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11章 诬陷

第011章 诬陷

“这位同志,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一名警察对着依旧发愣的王建豪说道。

“这……这不是我干的!”王建豪终于反应过来,急忙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谁做了坏事会自己承认了,就像精神病人不会承认自己是神经病一样!”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响起,众人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那位兰博基尼的车主。

车门打开,一个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油亮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看了王建豪一眼,冷哼一声。迈着步子,锃亮的皮鞋踩在了地上,响起了“咔咔咔”的声音,显得器宇轩昂,一看就知道是成功人士。

郑奇和李鸣江对了一个眼神,后者则是微微点头,示意计划进行中。

“你是谁?为什么要诬陷我!”王建豪看向李鸣江,语气带着一股恼怒。毕竟这个时候任谁都不会高兴起来的。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刮坏了我的车,这件事到底该怎么解决呢?”李鸣江说话带着一股气势,让王建豪对不上话来,毕竟他没有弄清楚情况。

王建豪看了看他的跑车,压下心头怒火,突然对警察说道:“我有证人,我昨晚一直和女朋友在一起,她可以证明我没有出去飙车。”

“我可以证明,王建豪昨晚确实没有出去过!”张玲这时候站了出来,不过脸上戴了一个墨镜,并不想让人看清她的模样。

警察看了张玲一眼,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照片,递给了她,说道:“你看看,车上这个人是不是你?”

“是我,不对,不是我!”张玲刚想承认,不过想到这是从警察手里拿出来的,说什么也不能承认啊。

李鸣江拿过照片,看了几眼,站到众人的面前,朗声说道:“哼,不是你,昨晚就是你们两个很嚣张的从我身边超车,作为一名三好市民,我没有理会你们这种挑衅的行为。但是你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想找我麻烦,最后还碰了我的车,还好我没事。我依旧大人有大量,不和你们两个年轻人计较,但是,如果你撞到的是其他人的车,如果你们撞到了一个孕妇的车,那就是活生生的两条生命啊!”

慷慨就义的降了一番,李鸣江还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众人,接着继续煽情:“你们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作案的一切过程都被头顶上的摄像头记录了下来,一切终将无所遁形!警察同志,你可得看好了,他们这种破坏社会和谐的行为,反人类的行为,一定得狠狠的处罚,绝对不能姑息!黑恶势力绝对无法压过民间正义!”

李鸣江一番慷慨激昂,铿锵有力的话语让所有人都愣了,仿佛这里不是学校,而是演讲的主席台,他面对的是千千万万的人民。大手一挥,深情且发自肺腑的话语简直是信手拈来,把两人说的哑口无言,几乎要落荒而逃!

郑奇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全身在不停地抖动着,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过了一会儿,李鸣江身边的一位年轻的警察总算反应过来,点了点头,说道:“李先生,你放心,这种事情我们一定会秉公执法,绝对不会姑息任何违法犯罪的行为!”

李鸣江拍了拍那位警察的肩膀,像是一位长辈般,说道:“嗯,小伙子做得不错!”

这个场景有些诡异,但是配合李鸣江刚才说话的语气,众人似乎又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王建豪被李鸣江密如连珠的话语轰的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现在人证物证俱齐,恐怕他是躲不掉的了。

事情到现在已经很明了,就连旁边围观的人群也看了一下照片,对比一下两人,发现虽然男的有些模糊,但是女人绝对是张玲,这点错不了!

警察看了看他们两个,说道:“这是十字路口的监控摄像头拍摄的,当时你们在路口停留了十几分钟,严重扰乱了交通秩序,这些照片就是最好的证据!”

“见鬼了,这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王建豪彻底发懵了,照片里的人穿衣打扮确实和他一样,而且旁边的女人就是张玲无疑,这也太诡异了吧。

这时,警察继续投下一枚重磅炸弹:“我们将会对车内的指纹进行采样,是不是你们开的车,自会有科学的证据!”

听到这里,郑奇笑了,昨晚他开车的时候,是带着手套的,就算检查,车内也只是有王建豪和张玲的指纹。

“现在,请你们两个跟我走一趟,你们涉嫌严重超速,街头赛车、闯红灯、逆行、占道行驶、破坏公物等行为,已经严重藐视交通法规,我们必须进一步掌握你们的相关违法事实!”

“我……”王建豪虽然非常想辩解,但是证据确凿,警察根本不会听他这些。两个人只能无奈的坐上警车,离开了学校。

至于那辆残破的跑车,则是被拖车给拖走了,被郑奇折磨了一个晚上,估计回来的可能性很小了。

郑奇和依安蒂则是捂肚子笑开了,一旁的王楠虽然还没有彻底搞清情况,但也几乎笑趴了。这就是善恶终有报吧!

李鸣江走了过来,他刚才一直绷着一副严肃的表情,这回也忍不住了,和郑奇击了一掌,说道:“郑奇兄弟,你看我的演技还不错吧?”

“简直是太妙了,兄弟你怎么不去演电影呢,那样我绝对是你的铁杆粉丝啊!”郑奇笑着说道。

“你们认识啊!”王楠看着两人,隐隐猜出了一点事情来。

“哈哈,不说这些了,我们逛逛吧,我的大学时光也在这里读呢,都好几年了,一直没有机会回来!”

三人买了几罐啤酒,在校园里逛了起来。

“偶尔放松一下,真是舒服了,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大快人心的事情了!”李鸣江感叹道。

“李鸣江,恐怕你也认识王建豪吧?”一旁的郑奇问道。

“哦?你怎么猜出来的?”李鸣江回头看了郑奇一眼,看样子他已经承认了。

“太简单了,你不可能为了一个认识一晚上的人而去诬陷另外一个于你毫不相干的人,虽然你说是兴趣,但还是很难让人相信,加上刚才你说的那些话,我就在心里假设了一下。”

李鸣江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你所说,不过王建豪这种不成器的富二代我不认识。但他的父亲和我家里面有些矛盾,能够借机整整他,随便发泄一下工作压力,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些事情,王建豪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但是他父亲还是有些能耐的,如果能不和他发生矛盾,尽量不要招惹他。但他真的骑到了你的头上,就给我狠狠的揍他,有事情就找我,看在我们挺投缘的份上,我很乐意帮你这个忙。”

“那真是谢谢你了!”郑奇笑着说道。

……

报仇的事情总算到此为止了,如果那些罪名成立,王建豪至少也要在局子里面蹲好十几天。但依李鸣江所说的,可能性应该不大,毕竟人家有很复杂的关系网,在这个钱能通神的时代,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能让它过去。

郑奇躺在宿舍的**,心中为自己的将来作着打算,经过这阵子的事情,他越来越觉得钱的重要性了。办任何事情,找任何关系,有了钱,一下子就能拉近不少关系,只要你的钱够多,就算你是小偷,警察一样和你称兄道弟啊!

“你在想着些什么呀?”依安蒂走了过来,坐在郑奇的床边。

“想钱呐,大把大把的钱!”

“钱?”依安蒂摇了摇头,对于这些东西,她似乎不太懂。毕竟她的主要作用是战斗辅助,其余的生活资料又在跃迁中遭到了损坏,没能一下子理解郑奇的想法。

“有了,我想到了一个发财大计!”郑奇突然从**跳了起来,把思考中的依安蒂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