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3章 枪战(上)

第三卷 金三角争霸 第003章 枪战(上)

虽然几个人根本没有护照这种东西,但这里也没有多少边防部队。同盟军,独立军什么的都在忙着和军政府对抗呢,哪里还有精力排遣大批部队驻扎在这里的边境。

郑奇手肘碰了碰洪明,问道:“他们靠谱吧?”

洪明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他们是这一带的老鸟了,专门给越境的毒贩子带路的,几乎每天都走这里,跟着他们没错。”

估计那几个带路的当地人也没有见过如此全副武装的四人,走着走着,还不时回头看一眼,嘴里似乎在谈论着他们。

无聊中,郑奇问道:“洪哥,他们说的都是些什么呀?”

洪明笑了笑,说:“他们说我们的装备很好,大概是雇佣军那一类的,还猜测是不是来支援克钦那边的。”

郑奇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实话,他没懂!不过在轻松的谈话声中,时间也过得挺快的。众人休息了一会,并没有在果敢停留,然后又继续出发。在天色微微发黑的时候,郑奇看见了远处的几盏灯火,星星点点,微弱发黄的灯光给了众人一个指路的方向,前面就是乘船地点了!

走了一整天,终于碰到船只,大家都很兴奋的跑过去。船只很普通,类似乎那种小型渔船,后面加了两个发动机,在这一带奔波那是什么问题都没有。船体不算大,但这却是一些小毒贩子走偷运路线的重要途径,夜晚,或者是深夜在河道上可以避免很多搜查,但同时也要承担被黑吃黑的风险。

上船前,洪明给了那几个带路人两百美元,他们见到钱,非常的高兴,嘴里又啪啦啪啦的说着郑奇听不懂的话,让他清醒认识到了语言不通的痛苦。

何惜梅轻轻拍了一下郑奇,说道:“你不用担心语言问题,泛金三角,也就是南北佤邦、果敢、东掸邦这一带大多数人用的都是中文。”

“哦,还有这回事?”

“以后你会见识的。”何惜梅笑了笑,走上了船。

船上并不只是他们四人,里面还有着几名妇人和六七个拿着枪的男人。四人进来的时候,他们警惕的目光投向了四人,见到这一身正规的行头,显然有些警惕和担心,郑奇还看见有人的手指摸在了扳机上。

洪明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话,对方的敌意居然消失不见了。众人靠着船舱坐了下来,郑奇第一件事就是问洪明刚才说了什么。

洪明神秘一笑,说道:“只是一句简单的当地问候语,他们的装扮明显是当地的同盟军,刚才我们上来的时候,他们以为我们是政府雇来的佣兵,我说一句话后,他们才知道我们不是敌人。”

从背包里拿出了点食物和水,当做是今晚的晚餐了,期间洪明和对面的几人聊了聊,还分了他们一些食物,对方也和他有说有笑起来。

由于是夜晚,船家对这一带轻车熟路,船只就像一只黑色幽灵,在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穿梭着,“嗡嗡嗡”的马达声和浪花飞溅的声音不断响起,仿佛一首特殊的催眠曲,众人在声音的沐浴下,渐渐眯上了眼睛。

夜晚有些冷,郑奇悄悄把身边的何惜梅给搂到了怀里,也许是困了,又或许默认了,她并没有抗拒,靠着郑奇的胸口睡了起来。

……

郑奇是被突然摇晃起来的船身弄醒的,睁开眼,一阵刺眼的光芒把船舱照得发亮,让郑奇又微微眯上了眼睛,眨了几下,过一会儿眼睛总算适应了这种刺眼光芒。

船外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急切,郑奇摸了身上的突击步枪,怀里的何惜梅这时候也醒了过来。

“他们在说什么?”郑奇问道。

何惜梅听了一会儿,脸色变得有些沉重,小声的说道:“小心点,我们被拦下来了,不要轻举妄动!”

拦下来?莫非是政府的军队?郑奇有些疑惑,不过现在显然不是问问题的时候。

这么一来,船内的人都醒了过来。郑奇发现,那几个男人神色慌张,有一个人还在低声喃喃自语,他们手里的AK已悄悄上膛,眼睛统一盯着船外,额头上还隐约看到一层汗。

这时舱门被打开,几个武装分子拿着电筒,走了进来。

他们不是船上的人。脚上穿着黑色军靴,但却穿着普通的休闲服,手里拿着M16A4突击步枪,有些不伦不类,不像军人。其中一个带头的把手里的强光手电照过人群,脸色有些怪异。

突然,他走向了一个皮肤略黑,身材有些瘦的男人,嘴里又说了一堆话。

男人似乎在解释着什么,脸色有些难看,似乎在祈求,说了几句之后,郑奇发现他的食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再看向周围的人,他们目光里带着敌意,枪也拿在了手上。

郑奇心道不好,恐怕会有火拼,刚想提示身边的朋友,那个男人就抬起了AK47的枪口,对着拿着手电的人肚子猛开机枪,男人瞬间就直挺挺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何惜梅刚才一直看着船外,当那个男人开枪的时候,她回头对着三人大喊:“快退到后面!”

虽然不知道何惜梅看见了什么,但是三人都同时往船舱后方跑去,那些男人则是拿了手里的AK冲到了船舱外。

“嘭嘭嘭!”

郑奇刚跑到后方,只听见重机枪低沉而响亮的声音响了起来,船身似乎都跟着震动起来,接着是一声声的惨叫接连响起,然后又是AK47开火的声音。船内的妇女一下子就尖叫起来,有一个想往外逃去,机枪的子弹扫穿了船舱,击在了她的身体上,子弹的冲力带着她撞到船舱壁,登时血肉飞溅,倒在地上,灯光下反射着腥红的鲜血沿着船舱朝着郑奇这边流过来。

船舱根本挡不住机枪子弹,郑奇几人也跟着心惊肉跳起来,万一打中自己,那结果就和刚才那个妇女差不多了。

“我们快点跳河!”洪明一脚踢开船舱的后门,率先跳了出去。

郑奇让何惜梅走在了前面,他也跟着跳了下来。

夜晚的河水是极其冰冷的,跳下去的时候,郑奇感觉像是被上千根针头扎在了自己身上一样,痛苦且难受,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手脚一下子就僵硬起来,不过寒冷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让人保持脑子清醒。

先前郑奇搭乘的货船被机枪打得满目疮痍,船身遍布大大小小的洞口,看着让人惊心,在它的旁边,停着一艘武装船,船上的M2勃朗宁机枪在怒吼着,疯狂的喷吐着火舌,子弹像雨点一样飞过来。

关键时刻,还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郑奇最先反应过来,立即喊道:“大家注意!何姐和陈明升退到船边掩护我,我负责干掉那个拿机枪的,洪哥你去偷袭他们!”

何惜梅和陈明升立即反应过来,摸出身上的枪还击。

郑奇抬起了起枪,船上的照明灯正好暴露了机枪手的位置,透过上面光学瞄准镜,打了半个弹匣的子弹,怒吼的机枪终于安静了下来。

“我们快散开!”郑奇喊道,一轮枪战之后,他们定会暴露位置,散开才是最安全的。

果不其然,船上的枪声又响了起来,一发发子弹打在了水面上,溅起了一道道水花,不过这时候三人早已躲到了货船的后边,如果没有照明灯,根本发现不了他们。

郑奇快速爬上船,没了机枪的威胁,船上又变得安全起来,只不过船舱内躺满了尸体,那几名妇人都死在了机枪的枪口下,身体各处被子弹打烂,伤口外翻,就像一块被剁碎的猪肉一般,不断冒着血,船头的那些男人也掉到了河里,估计是不会有生还的希望了。

身后两人跟着郑奇摸到了船头,对面的船上还有四个人拿枪指着水面,完全没有想到敌人来到了他们身后。

郑奇做了一个手势,指了指前面四人,身后的何惜梅点头表示明白,心中默数三声之后,三人一起冲了出来,对着那四个人扣下了扳机。

瞬间就有三人倒下,其中一个机灵点,弯着腰朝着机枪的位置跑去,这时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他身旁,那人呜呜几声,软倒下来,有一股**喷了出来。

“搞定!”洪明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