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47章 秘密(上)

疯狂辅助器

“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何惜梅靠了过来,在郑奇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他的计划只有包括她和少数几个人知道,从现在开始,他必须表明态度,要不然一旦交回军队,以后可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嗯,现在是时候了!”郑奇微微点头,压下内心的激动,他们即将好迈出在这里立足的第一步。

“集合!”黑熊看了一眼郑奇,立即领会了他的意思,“给你们五秒钟!”

黑熊的嗓门和他的块头是成正比的,那声音在众人耳边嗡嗡的响了起来,仿佛有人在耳边敲锣打鼓一般。

他们立即放下手里的东西,迅速而有序的集中起来。以前郑奇一般有什么需要宣布给大家的事情,都会很自然的让黑熊来喊话,效果就和一个高音喇叭差不多!

“稍息,放松点!”郑奇站在了大家伙的面前,摘下了头盔,身旁的何惜梅把他的头盔拿在了手上,刚强勇猛四人站在了他的身后,气氛突然有些沉重起来。

众人看着眼前六个人,心里充满了疑惑。

“你们跟我也有半年了,半年一晃而过,当初我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停留那么久……”郑奇眼睛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脸上,“你们也知道,半年期结束,你们会重归佤邦军队。这确实是一件伤感的事情……”

“我在你们眼里肯定是魔鬼或者无情的杰出代表。我在每一件事情上都把你们逼向极端,或许你们不少人觉得我很严肃,不易相处。但,看着你们一天天成长,我确实很欣慰。”郑奇看着他们,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你们有时候在我眼里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你们出色的表现,你们优异的成绩……我有时候会自发的为你们自豪,虽然我很少夸奖你们。但是,我要说的是,你们一直是非常棒的!”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郑奇抬头看了看天空,乌云早就被风吹走,月亮也开始显露出来,一轮皎洁的月光照耀而下,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些沉重。

郑奇望着天空,眉头微皱,久久没有说话……

众人看着仰望天空的郑奇,他们知道郑奇和何惜梅的来历,两人都是佣兵,和佤邦的合约一旦结束,他们以后就各奔东西。众人平时都对郑奇非常敬畏,但极端的是,他们每一个人内心深处却是对他崇拜和尊敬。他在众人眼里就像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他们原本是一群只能充当炮灰的步兵、无名小卒,说不准明天就会死于战乱。但或许是缘分,他们在三万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这一百个少有的名额。也是从那一天开始,他们的命运开始改变,他们重塑信心,他们跨越重重困难。他们实现了真正的蜕变!

每一个人都有一颗感恩的心,只不过表现的方式不同。半年亲密无间的接触,他们这特殊的一百个人之间形成了一股道不明的情感,战友情、兄弟情、亲情,他们就如同一个大家庭,郑奇和何惜梅是家长,刚强勇猛四个人是兄长,他们则是一群调皮捣蛋的孩子。无论他们做什么,无论他们如何表现,几个长辈总是用不同的方式教育着他们,纠正着他们的错误。虽然“打屁股”的时间比较多。

不知不觉间,他们之间滋生了难以割舍的感情。想到这个临时构成的集体即将解散,每个人脸上尽是暗淡,就如同郑奇刚才所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恐怕到头了。

在场有些人低下了头,有些女队员眼里甚至有些晶莹。无疑,在这魔鬼般的半年内,他们受苦受累,身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折磨,但拥有的却血与火的磨练出来的情感。

“长官,带我们走。”不知道谁率先说了一句,很反动的一句话。但这让原本无解的局面豁然开朗。刚才还暗淡无比的众人脸上出现了希望的光芒,他们抬起头来,目光无比热切的看着郑奇和何惜梅两位长官。

“长官,我们请求跟随!”众人异口同声。

“这个……”郑奇挠了挠头,刚才他不是有意停顿,也不是刻意煽动感情。而是关键时刻,他居然忘记了那从网上抄来那些感人肺腑的长篇大论。要命的时刻,他只能仰头看天,希望何惜梅能给他一点提示,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又是如此安静的场合,何惜梅怎敢出声。他转而求助依安蒂,但这些东西是从网上抄来的,依安蒂又怎么会知道?就这样,郑奇差点想仰天长啸,背了好几天的东西居然忘了一大半,谁有他倒霉?

但下一刻,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在他求助无果,几乎要泪流满面的时候,身前这九十六个人突然爆发出一阵异口同声的话,如果他没听错的话,似乎是要跟谁他?

何惜梅在一旁不停的给郑奇使眼色,这家伙怎么这关键时刻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呢!大家伙都在等着他开口,他居然在走神,此刻她就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啊!

“好!”郑奇大声说道,“头断不过碗大个疤,你们既然决定跟我混,那以后有我吃的,你们就不会饿着。”

“长官万岁!”众人齐呼。再也顾不上纪律,他们把头盔摘下来,丢到了天空,彻底的欢呼。

何惜梅脸色古怪的看了郑奇一眼,也许是感叹人品,也许是为刚才的忘词而心存责怪。不过看着彻底欢呼的众人,郑奇刚才这么一停顿,却起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好结果,她的脸上也跟着挂起了笑容。

“别忘了,我们还要回去呢,你有什么打算?”何惜梅拉了拉郑奇,提醒了他一句。她的心思一般都比较细腻,在郑奇忘记某些事情的时候她往往都会提醒他。

“我打算把这些军火都搬回去,洪明那边你联系好了吧?”

“嗯,村子里已经空出了不少地方,足够存放这些东西,他待会就会来给我们带路。”何惜梅点了点头,他们不可能把这些军火搬回佤邦军营,那样简直是羊入虎口,再也别想拿回来了,“不过佤邦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

“佤邦?”郑奇手托着下巴,考虑着方案,“先让他们回去,他们既然已经决定跟我们了,那就没什么大问题。何况现在我们还没有任何领地,武器方面也不是很充足,还需要几天时间。”

事情还挺麻烦的,虽然可以复制这些东西,但最要命的是,并没有人教他如何使用,就像毒刺导弹,到底该怎么鼓弄呢?

“你放心,给我研究一下,一天后给你方案。”依安蒂抛出了救生圈。

郑奇点点头,继续对何惜梅说道:“而且,关键的一点。陆荣这家伙有着很大的野心,我们去试试看,如果能解决他就解决他,如果不能,就让他们彻底乱起来!”

“长官,远处似乎飞来一架直升机!”一名士兵跑了过来,指了指远处的天空。

“应该是洪明。”何惜梅看向那是士兵所指的方向,“大家放信号弹,给直升机指路。”

随着巨大的呼啸声和引擎的轰鸣声,周围一阵尘土飞扬,大风刮在了每个人的脸上,眼睛几乎都睁不开。郑奇低着头,迎着风慢慢走上前去。飞机的门被推开,一个半年不见的熟悉身影跳了下来。

“洪哥,这么快就来啦!”郑奇大声的在洪明的耳朵旁喊着,毕竟周围声音太大,他们只能用这样的交流方式。

洪明爽快的大笑几声,揽住郑奇的肩膀,和他们一起离开了声音嘈杂的区域,说道:“本来是在村子里,不过我有一个东西好交给你们,所以就等不及了!”

“何姐!”洪明对何惜梅依旧非常恭敬,仿佛他生来就喜欢这样一般,“我给你们看一个东西!”

洪明掏了掏口袋,拿出一个小巧的手机来,播放了一段画面。

视频的拍摄者似乎坐在一架已经降落的直升机上面,只见周围还有几架直升机,按照这个角度,应该是固定在直升机上面的隐秘摄像头。

画面被后期处理过,只见一些身穿黑西装的人走了出来,他们都带着帽子,墨镜也遮住了脸。不过就算这样,其中一个人的出现还是立即就吸引了郑奇和何惜梅的注意力。能引起他关注的只有一个人,那无非就是陆荣。

陆荣身边带着两名亲信,他和其中一个身穿黑西装的人握了握手,这时视频突然放大,然后定格,但图像处理不好,看不太清楚那个人的长相。

“这个人你们看不太清楚,不过他是约瑟,在上飞机的时候我悄悄观察过他的脸。”洪明指了指其中一个人的脸,“后面还有一段能够清晰看见他的模样!”

视频又缩小,把周围一些人的面孔也拍摄了下来,果然又出现了约瑟的特写,但视频没有声音,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众人很快就登机离开了这里。但就是这一段视频,足够让陆荣从他的位置上掉下来,而且还要面临佤邦的追杀。

“洪哥,你从哪里偷来的这些东西?”看完这些,郑奇满脸的震惊,话不经大脑脱口而出。

洪明本来是微笑着的,听到郑奇的话,突然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看我像是偷来的吗?我就这么像小偷?”

“我不是这个意思,嘿嘿……”郑奇笑了几声,“你怎么弄到的?”

本来洪明还想吊一下众人的胃口的,但是见到何惜梅同样期待的眼神,他不再多说废话,解释道:“这是直升机上的摄像头,我费了好大劲,还差点被发现呢!”

“你怎么去学开飞机啦?”郑奇关心的是这一点。

“我本来就会开。”洪明说道。

“事情要从半年前那次战斗说起,陈明升那小家伙死了之后,何姐给了我点钱,我去果敢赌了几把,赢了点钱。”洪明回忆着,“然后就觉得无聊没事干,找到了以前熟人,鼓弄着飞机。以前也有些开飞机的底子,虽然生疏了点,但我很快就掌握了技术。那次是因为我那朋友有事不在,所以我顶替他开飞机,由于是熟人的缘故,没人怀疑我。但万万没想到第一次上门的生意就让我遇到了陆荣,这恐怕真是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