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39章 老实交代(下)

第039章 老实交代(下)

何惜梅走了进来,也不关门,她慢慢地把身上最后的衣物除去,这让躲在门口面的郑奇不禁屏住了自己的呼吸,两眼看着着香艳无比的一幕,他吞了一口口水,心里却直骂何惜梅是个粗心大意的娘们,怎么洗澡不关门,让别人看见了自己不是亏了吗?

“看够了吗?”就在何惜梅要脱掉她身上最后一层衣物的时候,她突然说了一句。

“还没呢!”郑奇尴尬一笑,从门后走了出来,“嘿嘿,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何惜梅抓过一块浴巾,把她身体那些美妙春光给遮掩住,看了的郑奇一眼,指了指关闭着窗户,说:“我可没有洗澡关窗的习惯!”

“关窗好啊,不关窗被别人看见了,那我不就亏大了嘛!”郑奇笑着说道。

何惜梅嘴角一动,刚想笑,然后又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恢复了一副冷冷的样子,指了指门外,说:“出去吧,我要洗澡了!”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郑奇走了过去,搂住何惜梅的肩膀,“你真生气啦?就算打我骂我都好啊,你这样子让我很难受。”

“你怎么样,你难不难受关我什么事!”何惜梅摇了摇肩膀,想要挣脱郑奇,不过郑奇抓的紧紧的,她也没能挣脱。

她这无疑是耍小性子的表现,郑奇对这方面熟悉无比,因为依安蒂着丫头经常会这样。郑奇笑了几声,在她耳边小声说道:“真的生气啦?”

“我敢生你气吗?郑奇上尉!”何惜梅撅起了嘴,偏过头去,不看郑奇。

“我就喜欢你这样!”郑奇笑着把她抱在了怀里,何惜梅难得对他撒娇一次,这说明她确实是吃醋了,这也说明她是很在乎自己的。

何惜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只不过她心里确实有些堵,在郑奇的怀里动了动,伸手推了他一把,说道:“放开我,臭死了!”

“你不是说你喜欢臭男人嘛!”郑奇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何惜梅的样子越来越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看了就惹人喜爱,想要好好咬一口。

“我都跟你老实交代好不好?”郑奇后背靠在了墙上,把何惜梅紧紧抱在了他的怀里,有所保留的交代了一些事情。

听完后,何惜梅嘴巴翘的更高了,脸上露出了一个鄙夷的神情,“才一个呢,我都比你厉害!”

郑奇:“……”

听到何惜梅的话,郑奇那叫一个哭笑不得,他刚才是交代的时候把两个女人说成了一个女人,没想到却惹了何惜梅一阵白眼。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了吧,你比我厉害!”郑奇只能认输。

“哼,算你识相!”何惜梅露出了一个开心的表情,她的脸色这会儿总算缓和许多,郑奇也松了一口气。

“你听好了,下次你去干这种事情的时候记得叫我。”正当郑奇松了一口气,以为解决这档子事情的时候,何惜梅嘴里又冒了一句让他暴汗的话来。

“不行!女孩子家的,怎么能去……”郑奇看着何惜梅,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个词语。

“凭什么你能去找女人,我不能去?”何惜梅的脸色又变了变,抬头看着郑奇,一脸的不服。

“你怎么不说话了?”何惜梅看着被她话语难住了的郑奇,身体猛地一动,摆脱了郑奇的怀抱,脸色又变得难看起来,“你嫌弃我的过去是吧?你依旧心存芥蒂是吧,我早就猜到了!你就是这种人,好了!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郑奇刚才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消失了,此刻的神色甚至有些严肃。他虽然和何惜梅同床共枕不少日子,但一直没能好好了解她的内心,一直不知道她对自己有什么看法,看来他还是做的不够好。

何惜梅看了看表情变化的郑奇几秒,转过身去背对着郑奇,指了指门外,喊道:“你走吧,我不需要你了!”

郑奇依旧没有说话,这让何惜梅的心情越来越糟糕,她的身体轻轻抖几下,隐隐的还听到了一丝抽泣的声音,但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声音立即就消失了。

郑奇抓住她的手臂,温柔地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伸手擦掉了她眼角的那几滴泪水,他很认真的柔声说道:“你是不是害怕我不要你?”

何惜梅没有说话,也没有摆脱郑奇的怀抱,不过从她的表情看来,郑奇已经明白了一切。她这样的任性的表现其实都在试图隐藏着内心的害怕,她恐怕对自己也没有信心,她介意自己的过去,所以才会一直纠缠着郑奇,让他答应各种各样的条件,就是为了证明一些最简单的事情而已。

“你好好看清我是什么人,我的生活或许一团糟,我或许算不上什么好男人,但我也有着我的原则。”郑奇认真的看着何惜梅,把她的头移了过来,“你我一起走过这么多日子,我虽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搞各种浪漫,各种温馨。但至少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的每一件事,每一个表情,我力求做到最好,我试图在这里闯荡,其实最初也只是为了一个人而已!”

郑奇难得的肉麻,说完,他抱紧了何惜梅,头往前一伸,微微弯腰,嘴巴亲到了她那柔软细嫩的嘴唇上。她楞了一下,没有抗拒。

直到两人都快透不过气来,这才放开了对方,嘴唇分开,一丝晶莹剔透的线连着两人的嘴巴,似乎依旧不舍得对方一样,让气氛一时间变得旖旎无比。

“你说的是真的吗?”何惜梅小心的又问了一句。

“你知道的,我从来不说假话!我发誓,天打雷劈!”郑奇的话还没有说完,远处的天空传来了阵阵雷声,空气也变得燥热起来,这里的天气说变就变,不一会儿就下起了雨来。

郑奇此刻的表情无比尴尬,他很是无语的抬头望着窗外阴晴莫测的天气,心里忍不住咒骂几句,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和老天爷有仇,怎么这关键时刻他就偏偏就要来拆自己的台呢?

不过也就是这一笑,他们之间的矛盾也烟消云散起来。郑奇也跟着笑了几声,他们并没有过多的儿女情长,痛快直接就好,大家一起把事情挑明,他们之间不需要太多的挢揉造作。

“行啦,我要洗澡了,你出去吧。”何惜梅说道。

“嘿嘿,你洗澡,赶我出去干嘛!”郑奇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