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116章 真相(上)

第116章 真相(上)

第章?真相

最终郑奇他们遇到了闻讯赶过来的另一支猛虎团小队。众人把他们两个搬上了飞机,随后离开了这里。

阴沉的天空终于下起了大雨,密密麻麻的雨雾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直升机就像一个瞎子一般在雨雾中穿行着。

而这场大雨带给众人的只有沉闷。大家看着他们的长官和一直没有动静的乌鸦,没有一个人打破彼此之间的沉默。

他们回到了万宏。郑奇和乌鸦被送到了医院里面接受下一步的治疗。

病**,郑奇扭头看着窗外的大雨。他把所有人都叫了出去,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需要独自安静一下。

尽管不是第一次面对死亡,但他依旧感觉自己真的有些接受不了这样的结局。或许在战场上死亡,在这个国家是绝大多数士兵的归宿,但真的要冷静的面对这一切,而且还是平日里和你关系非常好的战友,恐怕他做不到这一点。

“战争……也许我还真的没有彻底习惯。”郑奇喃喃自语。

在战斗的时候,他可以说是一名出色的指挥官。但在其他方面,他却无法接受属于必要牺牲的事件。追求完美,这一点不应该用在战争上面,从这方面来说,他又是一个不成熟的指挥官。

他再次感觉到了个人力量的渺小,从一开始的追求强大力量,他一步步艰难地往前迈进,然而走到了这一步,他看似站在了巅峰上面,但抬头一看,他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更加高大的山峰。

“依安蒂,你说我追求这些到底有没有尽头?”郑奇问道,今天只是一个熟悉的人伤亡,但他不敢保证,随着战斗的继续进行,会不会继续出现这种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情。有时候他突然想到,当他某一天站在权力的巅峰时,一路伴随他的朋友全部都消失在了他的身边,那他站得这么高还有什么意思?

“追求永无尽头。尽头,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

令郑奇惊奇的是,子程序冰冷的声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依安蒂那熟悉而又甜美的声音。两个多月不见,她终于又回来了

“用你刚才的话来说,你真的是没有彻底习惯罢了。”依安蒂道,“这种事情很难解释。一个合格的军官、一个领袖必须时刻做好发出让自己的部下步向死亡的命令的准备”

“必要的牺牲,绝对会存在。但毫无意义的死亡,又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这是战场的规则,你不能篡改,你只能适应。”依安蒂并没有刻意去解答郑奇心中的疑惑,“不适应,只能面临淘汰。”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能不能解开,就都看你自己的了。”

“必要的牺牲。”郑奇轻声重复着这句话,也许他真的要学会去适应。

门被轻轻敲了一下,然后被推开,一个轻盈的脚步声向他靠近。

能在这时候敢进来的,除了何惜梅,没有别人。

“你好点了吗?”。何惜梅坐在了床边,看着郑奇。

“没事。”郑奇摇摇头,他确实没事,腿上的伤对他来说三四天就能好,但心里却非常堵。

“依安蒂妹妹,你终于回来啦”何惜梅惊喜道。

依安蒂看着郑奇,点点头:“嗯。他出了很大的问题,我不得不回来。”

“意思是说,你还要走?”何惜梅说完这句话,郑奇也扭头看向了依安蒂。

“看情况吧。”依安蒂叹了一口气,“我找到了恢复的方向,但现在还差最后一点没能处理。”

“但休息了这么久,我想我也该好好表现一番了。”依安蒂说,然后她抬头看着郑奇和和何惜梅,“不是么?”

她确实沉寂了很久,并不是说她消失的这段时间。从郑奇来到金三角开始,她的能力就一直停留在复制的阶段,除了中间制造出了一些特殊的弹药之外,她就再也没了任何出奇的表现。对于郑奇来说,这样已经很厉害,但对于她来说,这些是无法承受的。

站的高度不同,看待事物的想法同样不同。

“哦?你准备搞什么大动作?”郑奇对这一点非常感兴趣。说不定这次的发威,他们能再次来一个更新换代。

“关键性的一步”依安蒂神神秘秘的说道,“怎么形容呢,如果我能跨出去,将会是里程碑的。但如果倒了下来,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行为——理论的存在,我从未尝试过,会发生什么,一切都无法预知。”

“那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依安蒂很少说这种认真而又让郑奇听不太明白个的话,他立即意识到这一步想要迈出去,估计承受着巨大的风险,同样也是他不能承担的风险。

“对啊,我们现在的力量已经很强了。”何惜梅也说道。

“但问题是,我已经迈到了空中,根本不可能收回脚步了。”依安蒂笑着说,有些无奈,也有些激动。

郑奇这回无话可说,这根本就是和先斩后奏差不多一个道理。接二连三的事情压在他身上,让他有些应付不过来。

“最坏的结果,会是什么?”他问道。

“最坏的结果?”依安蒂沉思,“ai,一种复制出来的具有思维能力的意识。一旦过量工作,会像你们使用的电脑一样——崩溃。而我想的事情非常多,脑子原本就有些混乱,一旦负荷,记忆清空是最好的结果,至于最坏的结果……不复存在”

“什么?”饶是郑奇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听到这个解释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从病**坐了起来,就连大腿处的疼痛都顾不上了。

“嗯,事情就是如此糟糕。”依安蒂点头说道,“有时候我喜欢冒险,但有时候我又非常讨厌冒险。”

“运气,这根本无法计算,也不关乎科学。”

“按理来说,我不应该相信这些东西,我应该让事情经过严谨的计算,然后得出一个最大的可能。但我的脑子越来越乱了,一般人工智能的寿命很短,只有十年。因为随着工作的深入,思考的事情越来越多,多到他们日夜不停的工作,直到得出满意的结果为止,但也就是这样,人工智能的后期,他们往往会陷入死机。”

“但我感觉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记忆库里面涌出来的东西无比混乱,如果没有一个有效的处理方案,我的结果也将会和那些普通的ai一样。”依安蒂无奈的摊了摊手,“为了有些目的……也为了私心。我必须要冒险。”

她看向了郑奇,眼神里带着一丝莫名,她的情绪出现了一丝波动,她突然觉得她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去完成,一大堆的程序敦促着她要去完成某某事情,但她真的有股力不从心的感觉。

……

两天后,郑奇突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他没有依靠任何人,也没有坐在轮椅上,而是独自一人,不需要任何工具的帮助。他迈着步子,步伐虽然有些缓慢,但在这无疑在证明着,郑奇已经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这如果发生在其他人类身上,绝对是奇迹而且又诡异的事情。但发生在郑奇身上,或者说发生在他们这些改造过后的超人类身上,只是属于恢复比较快的事情罢了。以往有不少队员受过枪伤,但除了直接致命的,无论是哪个地方,只要服下药物之后,他们恢复的时间一般都在五天内,令人惊奇的现象。

依安蒂的事情让他感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和深深的无力感,他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他觉得他必须要去做点什么,不能让自己停下来。而乌鸦的事情,则是给他指明了方向,那天晚上袭击他们的战斗机无疑是政府军干的,如今乌鸦依旧在接受治疗中,生死未卜,他们所有人都把怒火发泄在了政府军身上。

这样就照成了,猛虎团占据南佤邦以来,发动的最为激烈的军事行动。他们的进攻步伐,让所有面对他们的政府军都胆寒,空中力量配合着地面力量的绝对打击,几乎是秋风扫落叶般,北佤邦境内,能够留下来的政府军所剩无比。而猛虎团猛烈的报复行动,直接给了军政府一个狠狠的打击,让他们彻底失去了掸邦以东这一带的优势。

郑奇没有接管军队的指挥权,何况何惜梅也不会让他这时候忙上忙下。

他在城市里逛了逛,然后独自一人来到郊外的山坡上。这一带都在猛虎团的严格管制下,加上战乱时期,很少有人出没在这些地方,郑奇也了落得个清静。

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天气已经有些温暖,但气温依旧不高,现在应该是春季。

他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又是一个春天,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个时间。眨眼间,一年早就过去了。当初那个孤身一人,惹了一大把麻烦,然后被人四处追杀的少年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叱咤一方的枭雄。一个说一句话,都能让金三角地区震一下的枭雄。

“时间过得真是快啊”郑奇捡起了一个小石头,奋力朝着远方丢去。

“你能飞多远呢?”郑奇视线一直循着石头飞行的轨迹,一直到石头消失不见为止。

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刚才那颗小石头,他飞得越高,也就走得越远,当坠落的那一刻,他造成的动静也就越大。但另一方面,他也会越痛。

依安蒂出现在了他的身旁,近段日子她出现的次数很频繁,但和以往不同,她的话少了很多,更多的时间是静悄悄的跟在郑奇身后,或者呆在他的身边,独自一个人不知道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小美女……哦不你已经长大了,应该直接叫美女了。”郑奇笑着说,“能陪我聊聊天吗?”。

依安蒂点了点头。

第章?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