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49章 审问

第049章 审问

当郑奇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

“了?”他坐在何惜梅身旁,轻轻抚着她还没有来得及梳理的头发,“你应该好好休息的。”

“某些事情存心针对我。”她说道,“就像你睡着了,头顶却不断嗡嗡嗡地飞着一群苍蝇。试问,你如果在这种环境下,能睡好么?”

“好啦,消消气。”郑奇说,“这只是小事,并不用你亲自出马。”

“这不是小事”她声音高了一些,抓住了郑奇的手,让他停下来。“在特区的重重防护下,周围遍布着军营,居然还能够让杀手溜进来,而且还是针对付军队的指挥官,这算小事?”

“简直是胆大包天”她愤愤道。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等那几个杀手醒,拷问一番,就都了。你先消消气,消消气,这时候生气可不好。”郑奇轻轻抱着她,微笑着说。

“你以为我想生气啊”她说道,“这也证明着,我们的在城市防护方面,仍然有缺陷,而且这个缺陷如果不注意的话,以后将会引发难以预计的后果。”

“嗯,大人说得对,一切都听你的,我们要抓紧排查,重点防护。”郑奇点点头,倒像是一个唯唯诺诺的妻管严。

何惜梅的表情最终还是无法绷紧,看到郑奇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

“好了吧?”郑奇说,他看了里面一眼,“应该醒了,进去看看。”

进到病房内,三个人都拷在了**,其中两个人已经醒了,还有一个正在昏迷中。

那两个人用冷漠的目光看着在场的众人,眼神不带一丁点感情,就像他们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群围住他们的野兽一般。他们始终保持着警惕,并且目光四处搜寻,看来是想要寻找逃脱的方法。

“天生的杀手。”瘦猴说了一句,他走了,捏住一个人的下巴,“可惜你们来了地方,这里是猛虎团的大本营,你们也惹到了最不该惹的对象。至于这个结果,也在预料之中。”

两个人没有,暂时还不他们使用语言。

“说吧,老规矩,指使你们的人是谁?”何惜梅问道,没等他们,她继续说,“但还是老规矩,你们肯定不会说,对吧?”

从两个人的神情中,郑奇他们听懂了。会听中文,这是一条线索。他默默记下。但杀手往往都会掌握多种语言,这个排查的范围,依旧非常大。

“来人”何惜梅冰冷的声音从嘴巴里传出来,她一直直视着其中一个男人,那道目光,让对方不禁有些不寒而栗,“拖出去,枪毙十分钟”

郑奇忍不住笑出声来。身后走进来两名士兵,把那个男人给拖了出去。

就在外边,仅是隔着一堵墙,郑奇听见了枪声。

整个房间里的人都没有,他们在心中默默数着。这不是玩笑,这时候何惜梅也不会开玩笑。她的脸色非常阴沉,除了郑奇,大家都没敢,他们都,这件事情现在很严重。

整整十分钟,枪声响了十分钟,一直没有间断。猛虎团的士兵完完全全的按照命令来执行,至于外面那个人的后果如何,郑奇脑海里居然出现了快餐店里面番茄酱的模样。但还真是贴切。

枪声停止的时候,她走到了另外一个男人面前,揪住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的同时,男人的眉头皱了皱。他不会想到,这个的力气居然会这么大,甚至于感觉到一张床都被拉了起来,他被手铐勒紧了手腕,并陷进了皮肤里面。

“说吧,你还有一次机会。”何惜梅的眼睛盯着他,过了几秒钟,迫于那股压力,他闭上了眼睛,但依旧都没说。

郑奇摇摇头,这不是硬汉的表现,而是在自找苦吃,或许用何惜梅的话来说,是给脸不要脸,偏偏要她真正动手的时候,他们才会求饶。

“很好,很好你会开嘴的。”何惜梅说,她招呼身后的人,“把我的工具箱拿来,很久没有用了,我想我的技术应该还不至于太生疏。”

……

二十分钟后,响彻在军医院走廊的哀嚎声终于停止。

而何惜梅,她也得到了所需要的消息。

“指使他们的人,想必彼得你也认识?”何惜梅看向了一旁的彼得,这家伙自从声称入股之后,大部分的都在呆在特区郑奇给他提供的办公室里,每天埋头苦干,不在计划着些。

“我认识?”彼得指了指,想了一会儿,“你是说,格林家族的人?”

“嗯,就是这些人。”何惜梅点点头。

郑奇恍然大悟,若说有矛盾的,另外一个大军火商也是其中一个,而且是矛盾比较激烈的,同时也解释了杀手为能够携带军火进来——对方选择飞机空投。这么一来,确实达到了一个不知不觉的效果。

“他们倒是主动出击了呀”彼得说道,他抓了抓脑袋,“一直以来都忙着没有对付他们,看来他们还是先坐不住了,这群始终喜欢躲在暗黑中的蛆虫终于站了出来。”

“你有想法?”郑奇看着何惜梅,把主意交给了她。

“还能办,按照猛虎团的一贯作风来。”

猛虎团的一贯作风,无疑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倒是一个不的注意,不过我们需要一个向导。”

两个人都看向了彼得。

他点点头,“好吧,反正最近也不是太忙,如果你们要找他们报仇,可以跟我去一趟欧洲,他们家族有一些人也是住在英国。”

“不过他们有很多厉害的手下……”彼得看了一眼房间里的人,都是特种部队的,而且个个身上都带着杀气,他随即改口,“嗯……他们的防守一般,只不过尽量把动作弄小点,我可不想全世界都这些事情是我们干的。”

“当然,我们此次并不只是报仇。欧洲可是个好地方呢,对吧?”郑奇说,他看着面前几个人,面带笑容。

“就当做是旅游一趟,然后对付几只苍蝇”何惜梅说,“在场有谁是有兴趣的?”

所有人都第一回答。郑奇笑了,他们还真是一群不安分的家伙。

“嗯,我会在近期内安排,这次还有个私人邀请会,有一些商人和国家的政要参与,或许我们可以顺带推销一下我们的武器,打开欧洲的市场。”彼得想得更多,他可不愿意白白浪费这些。

“好的,我们这几天就休整,准备一些资料,然后大家去欧洲旅游吧”

大家伙欢呼一声,随后各自回到的岗位。

……

晚上,郑奇和何惜梅计划着几天后的欧洲之旅。

“如果我们都出去的话,那就要从泰国撤军了。”何惜梅说。“总不能让一群部队群龙无首,在那里瞎逛吧?”

“你说得对,泰国方面已成定局,加上那掌握了大局,虽然依旧对我们客气,但无论如何,她与我们的关系都会慢慢疏远,毕竟我们可是一群阴谋家,而她则是我们针对的人。现在撤军,是最好的时机。”郑奇点头统一,从他指挥战斗到现在,差不多了一个月。

“赚的也够多啦,我们不能在持续下去了。”何惜梅说,“对方是政治家,一旦权力稳固之后,我们如果还多加干预,一定成为她的一颗眼中钉的。”

“撤军后,猛虎团的两千人也会返回,但我们在那里的军火,你有何打算呢?”郑奇问道,他们出去打一场仗,携带的是非常多,而且由于战场散布的缘故,并不是所有都集中在一起。

“把一些重要的、能够威胁到我们的都拿,其余的就卖给他们。”

“嗯,就这么办。”

几天过后,猛虎团全部撤军。打了将近一个月的仗,虽然人数不多,但是投入的力量却是庞大的,猛虎团的空军陆军大批出动,就靠着他们这些人,完全了一些主要的战斗,帮助政府军挽回了局面,从而让他们有了反击的机会,直到今天彻底掌握着战争的优势。

在世界媒体对泰国政变战争进行大番报道的时候,没人注意到,一支无名的军队,已经悄悄离开了这片土地。但没有离开的是,他们铸造的一些战争战术方案的典范,在他国的土地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郑奇,真是漂亮的一仗,我现在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你是天生的指挥官。”彼得说道,“如果某天我也需要打仗的话,肯定会雇用你为最高指挥官。”

“哈哈哈,皮特,你这个想法不。但你有没有想过,你口袋里的票票,是否足够支付我的出场费呢?”郑奇笑着说,他换掉了军服,穿上着休闲服,倒有些青春洋洒的意思。而身旁的何惜梅的打扮同样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呃,我们可是来着。”彼得走了,摘下他的墨镜,在郑奇耳旁说,“就没有一些友情折扣?”

“有啊”郑奇点头,彼得笑了。

“赏你一块三明治作为军粮,样?”

彼得一愣,随后重新打量着郑奇,“啊太抠门了,你是我见过最抠门的人葛朗台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