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65章 敌人来犯

第065章 敌人来犯

一天过去,前方的探子还没有传回消息,不过这时却传来了一个出乎郑奇预料,但也在情理之中的消息。他们的南面,也就是靠近南佤邦的那个方向,一批小规模的武装队伍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赶来,人数大约有两百多,使用的是武装皮卡以及越野车,气势汹汹直奔郑奇这个方向。

听完手下传回来的情报,郑奇继续问道:“打听清楚都是些什么人了吗?”

“听说是那个李杰带的头,他的地盘自从被我们占据之后,他就一直在找着盟友,估计这次的队伍连蒙带骗糊弄过来的,因为对方这次的武装力量不是很强,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应该不清楚我们的火力有多猛。”一名士兵说道。

“嘿嘿,被骗来的?”郑奇笑了笑,“这人还真是有能耐,这才几天时间,居然这么快就骗了一群人过来,不简单,不简单啊”

郑奇手里拿着一身书,慢慢往前走。身后一名士兵跟在了他身后,挠了挠头,似乎不理解郑奇话里的意思,小声问道:“长官,那我们要不要打他们?”

“打怎么不打?”郑奇停了下来,用书拍了一下那名士兵的脑袋,笑道:“现在就去,那里不是架着五门榴弹炮吗?就用那个狠狠打他们”

“哦”士兵点了点头,随即一个立正,“遵命,长官”

郑奇摇了摇头笑了笑,然后继续低头看着手上的书。说实话,这本军事战略书籍他翻了一个上午居然还是那一页,没有任何变动,不知道他是真的入迷了,还是在偷懒?

没到一会儿,南边就传来了一声声震耳的炮击声,他们使用的全部都是152mm口径的榴弹炮,四五十公斤重的一发炮弹,一炮打出去,估计方圆好几公里内都能听见这个声音。可以想象,那两百多个开着车子要开进攻的人连敌人都没有看到,就被一轮火炮劈头盖脸地把他们打得几乎找不着北,然后灰溜溜的离开,这应该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不过郑奇却没有去那里看。

过了一会儿。

他拿起了随身携带的无线电对讲机,说道:“嗯,可以停了。让他们靠近我们上次划出来的区域,然后给他们几声警告,叫他们不要来惹我们。最后怎么办,要杀要剐,随便你们。”

“收到,长官”无线电里传来了简洁的回答。

炮声随后停了下来,这里的居民也开始习惯了每天炮声阵阵的日子,虽然都是噪音,但在他们看来这是安全的体现,有了这么勇猛的一群士兵守护这里,他们还要担心什么?

同时也有不少人庆幸着能留下来,从上次开始,到现在已经走了四五百人,郑奇也不是浑身都带着王八之气的,毕竟还是有不少人害怕他。这么一走,现在已经是四天后了,留下来的估计有五百多人。数字不算小,平时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工作,东面的山上都是罂粟花,他们以前就是做着种植的工作,然后罂粟成熟后,他们就开始制造鸦片,一道道工序下来,一堆堆的面粉就这么被做好,然后销往国外。

但现在不同了,他们这些天都在忙着在山上点火,先是把罂粟清理掉,然后堆积在一起,打火机一点,这些惊人的财富就这么化为了灰烬。

但一旦这些东西一旦消失,这群人也都失去了经济的来源,平时他们靠种植这些东西换取着一些微薄的薪酬,从而保证了自己的生活来源。但现在,郑奇一把火烧掉,他们的生活完全没了着落。

说实话,从这一步开始,郑奇总算体会到了身为一个地区最高行政指挥官的难处,他要禁毒,宣扬正义,嗯,全部民众都跟着干,一扫而空禁完了毒,得了,这回轮到他头疼了,这么多张嘴都要吃饭,他总不能让大家现在都去种田吧?何况现在去种田,到来年丰收的时候,估计大家都饿死了。

如果把这些人全部赶走,或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他虽然看起来凶恶,对人命如视草芥,那只是面对敌人,面对这些无辜的民众,面对那些信任他的民众,他还是不忍心这么对待他们的。

“哎,头疼啊,头疼”郑奇拍了拍脑袋,不知不觉中,他走到了一家小酒吧门前。大门开着,里面有一些音乐传了出来,似乎有人。他迈步走了进去,看看有什么喝的。

很巧,一天不见踪影的何惜梅居然在里面。陪在她身旁的是那个平时有些怯怯的苏凝,还有一个外号叫“夜莺”的女兵。她是从半年前的新兵训练被何惜梅亲自挑选出来的,模样看上去很招人喜欢,二十出头的年纪。当初还年少的她根本不会知道军营的黑暗,像她这种有些姿色的女孩,在里面是什么结果,自然不用多说。

也是那时候,何惜梅也许是动了恻隐之心,把她带在了身边,也算是把她救了出来。她跟着何惜梅,倒像是把她当作了姐姐,她比较安静,并不太爱说话,看起来应该是比较文弱,但训练起来也不比一个男人差,成绩还是十个女队员里面的佼佼者,总算没有落了何惜梅的面子。

“长官”夜莺看见郑奇过来,说着就要立正敬军礼,郑奇摆摆手,说道:“不用,现在不是正式场合,随意些。何况我同样也不习惯搞这一套。”

“你们三个女人在干什么呢?”郑奇瞄了一眼吧台,她们三人身前放着一瓶伏特加,而她们杯子里的酒也仅是加了一点冰。这样喝肯定很烈,没想到她们三个居然习惯这种喝法。

“你要不要也来一杯?”何惜梅笑着说道,给他倒了一杯。

郑奇抓起就被喝了一口,清凉从喉咙一直传到了肚子里,接着是一股火辣辣的感觉,他不由得多看了几个女人几眼,何惜梅和夜莺面不改色就算了,就连苏凝也是一副女中豪杰的模样。

“你们去哪儿找的冰?”郑奇瞄了一眼周围,但随即明白了,这里原先是一个小酒吧,现在通了电,自然会有这些东西。

突然,吧台上的酒瓶抖了抖,杯子也跟着震动起来,远处又传来了几声炮击,把低沉的音波传来他们的耳朵里,每一次都像是击在心底一般,似乎脚下都跟着不稳起来。一旁的夜莺和何惜梅都没有任何异样,依旧握着酒杯闲聊,不过苏凝脸色却有些不太好看。

“呵呵,你不用害怕,那几个家伙估计在玩游戏呢”郑奇笑着说道。看来刚才那一番警告过后,估计现在已经开始近距离接触了,如果郑奇估计不错,接下来会有迫击炮的声音。

“迫击炮?”何惜梅皱了皱眉,“敌人打到眼前来了?”

“那当然”郑奇点了点头,“我让他们过来的嘛”

“为什么?”一旁的苏凝好奇的问了一句。

“长官那是在警告他们,也是在为了对周边势力动手找一个理由,因为是他们先动手的,有了站稳脚跟的理由之后,以后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对付他们了”夜莺给苏凝解释道。

“聪明”郑奇笑着点点头,既然打算要争霸,他可没有整天窝在这里的意思。

苏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不过看她的模样,还是没有理解清楚。

“这几天应该动手了吧?”何惜梅问道。

“嗯,没有意外的话,我会把这附近最强大的一个势力消灭,然后看看周围那些人如何表现。”郑奇说道。

“杀鸡儆猴,不错的注意,这么一来,如果他们被震慑住了的话,或许我们会少很多麻烦,就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来对付佤邦的威胁”何惜梅点头赞同了郑奇的想法。

“苏凝***,听我们谈论打仗挺无聊的吧?”夜莺笑着对一旁的苏凝说道,她叫她妹妹,不过两人年纪也差不了多少。

“嗯”苏凝小声应了一句,“有些不理解,以前他们都不是这么做的,只要守好这里就行了。”

“呵呵,那我们就不谈这些,来说说你们以后的事情吧?”郑奇放下了酒杯,少了鸦片之后,赌场也没了生意,这里的人真的彻底“解放”了。

“以后?”苏凝摇了摇头,“这里已经没人敢来了,以前是靠着种植和赌场,然后人多来就带起了服务业的发展,但现在这些全部都停了下来,附近又没有什么城市,我们或许还会有很多人要离开。”

“没想到你年纪不大,懂得倒是挺多。”何惜梅说道,“确实,现在这些成了一个大问题,不过根据我这些天的观察,你们大多数人都比较年轻,或许可以做一些手工活。”

郑奇看着何惜梅,他似乎明白了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何惜梅对郑奇偷偷露出一个笑容,然后说道:“如果我们进一批器材,然后提供大批的钻石,给你们进行打磨加工,那不就是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吗?”

“钻石?”苏凝好奇的看了何惜梅一眼,“如果有的话,肯定是没问题,但这一带从没听说过有钻石,有的也只是玉石翡翠这些比较多点。”

“货源没问题,你不用担心。”何惜梅说道,“而且随着我们的扩张,玉石这些也不会有大问题,你记得吗,我记得这附近有些势力底下出产的玉石非常多啊”

郑奇笑了笑,复制完钻石,接着就是玉石了。

“所以不用担心这些。”何惜梅说道,“主要的是,我们要尽快占据更多的地方,而这个机会已经很近了,一旦这一带的掸邦和佤邦打起来,周边的地区肯定会大乱,所谓乱世出英雄,我们就靠着这个好时机不断扩张,到时候他们会发现,螳螂捕蝉,其实还是有黄雀在后的。”

“嗯,确实如此。”郑奇说道,“好啦,现在一些问题暂时解决。还有一件重要事就是给周边势力示威,让一些喜欢找麻烦的人打消这个念头,好让我们把工作重心转移到扩张上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