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52章 杀手(上)

第052章 杀手(上)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亚当先生,这次宴会的主人。”彼得介绍道,郑奇面前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头金发,英俊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

亚当?还是人类的始祖嘛郑奇心中不由得想到。

“这位是郑奇先生和他的夫人。同样的,他们也是你手底下购买飞机的大客户。”彼得说,虽然飞机当初是他提供的,但购买的方向,还是从其他人的手里过来。

郑奇眼前一亮,这个性情温和的中年男人没想到就是给他们提供飞机的军火商,人不可貌相,看来这次虽然是一个私人宴会,但这里的人身份还真是不简单。

“郑将军,郑夫人你们好。”亚当和郑奇握了握手,“一直听说将军和夫人的大名,今天能够见到你们,并能够邀请到你们,我感到十分的荣幸。”

“我也一样,亚当先生在我们关键的时刻提供了飞机,帮了我们的大忙,一直都想亲自见你一面。”郑奇客气道,西方人的这种宴会,无非就是这种模式。

站着和他人交谈,这或许和国内围在桌子旁喝酒吃肉不一样。就这么站着,挺消磨耐心的,但对方的话题实在是太多,郑奇也只能带这笑容,努力做出倾听的样子来。

而他的夫人,跟在他身边做一会儿默默无闻的配角之后,终于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比如就有几名女性猜出了她的身份,当得到确认,得知何惜梅就是网络上沸沸扬扬的那位金三角特区的女军官之后,这些贵妇人的眼里居然出现了羡慕和崇拜的神色。郑奇在交谈之余,看了一眼那些聚在一起的女人们,果然,西方人无论男女,心中都掩埋着好战的因子。

这或许是郑奇的主观性太强了,毕竟何惜梅在公众媒体面前亮过相,而由于她的形象和她的事迹,人们也在饭后议论纷纷,再加上是女性的身份,有些女人把她当做自己的偶像也不奇怪。这里的贵妇名媛们见到她,自然有非常多的话题。

这酒会郑奇虽然不太习惯,但也算能够适应。期间还认识了一些比较有身份的人,像一些在小方面出名的军火商,比如号称什么飞机都能搞到的亚当,还有一些专门致力于武器技术的商人,更多的,则是那些对郑奇生产的武器感兴趣的人们。

“约瑟夫先生,如果你真的有这个意向的话,或许我们以后可以更进一步交流,也可以提供给你更多的资料。”彼得对着一名中年微微发福的红鼻子法国男人交谈着。听介绍,他好像是法国一名政府的武器采购商,军队手里头的一些家伙由他决定,权力非常的大。

“当然,如果第一批武器的试验合适的话,我想政府会考虑大批量采购你们的武器。”约瑟夫笑着说,彼得和他交谈一会儿,他就表露出极大的兴趣,在彼得心中,这笔生意差不多成了。

郑奇并没有说太多的话,有彼得这个商场的老手在,他只需和他人交流一些基本的问题,其他交际等方面,完全可以交给彼得。

没事干之下,他的眼睛在客厅四周打量着。这里面的男男女女都不少,还有一些名媛对他频频眨眼,好像在放电,而且有要过来与他交谈的意思。他知道西方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但目前来说,时间不合适。他收回了和对方对视的眼神,这令一些女性有些失望,也激起了一些兴趣。

约瑟夫正端起杯子喝酒,也许是有些急的缘故,一名服务生走了过来,端着的盘子有些不稳,身体扭了一下,刚好就碰到了约瑟夫,手中的红酒一洒,刚好淋在了他的衣领上。

那名服务生赶紧抱歉,约瑟夫摆了摆手,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郑奇却把目光集中到了那名服务生的身上,刚才他过来的时候,郑奇就已经开始注意他,原本只是随意的一瞥,即将把目光移开的时候,郑奇发现这个人的步伐一直很稳重,除了刚才失误的那一刻,一直都保持着端正。

故意的他心中想道,不过他没有拆穿,他想看看,对方到底要搞什么把戏。

彼得递给了约瑟夫几张纸巾,他用来擦了擦衣领,不过红酒的印记已经留在了上面,无论怎么擦,都会留下痕迹。

“抱歉,我需要去一趟洗手间。”约瑟夫说道,他放下了酒杯,转身朝着旁边的洗手间走去。

宴会举办的所在的大厅非常宽阔,从大厅走到洗手间需要一段不短的距离。当约瑟夫走出去的时候,郑奇发现刚才那名服务生低头对着衣领动了动嘴巴,随后又恢复了正常。

“我也去一趟洗手间。”郑奇对彼得说了一句,随后也跟了上去。

郑奇走到了走廊里,看见约瑟夫正快步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但他却没有跟上去,而是来到了另外一头,装作了路人。

偷偷观察中,二十秒过后,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同样是酒店服务生的打扮,而且目的很明显,就是约瑟夫所进去的那个卫生间。

“看来是一伙的。”郑奇自言自语,但他依旧没有过去,而是让依安蒂模拟了一个全息三维图,把洗手间内的景象给扫描了出来。

三维图组成了两个简单的人,其中身躯比较肥大的显然就是约瑟夫,另外一个,就是那名服务生。

约瑟夫站立着做某种动作,当依安蒂把画面润色之后,郑奇判断他是在脱衣服。他把上衣放在了一旁,而这时候,那名经过的服务生碰了一下他的衣服,然后走到了另外一头。

“放大刚才那个东西”郑奇说。

三维图开始放大,由于扫描到的东西都只是模拟出图像,只能判断模样,而不能判断颜色。不过就算如此,郑奇也看了出来,这东西的模样,就是一把钥匙。

约瑟夫随身携带的钥匙,对方为什么会有兴趣?郑奇当然知道这不是普通的钥匙,也许是他家保险箱的,也许是国家某个部门的……总之是对对方有用的,否则他们也不会花费这么大的力气。

随后,对方又走了过来,偷偷把钥匙还了回去,这短时间约瑟夫一直都在处理他的衣服,而对方的动作非常细微和专业,约瑟夫根本看不出来。而根据这个动作,郑奇又得知了一点,对方并不希望约瑟夫知道钥匙丢失的事情。

“嘿嘿,恐怕今天某些人的好事要失败了。”郑奇心想道。他关闭了三维图,虽然不知道这钥匙有什么作用,但这种事情既然让他看到了,那就不能袖手旁观了。但,他也不是为了帮助约瑟夫,他没有帮助任何人的意思,他只是对这件事情感兴趣,尽管钥匙对他没有任何作用,但他就是喜欢从中横插一手。

那名服务生走了出来,他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只不过,那个方向,正好是郑奇所在的方向。

“天助我也”郑奇心里笑了。

当那个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并没有对郑奇在这里感觉到有什么奇怪,只不过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向附近的楼梯间。

郑奇跟了上去,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一记手刀打在了他的脖子上,那个人直接晕了过去。郑奇抱住他,在他上衣的口袋里摸了摸,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是某种类似乎橡皮泥的物质,上面印着一个钥匙的痕迹,看来对方拿到钥匙之后,把钥匙印在了着上面,从而“复制”了一把钥匙。

东西到手,郑奇拖着那个人找到了一件杂物房,把对方拖了进去,然后丢进一个大木箱子里面,最后他还找了一块木板盖在上面。拍拍手,刚想走出去,他又停了下来,看到旁边又铁钉和锤子,脸上露出了恶作剧的笑容,他拿起了钉子和锤子,把木板给钉在了木箱上。

事情做完,他走了出去。

宴会的大厅,人们依旧在交谈着。而约瑟夫也走了回来,看他的模样,估计还是不知道他的东西已经被人动过了手脚。

何惜梅走到了他身旁,小声问道:“你干什么去了,这么开心?”

“我搞了一个恶作剧。你呢,不和那些贵妇人聊天了?”

“她们太无聊了,总是问我掌握最高权力是什么感觉?我能怎么回答?每天都处理一大批的文件,然后熬夜至深夜?还有连自己的男人都照顾不上?”何惜梅偷偷做了一个很夸张的表情,惹得郑奇和她偷笑起来。

“这么一来,她们该不会全部没话说了吧?”郑奇问道。他知道,何惜梅并不太合群,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她只喜欢她看顺眼的,其他不顺眼的,她一律不予理睬。

“怎么可能,这些女人从战争聊到了男人,又从男人料聊了购物……哎,没完没了的。”何惜梅叹了一口气。

一名服务生走了过来,郑奇拿了两杯红酒,习惯性的在场中扫了一眼,发现刚才那名服务生消失在了周围。也许他们已经发现有一个同伙联系不到了,又或者他们以为成功了,现在正在收工中。

“看什么?”何惜梅问道。

郑奇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地,大门被踢开,门外涌进来一群人,他们戴着面具,手里头拿着武器,进来后二话不说就朝着天空开了几枪。

顿时,一阵女人的尖叫声传来,刺耳而又狭长,郑奇忍不住捂住了耳朵,这时候他倒是感觉女人的尖叫比敌人的子弹还要命

“你们都呆在原地呆在原地不要动只要合作,我们不会针对你们”有人开始喊话。

男人女人们都呆在了原地,根本不敢有任何一丝动作,甚至于有一个女人手里的酒杯都握不稳,“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随即被身旁一名武装人员用枪指着,她双腿发软,脸色瞬间苍白,一副吓尿的模样。她求助地着看向旁边的几个男人,但他们都不禁远离了她。

这就是遇到危险时,这些所谓的绅士该有的表现。

“不要乱动,只管配合”

等到人群都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的时候,郑奇悠闲地喝了一小口红酒,然后看着那些走过来的武装分子。

他们的目标,似乎非常明显,就是郑奇身旁的约瑟夫。

“暗的不行,来明的?”

他不由得想到。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