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19章 逃脱

第019章 逃脱

郑奇冲出来后,带着郭守仁,迅速和依安蒂展开紧密的合作,他们之间一个负责传送指令,一个执行命令。郑奇在这一片民房之间快速穿梭着,不时左拐右拐,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熟悉地形的本地人!

“前面100米左拐,有一条路,刚才那个人就在那里!”

“走前面!”郑奇嘴里喊着,“一百米左拐!”

出来之后,果然就看见刚才那个黄毛把车停在了路边,摇下车窗在悠闲的抽着烟。

黄毛也看见了朝他跑过来地两人,刚想打招呼,只见郑奇的手往身后一摸,一把黑色的手枪就已经顶在了他的头上,那股冰冷的感觉让他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说道:“兄弟……兄弟你这……这……”

“滚下来!”郑奇一只手拿枪指着他的头,另一只手拉开车门,抓住黄毛的衣领,像是丢垃圾一样直接就把他给丢出了好几米远。

郑奇发动汽车的时候郭守仁也已经快速系上了安全带,汽车轰鸣一声,轮胎和地面剧烈的摩擦着,黑色的汽车仿佛一头发狂的疯牛狂奔而出,身后留下了一片黑烟。

郑奇看了郭守仁一眼,笑着说:“动作还挺麻利嘛!”

“那是当然!”郭守仁拍了拍安全带,“跟着你这些天,不麻利点,岂不是丢了兄弟你的面子?”

这些日子来,凡是郑奇开车的,郭守仁就一定会系上安全带。因为他开车太猛了,简直就是要人命,有时候他都怀疑郑奇以前是不是玩过房车拉力赛,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疯狂!

郭守仁看着车上的两个包,说道:“抢钱还没给货,黑吃黑啊,这次我们可彻底得罪成老大了!”

“怕什么,我们又不住在这里,何况光脚还不怕穿鞋的呢!”

“哈哈……”郭守仁又笑了出来,“对!就是这个理!”

把车停在了郊外的路边草丛中,两人又拦了一辆车,朝着郭守仁一位朋友的住所赶去。

与此同时,刚才那栋民房彻底被警察给包围,周围都是警绒线与围观的群众,旁边还停着几辆医院的救护车,有几个伤员正戴着手铐,接受救护。

二楼的房间内,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察围在了这里,客厅的桌子上摆放着手枪和一包包面粉,光是桌子上面粉的量,这回又是一个轰动的大案。

其中有一个人正带着一些刑警指认现场,收集罪证。但他没有穿警服,如果郑奇在这里,一定认得出他就是刚才成老大那几个马仔中的一个。

只见一位年纪稍大的领导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说道:“小陈,这回做的不错!总算端掉了一个恶性贩毒团伙,而且根据他们的供述,还抓到了一些没要来得及逃跑的头目。”

那名被称为小陈的卧底听到称赞并没有显得太高兴,他说道:“局长,这次最主要的毒枭却逃掉了,而且另外两个外地毒贩还带走了至少十五公斤的东西,我们失败了,要找到陈义成和那包东西,恐怕希望不大了!”

“这种事情急不来,我们已经初步掌握他的行踪,相信离抓住他也不久了。年轻人要对自己有信心!”

小陈点了点头,独自走到了一扇被打烂的窗户旁,手托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身旁一个同事凑了过来,说道:“陈勇,怎么?还在想刚才那个人的事?”

陈勇含糊的应了一声,后退了几步,手指比了比距离,说道:“刚才那个人就是站在这里,从你们冲进来的那一刻,他就让他的同伴跳窗,然后踢飞一个一百三十多斤重的成年人,注意,是踢飞!直接就让对方晕死过去了,然后搬起凳子,砸烂窗户,再抢过毒贩的钱,最后从这里飞出去,整个过程绝对不到十秒,十秒啊!这是什么人能够有这么敏捷的反应能力?”

同事看了看从窗户到这里的距离,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听你的描述,还真像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

陈勇听到这个称呼,脑子里闪过一些东西,对着身边的同事说道:“我差点忘了,还记得一些那个人的特征,你们快点记记!”

“他身高大概有一米八以上,外地口音。体格强健,短发,眉毛较粗,身穿军绿色风衣,带着黑色手套,还有一双黑色的军靴,对!就是这样,他的同伴打扮也差不多,你们快点查查,他们这副打扮并不是很常见,说不定会有什么消息!”

“好的,我们会去查!”

他的同事走了过来,说道:“我说陈勇,你今晚就不必操心这些事情了,这次你立了大功,估计又要升职了,而且好不容易有休息的时间,打算怎么请我们啊?”

陈勇笑了笑,说道:“好啊,今晚我们出去凑一桌!”

……

晚上八点,一处民居内,郑奇和郭守仁呆在他朋友的家里面。

两人躺在**,郑奇有些无所事事,而郭守仁则是在守着那堆三百万的美金的包和那包十五公斤的货,不知道想些什么。他的朋友帮他出去联系买家了,应该很快就能得到消息。

一直闷着,郑奇倍感无聊,从**跳了起来,说道:“郭守仁,我出去买包烟,你要不要给你带些东西?”

“现在还出去啊?你不担心吗?”郭守仁指了指外面,“现在风头正紧,出去可能有麻烦。”

“你放心吧,能跟上我的人还没有多少个呢!”

“好吧,小心点,帮我带点……”

郑奇走了出来,他现在必须先买部手机,因为在前些日子和边境的武装分子发生冲突的时候,他的手机已经有问题了。到了今天,撞了几下就彻底开不了机。

郑奇拿出屏幕已经碎裂的手机,心想道:“又烂了,就没有抗摔一点的?”

郑奇的手机在训练中烂了起码十几个,如果不是有依安蒂帮他复制手机,他现在恐怕都没有手机用了。但最初的储存号码已经全部没了,郑奇和他的一些朋友彻底失去了联系,趁着今天没事干,他打算去购买一部结实一点的。

虽然已经到了春天,但这里的天气还是有些寒冷。郑奇插着口袋,孤零零一人走在街上,郭守仁朋友所住的地方离市区挺近的,平时这一带人脑非凡,不过由于临近春节的缘故,很多人都回了家,或者躲在了温暖的被窝里,街上并没有多少人。

郑奇慢慢地走过了一处红灯路口,在他身旁不远处,一个人的注意力突然集中到了他的身上,紧紧的盯着他的身影。

“军绿色的风衣,黑色的军靴……”陈勇看着郑奇离开的背影,在脑子里思索着,突然眼前一亮,赶紧对车内的朋友说道:“我看到今天那个人了,他就在前面,我得赶紧跟上去!”

说完,他拉开了车门,悄悄地跑了上来,在快要靠近郑奇的时候放慢了脚步,拿出一个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装成了打电话的路人,不过视线却一直集中在郑奇的身上。

“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依安蒂调皮的声音突然在郑奇的脑海里响了起来。

“额,什么?”

“有一个家伙鬼鬼祟祟的跟在你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