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36章 结束和打算

第036章 结束和打算

对于这段短暂的重聚,郑奇感触很多,也真的非常珍惜。(请使用本站的拼音域名访问我们看书){}他已经感觉到,人生就像沙漏里面缓缓流动的沙子,一边多,另一边自然就会少。自己得到某些东西的时候,也预示着,以后会失去另外的东西。

期间郑奇邀请他们去参加一个月后的加冕仪式,询问了一下他们的意见。作为是郑奇少数在国内的朋友,参加一场盛大的仪式,特别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新皇帝加冕,他觉得有必要邀请他们同他一起分享。

“听说安哥拉的气温非常暖和,这时候游泳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对吧?”赵甲问了一句。

郑奇点点头,说:“这点没问题,联盟西部靠海地区,一年四季的平均气温都在22摄氏度左右,就算是现在的二三月的天气,依旧维持在这个气温上,非常适合在海边游泳,或者喝着着啤酒,晒着日光浴。”

“我想去看世界上最大的瀑布。”颜雨说。

“但现在不是雨季,*。”郑奇笑着说,“否则我们可以坐在直升机上面,慢悠悠的从空中穿越赞比亚的丛林,一直沿着河流往下走,领略非洲丛林的奇异景『色』。”

“听描述,还真是一个吸引人一般的地方,令人期待啊”赵甲一脸的向往,他转头看着颜雨,“小雨,一个月后,我们组队?”

颜雨想了想,说:“可那时候应该开学了呀?”

“怕什么,有联盟皇帝的邀请,量老师也不敢说什么的。”赵甲拍拍『胸』脯,说起这些话来,底气十足。

赵曼绮笑了笑,说道:“那我也沾光咯,联盟皇帝的邀请,想必上头也不敢不放假吧?”

“哥哥的邀请,妈妈会同意的。”宋雅『玉』也说。

王楠算是比较自由的,他说:“我自然就不用说了,能够见到好兄弟当皇帝,亲自参加这一过程,就算不要工作也值了”

“如果你愿意,去我那里『混』。反正正在搞建设,很多城市的一些娱乐场所都需要管理人员,你能『混』到现在的位置,脑筋也不简单,你肯来的话,我会『花』高薪的。”

“那不就是公务员了?”王楠期待地问。

“可以这么理解”郑奇点头。

大家都有要去的,一聊起来,就滔滔不绝了。反正时间也很近了,他们需要商讨准备一些东西什么的,郑奇在一旁提一些意见,看着大家开心的模样,他脸上也一直都挂着笑容。

……

军事访问的这几天很快就过去,早晚都有安排的何惜梅总算能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行动,华夏方面给了特许,允许他们一行人继续呆在这里,但只能作为秘密活动,他们不会公开这种事情。

除此之外,他们还给了很多特权。毕竟现在两国已经在暗地里结盟,作为盟友,这点特权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结盟之后,以后互相『交』流科技技术,促进双方经济贸易发展等就都进入日程。除了这些明面上的,他们还会『交』流军事技术,两国联合跨越大洲的军演,促进双方军力的提升等等。

而作为此行的终结,郑奇他们还有十几天的时间,可以好好准备过一个『春』节。他这个外出的游子,新年一到,离开这里就是整整五年时间。五年前这个时候离开,五年后也是这个时候回来。

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他不知道自己的家里人会怎么样,他也不敢往那方面去想。身处异国他乡,每次从梦中醒来,他总会梦到自己回到了家里,见到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的父母,大家团聚在一起,其乐融融……这一切虽然虚幻,但每次都能『激』发他思乡的感情。

何惜梅也知道现在郑奇的心情,虽然在京城呆了七天的时间,但毕竟已经踏在了这片土地上,说没有思念,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以最快的速度结束了工作,然后把时间都『交』给了郑奇。

“我们现在回去?”郑奇问。何惜梅已经在收拾东西了,一旁的夜莺也在帮忙着。

何惜梅抬起头来,说道:“那你说呢,你可是我们的主心骨,该怎么做,不用问我们了吧?”

“那就回去,不过机似乎……”

何惜梅从她的包包里拿出了两张机,丢给了郑奇,说:“头等舱,怎么样?我们可不能把猛虎团的专机开过去。”

后面是一句玩笑话,郑奇嘿嘿笑了一声,心里也有些感动,虽然她一直都很忙,但心思很细腻,明白他所想,也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切。他突然有股想要拥抱她的冲动,但当走过去的时候,却被她以不要来添『乱』的理由推开了,夜莺也一样被她请了出去。

郑奇和夜莺走了出来,猛虎团此行的一些“保镖”和官员也都在外面等着。不过,这次他们的目的地和郑奇不一样,毕竟他现在是带老婆回家,人家夫『妇』俩的事情,他们这一群大男人,总不能也跟着去凑热闹吧?

加上华夏政fu给了他们一些特权,可以利用临时的身份证明在华夏国内游玩一番,帅哥和老板这两个同为华夏国的人可就欢呼起来,嘴里一直嚷嚷着这是公费出游,完全报销,让一群人也跟着暗暗计划起来。

“夜莺,你也跟他们这群男人一起去疯?”郑奇问道,同夜莺一起的,还有另外三名『女』兵,也都是猛虎团当初的成员。

“长官,你该叫我的名字”夜莺撅着嘴,似乎不满意他的称呼。

“呃……何思晴小姐,你有什么打算呢?”郑奇突然很正式的问道,这个名字是何惜梅给她取的,毕竟她原先是缅甸籍,只有名字,没有姓氏,后来以一种特殊的形式跟了两位,何惜梅就光明正大的把她纳入『门』下了。

“我们才不和他们一起呢”夜莺笑着说,“老板就会赌,帅哥肯定也会去找不正经的『女』人,还有其他几个,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夜莺这些话可就几乎把所有男士都给得罪了,但这似乎也是他们平日里的惯例,对外他们是『精』英部队,郑奇身边最后的守护力量,必须时刻都保持着严肃。但对内,这群人嘻嘻哈哈,没大没小,从来没有正经模样。

“好好好,记得带上银行卡和现金,手机也要拿好到时候可不要走走丢了,要不然华夏国内这么大,我可不知道要去哪里捡回我可爱的小夜莺咯”郑奇笑着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

最后,郑奇也前来送别的一群人道别。宋雅『玉』显得非常不舍,他们刚刚重聚没几天,这就又要分开,但她也只是静静看着郑奇,把想法埋在心里,什么也都没有说出来。

“你放心,再过十几天,我们大家伙就在安哥拉重聚,到时候玩个痛快,想玩多久都行,好吧?”郑奇微微弯着腰,对她说道。

“哥哥你要保证”宋雅『玉』说。

“我保证”郑奇认真说道。

……

郑奇和何惜梅来到了机场,也在这里和其他人分开。这群人早在前一天晚上就通宵达旦的商量如何利用这十几天长假的事情,结果是每个人第二天都带着熊猫眼,但却亢奋无比,看来他们的计划很宏大,或者对公费旅游特别上心。

“你们几个悠着点,可别千万别在这里惹麻烦,这可不是我能管的地方,知道了吗?”郑奇最后对他们说了一句。

他们一个个都乖乖的点头,保证不犯错误,然后每个人都以飞机快起飞为由,一股脑的溜得个无影无踪,只剩下郑奇和何惜梅在那里苦笑。

“好啦,飞机就在一个半小时后有我们去候机室吧”郑奇一手拉着何惜梅,一手拿着一个提包,两个人往前走去。

何惜梅戴着一副墨镜,长发披肩,并且刻意化过妆,相信不会有人认出这位就是最近来往华夏的『女』将军。要知道,她的人气可不低,就来访的这些天,国内关于她的讨论又再次『激』烈起来。

……

虽然现在已经是『春』运的高峰期,但好在机场还是一切正常,只不过人比以往多了一点,加上两人订的是头等舱,虽然没有他们猛虎团的专机快捷,但至少也是一号客人,服务质量还真没的说。

飞机飞行在华夏大地上空,距离郑奇的目的地也越来越近,他看着窗外一片片的白云,心中泛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觉,伸手『摸』了『摸』舷窗的玻璃,似乎想要触『摸』下面广阔的大地。

飞行了一千多公里,穿过长江以南,来到了一个叫淮江市的南方城市。

下了飞机,两个人走出机场,坐进了一辆在外面等待旅客的出租车,听着司机那带着些方言的问候语,郑奇报了一个心中无比熟悉的地址。

车子慢慢进入市区,郑奇一路上都在看着窗外,何惜梅则是挽着他的手臂,静静地靠在他身上,陪他着。

窗外的景物不断闪过,街头巷尾都张灯结彩,一片『春』意浓浓的景象,距离『春』节也没有多少天了,这个华夏人最为传统,最为重要的日子,也是被视为团圆的节日。原本郑奇以为这一天很遥远,但现在,近在咫尺。

淮江市是一个很普通的二线城市,人口也有两三百万,按照城市里的建设情况,以一个联盟皇帝的眼光来看的话,这算不上什么,相对于联盟改建过后的城市来说,这里都算是一般般,但也许是故乡的缘故,他觉得特别的亲切和美丽。

郑奇突然转过头来,看着何惜梅,说:“很近了,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估计还需要再拐一条街,再有两三公里的路程。”

说完,何惜梅看起来突然有些紧张,神『色』也有些不自然。郑奇当然发现了这一点,问道:“不习惯吗?放心,我爸妈都是很好说话的,而且很开明,本来担心离开太久,回来的时候会挨教训,但现在有一个老婆,呵呵,他们肯定会留情的。”

郑奇的话让何惜梅安心不少。说实话,去见对方家长,对于一个『混』迹过社会、当过武装军阀、还带兵打仗,并发动多场战争的『女』将军来说,这绝对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而且这以后还会成为她的父母,说不紧张那是才怪了。

郑奇哈哈笑了起来,说道:“昨晚你还说什么来着?取笑我,说我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一个孩子一样害怕,看看你现在,嘻嘻……”

“你说什么”何惜梅『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抱住郑奇的手也稍稍用了一点力气,说话的语气颇有点威胁的意思。

“好啦好啦,目的地到了,你要注意点形象才行”郑奇忍住了笑意,车子这时候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口,三十多分钟的车程这时候也结束了。

付了钱,两个人走了下来。

看着面前的小区,『门』口来往的行人和车辆,郑奇颇有感触,原先他们一家并不是生活在这里,但为了郑奇成家的问题,父母给他在市区买了房子,那时候刚好是大三,他离开的那段日子。

来到『门』口,例行的来访登记,不过在郑奇报完位置之后,『门』口的中年保安看了他们一眼,说:“没有这户人家。”

“没有?我应该没记错呀”郑奇说,“你再查查,看看是不是搞错了。”

保安看着这一对男『女』,想必也理解他们这种游子的心情,认真查阅了一遍,摇摇头,说:“真的没有这户人家。”

郑奇愣了,这么一来,他就失去了一个线索。

“那原先在这里工作的人知不道呢?”还是何惜梅脑子转得比较快,提醒了一句。

“噢,我去翻一下档案。”保安离开,过了一会儿,他走了出来,“确实有这个记录,但这户人家已经在三年前搬迁,嗯,不过留下了一个手机号码。”

“让我看看”郑奇按照上面的记录,打了过去。

“喂,你好请问你是?”对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我是郑奇,你是?”

“郑奇”电话那头的语气突然高了几分,旁边的何惜梅也都听到了。

“郑奇是你吗?我是郭守仁,你回来了?现在你在哪里?”

“郭守仁还真是够巧的”郑奇的语气也带上了一些『激』动,“你呢,你在哪里?”

“还是我去接你吧那里方便吗?”郭守仁问道。

郑奇看了一眼小区『门』口,说:“我就在当初那个小区『门』口,刚从保安嘴里得到你的电话号码。”

“我离你有一段距离,大概二十分钟后过来。”电话那头的郭守仁说。

郑奇挂掉了电话,对看着他的何惜梅说:“没事啦,有人过来接我们。我们找个地方坐会儿。”

在旁边的小店等了一会儿,一辆红『色』的bmwx6开了过来,车『门』打开,多年未见的郭守仁走了出来。

“嘿,这里”郑奇站了起来,对他招招手。

郭守仁小跑着过来,张开手和郑奇来了一个拥抱。

“五年啦,你这家伙总算没死”郭守仁用力拍拍他的后背,笑着说。

“命大着呢”郑奇说。

松开了郑奇,他看向一旁的的何惜梅。

她摘下墨镜,『露』出了原本的面孔,说:“我们见过的。”

“哦,哦你是……你是五年前和郑奇离开的何姐,真巧啊”郭守仁恍然大悟,然后又以惊异的眼神看着郑奇和何惜梅,眼睛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打量着,“你们?”

郑奇抓住何惜梅的手,说:“嘿嘿,你认为呢?”

郭守仁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想必也猜不到这两个人居然会成为一对。

“有话回去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