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17章 路上(下)

第017章 路上(下)

无奈下,车子又往后倒退了三公里,拐向一条乡镇小路。好在这里经常有农用车辆出没,路上的积雪相对少点,对于越野性能强悍的X6来说,很轻松就爬了过去,顺利来到了附近的这个小镇子。

找了一处在风雪中还挂着营业牌的小旅馆,郭守仁把车停了进去,现在前方同样是大积雪,能不能通过,只能先呆在这里等等,或者看看新闻发布的消息了。

不过可惜的是,倒霉的时候,很多让人不爽的事情也是接踵而来,由于多日的大雪,把路上一些通信电缆给弄断了,打开旅店的电视,迎接他们的只是一片幽静的蓝色,看得让人发闷,郭守仁差点就忍不住把电视给砸了。这样一下来,两人就彻底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只能裹着被子,躺在旅馆的**发呆。

郑奇爬了起来,给自己套上了一件大衣,对着郭守仁说道:“哎,我们在这里呆着也不是个事啊,去向旅店老板打听点消息吧!”

抱着病急乱投医的心理,他们只能向比较熟悉本地情况的旅店老板打听了一下前方的消息。这位豪爽的老大哥给自己点了根烟,带着两人出去镇子上逛了逛,找了一些刚从外面回来的人,果然问到了些东西。

郑奇想了想,说道:“按老板说的,我们前方那些路基本上不是封了,就是堵了,不过铁道系统却一直保持着通畅,这附近就有火车站,不如就走铁路吧!”

郭守仁把郑奇拉到了一边,小声的在他的耳边嘀咕着:“你也不想想,我们身上带着的是什么东西,这可是头上横着的一把刀的,什么时候一个不小心,咔嚓一声,就刀起头落,何况还是走铁路,那不是往死路里跑?”

郑奇拍了拍郭守仁的肩膀,笑着说:“兄弟,看来这些年你都没有搭过春运的火车了。我告诉你,那热闹的程度,一堆人一起上,就算你带着个炸弹都不会有人检查你!”

郭守仁想想也对,看了自信的郑奇一眼,说道:“我相信你,兄弟!大不了哥俩一起进去蹲!”

“我们一定会交好运的!”郑奇根本不用担心,就算有人检查,他就把东西放到储存空间里面,如果能查出来,那才是怪事呢!

回到小旅馆呆了一个晚上,期间偷偷地把东西拿了出来,放到一个背包里面,天才微微亮起来,两人就已经出发了。

走出了室外,迎着刺骨的寒风,整个人都忍不住跟着哆嗦起来,一脚踩在积雪地上,留下了一个几厘米厚的脚印,好在两人早有准备,军靴军大衣一齐上阵,套在了身上,总算保持了温暖。不得不说,这时候军货才是最靠得住的。

来到火车站,尽管早有准备,但两人还是惊呆了,用人山人海人满为患这些词汇来形容火车站地人似乎都有些苍白起来,可以说,现在你闭着眼睛往前跑一步,保证至少撞到三个人!这幅景象简直难以想象啊!

“郑奇,票都排到后天了,不过找了个黄牛,总算搞到两张10点钟的票了!”郭守仁拿着手里的票,脸上露出了笑容,确实,能够在人满为患的火车站买到今天的票,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这时,旁边一位老兄听到他们的谈话,鄙夷的说了一句:“你们高兴的太早了,我这是前天的票,现在依旧没能乘车呢!”

两人对视一眼,随即张大了嘴巴,“我靠!”

蹲在地上,郑奇无奈的看了郭守仁一眼,说道:“怎么办?”

郭守仁抓了抓脑袋,忽然眼前一亮,说道:“有了,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做过的事吗?”

“小时候做过的事情多了,你就别打哑谜了,快点告诉我!”

“哎呀,那不就是先上车,后补票嘛!”

说道这里,郑奇也是眼前一亮,扒车,有戏了!

“呜——”

火车进站的鸣笛声响了起来,两人看看前方,不约而同的冒了一句:“行动!”

想让两人真的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看来是很难啊。

左右看看没人,两人拉开厕所的窗户,跳了进来,拍拍身上的雪花,总算安全上垒。

车上还有些位置,这时候什么尊老爱幼,女士优先等精神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只见满车地人都在抢着位置,老人妇女一齐上手,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意思!

“都是武林高手啊!”郑奇看着这幅景象,叹了一句。

“别废话了,我们快抢!”话说完是,郭守仁已经冲到了一张座椅上,把包一扔,大腿直接放到桌子上,眼睛一瞪,一副“这里就是老子的”的样子。混过社会,杀过人的他自然有股气势,让周围一些想抢位置的男人为迟疑了一下,随即去抢其它的人的位置了。

郑奇乐呵呵地坐了下来,说道:“我说小时候的性格你到现在还没改呢!”

“改不了了,这可是吃饭的本事,你说能丢吗?”郭守仁笑着说道,还把这本事当宝了。

“哈哈哈,真有你的!”

……

旅途是漫长的,货车在缓缓行驶着,越往后,车上的人也就越多,这时候上厕所都需要有人帮忙占座了,否则你一回来,你那位置肯定消失在了你的眼前。

郑奇就有这个体会,上一趟厕所,打开门,好家伙!这里还扎着三个人呢!走在拥挤的过道上,往两边一看,桌子上能够坐两个人,椅子底下也能躺个人,到处都在散发着一股汗酸味和不知道那位兄弟偷偷放了一个屁的味道,整个车厢的人都在捂着鼻子,那叫一个苦不堪言啊!

回到座位,两人继续轮值着,一个睡觉一个就看东西,这样轮了两天,走走停停的,中间也有警察上来,每一次检查郭守仁都提心吊胆的,不过总算没有查到他们,也算是老天眷顾吧,郑奇也落得一身松。最后终于到了成江市,走出来后,两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些天整个人都笼罩在臭味和烟味中,如果还不下车,恐怕就会有人倒下了。

郭守仁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虽然迟了一天,对方也有些刁难,但在他的好说歹说下,对方还是同意收货,时间就定在今天下午,市区内的一处民房里面。

郑奇看了看表,说道:“我们找个地方吃吃饭,然后时间估计也差不多了,尽快把这事情办好吧,这东西多拿一天,就多一分危险啊!”

郭守仁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去附近一酒店,这些天老是吃着压缩干粮,早就腻味了,来点高档的!也提前预祝我们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