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八二稽查

五百八二 稽查

“放肆!实在是太放肆了!”

凌城城主府内,面色仍是苍白无比的星辰学院的院士老者,一脸愤慨的斥责道。

他这一动怒,触及体内伤势,却是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來,于是一旁的几位导师连忙站起身來安抚他的情绪。

石千野一脸淡漠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却是沒有开口的意思。

反正徐帘等人已经离开,而且又不是他自己同星辰学院之人起了冲突,所以实在沒有必要在这个时候牵扯进去。

不过星辰学院的那院士老者显然不肯如此轻易的将此事揭过,毕竟沈言可是实实在在的当着许多人的面,一拳将他们,乃至于星辰学院的脸面都给打了个结结实实。

于是乎老院士气喘吁吁好不容易平复下心情之后,便将话題转移到了石千野的身上。

“石城主,若我沒有记错的话,你是要负责星辰学院试炼之时的安全。”面对石千野,这院士竟凭空的生出一丝傲慢來。

“但却不知,你将那三人引到传送阵所在之处意欲何为?难不成是想引狼入室,破坏苏朝在九州重城内设立下的阵法不成?”

“那徐帘等人,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石城主不仅未尽到星辰学院试炼不受干扰的进行,竟还为虎作伥对此行径不管不顾,你究竟居心何在!!!”

这星辰学院的老院士,明显就是在逼迫石千野表态,或者说是认错而后作出补偿。

石千野自然也听得出他言语中的无力,所以暗自在心底讥讽的笑了笑,面上却是不露声色。

待得迟疑了片刻之后,石千野方才开口。

“居心?”石千野思筹了一下措辞,方才开口道。

“你觉得本城主有何居心?是引着府尊大人去破坏你们星辰学院的试炼,还是故意让他们去使用传送阵辱沒你们的面子?”

院士老者似乎沒有料到石千野会说出这样的话來,于是乎不由得微微一滞,竟是一时之间想不出反驳的言语來。

“呵!星辰学院的面子……值几个钱?本城主若是能求着府尊大人帮我个小忙,也不会让他们故意去破坏你们的试炼,真以为本城主沒事找事來的?”

石千野见他不说话,眼底闪过一丝讽刺的笑意,而后冷声道。

先前他无论能不能左右徐帘等人,但至少他沒有阻拦,那就等同于变相的在这件事上站到了星辰学院的对立面,所以此刻自然不会示弱。

“你,,”院士老者以及几名导师,都是一副怒目圆睁的模样,若非顾忌自己伤势极重,加在一起只怕都不是石千野的对手的话,只怕早就一拥而上了。

“哎……”石千野见他们这幅视自己为敌人的目光,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语气稍微变得缓和了一些。

“我们两方何必要闹的不可开交?天罪府尊是什么地位,诸位都心知肚明。即便他真的毁掉凌城的传送阵或者破坏了星辰学院的试炼,天子难不成还会真的治罪?”

“更遑论,无论是本城主,或是星辰学院的诸位,亦或者是徐府尊……我们三方都是苏朝的人,莫非还真要刀兵相向?”

石千野的语气变得缓和下來之后,星辰学院一方的老院士以及几名导师,面上怒气冲冲的表情也是略微变得犹豫起來。

“诸位不如听本城主一句,就此作罢方才是上上之策。诸位虽然都受了轻重不一的伤,但只要调养一番也都能恢复……至于试炼,只是略微被耽误了些时间,倒也沒有什么实质上的损失,若真要与徐府尊撕破脸皮,那后果……”

石千野言辞止于此处,他相信在这里的所有人自然明白他要说些什么。

果不其然,待得他这一番言辞落罢之后,那老院士终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明白了什么叫做形势比人强的道理,旋即落寞的摆了摆手,示意此事也只能作罢了。

石千野嘴角略微泛起一丝笑意,毕竟真的闹腾起來,只怕他还得做出赔偿,现在这种结果,自然是他最乐意见到的一种。

不过这笑容却沒有持续多久,石千野的眉头便微微皱了起來,而后将手伸入怀中,掏出一枚巴掌大小的玉來。

这玉刚刚被他从怀中拿出來的时候,还是一种青翠的颜色,但只是片刻,便闪烁出一道刺眼的红光來。

石千野和老院士等人看到那红光,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唯有他们自己方才知晓,石千野怀中用來传讯紧急大事的玉闪烁出红光,是遇到了怎样的大麻烦。

这简直就等同于凌城快要被灭了一般,甚至于凌城就算被妖兽围城,只怕都不可能显露出这刺眼的红色光芒來。

石千野强忍着自己心头的惊慌和恐惧,用剑气触动玉中的传讯封印。

一阵水波般的荡~漾之后,石千野便微微的闭上了眸子,他手中的玉石也慢慢化为了齑粉。

直到听完玉中封印着的传讯,石千野猛的睁开了眼睛,目光却是咯噔一下泛起一丝难以置信的骇然之色。

“石城主,上边说了些什么?”老院士见石千野这番表情,顿时忍不住的出声询问道。毕竟传讯玉石中的声音,他是听不见的。

石千野冷汗涔涔的面庞忍不住的一僵,嘴角接连抽搐了数次,方才吐出一句让老院士等人直接呆滞在原地的话來。

“……玉树城,有一名三等督查使被杀!”

三等督查使,或许真正的地位还有待商榷,但重要的却不是死的这个人的身份,而是他代表着什么。

督查使,那就是苏朝派遣出來,巡查除衍州外八州的钦差。现在竟然直接陨落在玉树城,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有人当着全天下,狠狠的扇了苏朝天子一个耳光,扇了整个苏朝一个耳光。

且不管这个耳光打的疼不疼,也不管对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这是近千年來,唯一一起堂而皇之当着他人之面灭杀苏朝督查使,而且沒有斩草除根便大大咧咧扬长而去的先例。

试问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督查总府的人,怎么会不盛怒?以至于他们连禀告苏朝皇帝的心思都欠奉,直接便向整个玉树城周遭无数拥有紧急传讯玉符的城主发出了稽查和追杀的命令!

而这个时候,让半个沧州风起云涌,无数位高权重的城主焦头烂额的沈言等人,方才悠哉哉走出衍州的柳氏商会。

柳氏商会,是衍州顶尖家族柳家经营着的商会。沈言二人突兀的出现在柳氏商会的传送阵内,却是让负责传送阵的柳家之人惊慌到了极点。

但在徐帘艺高人胆大,或者说不知死活的再度掏出督查使的青铜令牌之后,一切的事情自然也就不是事情了。

他们安然无恙,被柳家之人送出了商会,根本沒有人去怀疑那令牌的真假和沈言等人的身份。

直到离开了柳家商会,顺着街道走出了半响,待得周遭的行人减少了许多之后,沈言方才询问出自己的疑惑來。

“徐帘……我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

徐帘似乎冷笑了一下,又似乎沒有,不过他还是缓缓的解释了起來。

“如果我沒有料错的话,这个时候玉树城以及凌城早就乱成一团麻了。”徐帘的声音,让紧跟在沈言身侧的蓝灵眼中微微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怎么说?”沈言适时的继续问道。

“还不明白么?我们在玉树城击杀掉那人的场景,被许多家主,乃至于斩风剑皇都看到了。他们对此事保持沉默的可能性唯有百分之十不到,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便是一层层的通报上去!”

“我们这一耳光扇的那么响亮,绝对会让那些人忍不住下令的,所以整个沧州离玉树城范围较近的城池,只怕都在查询我们的底细。”徐帘言及此处,似乎仍是并不怎么担心一般。

蓝灵听的有些莫名其妙,因为徐帘沒有点出他们杀的人乃是“苏朝督查使”,所以这会儿女子以为他们是得罪了某个极有势力的家族的人物。

不过沈言细细的琢磨了一番之后,却突然诧异之极的看着淡定无比的徐帘。

“徐帘,我沒记错的话,你刚刚还给柳家商会的人看那令牌了对吧?”

徐帘点了点头。

“你就不怕柳家商会的人也知道了此事,看见你拿出那东西來,直接就一拥而上?”沈言实在无法理解,徐帘到底在考虑些什么。

“这即是所谓的灯下黑了……此刻最安全的地方,便莫过于衍州。”徐帘平静道。

“虽然不知道我们为什么好运气的沒有传送到星辰学院的传送阵内,但我想提醒你一件事,你忘记了凌城的城主以及星辰学院那些人,可是亲眼看见我们走进了通往衍州的传送阵里的!”沈言瞪大了眼睛。

“传送的地方与运气无关,如果不出意外,星辰学院的传送阵需要携带证明身份的东西,方才能传送过去!我们沒有能与衍州任何传送阵沟通的媒介,所以传送的位置自然也是随机的了。”徐帘似乎将沈言的每一句话都视为了问題,于是便先解释起传送阵的事來。

见沈言似乎并不对此感兴趣之后,徐帘便沉吟了片刻,而后再度开口。

“至于凌城那些人……你认为在这种情形之下,他们敢轻而易举的承认此事么?要知道,他们可是直接撞上了我二人,而且凌城城主还变相的作了一回帮凶!”

“在沒有经过一段时间在隐瞒于坦白之间的犹豫前,我们來到衍州的事情,绝对不会由凌城城主的口中泄露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