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誓

章节五百八十九很强

章 节五百八十九 很强

云拾霜死了。

这便是徐帘的沒有料错。而通过云迁的反应。此事似乎已成定性。

云迁之所以如此气急败坏。便是因为他想到了以徐帘的智慧。若是今日将他放出了云家。只怕还不知要生出多少事端來。与其不能掌控局势的变化。倒不如彻底擒住这二人。无视他们在天元本陆的背景。彻彻底底的将这一滩水搅浑。

而这。也是云迁料错的第三件事。

他料错了徐帘的智。

这一点无疑是致命的。云迁根本沒有能想到徐帘竟能通过这些细枝末节便猜测到云拾霜已经死掉的事实。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在某些时候或许成立。

但云迁却认为这句话放在云家。应当是几乎不可能成立的。只要云家铁定心思想要隐瞒的东西。衍州其余的四大家族以及皇室。也是查不出來的。

否则云家也不可能联系到云拾霜。将这种事情给藏匿下來。

而相对应的。另外的几大家族和皇室如果想要隐瞒什么秘密。云家也是查不出來的。

除非能有着一个契机。或者说直接就是被撞到了现行。露出了什么巨大的马脚。

可现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虽然云迁面上神色阴沉之极。但他心头却是无比的愕然。可惜的是沒有人能给他一个答案。

仿佛有关于云拾霜的一切。就是徐帘无端端凭空猜测出來的一般。

敞若是换做了其他人。云迁倒还会抱着用言语诈一诈对方。或者说不承认的想法。但他对于面前这个一脸平静的青衫男子。却是沒有了任何怀疑的心思。

仿佛对方既然敢斩钉截铁的说出那么一句话來。便已经认定了自己所说的东西就是事实一般。这种感觉实在是有些奇怪的紧。

沒有人知道刚刚从愣神中恢复过來的沈言是什么想法。但从他眼底泛起的一丝丝阴冷之色便可以察觉到他是动了真怒。

“我本來答应了云拾霜。要同她來云家一趟。却不料食言而肥。若我早來数日。只怕她也不会身陨。”沈言似乎是在喃喃自语。又仿佛是在说给徐帘听。

云迁的眉头微微一皱。因为沈言周身仿佛不断的在细微颤动着一般。在后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种很浩瀚的气息。

这股气息很淡。一点点的往外逸散着。但的的确确是浩瀚之极。如同无垠之大海般。

不过云迁乃是何人。堂堂衍州云家之主。他虽然对这个灰衫男子的显露出來的气势感觉到了骇然和惊异。但也仅止于此。

“云拾霜……是何人所杀。”沈言微微抬起头來。他周身仿佛有着一层无形的气浪在起伏着。一收一放。

徐帘的神色不出丝毫变化。云迁在打量了沈言的神色之后。蓦地转过身去。竟是一掌打晕了自己的次女云蓝灵。

云蓝灵的眸子中本來还蕴着满满难以置信的神色。在听到沈言的询问之后。她也是忍不住的提起了耳朵。想要知道究竟是何人会下此毒手。

不过被云迁一掌拍晕之后。女子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云迁做完这一切后立刻回过了头來。然后目光中气急败坏和森冷已经全然消失。而后恢复了温和淡漠。

他竟是并未理会沈言。仍将目光投向了徐帘所在的地方。

“两位既然敢入我云府。想來必然有所依仗。不过你二人乃天元本陆之人。即便与我族云拾霜有些交情。可这毕竟是我云家自己的事。两位又何必多生是非。”

云迁的话锋。居然大转。

“……不如就此罢手如何。只要两位不乱传我云家之事。云迁或可不计较两位先前的言辞不当与所作所为。”

这个问題和后面的话。云迁却是着徐帘讲出來的。

徐帘还未答话。沈言周身那如同一个圆环般的无形气浪轰然四散开來。竟似一场狂风从院中掠过。将周围的花草全部凌虐了一遍。

“我再问一遍……云拾霜之死。究竟是何人所为。”沈言的声音。沒有咬牙切齿。只是语气有些极其的沉重。

“是我。”还不待云迁答话。沈言便听到身后传來煞气凛然的两个字。他蓦地回过头去。

來者双目如电。竟似有着无穷的森然煞气在其中肆虐。而他先前吐出來的两个字。竟似凌厉无比的刀锋从耳边擦过。

“虽云拾霜之死与我或无直接的关系。但毕竟我与她有约在先……”沈言见云傲之后。竟是沒有直接发怒。反而是一字一顿道。

“既如此。便……纳命來吧。”

话音落罢。天地间如同骤响一声惊雷。沈言的身形在一瞬间。便似一道雷霆轰然朝着云傲掠去。他未动凌云冲天剑意。竟是直接涌动起体内真气一拳轰出。

“沈言。我们走。”徐帘和云迁这个时候并沒有关注快要战斗在一起的两人。反而是细细的互相对视着。

徐帘神色平静。但这一次云迁却是丝毫沒有退让。了半响之后。徐帘终于是喊出声來。竟是准备离开。

诡异的是。云迁的眸子里虽然泛起一丝犹豫。但仍沒有出声。更遑论于出手阻拦了。

嘭。

沈言和云傲两人的右拳直挺挺的撞在了一起。一阵细微的颤动涌现。两者脚下的地面寸寸龟裂开來。瞬间便蔓延出十数丈來。

令人惊异的却是除了两人拳头相撞的那一刹那发出的沉闷声音。以及脚下地面寸寸龟裂的声响外。两者右拳的对碰并沒有制造出任何巨大的声势。

拳头只是在刚一接触的瞬间便令得脚下地面寸寸龟裂。而后云傲整个人的冷冽的面庞微微掠过一丝骇然和难以置信……旋即整个人失去了重心。竟是蹬蹬直往后退出十数步。方才止住了手往后仰的退势。

沈言虽然也承受了双拳对撞时产生的冲击力。但却只退后了五步……准确的说是四步半。

他微微深吸一口气。正要再度纵身冲向云傲。可耳边徐帘的声音却再一次的响了起來。这声音并不如同惊雷。相反还显得很平淡。

可沈言偏偏听得极为真切。真实的令他不得不将所有的注意力从云傲的身上暂时转开。

“沈言。你沒有听到我的话么。我们走。现在。立刻。马上。”回过头去。他便到了徐帘冷冷的面庞。

抛下这句话的徐帘。直接转身拂袖而去。云迁虽然面色复杂。但思筹片刻之后。不断的用目光在两者之间打量了一番后。终究是沒有开口。

沈言却是在原地犹豫了半响。然后恨恨的了眼云傲那冷冽的铁块脸。方才紧紧的跟上了徐帘的步伐。

两者的身形一前一后。终于是缓缓的拉开了云府的大门。而后相继走了出去。

云迁默默的着两人的背影。面上却是沒有丝毫神色波动。

直到片刻之后。他方才走到了云傲的近前。

虽然先前两者间的对撞起來是云傲不敌一般。但这种直接对比力量的碰撞根本做不得主。或许沈言的力量强悍。但真实的战斗能力未必就是云傲的对手。

更遑论云傲若是为了尽快的卸去力道。多退后数步。也是极其正常的事情。所以云迁并沒有感觉到难以接受。因为如果先前那两人沒有任何本事和底蕴。又哪里來的信心敢闯到云家來。而且还是以那样一番姿态。

不过走到了云傲近前。云迁却终于是面色大变。因为他见云傲垂落下來的右手。不断的在颤抖着。仿佛根本不能控制一般。

“这……”

“手臂几乎快要废掉了一样。虽然这样疼痛会更剧烈。但为了不影响灵活性。我只能以这种高速颤动的方式來活动它。”云傲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但他的神情却丝毫沒有显露出半分痛苦。

不过云迁却知道云傲绝对是失色了。否则他平常绝对不会一口气说出这么多的话來。

“那名为沈言的青年。实力如何。”云迁待得云傲稍微抑制了一下自己的痛楚。待得他望向了自己。方才询问出声。

“很强。”云傲并沒有任何废话。

“我是指真正交手的情况之下。”云迁眉头微微一皱。

“敞若单纯的力量能达到这种程度……那么无论他怎样战斗。整个人都如同一头人形荒兽般。面对你我的剑技。都可以力破之。”云傲斟酌了一下语言。却是大致的估计了一下沈言的战斗力所能达到的程度。

“如此一來……先前那番对视。倒不是那青衫男子故弄玄虚。”云迁苦笑了一下。“只盼他不会自食其言才好。”

“单单一个沈言便强到了如此程度。他却仍能让对方抑制住愤怒离开。只怕那徐帘的修为会更恐怖……”

“这样一來。一个沈言可以拖住你。只怕那徐帘便需要我和阁老联手才有把握将其击败了。”云迁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

“不过这种做法终归得不偿失。所幸云拾霜已死。就算这两人从天元大陆而來。同皇室有着什么关系……也沒有证据能证明任何对云家不利的东西。”

云迁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沉思了起來。半响之后他方才咬了咬牙。

“罢了。云傲……你近日便往天元大陆走一遭。将云家分支斩尽杀绝。抹去我云家在天元大陆的一切活动痕迹。至少不灭剑神留给云家的底蕴不能曝光于人前。”

“我会去的。”云傲不着痕迹的应了一声。而后便拖着那不断颤抖的右臂。转身离开了云迁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