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59章 和解

第059章 和解

十几分钟过后,房子外传来了汽车的声音,车灯闪了闪,从房子的窗户照sh进来,一辆车停在了外面。随即,房子大mn被推开,一个高大的白种人走了进来。他的身后,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一头的短黑,穿着西装,没有打领带,身材并不是很高大,但走起路来十分的稳重,最后面是一名白人。

马炎只带了两个人过来,看来他还真是放心,又或者他知道带再多的人也没有用,终究他的女儿在这里。

“爸爸。”宋雅y站了起来。

马炎l出了一个笑容,他快步走过来,并没有对满屋子的人感觉到不适。就这方面,他还挺有魄力的。

“雅y,还能适应?”马炎关怀问道,他坐在了宋雅y身旁。“爸爸很快就带你走了。”

“嗯,我没事。”宋雅y点点头,她转头看着一旁不说话的郑奇。

马炎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视线集中在了郑奇的脸上。

“你暂时呆在这里,给凯茜阿姨照顾一下,我去商量点事情。”马炎用温和的声音说。

宋雅y点点头,靠向了一旁的凯茜。凯茜悄然抓住了她的手,握在了手里。

“你不介意我们去楼上谈?”马炎对着郑奇说。

“请”郑奇站了起来,何惜梅也跟着起来,他悄然摇头,示意她继续呆在这里。

马炎走在前面,郑奇跟在他后面,保持固定的距离,就连走路的步子都是差不多的频次。他们选了一间房,马炎坐在了旁边的沙上,而郑奇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马炎看着郑奇,郑奇也打量着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非常的安静。

“说说你的条件。怎么样才会放了我女儿?”

“如果我说我想把你按在地上揍一顿呢?”郑奇说,他根本就没想用宋雅y来要挟,不过事情很凑巧,巧到不知不觉中,马炎送来。

“这个条件如何?”

“你开玩笑?”马炎有些诧异。

“如果你不是宋雅y的父亲,这就不会是一个玩笑了。”

“呵呵,郑将军,看来你的火气还真是不小嘛。”

“都是被你们ji出来的。”郑奇翘起了二郎腿,“把参与刺杀我的那几个人交给我,还有把格林家族要对付我的人告诉我,就两点,这一切就此了结,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看来这就是你的条件?”

“如果你认为是的话,那就算是条件。但我不会用你的女儿来要挟你,因为我现在非常想给你脸上来一拳,我相信你会求饶的。我保证”郑奇说,话带着要挟,不过脸上却保持着笑容。如果从外面看,不听他们的声音,还会以为他们是在友好的交谈。

马炎不断保持着自信的笑容和波澜不惊的神s,这让郑奇有些不爽,自己是被刺杀的一方,他现在身为俘虏,竟然还摆出这副姿势?如果是在打仗,他保证,马炎这种人绝对是最痛苦的

马炎思考几秒,然后说:“将军果然是军人出身,做事都是直来直去的爽快。”

“哼,我知道你想拐弯骂我愣头愣脑。”郑奇不屑道,“我虽然不擅长政治,但至少在军事上面有些能耐,你这点小心思就和战场上狡猾的敌人一样,根本瞒不过我。”

马炎收起了笑容,眼前这个人确实不好对付,而且要真的翻脸起来,他也不是对手,终究作为只能在暗处出现的杀手和一个强大军队的领,根本没法斗,他们不是一个层次的。

“我这副身子也老啦,不像当年,如果是那个时候,我倒想和郑将军切磋一番。不过现在估计动一下,我的骨头都要错位啰。”马炎摇摇头,“至于你的条件,你认为我现在有回绝的能耐么?”

郑奇笑了几声,马炎答应下来了。

“我会处理掉那些刺杀你的人,关于格林家族的事情,我也会把针对你的人告诉你,不过关于他们的藏身处,还有你能不能找到他们,我也无法提供准确的位置。但,有一个人能够。”

“谁?”

“你们抓来那个人。”

“乔治?”

“不是,埃里克。”

“他?”

“他是现任家族领导人的儿子……嗯,其中一位承继人,你说呢?”

“那样格林家族也不足为惧了。”郑奇说,埃里克这种人都是承继人,看来他还真的高估了对方。

“呵呵,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好像将军一样,拥有一副好身手的。”马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们的脑子好用,计谋多,正是家族的好选择。但估计着今天的表现,埃里克这个承继人的身份,得重新考核一番了。”

“你把他们都供给我,就没有任何犹豫?”郑奇问,话里的意思是他们两帮人是朋友,但马炎竟然这么坚定就出卖了他们。

“我们没有朋友。”马炎说,“只有利益。”

郑奇明白了。

这么一来,事情倒好处理了,郑奇他们抓了格林家族的前任家主、还有现任家族的儿子,这些都是重要人物,想要从他们嘴里逼出一些东西,想必都不太难——何惜梅可是这方面的老手。

事情处理结束之后,郑奇和马炎走了下来。

何惜梅看着他,眼里有询问的意思。郑奇点点头,表示事情全部处理。

马炎走到了宋雅y身旁,说:“好啦,我们现在回家咯。”

听到回家这个词,宋雅y并没有表现出太开心的容貌,而是看着在一旁吩咐事情的郑奇。

马炎觉了她女儿的异常,他悄然拍了拍宋雅y的手,浅笑着说:“让我猜猜,他就是你以前说过的哥哥?”

宋雅y点点头,有些害羞。

“嗯,看你的样子,有话想要对他说?”马炎笑问道,他回头看着郑奇,“如果你想的话,现在我们还有一些时间,我在这里等你。”

得到了父亲的支持,宋雅y鼓起了勇气,她站起来,朝着郑奇那边走去。

“你们待会把埃里克处理一遍,这小子嘴巴里有很多有用的东西,让他老实点,另外,把无人机毁掉,我们现在用不上了,今晚就要离开这里,这里的警察也不是吃素的,还有……”

郑奇看见何惜梅对他使了一个眼s,他停了下来,回头一看,宋雅y走了过来,站在他面前。

“嗯,我离开一会儿。”郑奇对着何惜梅说。

“我们走,二楼比较安静。”

郑奇说完,走在了前面,宋雅y跟着他。

他们来到了二楼的阳台,面对着一片漆黑的夜s。郑奇靠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宋雅y站在了护栏旁。

夜晚的微风悄然吹着。

“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见到你。”宋雅y的声音传来,和两年多以前一样,依旧是那么的温婉,有些细声细气,郑奇回忆中似乎还从没听过她大声说话。

“呵呵,是很不测。”郑奇笑着说,“我还是习惯你像当初一样,称呼我‘哥哥’。”

宋雅y抬头看了郑奇一眼,浅笑着说:“郑奇哥哥。”

她叫得很自然。这一切多么温暖,多么熟悉郑奇心中想道,可惜这一切都不会和以前一样了,人没变,但其他的都变完。

“对了,你好像还没毕业?”郑奇问道,但随后恍然大悟,“现在才月,还没开学呢。”

宋雅y悄然笑了一声,“我已经不在国内读了,爸爸让我来法国,由姐姐照顾,妈妈也没有意见。还有上次的事情,我离开前打听到了一些消息,但妈妈也没能帮到哥哥,这终究是警察管的事情,所以……”

郑奇有些诧异的看着宋雅y,然后说:“不用说这些,替我谢谢妈。”

“但哥哥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宋雅y非常沮丧,声音的调子也变了变,她低着头,“从成江市开始,我觉哥哥被列为通缉的对象,当即找了妈妈,但她说这是警察的事情,她所在的部mn不同,无法chā手,而且……”

“没事,没事。现在一切都好好的。”郑奇走上前一步,把手悄然搭在她的肩膀上。

也许是需要宣泄,宋雅y勇敢迈了一步,靠在了郑奇的怀里,陌生的气味,但却是熟悉的感觉,她闭着眼睛,没有再说话。

郑奇悄然抱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思绪也飘回到了两年多以前,他们最后一次的分别……大学里面,她wěn了他一下,还是踮起脚尖的。这是他印象最深的一幕,他清晰记得,但他当时身上背负了太多,而且涉世未深,没能力,没实力,他能选择什么?只有离开,离开那个对他来说危险的地方。

他们现在重逢了,但可惜的是,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他们都没有说话,虽然窗外的风在吹着,半夜里气温降低了很多,但两人之间却有一股暖意,从心底上的,从身体上的……

“哥哥,你会跟我去法国一趟吗?”宋雅y松开了郑奇,有些害羞的看着他。“你现在应该不忙?”

“这个,你爸爸……”郑奇和马炎现在严格来说可是对头,“你知道你父亲……他的职业吗?”

“爸爸?”宋雅y沉默了一会儿,“他说他在欧洲运营企业,但妈妈说他作风不正,从来不谈他。虽然没人对我说,但从身边的人来看,李莉姐姐,凯茜阿姨,我从她们身上以及别人的称呼都察觉到了异常。”

“哥哥,我问你,爸爸是不是很遭人痛恨的?”

郑奇想了很多,宋雅y并不是用马炎的姓,按照刚才说的,他明显是离开了宋雅y的母亲,而她母亲应该是政fu方面的人。一个是刺客头目,一个是国家官员,这家庭还真是复杂。

而宋雅y,虽然年纪也不小了,但她说话的语气,依旧带着些纯真。但在郑奇思考如何回答她的时候,他又不能随便的来,她看上去虽然天真,但她内心却拥有着极其敏锐的观察力,这点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郑奇都从她身上感遭到了,特别是战场上滚打的这些日子来,他对这种感觉特别熟悉。

“这个,怎么说呢,妈说得对,他的作风是有些不正啦,而且不太像好人,呃,还有……总之他是你父亲,对你很好的,你知道这点就行啦。”郑奇找不到如何描述的词汇,该怎么说?你爸爸是一个杀手,一个臭名昭著的杀手组织联络人,世界人民的天敌?

宋雅y虽然依旧疑惑,但她没有多问。“那哥哥你呢?”

这个问题更要命郑奇开始后悔刚才怎么不把马炎说的凶恶一点,残忍一点了这下她问自己了,该如何注释?难道说我是比你爸爸还要严峻,比拉登叔叔还要出名的人?

“其实,你想必也看出来了,我和你爸爸也差不多啦。”

宋雅y悄然点头,然后又赶紧用力摇头。

郑奇被逗笑了,承认。“我是一名军官,当然不是国内的,我是缅甸金三角特区的军官。金三角,你知道那里是一个什么地方?”

“嗯,听说过,最近那里报道比较多,由原来的毒品源地变成了一个东方的赌博圣地。”宋雅y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