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地074章 反戈二

疯狂辅助器 地074章 反戈(二)

地074章反戈(二)

南佤邦,指挥部,中午。

陆荣穿上了军装,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领,干净而又整洁,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拿起一个绿帽子,戴在了头上,又照了一下镜子,最后转身走了出去,外边已经有好几辆车在等着他了。

“将军”一名士兵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侧身帮他打开了军车的车门。

陆荣面无表情地还了一个礼,然后弯腰坐进了军车里面。旁边还坐着另外一名装束不同的军官,他看到陆荣坐进来,悄然点头。

“陆将军,掌握大权的感觉如何?”旁边那名军官笑着问道。

“很自由,也很自由。”陆荣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那名军官,“这一切还多亏了穆萨将军,如果不是你们的及时协助,我还真的无法一下子就拿下南佤邦的军权。”

“嘿嘿,不用客气”穆萨笑着说道,他大概三十多岁,人长得比较白白净净,身上并没有那种统领军队的军官那种严肃,如果把他的军服脱下来,给他换上一身西服,他倒有点像在企业工作的白领。

“终究我们都有着共同的敌人嘛”穆萨笑着说道,陆荣也陪着笑了起来。虽然身旁这个人没有什么严肃,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简单,他是南掸邦首领约瑟的亲信,也是他的智囊,这次攻打佤邦也是他一个人出的主意,约瑟没有多做怀疑,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可见这个人有着很重的分量。

“说得对,鲍祥搞的这些动作让我们断了好几年的财路,还真不是东西。”陆荣点头说道,“这次我们大批进攻,相信他绝对顶不住,到时候南佤邦和北佤邦都是我们的地盘”

“不过目前先要处理门口的事情,那些反扑回来的支援部队不足为惧,但那些乱七八糟的军队到底是哪里来的?怎么会一下子就冒出这么多?”穆萨有些奇怪的问道,前线不时传来大炮的轰鸣声,黑雾与硝烟弥漫着,这一带完全成为了战区。

“不太清楚,看他们的军旗,似乎从未见过,不过战斗力一般,而且还是分批的,这些都只是乌合之众,很快我们就能把这些人都清理掉,然后加快脚步通往北佤邦。”陆荣说道。

“希望如此。”穆萨点点头,身体靠着座椅,不再说话。

头顶盘旋的飞机,洪明饶有兴趣的看着底下一群打得热火朝天的人们。他一边还演讲着这里的情况,一边观察战场,直升机被他控制在了一个高度上,围绕着下方的战场,一切尽收眼底。

“哒哒哒……”

地面响起了高射机枪的轰鸣声,一颗颗连成一条曲线的子弹飞了过来,洪明赶紧拉高机身灵活地控制着飞机,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子弹。

“轰”

一声炮响,好几枚高射炮朝着他这个方向,几乎是从他身边擦过,以至还隐约闻到了那股火药味,一向镇定的他也不由冒了一身的汗,如果被打中,估计他会死无全尸。

“轰”

又是连续几炮,洪明收起了那股闲情逸致,接通无线电:“猎鹰,我是洪明,现在遭到攻击,请求后撤”

“猎鹰收到,回来吧,现在主要是观测敌后区域,不用跑到前线。”

洪明继续抬高机身,又是一发炮弹打过来,而且还混杂着高射机枪的子弹,看来对方这回是打算把他留在这里了。

“想要留我?嘿嘿”洪明笑了起来,“再回去练几年吧”

他按下了火箭弹的发射键,“嗖嗖嗖”几声,几枚火箭弹拖着白尾巴飞了出去,对准了地面上的防空装备,“轰轰轰”几声,一团团红光冒起。机枪声,炮弹声在那一刻停止了下来,人群也迅速离开那个被火箭弹轰炸的区域。

洪明瞄了下面一眼,调转机身,朝着后方跑去。

“刚才那架直升机怎么回事?”陆荣站在后方指挥中心的一处高地上,指着那架发射了几枚火箭弹然后就溜掉的飞机。

“不知道,从刚才开始就不断有飞机在这一带盘旋着,不过没有表现出敌意,我们也没有攻击,加上也没有合适的武器。”士兵说道,“但后来发觉事情不对劲,然后就调动了高射机枪和高射炮来对付他。”

“不管这些了,你们要加快速度往前推进,把这些拦路的敌人全部消灭,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一旁的穆萨看了一眼天空,然后对着陆荣说道。

“嗯,我调动五门榴弹炮过来,把他们全部打退。”陆荣点头说道,身后的几名士兵立即跑去下达他的命令。

“咦,那边发亮的东西是——”

陆荣的话还没有说完,“轰轰轰”几声连续不断的炮响,虽然爆炸的地方离他们估计在六七公里以上,但那巨大的震动和音波还是让这里的所有人都清晰的感遭到了。而且炮声继续是连续不断的,根本没有停歇的时间。陆荣站在高地上的脚有些发抖。

那些炮弹几乎像是不要钱的垃圾,不停的被对方打过来,稠密程度非常之高,几乎没有间歇的时辰。过了几分钟,前方会升起了一团团浓密的烟雾,白烟混杂着黑雾,大风一吹,整个天空都变成了灰白一片。就像是即将大雨般的天气,黑漆漆,黑沉沉一片,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

一股沉闷的感觉传来,重重的压在了人们的心底,周围的战斗节拍慢了不少,人们都在好奇的看着天空中的黑雾以及前方几乎不断的炮轰声。

“咻——”

“蹩脚,炮弹打过来了”有人大喊,以至有些胆怯的士兵立即扑倒在了地上。

陆荣和穆萨抬头一看,还来不及反应,“轰”的一声炸响,然后地面强烈的震动和颤抖起来,站在高处的陆荣和穆萨脚下一抖,一股尿意袭来,他们再也顾不上形象,抱头往后一跳,和其他士兵一样,趴在了地上。

“难道是自行火炮?他们离我们到底有多远?”陆荣在地上喊道,不过没人能够给他们解答。

“先退后,弄明白情况再说”穆萨喊了一句,然后爬着往前挪动,干净整洁的军服立即沾上了一片黑漆漆还带着古怪味道的污泥,白净的脸庞也变得狼狈起来。

“轰”又是一声炮响,炮弹再次打在了这个位置,陆荣和穆萨把头压低,和那些害怕担心的普通士兵没两样,以至还表现的更怕死。

他们慢慢朝着新挖出来的战壕爬去。

“每次发射都是一个间隔,对方只有一门火炮。”一名军官分析道,“士兵们听好,我们现在快点躲到刚才炮弹打过的地方,那里是安全的。”

“轰”

又是剧烈的爆炸,炸弹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刚才那个位置,那名军官和好几个出去避难的士兵统统消失在了烟雾与火光之中。

东掸邦,中部,中午。

“嘿嘿,老哥,你知道吗,这箱子里的东西不简单。”帅哥拖着一个弹药箱跑了过来,踢了一脚面前的箱子,黑漆漆的脸上带着诡笑。

“哦,哪里不同了?”装填完一枚炮弹,老板抬起了头来。

“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帅哥放下了东西,用手擦了擦脸,但他的手本来就不干净,这么一擦,就更黑了,“看到箱子上面印有一块不同的地方没,这炮弹上次我玩过,你猜猜它的射程?”

“也就是最大十几公里,和那些榴弹炮一样吧?”老板想了想,回答道。不过看到帅哥脸上的笑容,又问道:“难道不是?”

“十几公里条毛,要是那样我能那么高兴吗?这家伙当然不是”帅哥双手叉腰,一脸得意,“上次我鼓弄了一会儿,长官给我注释过,这可不是一般的榴弹,这是底排弹,这家伙的射程足足有三十公里”

“那么远?”老板看了一眼这门和普通炮弹箱也没多大区别的箱子,又看了看天空,“三十公里,根据洪明演讲的数据,南佤邦的前线战区留这里也就是二十多公里,那不是说我们有可能间接打到对方的营地里面啰?”

“聪明,果然是我哥”帅哥竖起了一个拇指,“所以嘛,我们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偷偷玩就行了。”

“让我认认这个箱子的标志……嗯好我现在再去搬几箱弹药过来,狠狠炸他们”老板点头说道,“嘿嘿,我们打的最远,不知道会打中谁呢?”

后方,虽然炮弹的轰鸣声小了很多,但依旧很清晰,郑奇独自一人拿着地图,守在了无线电旁边,思考着。作为一名指挥官,他得到了和帅哥他们一起鼓弄炮弹的乐趣,他必须要为全团的人负责,他的每一个决定,每一道命令都必须经过仔细的推敲。

“依安蒂,刚才就是我的战略方案了,你说怎么样,风险大吗?”郑奇眼睛看着地图,不过却在偷偷和依安蒂交换着。

“风险是一定有的,无论干什么事情都有风险。”依安蒂平静的声音传来,“不过你这次的决定不错,行动也比较快,算是不错。”

“嘿嘿,谢谢夸奖。”郑奇笑了笑。

“按照现在弹药的稠密程度,对方想要正面突破几乎是不肯能,而我们的储备量依旧很多,这边是没问题。要担心的也只是黑熊那边,他们的人终究不是很多,虽然那块区域被炮袭过,但也难以保证对方狗急跳墙之下,会不会拼命朝着那边突围。”

“嗯,这是一个问题,不过只需把火力弄到最强,相信那些士兵绝对不会选择我们这两个方向突破,而他们的唯逐个条活路就剩下了南佤邦那条路,最终就只能在那里拼杀。”

“这个想法很巧妙,利用了他们求生的心理,成功的几率也很大,但你想过没,军政府不断没有表态,而我们弄出来的动静却非常之大,该如何收场呢?”依安蒂说道。

“这个……也确实是一个难题。”郑奇想了想,“不过目前也不只是我们一方面在打,估计北佤邦那边的动静更大,而军政府想要派兵过来,就要经过掸邦,近年来南北掸邦似乎又结盟了,相信最先遭到冲击的也是他们,我们还有时间应对。”

“好吧,这个问题暂时处理。还有一个就是弹药的问题,这是一场消耗战,只需他们一后退,我们就必须连续不断的开炮,估计战斗不会这么快就结束,刚才我们照顾的弹药不够多,必须回去准备一番。”依安蒂说道。

“明白,我叫洪明顺路带我回去。”郑奇说完,拿起了无线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