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24章 准备

第024章 准备

“你要搞刺杀?但最好不要用杀手。”

“为什么?”彼得问。

“杀手不行,现在他们都周围到处都是军队,一个杀手是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完成特种部队才擅长的渗透和刺杀的”

“他们不属于军队这个体系,而且习惯是单人出动,而这次我们则是要潜入到泰方军营,直接刺杀他们的军事高官,光是一个人,没有团队的配合,肯定不行。”

“得要一个组织?”彼得问道,突然看着郑奇,“咦,你手底下不是有一群特种部队吗?”。

彼得把注意打到了郑奇身上。他记得,经过军演的亮相,郑奇这支部队可是强悍无比的,如果说搞伪装和刺杀这种事情,恐怕他们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你的脑袋转的还真是快啊”郑奇笑着说。

“但,彼得,还有一个问题,不知道你想过没有。他们不是一个人,他们是一群人,一个组织,一个国家。他们管用的脑袋非常多,我们的刺杀,一旦露出一丁点儿马脚,说不定就会被他们识破。”

“这就要用到那些间谍了,他们对于这方面非常擅长。不过其中牵扯到很多东西,我只能告诉你,不是每个人都爱国的”彼得笑了笑,语气里有着强大的自信心。

“不是每个人都爱国的。”郑奇重复着这句话,然后点点头,“那样就好,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当然是越快越好,趁着现在还有些小摩擦,行事也是最方便的。一旦给他们时间调和,再次煽动起来就有些麻烦了,我现在那些间谍已经开始行动,相信政府和军队内部已经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当声势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们就能动刺杀,彻底引爆这场危机”

“那我们估计要重新分成咯?”郑奇说,他知道这方面彼得耗费了很多钱财,光是雇佣间谍的事情,恐怕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还有后面的打探消息,打通关系等,如果还是按原先那般,那吃亏的绝对是他。

彼得伸出五根手指,说:“五五分成,你觉得怎样?”

“你出力,我出货,五五分成”郑奇最后确认,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倒不是很亏,而且前后这些阴谋都是彼得想出来的,这个价格很合适。

“有魄力,预祝我们合作成功”彼得举起了酒杯,站了起来。

“干”郑奇也站了起来,和彼得碰了一下杯子。

郑奇继续说道:“但你可要注意一点,我的特种部队可是专业程度很高的,至于雇佣的费用方面……”

“额……按照世界一流的佣兵团付钱。怎样,不会亏待了你的士兵了?”彼得说道。

“嗯,很好”

一个疯狂的阴谋,两个疯狂的人,计划着一起能够让所有人彻底疯狂起来的事情。他们未来的路都无法确定,不过既然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

计划确认下来之后,彼得身为雇主,他必须赶一趟泰国,和那里一群买通的间谍进行接头,并商量着接下来的计划。在这个战争一触即的时刻,他的出动无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彼得忙他的,郑奇反倒是又清闲了起来,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上网了解最新的资讯,获得第一手的报道,既然已经参加了这个计划,就要做到最好。郑奇现在想要退出已经来不及了,何况他也没有退出的。

但此次要参加行动的人可没能放松下来,因为他们遇到了一个问题——空降泰国

也就是需要他们跳伞,直升机是不可能开进泰国都附近的,那样也太过明目张胆,很有可能会被当做敌机击落。所以,此次就必须要使用运输机,跳伞是必不可少的

参与行动的几个人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虽然有一些跳伞的经验,但并没有实战过。好在洪明他们那些从外国求学归来的飞行员可谓是经验丰富,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给他们灌输了一大堆的知识,也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懂,反正每个人都瞪大着眼睛,一脸的疑惑,看这模样,估计也是没有听懂。

最后,在老鹰讲完一大堆理论之后,他拍了拍众人的肩膀,说:“其实非常简单,跳下去一会儿之后打开伞就是了,这绝对是万能公式”

“废话,跳下去不打开伞,那不是找死么?”立即有人反驳。

“对呀,站着说话不腰疼”

“甭管这些,你们这群小子必须给我在近段时间内学好,从今天开始,运输机给我飞到空中,每天跳几次,保准你会习惯”郑奇站了出来对着几个瞎嚷嚷的士兵说道。

就这样,一众士兵被郑奇强迫上飞机,不过令他们心中安慰的是,郑奇这个指挥官同样和他们一起,这也算是一件不幸中的万幸之事了。

由于不需要太过精确,加上众人的学习能力真的没得说,短短几天时间,他们就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现在就等着彼得的消息传回来,准备正式行动。

傍晚,郑奇拖着疲乏的身体回家,一整天都在空中滞留,身体实在是不适应。这也是自从他强化训练结束之后,再一次有这种感觉,浑身的力气被抽空,没有半点力气,只想躺下来好好休息。

郑奇把上衣脱掉,丢在了一旁的沙上,然后扶着楼梯走上了二楼。他需要先洗一个澡,然后好好休息一番。

来到房间内,一个人刚好迎面走来,郑奇看也不看,先是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嘿嘿,好紧。”

但等到他抬头一看的时候,楞在了原地。

面前是有些慌张的夜莺,她依旧是一身短裙高跟鞋的日常服,也就是最让郑奇纠结的制服诱惑,他把下面几句话咽回肚子里,然后后退几步,来到走廊,看了看房门,这应该就是他的房间没错了。

她在干什么?郑奇不由得想到,然后又联想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就像上次和何惜梅对话时的事情……

事情不妙

他该怎么开口呢?往前一大步,然后说道:“小夜莺,你怎么呆在我家女人的房间里?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问题似乎不够尖锐,又或者是这样:“小夜莺,哼哼,你和我家女人是不是太过亲密了,想要给我带上某种颜色的帽子?”

但这么说,似乎都有些过于软弱了。或许可以这样:“小丫头,衣衫不整,神色慌张的,你想干什么玩我女人?勾引你上司?小心我待会把你就地正法保准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但也太过严厉了,以他自己的身份,如果这么说的话,搞不好会吓坏对方。

但这些话,无论怎么说,当对象是一个女人的时候,似乎一切都会变味。郑奇心中纠结了,事情是不是如她这么想?或许这是夜莺巧合进来的呢?或许上次是何惜梅这臭娘们开玩笑的,又或许是他的猜疑心太过严重,导致这一切都变成了虚幻?

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打破了宁静:“夜莺,帮拿我的内衣过来。”

所有的设想,在这一刻都变成了事实郑奇呆住了,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紧张的夜莺,看着她后退了几步,然后拿起了衣柜里面的内衣,迈着看似轻盈,而又有些沉重的步子走向房间外的浴室时,郑奇顿感整个世界都黑了下来。

“我x,这是怎么回事?”等到夜莺走远,郑奇捏了捏自己的脸,觉是痛的。

郑奇坐在了**,冷静了一会儿,侧耳倾听着浴室传来的流水声,也许并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也许他女人只是顺便叫夜莺过去帮忙而已。也许……他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不该有的场景。

“也许条毛,去看看不就是了”郑奇站了起来,偷偷往房门外走去。

他来到了浴室门外,把耳朵贴在上面,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不过除了流水声,似乎没有别的声音了。

搞什么?郑奇轻轻推了一下浴室的门,但却由于力度过大,门居然被推开很大一条缝,里面的一幕,也清晰展现在了他面前。

“呃……你们两个……”

浴室里弥漫着一丝丝氤氲,水雾弥漫,正对面的浴池内,一个是何惜梅,一个是夜莺,她们在了水里,夜莺帮何惜梅搓着背,而何惜梅则是趴在浴池边上,一脸的享受。自然的,她们身上是不着寸缕的。

郑奇走了几步,他现在想很流氓的吹一个口哨,然后肆无忌惮的看着她们的身体,但现在的时机,明显是不适合的。

何惜梅扭头看着他,说了一句:“你站着干什么,不累么?”

郑奇舔了舔嘴唇,现在他心中真他娘的纠结。

但某些人,心中纠结,也并不表示着身体也会跟着纠结。

就如同现在的郑奇,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走到了浴池边。近距离看着两个晶莹洁白的身体,极具诱惑力的曲线,一个狂野,一个羞涩的两种不同风情。他吸了吸鼻子,靠差点就出丑了

何惜梅似乎在挑战他的忍耐极限,她拉过了羞涩的夜莺,抱在了怀里,然后手指头轻轻地、慢慢地从她的嘴巴、脖子、胸脯、肚子一直往下,来到了那幽深的禁地,她的手指头按在了上面,轻轻动了动。

该死,我怎么会看得如此仔细?郑奇心想。

她把中指抽了出来,有些晶莹,不知道到底是水,还是其他的什么。

手指头按在了夜莺的嘴边,她居然伸着舌头舔了舔,动作有些羞涩,还有些生疏。

“是你们逼我的”

“扑通”一声,他踢掉身上的衣服,跳了下去,然后钻到了两个女人中间,在她们的惊呼声中,他一手一个,抱在了身体两旁。

他看着何惜梅,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看着夜莺,低着头,一脸羞涩。

他笑了几声,手掌感受着两种截然不同风味的女人,双手也在各个部位对比着,他的动作居然看不到生疏,惹得何惜梅白了他一眼,然后又捏了一下他的手臂。

“嘿嘿,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明知故问”何惜梅说,“你觉得,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在一起能干什么?”

“呵呵呵,我还真不知道耶,你们教教我?”郑奇突然装傻。

何惜梅对夜莺使了一个眼神,偷偷笑了笑,然后伸出一只手,按在了郑奇的胸膛。

“放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