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七十九身份惊人

五百七十九 身份惊人

“你不用知晓我的身份,只要知晓今日來此之人是谁便可。”

“我今日來此,便是为了让你启动凌城传送阵法,将我二人送回衍州。”

徐帘这一番话,是何等样的霸气,简直惊呆了自以为给足了他颜面的石千野。

石千野是堂堂凌城之主,在沧州,凌城绝对算得上重城,也是传承无数年的要地。

除了沧州城以外,整个沧州的城池,最多也只得同凌城相提并论罢了。

也即是说,凌城便是沧州一城之下,数城相齐,再万城之上的那种地位。

自然而然的,他虽然知晓徐帘并非简单人物,但也沒有过多的担忧。毕竟以他此时的身份地位,整个沧州能让他惧怕的人物,还真的沒有多少。

更遑论徐帘此刻的年龄不过二十余岁,石千野更是沒有半分惧怕。

所以在徐帘两句话说完之后,石千野的眸子便微微凝了凝,他似乎表露出了一种态度。

因为他眼中的神色,已不如先前那般夹着略有些虚伪的笑意,而是转为了森冷。

徐帘却根本不为所动,至少在沈言看來,这一路行來,似乎任何事都无法让他眼中的平静颤动过半分。

石千野不知是乏味了还是觉得有些意兴阑珊,终究还是决定开口。于是他低下头沉思了片刻,灰白的发梢随着若有若无的微风轻轻扬起。

当他终于组织好自己说辞抬起头的一刹那,却是陡然失色,以至于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凉气來平复自己内心的震撼。

因为当他抬头的时候,第一时间映入他眼中的并非是徐帘那平静如一汪深潭般的面庞,而是一枚小小的青铜令牌。

其上不深不浅,印着一个小小的“苏”字。

“天督令。”代天子督查,是为天督令。这令牌共有铁,青铜,白银,以及金四种材质。青铜在其内排虽只能算三等,但却已对各方官员有着生杀之大权。

其他不多说,只凭能上达天听这一点,在苏衫冷那里参上一本,他这凌城之主看來威风,在皇朝的手段下,也不过是任意揉捏的蝼蚁罢了。

“属下……不知督使大人莅临,有失远迎,还望赎罪!”只看到那青铜令牌的一瞬间,石千野便是态度大变,直接往后退去一步,而后抱拳一礼。

他根本就沒有任何心思去探察这令牌的真假,因为在他看來,这东西根本就不可能有假。

冒充?这个念头从头至尾便沒有在石千野的脑海中浮现过,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冒充苏朝督查使,这是怎样的重罪?即便是他一重城城主,也不得不小心行事,就算有一枚令牌放在他面前,他也沒有那个胆子去冒充。

“恕你无罪。”徐帘平静的往了他一眼,却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多谢督使……”石千野顿然松了一口气,他倒是真怕徐帘这人乃一副小肚鸡肠,参他一本的话,就算不伤筋,也得动动骨。

“督使大人风尘仆仆,料來是有皇命在身,但却也不必急在一时,不如下官这便准备宴席,为大人接风洗尘?”石千野微微一顿之后,便不卑不亢的道,偏偏又给人一种服软的模样。

“不必!”徐帘眸中的平静转为冷意,“既知我皇命在身,还敢说出此番言语。敞若误了苏君大事,尔等凌城之人,何者担当得起?”

一副大高帽子扣下來,石千野却是有些战战兢兢的意味。不过所幸先前的仆人婢女都被他撤下,所以倒也无人瞧见他这大失颜面的场景。

“本使此番确有皇命在身,沧州玉树以南六万八千余里,浩辰星移位,苏君特命吾等彻查!”徐帘见石千野连忙屏住呼吸的模样,顿时一字一顿的道。

“这刚刚有了结果,便连夜兼程,意图前往衍州禀明此事……是以,还望石大人行官家之便,开启传送阵,送我等一程!”

徐帘所说的什么浩辰星移位之类的言辞,石千野是根本不知晓的。

不过他却委实明白,此事并非他的身份能触及的机密,因而却是恨不得自己刚刚沒长耳朵,沒有听到此等机密要事。

要知道这种东西,有时候一个不慎泄露出去,那便惹來的是株连九族的大祸。有时候知道的多了,并非一件好事的道理,石千野至少还是明白的。

不过听到徐帘的要求,石千野竟是有些为难了起來。

“为何事难?”徐帘眉头微微一皱,落在石千野的眼中,竟有着一种不怒自威的韵味。

因而他思筹了片刻,终究还是全盘拖出。

“星辰学院之人于我凌城选拔弟子,所以利用传送阵将有天赋的少年送去衍州星辰阁内查验天资……”石千野本还不想说出这种丢脸的事情,但思來想去,现在的徐帘和星辰学院都不是他所能惹得起,因此只能如实相告。

徐帘一听,顿然就明白了石千野在为难些什么。

星辰学院的前身,乃是三万年前的襄陵学院……也即是不灭剑神林沉修习的所在。

此后不灭剑神亲提“星辰”二字赐名,星辰学院就此发展了起來。成为了有些超然的存在,虽比不得上三天势大,但皇朝也不敢轻易擅动。

只因苏朝立世,至少有五成之功在于不灭剑神林沉。秉承祖训,苏朝帝王自然不会去拿星辰学院开刀。

不过星辰学院只为招罗天才弟子,最后其内的弟子大部分都受到了各大世家的拉拢,亦或者是成为了皇朝势力的一部分,其中的佼佼者便融入了上三天的圈子内。

这种沒有触犯各方利益,反而替他们培养人才的一处超然存在,自然是世家相帮,皇朝庇护,连带着上三天都与星辰学院的关系匪浅。

试问石千野不过一区区凌城城主,又如何敢在星辰学院这种庞然大物面前放肆?

而且他自然而然的认为,虽然这徐帘乃是三等督查使,但毕竟还是不敢和星辰学院计较太多的。换做了一等金牌,只怕才能让星辰学院派來凌城的那些老顽固们以礼相待。

“原來如此。”徐帘思索了片刻,想明白其中的关键之后,却是微微点了点头,而后面色变得森然之至,朝着心中思绪翻飞不知在想些什么的石千野一声厉喝。

“天罪府尊徐帘在此,石千野听令!”

石千野微微一阵错愕,他此刻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最后的一句话上,也即是徐帘所说的听令二字。不过他却有些不以为然,就算对方是青铜督查使,但也不能随意命令他。

督查使虽然有着对各方城主的生杀大权,但如果一个城主铁了心的不给面子,任凭他参自己的话,其实也完全可以无视掉某个三四等的督查使。

之所以说是三四等,那是因为白银牌,以及金牌,那是完完全全不同的概念。能拿到那种令牌之人,身份权柄地位可谓是无一不惊天动地,那种级别的人物参一本下去,便不是伤筋动骨这般简单,而是彻彻底底的能让你家破人亡!

思來想去之后,石千野决定还是听一听徐帘到底有什么命令。毕竟他直觉这人不简单,反正论身份的话,后者也比他要贵重多了。

不过就在他将要开口的刹那间,整个人便直接呆滞在了原地。

他终于是回忆起徐帘的前半句话來,是什么?天罪府府尊!天啊!石千野第一时间就感觉心灰意冷,要知道督查使到访一般都是例行巡查,但天罪府來访,可就绝沒有好事了。

“下……下官听令。”石千野从未如同现在这般慌张过,那是因为他从未遇到过天罪府之人來访。

“本尊令你,暂停星辰学院用度凌城传送阵之事,一切以本尊需求为先!”徐帘的声音,从未有过的严肃和森冷。以至于连沈言都一阵恍惚,似乎沒有听出來这一切都是他在佯装。

“这……”石千野微微一愣,旋即就犹豫了起來。

“耽误了苏君之事,十个你的脑袋,都担当不起!”徐帘冷声厉喝,却是直接将石千野给惊醒了过來。

管他呢!星辰学院如何……终归只是不灭剑神的余荫在照拂,可自己面前的,却是堂堂天罪府那几名神秘到极限的府尊之一!

石千野的思维在一瞬间内就转过了弯來,天罪府尊的地位,绝非简简单单的星辰学院某一个人可以想必。

在苏朝天子的眼中,天罪府的重要程度,自然也就远远的超过了星辰学院。

“下官得令!”石千野终究是选择了站在徐帘这一方……至于冒充不冒充的事情?天罪府尊的身份证明一类的东西?开什么玩笑,有着青铜令牌,那最少都是督查使的身份,但一个督查使敢冒充天罪府尊,那不是嫌命长,而是想要尝一尝天罪府之刑法,到底是何等样的令人生不如死了。

“本尊此番与你同去,皆因此行事关重大,因此必要之时,可以力压之!”徐帘见石千野表态,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方才直接拂袖道。

以力压之……开什么玩笑?石千野虽然嘴上不说,但心头的确是在如此想着。毕竟星辰学院來凌城之人众多,虽天罪府尊实力惊人,但未必就能以一敌众!

“府尊大人,请随下官前往传送阵设立之处,,”话音落罢,石千野便急急忙忙的当先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