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39章 悠闲时光

第039章 悠闲时光

把事情坦白之后,郑奇轻松不少,至少他人心中会怎么想,会如何看待,这些都不用他去刻意的猜测和担心了。

不过总的来说,郑奇现在的身份,还是让这些人有股身处在虚幻之中的感觉,一个人消失五年,出去的时候还是大学生,回来的时候变成了皇帝,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该是如何,郑奇还是会继续他的生活。现在这倒像是一种本能的驱使——他离不开军人的生活,就像依安蒂说过的,他是一名杰出的军事指挥官,但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

家人们在最初的震撼之后,也渐渐能够接受这个事实。对于郑奇的邀请,他们没有多说什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难得一见的皇帝加冕,何况还是他们的亲人,这些东西自然少不了。

郭守仁家中,郑奇所在的客房。

郑奇和何惜梅享受着难得的“被动式”懒惰,因为他们现在就是想找事情干,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这里是华夏国内,而不是在联盟。这也就造成了,这两位现在非常的悠闲,每天没事干就陪陪其他人出去闲逛或者聊天,喧嚣似乎远离了他们。

不过,这对增进感情倒非常的不错,虽然何惜梅对于居家『女』人这方面的事情极度不合格,但作为一名将军,或者说即将成为皇后的『女』人来说,她对外无论手腕还是形象都是绝对出『色』的,也因此,这些头衔完全掩盖了其他的缺点,造成了**和吴雪都对这位媳『妇』非常满意。

『床』上,郑奇抱着何惜梅光溜溜的身体,手指头在她的嘴『唇』边轻轻滑动着。何惜梅右手搂住了他的脖子,身体往他怀里缩,头埋在了『胸』口处,看上去就像一只缩成一团的猫咪,『性』感而又带着可爱。

郑奇的手指头轻轻滑动着,来到了她的右手胳膊,从这里开始,就出现了她以前纹的文身,当初他第一次在酒吧看见何惜梅的时候,她身上最吸引人注目的无疑就是她这一点,从手腕到胳膊,再蔓延到后背的腰部,但恰巧的,这非但没让何惜梅显得不伦不类,反而是恰到好处的增添了她的气质。

郑奇的手指头来到了她的后背,顺着文身的纹路,一直慢慢往下,也许是『弄』痒她了,她轻轻笑了一声,身体在他怀里动了动,嘴里说道:“干什么?又在欣赏我堕落的象征了?”

郑奇忍不住笑了出来,这话还是当初他说过的。记得就是他在金三角的时候说了一句纹文身的都不是好人,而何惜梅这些,则是堕落的最好象征。这话倒成了何惜梅以后调笑他的话柄,而且还屡屡被引用。

“但没想到你这个人居然口是心非,明明喜欢堕落,还硬是要表现出抗拒的样子,当初的傻模样,现在我想想都觉得可笑!”何惜梅笑着说,突然地,她说话的声音变了一个调子,呼吸也急促了一分,“『混』蛋,你居然把手放在那里……啊……”

郑奇的手停留在了何惜梅的翘『臀』后面,手指头往下滑去,来到了一个神秘的禁地,而且很不规矩的『乱』动着,这让何惜梅越来越难以压抑她的声音,身体也有些发烫起来。

就在何惜梅要骑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抽』回了手,看着手指头上面晶莹的『液』体,笑着说:“别『乱』动,现在还没天亮呢!”

“你不正是喜欢这时候吗?”何惜梅反问道,她看着郑奇的在他嘴边晃动的手指头,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然后又用勾魂的眼神看着他,半朦胧的房间里,郑奇一脸的享受。

她撑着身体,往后移动了一点距离,低下头来。郑奇嘴里发出一声轻呼,他感觉自己的下半身被一张柔软而又润滑的嘴巴含住,眯了眯眼睛,往下一看,令人血脉贲张的一幕,何惜梅跪在了他面前,低着头,微微上下浮动,屁股翘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极具『诱』『惑』力的曲线。

他享受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闲着的时候,他确实爱这种生活。

……

早上,这两个人居然起了一个大早,很反常的事情,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旁人就无从得知了。

不过两个人换了一身衣服,一起出去进行晨跑。

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九点多,郑奇的妈妈已经做好了早餐,也许是知道这群年轻人喜欢睡懒觉的缘故,她们一般都在早上给他们做早餐,然后这几个人就可以理所当然的享受着『精』心的美味。

郑奇和何惜梅都出了一身汗,不过对于这点运动量来说,也只是玩玩而已。休息了十几天,身体有些松懈,他们有必要保持着状态,要不然老是感觉不舒服。进『门』的时候,郭守仁和陆可可却才刚刚爬起来,一个个都是睡眼惺忪的模样。

“哇,姐姐你的文身好有型!”陆可可说了一句,何惜梅和郑奇身上都只是穿着一件背心,自然的,陆可可看到了这一幕。她看了何惜梅一眼,又看了郑奇,然后对着郭守仁说:“我觉得我们也要去运动了,你看姐姐和大哥,他们的身材都那么好!”

“我觉得你如果不用我叫,也能够自己起来的话,我会很乐意陪你的!”郭守仁说,她尴尬笑了笑,显然已经超出了个人能力范围内。

早餐过后,郑奇对他们说了一件事。

“我明天需要去清海市一趟,那里有一个同学聚会,我去看几眼。然后回来的时候,你们就可以准备出发了,专机在京城的机场停着,到时候我们一起飞回去。”郑奇说,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不用带太多衣服,夏季的就行,那里一整年都是夏季。”

……

第二天,郑奇重新来到了这个城市。也就是这里,他的人生遇到了一个巨大的转折点——因为一次『阴』差阳错的事情,他遇到了依安蒂,也成功获得了她的认可,并成为她的宿主,从此,一切都开始改变了。

走出机场,看着周围,郑奇说:“真是令人怀念!”

他怀念的事情很多,其中少不了的就是飙车。所以,在机场外面的某一个无人角落里,上演了一场法拉利和兰博基尼的对决。经过这么多年的收集,现在郑奇手里头的跑车多得能够举办一个从上世纪到现在的跑车展!

车子在清海市的街道上狂奔着,两个人以前也都不是什么守规矩的主,飙车的事情也常有,但毕竟现在是白天,玩了一会儿之后,他们放慢了速度,把车子停在了一处酒店停车场里。

后面是一个同学聚会,说实话,这种事情很大程度上都是在向他人吹嘘自己『混』到如何程度,或者现在有了什么什么身份等,郑奇并不关心这些,也许是站得太高的缘故,如果还是当初那个毕业的普通大学生,或许他会注意这一点。

而郑奇现在不会在乎这些,他来这里的目的,只要是想要多邀请自己几个玩的比较好的哥们,毕竟加冕到时候会有很多国家的人参加,他也不想让自己的阵营过于寒碜了,人多一点,就会更热闹一点。

聚会的地点在离学校很近的酒店,郑奇把很低调的阿斯顿马丁one-77停在了酒店『门』口,这车子确实很低调,如果没有太留意,会把它认为是普通的vantage系列,但和那些系列不同的是,这是一辆限量版的车子,而且在国内的售价惊人,几乎达到了半个亿。

聚会很凑巧,有三个专业的学生们都选择了靠近学校的酒店,今天是『春』节刚过不久,大家也都有时间,所以居然巧合的在同一个酒店互相遇到,而有人提议他们拼在一起『交』流的时候,也获得了大多数人的赞同。

郑奇并没有来得很早,但他的到来,也着实出乎不少人的预料之外。当然,有些人高兴,也有人暗自警惕。毕竟他的事情虽然现在再也没有新闻媒体提起,不过对于清海大学出了这么一个学生,也确实是惊人的新闻。

高兴的自然是和郑奇关系比较好的,他们关心的问了一下有关他的事情,大家都非常的小心翼翼,郑奇很感谢他们的关心,虽然说大学里面能『交』到真正的朋友不会很多,毕竟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对待事物的看法,有着自己的人生观。

有一个穿着西服,看上去属于成功人士模样的说道:“郑奇,我就说过,你请我们去酒店吃喝的那一次绝对不会是最后一餐。现在看看,哥们你终于回来,聚会过后,我请客,我们再出去喝一顿如何?嗯,一定要带上自己的老婆!你们意见?”

大家都同意。郑奇说:“也许我们可以考虑换一个地点。”他说的换一个地点,自然是另外一个国度,不过现在这里人太多,也不好多说什么,虽然这在以后不会是什么秘密,但他也没有这个『精』力去到处宣扬。

除了自己大学时比较好的朋友,郑奇还发现了一些属于过客的人物。就比如他当初的大学的前『女』友,或者用现在的话来说,张玲当初就是他的『女』神,而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女』神对他爱理不理,而且还是作为备胎的存在,他居然还能够坚持下来。现在想想,真是一个非常天真而又『混』蛋的年代,阅历不足,经验不足,导致自己做了那么多脑残的事情!

而如今,世事变化,当初的『女』神,现在也不知道如何了,不过看她独自一人的样子,估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她看了郑奇一眼,然后目光停留在了身旁拉着他手的何惜梅身上,神『色』间不禁有些复杂。要论相貌,何惜梅不会输给她;要论身材,更加比不上火辣的何惜梅;而且按身份来说,高贵的皇后和普通平民,两人更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郑奇也只是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过多的留意。只不过另外一个人引起了他的兴趣。

“你居然会出现在这里。”王建豪走了过来,他身边是另外一个妖娆而又『性』感的『女』人。

“很奇怪?”郑奇问道。

“是很奇怪,当年的事情,你确实出名了。”王建豪说道,他神秘的笑了笑,“然而,又有一件事浮出水面,还记得我那辆被你撞坏的跑车吗?这恐怕出自你的杰作吧?”

“哦,五年前的事情啦,王同学你的记忆力还真是强!”郑奇给了他一个拇指,“不知道你现在说这件事情,想要干什么呢?”

“哈哈哈!”王建豪笑了起来,“不干什么,我只是顺便打了一个电话而已,我想也有其他人打了,不过我打的是内部的专线,应该有人赶过来了吧?”

郑奇摇摇头,这个人还真是没救了,一件小事情,他居然如此记仇,而且还偷偷报了警,尽管郑奇知道在场报警的人会有不少,毕竟他是一名印象中的通缉犯。但打内部专线的,估计只有他一个。

何惜梅笑了一声,看着王建豪,说:“『挺』聪明的,但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干什么吗?”

“什么?”王建豪目光看着何惜梅,在她身体上游动着,颇有些欣赏的意思。但郑奇心中笑了,敢这么直勾勾盯着她的,这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果然,何惜梅走到了他面前,脸上带着微笑,王建豪也微笑着,但下一刻,他神『色』大变,并尖叫一声——何惜梅一脚踢在了他的裆部!不过声音刚刚叫出来,何惜梅一拳扫了过去,直接扫在了他的嘴巴上,又把他的声音给打了回去。

王建豪直接软倒在了地上,捂着裆部痛苦的呼救着,不过这里靠近阳台,离众人聚会的位置很远,加上现场音乐的缘故,并不会有人听见他的声音。旁边的『女』人神『色』变了变,急忙把地上的王建豪给扶起来,对着他们说:“你们想要干什么,警察已经来了,你们跑不掉的。”

“呵呵,如果你是他老婆的话,那抱歉,估计你以后要守活寡了!”郑奇冷笑道。

“不对,这小子还能用几根手指头!”何惜梅说。

两个人笑了起来,而这时候,聚会的人群中走进来好几个穿着黑西服的男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们身上,他们没有理会旁人的目光,径直走到了郑奇面前,说:“先生,抱歉,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希望不会影响到您的心情。”

郑奇点点头,这些人应该是特殊部『门』的,毕竟从上次的事件发生后,虽然没有人时刻跟着郑奇,但各地的部『门』也肯定做好了准备,防止这位皇帝遇到麻烦,有人报警说遇到郑奇,那很自然的,就会被他们这些人接管。

他们不管对错,把王建豪拖了出去。

对于一个普通的平民和一个足以影响世界格局和双方友好关系的皇帝来说,这绝对不是一道很难的选择题,领导人们自然有自己的准则,况且华夏国的人那么多,**的也那么多,处理一两个,完全不会成为任何问题。

只不过,会有不少人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