息的小二,自己缓缓打开了客栈的大门,然后站在了玉树城的的街道之上。

这个时候,只有寥寥几间做炊饼,包子,早市吃食的店铺点起了烛火,其余的地方完全就是一片漆黑。

沈言环顾四周,见到的都是一派凄清光景,于是乎他终于忍不住指着四周喊出了声来。

“你看看!现在刚刚四更天,哪里会有人了?更不要说有人会来找我们的麻烦……”“……暂且不讨论起得早了还是晚了这个问题。”徐帘直接一句话打断了他的牢骚,“我现在有两个建议,你要听哪个?”

“什么建议?”这会儿又轮到沈言一脸的茫然之色和莫名其妙了。

“其一,守株待兔,我们就在客栈呆着。你将来找你麻烦的那些人全部轰走便是,不过这样一来,就会极其的浪费时间。”

“因为那些人估计不准你的真实实力,便会不停的派人来试探你……直到派人出手的代价超过了你显露出来的那些财富的代价,或者说到了他们无人可派的地步,这个麻烦自然而然也就解决了。”

徐帘解释道。

“当然,这个方法不好的一点便是有可能无法引起玉树城真正高端势力的注意,毕竟十余颗深海夜明珠,还没有达到让那些强者眼红耳热的程度。”

“那第二个建议呢?”沈言沉思了片刻,方才再度缓缓出声道。

“第二个建议,就是你想一个方法,暴露出足以惊动玉树城那些高阶修者的财富!”徐帘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

“天元东魔祖储物戒里的那金山银海,珍珠玛瑙玲珑宝石……你只需要拿出千分之一,不!万分之一都不用,便能让整个玉树城彻底疯狂!”

“敞若……”徐帘言及此处,眼底的莫名之色却是变得越来越浓郁。

“你将储物戒指内那些极品灵晶拿出来一部分,说不定连玉树城大小势力背后的靠山都要引出来。”

“这样一来,我们直接公布出去,将显露出来的财富送给一个可以带我们找到传送阵,并且保证能传送的势力便可以彻底解决这些纠纷!”

沈言听他说完这些话,总算是弄明白了徐帘到底在表达着什么,他忍不住纳闷的摸了摸下巴。

“我储物戒指内的财富,为什么要白白拿出来给玉树城的这些家伙?虽然那些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可能真的算不了什么……”

“但总不能就这么白白送人吧,找传送阵……多简单的事儿啊,不就是在凌城么,我们去了凌城之后,自然就能找到传送阵了!”

徐帘死死的盯了他半响,然后终于是冷冷的笑了起来。

“是啊。多简单的事儿。那要不然你自己找找看凌城在哪儿?然后打听打听谁能控制那传送阵?然后你逼着人家替你发启动传送阵法?”

沈言听到这句话,却是不以为然的咧了咧嘴。

“凌城之内,应当没有上境强者吧?就算是比那什么斩风剑皇更厉害的境界,我也根本无惧!如若他们不愿意启动传送阵,那就算是逼他们启动那也无妨!”

“不过……前提是你得带我去凌城找到传送阵。”说到最后,沈言却是忍不住的嘀咕道。

“且不说我带不带你去凌城找传送阵法,单单说你逼迫别人启动传送阵的想法,便有些太过于自以为然了些!”徐帘面上的冷色一直没有消散,此刻仍是冷冰冰的道。

“我知晓你怎样想的,但我却要告诉你一个事实。敞若对方在启动传送阵法的时候,直接破坏了传送阵法的阵纹,好一些我们不知道会被甩到哪个地方去……坏一点的话,说不得直接就被空间乱流给轰杀成渣了!”

“我这样说你明白么?那么现在……你还决定让我和你跑去凌城,自己寻找传送阵法么?”徐帘的语气之中,却是充斥着一种玩味之意。

“这……我……还是听你的吧!”支支吾吾的半响,沈言终于是无奈的摊了摊手而后一副落败的模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