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16章 埋伏(上)

第016章 埋伏(上)

又到了晚上,略微有些醉意的郑奇晃晃悠悠的被魏德扶回了房里,房门一关,郑奇扑倒在了**,美美地打了几个滚。

过了一会儿,郑奇才慢慢爬了起来,坐在床边,揉着发疼的脑袋。他自从强化了身体之后,就很少再感觉过这种醉酒头疼的情形了。

“两个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郑奇与他们相处了一天,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鲍祥以前曾经是一名大毒枭,美国悬赏五百万美金抓拿他,不过由于他手底下人太多的缘故,所以一直没能得逞。魏刚也是,以前曾经在坤沙手底下呆过,不过后来投靠了佤邦,他平时极少露面,美帝也曾经悬赏他,但可笑的是,关于他的照片哪怕是黑白照都没有一张,就只知道一个名字。

虽然现在他们高调禁毒,不过这种一本万利的东西,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改掉的,而且看他们的生活,在国内都算得上是奢华至极了,这些钱到底从哪儿来?今晚和他们喝了一番,郑奇知道这些人城府极深,不是那么好相处的。

郑奇手上的手表微微发热,一颗颗的彩色亮斑出现,然后组合成了射线,最后射线连在一起,依安蒂虚拟化的身影出现在了郑奇面前。

依安蒂的银色战斗服被一身可爱的粉色连衣裙所取代,现在的她就像一个刚睡醒过来的可爱小女孩,睡眼惺忪,金白色的长发懒散地披在身后,就像童话故事里面的人物一样,介乎虚幻和真实之间。

郑奇抬头看向依安蒂,笑着说道:“哟,小美女,我发现你又变漂亮了许多呢!”

听到郑奇的话,依安蒂刚想笑,但是一张脸立刻就拉了下来。想笑,但是又要摆出一副严肃样子,两种相对的表情出现在她的脸上,有些怪异。

依安蒂揉了揉她的脸,然后严肃的说道:“听好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先来总结一些事情!”

“收起你懒散的模样,现在给我坐直了!”

依安蒂在他面前来回走了走,眼睛看着他,说道:“关于昨天的任务,你给自己一个总结看看。”

郑奇想了想,说道:“很好啊,完美完成,没有任何遗漏!”

“不对!”依安蒂摇了摇头,“昨晚你擅自改变了行动的计划,本来优先击杀的是哨兵,但却被你改成击杀房间里面的那两个人了!这是你犯的最大错误!”

“那如果我不这样做,魏德他老婆可就遭殃了呀!”郑奇狡辩道。

“侥幸!”依安蒂她的脸色很不好看,她再次高声重复,“只是侥幸!”

听着她的语气,郑奇居然插不上话。

“你有没有想到,如果你在开枪的时候,刚好被哨兵给发现了,先不说在众多士兵围攻下他们两个还有没有活命的可能,就说你任务的第一步,你就无法完成!”依安蒂伸出一根手指,毫不客气的说了出来。

“这……”被依安蒂这么一说,郑奇倒是没了反驳的理由,昨晚也确实是靠着侥幸。

“还有一点,如果你有队友的话,他们很可能会因为你擅自改变方案而遇到意想不到的麻烦。你再想想看,你的队友,你就把他们想成洪明,想成何惜梅,如果他们在突袭的过程中,你却没有守好你的位置,导致他们死了,你该怎么办?”

“这……”被依安蒂这么一说,郑奇冷汗直冒,这才意识到昨晚的事情确实很鲁莽。

依安蒂看到郑奇反思的样子,微微点头,然后换了一副面孔,说:“好了,事情就到这里,这就是我今天要教你的事情,如果以后你要做决定,请先顾全大局,把事情想得更全面一些。”

郑奇点了点头,他的性子有时确实会心浮气躁,没能保持沉稳老练。

某些事情虽然无奈,但不得不这么做,万事顾全大局!依安蒂又给他上了一课。

依安蒂很人性化的打了一个哈欠,说道:“事情就说到这里了,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去忙了。”

郑奇又躺在了**,没多久,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何惜梅打来的。

“喂,有什么事吗?这时候还打电话给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何惜梅的声音传来:“你现在在哪里?几天不见你了。”

“也没去哪,四处逛逛而已。”郑奇说道,“倒是你,你不要告诉我你想我了,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很感动的。”

“正经点!”何惜梅说道,显然不是郑奇所想象的那样,“这几天我们有些事情,暂时也不会回来,如果你有什么事的话,现在可以对我说。”

“能有什么事啊,你打电话给我就是这样?”郑奇感觉有些奇怪,以她的性子,几乎是不会做这些她认为婆婆妈妈的事情。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挂了!”她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要小心点!”

“莫名其妙。”挂掉电话后,郑奇嘀咕了一句。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要猜透这个女人的心思,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一个晚上很快就过去,第二天上午,郑奇终于醒了过来。他换好了衣服,找到了刚从外面回来的魏德,顺便和他道别。

“你这么快就要走了?”魏德有些吃惊,“来这里才两天,我还没能带你好好玩玩呢。”

“我并不像你有那么多自由的时间,还要为生活奔波呢。”郑奇拍了拍他的衣服,他是来这里训练的,而不是观光的,何况依安蒂还给了他安排了很多事情。

“那有机会我们再聚一聚了。”魏德很遗憾的说道。

走到外面拿回上次存放在这里的装备,碰巧遇到了正要带队出去的鲍祥,而且郑奇也顺路要去南佤邦,在鲍祥的邀请下,他搭了一个顺风车。

鲍祥此次带队去南佤邦,由于路上有些偏僻,所以他带上了一个车队,十辆车的规模,除去两辆越野车,其余八辆卡车大概有100个人左右的兵力,都带着机枪和火箭筒,派头十足,倒像是打仗而不是出行。

郑奇有幸和鲍祥坐在了同一辆车里面,而且还是带着武器的。

两人自然也聊了起来,听着眼前这位枭雄谈论他生平所遇之事,虽然对他印象不怎么样,但是讲到从动乱开始,到争霸之路,他的故事还是很吸引人的。

事情似乎要在一个安静的氛围进行下去,不过郑奇心中突然隐隐感到一股不安,虽然毫无来由,但这种感觉往往很准,就像是被人盯着自己的后背,他无法解释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不过这种感觉却救了他很多次。

特别是当车队进入两侧都是高山的道路时,他心中的感觉就更强烈了。在多次战斗中摸爬滚打得出来的经验来看,他预感有时候是很准确的,而且这一带看上去并不是很安全的地方,两侧都是高山,道路从中间穿过,如果有人在山上装迫击炮,炮火完全覆盖这个区域,绝对能够让这个车队吃不了兜着走。

郑奇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世界,眼睛在努力搜寻着什么。

“怎么了,外面有什么?”一旁的鲍祥看到郑奇的样子,也跟着疑惑起来。

郑奇把视线移了回来,说道:“事情不对劲啊!”

鲍祥也看向了窗外,阳光依旧明媚,但似乎是郑奇的提示,又或者是他多年来保持的警惕,让他也觉得这里有些诡异。头顶的烈日不再温暖,反倒给他凉飕飕的感觉。虽然平时也不是没走过这里,而且这里还是属于佤邦的地盘,但今天这里给他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

鲍祥对着开车的司机说道:“让他们放慢点速度,警惕这周围!”

司机拿出了一个对讲机,说了一堆他们的本地话。

“依安蒂,扫描一下这周围!”

依安蒂的结果还没有出现,郑奇眼睛一眨,前方的半山腰上冒出一团火光,一个看似慢悠悠的家伙旋转着朝着车队飞了过来,转眼间就飞到了车队的前方。

“RPG!”郑奇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轰!”

不过迟了,由于放慢了速度,这反而给了对方可乘之机,火箭弹准确的击打在了带头的车辆上,立即炸开,带起一阵浓浓的黑烟和碎片,车上绝大部分的士兵都葬身在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之中。

不过这只是开始,山腰上更多的RPG朝着车队飞来,一个个拖着长长的尾巴,犹如投掷过来的标枪,赛跑一般,争相朝着车队所在的位置飞来,浓烟阵阵,热闹非凡。但众人感受到了的却是庞大的压力,他们被堵在了山口,被对方埋伏夹击!

“快下车!”郑奇赶紧推开车门,抱着狙击枪跳了出去,这时候呆在车上那就是找死!

又是几声炸响,郑奇远离了密集的汽车,他回头看到山腰上蹲着一大群人,而且对方绝对不只是只有火箭筒这么简单,既然能够无声无息的埋伏在这里,肯定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