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47章 罪证

第047章 罪证

直升机上何惜梅一直在调笑着赵曼绮,赵曼绮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最后只能捂着耳朵,装作什么都听不见。

郑奇无奈地摇了摇头,靠在了座椅上,眼睛看着窗外的风景。此刻已经飞到了郊外,就算警察想要追击他们,一时半会也无法调动直升机。但今天的事情这么一弄,恐怕成江市对他们来说会非常危险了。

过了一会儿,见到她们两个女人终于安静下来,郑奇开口问道:“洪哥,这次又没能杀掉陈义成,你们会不会有麻烦?”

洪明还没有说话,一旁的何惜梅就说道:“这回陈义成被警察抓住了,但很可惜,按照现场来看,能够给他安下的罪名非常少,甚至不能强制拘留他。”

“怎么可能,他贩毒的证据,他非常持有枪支的证据,这些还不能给他定罪?”何惜梅的话没有说完,身旁的赵曼绮就插上了嘴。

“嘿嘿……”何惜梅笑了笑,一副你太天真的表情,“第一,贩毒的证据,这一点你们掌握了确切的证据吗?第二,非法持有枪支,呵呵,谁能证明?在场的人全部都是他的人,而警察来的时候,持枪的就只有郑奇一个人。对,你说指纹,但嘴巴长在陈义成身上,他可以说是你们企图持枪谋杀他,然后他合法自卫,毕竟逃跑的是我们,懂吗?我们逃了!”

赵曼绮鼓起了嘴巴,想了一会儿,虽然不服气,但还是说不错何惜梅。

“但他并不一定能够安全离开!”何惜梅又加了一句,“如果他的一些非常致命的罪证交到了警察的手里,而他现在又恰好被警察抓住了,你说会怎么样?”

郑奇看向何惜梅,说道:“你说的是他的罪证?”

何惜梅点了点头,说道:“早在几年前,在决定对陈义成动手之前,我就派人搜集了陈义成和他兄弟这十几年来做过的事情,虽然绝大多数证据都被销毁,但用了点手段,还是弄到了一些,这些东西都存了起来,光是里面贩毒的证据,就能让他死好几回了。”

郑奇竖了一个大拇指,怪不得在他们失手之后,两人依旧如此沉稳,原来还有后招啊!

“这也是无奈之举,按照道上的规矩,无论是什么事都得用道上的方法解决。通知警察,这根本就是耍赖,而且也会被很多人看不起!”何惜梅摇了摇头。

赵曼绮忍不住说道:“这些东西本市警局的同事找了不知道多少年,都无从得知,没想到反而是你们居然能够找出来。”

何惜梅轻蔑的笑了笑,说道:“你别忘了,我们这种人办这种事,可不会拘泥于法律。你不说,我有的是让你说出来的方法,就凭这一点,你们就不会是我们的对手!”

何惜梅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十足,郑奇也相信一旦某人落到她的手上,凭那她展示出来的拷问手段,相信没一个人能够挨过去,而且郑奇也不相信她的手段只有这些。

“谁说的!”赵曼绮不服气,但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飞机降落到了郊外一处空地,接到风声的小弟已经在这里等他们了,见到何惜梅过来,一个手下拿着一部手机跑了过来。

“匆匆忙忙的干什么呢?”洪明问道。

那名手下把手机交给何惜梅,说道:“有人找何姐,说是有急事!”

何惜梅接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儿,她的眉头皱了起来,接着满脸的阴沉。

“好,你们这阵子小心点,把那些东西都给我销毁了!”说完,何惜梅扔掉了电话,靠在车上,揉了揉太阳穴,长叹一口气。

“怎么了?”郑奇问道。

“姜还是老的辣啊!”何惜梅摇了摇头,“我们又栽在了陈义成的手上!”

众人闻言,一齐看向何惜梅,希望她能给个解释。

“我们的举报信息被拦下来了,知道是谁干的吗?”何惜梅看向了赵曼绮,把她看得莫名其妙,忙说道:“不是我!”

“当然不是你,是你那就见鬼了!”何惜梅笑着说道,似乎很喜欢逗赵曼绮。

“是这样的,陈义成收买了一些警局的内部人员,在我们举报的时候,他的手下及时发现了这些东西,然后快速销毁,而且他还反咬了我一口,恐怕我的罪证现在已经被一群警察传阅了!”

“你是说我们内部有鬼?”赵曼绮看着何惜梅,满脸的不可置信。

何惜梅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说道:“你太天真了,只要有钱,这种事情哪里都有,没什么稀奇的!”

“虽然我手里还有他犯罪证据的备份,但确实迟了他一步。”何惜梅一脸的遗憾和无奈,“这次恐怕要彻底和成江市说拜拜了!”

郑奇看着有些落寞的何惜梅,问道:“你的罪证很严重?”

何惜梅自嘲的笑了起来,说道:“没想到我和陈义成都在做同一件事,都在收集着对方的罪证,希望有一天能够彻底搬倒对方。和我一样,他给出的证据自然够分量,我恐怕有九条命才能生还吧!”

“估计再过一两天,我那黑白照会贴满大街小巷吧?”何惜梅笑着说道。

她转身对洪明吩咐道:“你现在通知一些比较信得过的,叫他们把资金都转移过来,然后那些剩下的就分给兄弟们,让他们各奔东西吧,我是无法保护他们了。”

何惜梅又对着郑奇说道:“郑奇,你也要小心了,现在没了控告陈义成的证据,他很快就会出来,你杀了他的兄弟,到时候麻烦恐怕会和你日夜为伴,而且以陈义成睚眦必报的性格,你的亲朋好友可能都会受到他的报复!”

“而更关键的一点,你不光是被道上的人盯上,而且刚才你已经和警察来了一个面对面,这种事情远远比惹到陈义成难解决,虽然我不介意你的黑白头像和我的靠在一起,但还是要问一句,你有什么打算呢?”

“我还不知道呢!”郑奇彻底无语了,这次他们所有人都栽倒在了陈义成的手上。

洪明在一旁打了几个电话,这时候他走了过来,问道:“郑奇,你的朋友已经清醒了,和他说几句吧!”

郑奇接过电话,说道:“郭守仁是吧,你还好吗?”

“当然没事,算命先生说过,我福大命大,好日子还在等着我呢!”

“没事就好,现在成江市不安全了,你想去哪里,跟我说一声,有人会替你安排的。”

电话里的郭守仁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还是回宏远市,先把欠别人的钱还了再说!”

“好的,我就叫人安排的,还有上次的钱已经打到了你的账户上,你也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了。”

郑奇把电话给了洪明,对他说要把郭守仁送到宏远市的事情,洪明没有多想,就说到:“事情很巧啊,我们也订了明天上午到宏远市的机票,刚好顺路了!”

何惜梅笑了笑,说道:“到时候我们一起喝一杯?”

郑奇点点头,说道:“那是自然,到时候我到了,就去找你们,我们不醉不归!”

“郑奇你明天不走吗?”洪明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郑奇摇了摇头,指了指一旁赵曼绮,说道:“还要送她回去呢!”

赵曼绮拉了拉郑奇的手臂,小声说道:“你傻啊,还回去干嘛!那里的警察都在等着你呢!趁现在还没有全国通缉你,你赶快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这次的事情很麻烦,没人救得了你!”

不过细心的何惜梅还是看出了郑奇的目的,她盯着郑奇的脸,说道:“你去找陈义成,对吧?”

郑奇点了点头,他没得选择,他们之间必须死一个!

“要我们帮忙吗?”何惜梅问道。

“谢谢了,不过你们已经帮了我很多忙了,这次是我和他的个人恩怨,我不想其他人插手。”

何惜梅点点头,说道:“那好,我们先去临市避难了,到时候宏远市再见。你一定要来和我喝几杯,要不然你真是太不给面子了!”

“我一定会去,何姐的面子我哪敢不给!”郑奇笑着说道。

“再见!”说完,郑奇带着赵曼绮,上了一辆给他准备的车子,朝着成江市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