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97章 乘胜追击

第097章 乘胜追击

毫无疑问的,郑奇带领的部队消灭了这群追击他们的敌军。以出色的战术,最低的伤亡,把这一批比他们多了很多的敌军全部围堵在了这块空旷的地区,一轮配合性的不间断打击下来,敌军部队彻底溃败,然后又在于地面部队正面交战的过程中全部覆灭。不过还有少数人逃脱成功,但已经永远无法形成威胁了。

从最初的战斗开始,到现在战斗的彻底结束,他们从白天打到了晚上,来回跑了两百多公里,出动了所有能够利用的兵力,然后又破釜沉舟般把军队营地里面所有的物资都毁掉。他们消耗是非常高的,但这也是值得的,他们以两千人的兵力,击溃了多于他们数倍的敌军,这无疑是一个以少胜多的战例。

而郑奇,他从一开始就进行着长远的计算。在敌人兵临城下那严峻的情势下,设计出了一条“大战略”,而其中充分利用了他部队的“机动性”和“突然性”,而且他准备的方案非常多,无论是当初进攻南佤邦还是迂回进攻前线部队,无论哪一条,他都有一个完全的计划在里面。

当计划足够详细的时候,他的进攻和后退的过程都贯穿着“间接路线”的思维,完全避免了于敌军部队正面战斗的可能,利用各种各样的地形、心理优势,最终在所有的方面把敌军部队消灭。这一场仗的时间很短,但通过这场战斗,郑奇杰出的指挥能力无疑获得了巨大的体现。

在战斗结束之后,每一位士兵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场仗打下来,几乎是环环紧扣,他们一颗心也跟着高高提起,可以想象,身为指挥官的郑奇背负的压力是多么的大,如果他的某一项计划出现了任何一个变动,他们所遭受的打击都将会是致命的。

“士兵们,我们已经把敌军的绝大部分部队消灭,这无疑是我们成立军团以来,打得最出色、最具有战略意义、最能体现我们战斗力的一场仗”何惜梅站在了一辆装甲车头顶,高呼着他们的胜利宣言,“今晚的胜利,不仅仅是属于我们的指挥官,还属于你们大家所有人”

“我们是最强的”底下一众士兵齐声高呼,这场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可能的战斗,他们必败的战斗,如今的赢家却是他们,而且还是完胜,他们所付出的代价相对于敌军的损失,几乎可以忽略。

“但是——”何惜梅拖长了语气,“我们的家园已经被敌军所侵占,我们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毁掉,我们失去了那里的一切”

“那我们就打下南佤邦”士兵们突然统一冒了一句。

何惜梅目光扫过在场众人的身上,然后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郑奇。

“大家听好,现在集合部队。我们朝着南佤邦反叛独立军的首府攻去,争取第二天天亮之前把他们的主要城市给我攻打下来。”郑奇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动,或许是指挥官该有的沉稳,又或许是他真的累了,“他们的守军不会超过一千人,我们加油”

“保证完成任务”几名带头的猛虎团士兵喊道,在他们眼里看来,南佤邦最后残余的拿些部队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能够打仗的都被派出来了,剩下的那些充其量也就是一群替补罢了。

部队重新集结,然后再次出发。他们这次的目标非常明确,不仅是攻打南佤邦的首府,而且还要把他们所有的重要城市打下来,不然真的对不起他们今晚获得的这场大胜,也无法对他们的指挥官交代。

郑奇和何惜梅坐进了直升机里面,洪明带着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南佤邦的首府赶去,身后是一大群以三十多辆装甲车带头的浩荡部队。

……

南佤邦,首府城市,指挥部。

陆荣手一松,无线电话筒从他手里脱落,然后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啪”的一声,一丝裂痕,而他却毫不知觉,面如死灰,两只眼睛怔怔的看着桌子上的地图,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啊”

他大吼一声,抓起桌子上的地图,狠狠地、用力地,把那份地图给一块块撕成了碎片,一张张碎片,细小的碎片……

每个人都有着心理承受的极限,当到达这个极限的时候,每个人的表现也会尽不相同,有些平时温文尔雅的人有可能会突然变成一个狂暴的杀人恶魔;平时凶悍野蛮的人也可能会在那是时候缩成一团,靠在墙角瑟瑟发抖;甚至有的人会承受不住,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陆荣的心理明显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的行为已经不正常起来,他嘴里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叫,他不停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他撕碎了地图,他把无线电砸碎,他把椅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把办公室里面所有完整的,所有能够看得见的东西全部“消灭”。

发泄了十几分钟,他扯了扯自己的军服,然后带上了那是熟悉的绿帽子,他打开门走了出去,外面早就站着一群士兵。

他面色平静,丝毫看不到刚才那疯狂的一幕,似乎那个在办公室里面狂吼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他走到了带队的士兵面前,语气平静的说道:“备好直升机,我们现在立即离开这里。”

“明白,将军”那名士兵一个军礼,随即带着陆荣和一队士兵离开了这个指挥部,前往外面的停机坪。

……

飞机上,洪明提前一步来到了南佤邦的首府,他刚刚进入这个沉浸在夜色中的城市,底下的敌军就已经发下了他,敌军纷纷调集高射机枪,企图把头顶的飞机击落,依旧在进行着最后的挣扎。

洪明抬高了几声,然后两枚火箭弹射了出去,地面一阵轰鸣,机枪的声音停止了下来。

郑奇看着这个被夜色笼罩的城市,他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这才是真正的城市,这才是真正的领地,比他们原来那些个地方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交通也不知道先进了多少倍。他所做的一切,所消耗掉的东西,完全换回了巨大的回报,任何一个人知道这个消息,都能笑上很久一段时间了。

“敌机,发现敌机”洪明的声音传来,直升机一个紧急的掉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疾速飞去。

郑奇这时候也看清了,黑夜中有两架直升机正在往前飞行着,看上去有些慌张,里面到底是什么人,几乎不用多想,那肯定是指挥官那一类的。由于郑奇他们部队机动性很强,加上又是飞机出动,所以这时候刚好碰到了敌军的指挥官逃跑。

“那两架飞机里面估计有一架就有我们需要的目标”郑奇转头看着何惜梅,抓住了她的手,“拖延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今天也该结束了”

她的手有些微微颤抖,郑奇露出了一个放松微笑,握紧了。

“洪明,干掉陆荣那王八蛋”

“OK”洪明刚说一句,敌人的飞机突然转过头来,黑夜中,郑奇看清,那是一架法国的SA-316“云雀”直升机,属于多用途直升机,上面装了航炮。

航炮低沉的声音传来,小口径的炮弹犹如机枪子弹一般,在黑夜中划过了一条优美的弧线,直接从猎鹰飞机身旁扫过,飞机内的三个人同时一惊,洪明及时做出应对,一个侧身,做出了一个很勉强的机动动作,躲过了那一条虽然美丽,但却危险至极的火线。

洪明控制着飞机往下坠,敌军的飞机跟着冲了过来,洪明抬高了机身,按下了火箭弹发射的按钮,一枚火箭弹飞了出去。

那架小巧的“云雀”也做出了一个躲避动作,然后又抬高了机身,航炮再次冒出了火光。

洪明控制飞机低空掠过,郑奇这时候抓起了窗户旁的机枪,对着天空中那架飞机进行还击,不过它很灵巧的躲到了“猎鹰”飞机的后面,追着他们的屁股打。

“该死”郑奇回头看了一眼,那架小巧的飞机此刻紧跟着他们,随时都可以射击。

“坐稳了”洪明说了一声,在两人还没有来得及准备的时候,飞机再次压低了身体,几乎是头顶着地般俯冲到了地面,“嗖”的一声,身后那架飞机冲过了他们身上,跑到了他们的正前方。

郑奇一颗心头提到了嗓子眼,眼看飞机就要和地面来一个亲密的接触,地面的景物也是越来越清晰,突然,眼前的镜头唰唰唰的上翻,他又看到了熟悉的黑夜和天空中挂着的点点繁星。

两声爆炸,好几枚火箭弹在洪明抬高机身的时候射了出去,那架飞过头的飞机还未来得及躲避,“轰”的一声,火箭弹准确无误的打在了它的身上,空中爆发出一阵绚丽无比的火光,敌军飞机燃烧着,带着一团火焰直直往地面坠落。

第二声爆炸让飞机内的三个人都吓了一跳,飞机一抖,同时也被爆炸的声浪狠狠震了一下,如果不是系着安全带,郑奇恐怕飞了出去。

飞机摇晃了一下,然后响起了“嘟嘟嘟”的报警声,这无疑在说明着,他们刚刚被击中了

“副翼被击中”何惜梅说道。

毫不目地旋转着,离地面也越来越近。洪明绷紧了全身的精神,努力控制着渐渐失去控制的飞机。

地面已经近在咫尺,而洪明也稳住了飞机。最终,飞机砸在了不平坦的地面,后排的郑奇和何惜梅都没什么事,洪明重重的喘了几口气,然后回头竖起了一个拇指,表示他也没事,不过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还有一架飞机逃跑了”何惜梅走出来后,指着天边还没有飞远的飞机,由于降落地点的缘故,那架飞机顶多距离他们不到一公里。而且刚才被击落的是改装的多用途机,陆荣应该不会坐在里面。

郑奇走了出来,目光搜寻了一下,发现他们坠落在了城市里,周围都是街道和民房,远处闪过了一道光芒,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辆朝着这边开过来的摩托车,估计是收到了要打仗的消息,所以要出去避难的人。

“停下”郑奇掏出手枪朝那个方向放了几枪,那个开摩托车的人跳了下来,郑奇跑了过去,把摩托车扶了起来,对着身后的何惜梅喊道:“上车”

何惜梅一个飞跨,跳到了车后座,紧抱住郑奇的腰,车子这时候也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