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41章 婚礼

第041章 婚礼

时间过了两天,由于一件件大事的降临,联盟现在是越来越热闹了。

不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联盟的皇帝居然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定了下来。仓促的准备,让不少人责备他们这两个风风火火的年轻人,不过相对于后面的加冕仪式来说,这个婚礼,倒也真的挤不出什么时间来了。

而就在婚礼的前一天晚上,他们两个人居然还在深夜里忙着处理联盟的事情以及后面的加冕。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原本以为那群官员能够处理,但事实却不是这样,加冕的事情,毕竟是一个皇帝的大事,而且由于宗教文化的差异,大家对这个过程产生了很多不同的意见。

到了第二天上午,太阳晒在了郑奇的脸上,两个年轻人这才迷迷糊糊的爬起来。

不过郑奇依旧趴在**,半睁着眼睛,听着耳边的海浪声和飞禽的鸣叫,但就是提不起精神来。

“喂,起来啦!”他拍了一下身旁的何惜梅,“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呀?”她翻了一个身,用枕头捂住头,“今天是睡懒觉的日子。”

“真是糟糕的女人。”郑奇说了一句,他在床头摸了摸,找到了一包香烟,“快点起来,老子要去结婚啦!”

他摸了摸,掏出了最后一根烟,叼在嘴里,拿打火机点上。

何惜梅最终还是爬了起来,她从后背搂着郑奇的脖子,身体懒洋洋的靠在他的身上,轻轻笑了几声,说:“你不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再这样下去,还有哪个女的敢嫁给你?”

郑奇使劲吸了一口烟,然后夹着烟的右手举了起来,何惜梅伸手接过。

“我突然觉得有些紧张了。”他说,“这还是我的第一次呢。”

“我喜欢你这种第一次!”她笑着说,手掌在郑奇的胸膛轻轻摸了摸,害得他听完这句话差点就被呛到。

这时房门被轻轻敲了几下,然后夜莺打开门走了进来。

房间里烟雾一片,她第一眼就看到郑奇懒洋洋地坐在床边,**的何惜梅搂着他的脖子,身体贴在了他的后背,手里夹着一根香烟放到了郑奇嘴边,而她嘴里吐出了最后一口烟雾。

从这方面来说,他们两个绝对是般配的。但现在已经是日上三竿,而他们却依是懒洋洋的模样,着实让不少人替他们着急。

“哎,你们。”夜莺摇摇头,“大家都在等你们了,化妆师已经准备好,建议你们还是快点穿好衣服。”

“谢谢啦。”郑奇说,“喂,我们干活啦!”

“我先下去吧。”夜莺转身离开这里。

楼下郑奇的父母已经在等待着了,当看到夜莺下来的时候,吴雪问了一句:“他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夜莺想了想,说:“他们,他们现在应该准备换穿好衣服了。”

又等了一会儿,依旧不见有动静,吴雪也没了耐心,她亲自走上楼去,来到两人的房门前。门没有关,她站在门前,里面一阵烟雾弥漫,她伸手在面前扇了扇风,敲敲门,走了进去。

“郑奇你怎么在吸烟?”吴雪问道。

“啊?我?”郑奇立马爬了起来,打开房间里的的窗户,“嘿嘿,习惯了。”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何惜梅,她的反应倒是挺快的,把烟丢到了床底下,然后装作一副忙碌的模样来。

“妈,你怎么上来了?”一旁的何惜梅笑着问道。

吴雪摇摇头,说:“你们两个孩子,怎么能这么随意呢,还有郑奇,现在还没有准备?都给惜梅这孩子干啊?大家可都等着你呢,快点给刷牙洗漱呀!别偷懒啦!”

“好好好!”郑奇点点头,“我马上准备,保证一定让你们满意,行了吧?”

“我去叫人过来。”吴雪离开这里,几分钟后,一群负责的化妆师也走了进来。

“噢,东西还真多。”郑奇说。

他拿起了属于他的一件黑蓝色的衣服,相对于普通大众来说,他的服装可能特殊一些。很像一套军礼服,上面佩戴着上将的军衔,还有着胸花、胸章、袖章等东西。由于他身份特殊的缘故,他的衣服必须要表现出皇家的特点,而且还要结合军人的身份,所以这套独特的衣服就成为了他的礼服。

“好复杂的第一次。”何惜梅也说着。

……

两个多小时后,穿戴整齐的郑奇走了下来,他头上戴着一个黑色的帽子,白色的手套,脚下穿着一双黑色的长筒靴。虽然是用于婚宴的衣服,但仍然把他身上一名军事领导的气势给体现了出来。

众人皆准备结束,郑奇先一步出发,他们登上了穿梭机,飞往罗安达海岸外面的一个岛屿,他们的婚宴就在那里举行。

一个用于度假的岛屿,海岛被一片碧蓝色的海水所包围,从上空看,海岛全是绿色的树木和金黄色的海滩,岛上建造着各种风格各异的建筑,不过今天却没有开放,但岛上的人却非常的多,光是目测,就估计有两千多人。

这里面除去郑奇的亲戚朋友外,最多的就是猛虎团的士兵,本来应该是全部参加,但由于时间仓促,有些人还在准备着其他的事情,并没能全部参加,所以现在呆在这里的,只是一小部分比较悠闲的。

等到今天的主角都到齐的时候,婚宴也正式开始。

一套并不是很特殊的流程,和大多数结婚的人都一样,只不过只不过因为两个人特殊的身份,过程也有了一点变化。走红毯的整个过程,都被旁边的摄录仪给记录下来,然后以全息投影的形式,直播了整个过程,让在其他地方的人们同样可以以全方位的角度欣赏这个并不太张扬的婚宴。

一脸正经的郑奇抓着穿着一整套白色婚纱的何惜梅的手,慢慢地沿着红地毯往前走去,照相机的闪光灯闪耀着,红毯两侧都是一群熟悉的人,既有军团里面的士兵,也有他的朋友,还有他的长辈们。在他们目光的注视下,郑奇带着何惜梅走到了舞台上面。

主持皇帝的婚宴比较特殊,原本主持的应该是牧师,但问题就出现在这里,郑奇,或者说恩盖欧二世,他被人们奉为原始宗教的至高神,如果请来基督的牧师主持的话,那可就闹了一个大笑话,而且身份也不符合。

最后由请来的司仪主持让他们两个人宣誓,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中,那两声“我愿意”说完之后,整个现场都沸腾了起来,大家纷纷举杯庆祝。

“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司仪微笑着对两个人说,旁边有人递上来戒指盒。

盒子里面的戒指是黄金打造的,并没有其它的饰品在上面,不过这两枚戒指意义非凡——它们是被依安蒂特意打造的,使用了一些特殊的合金,并在上面刻下了一道道细巧的花纹,内侧刻着对方的名字,书写永恒。

虽然特殊,但这戒指并不值什么钱,甚至不如一些普通的钻戒,有人纳闷,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不是他们的疏忽,郑奇当初也确实想过钻石,但如果使用钻石的话,会很没有诚意——他们的钻石几乎是数不尽的,如果把这个送给对方,当做永恒的东西,那也太敷衍了。

郑奇认真的把刻有他名字的戒指戴在了何惜梅伸出来的无名指上面,然后何惜梅也同样把刻有她名字的戒指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面,整个过程,被摄像机和全息投影器记录了下来,并实时播放了出去。

两人随后转身面对众人,大家纷纷鼓掌欢呼。郑奇脸上带着笑容,而何惜梅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不过他们的手始终都是牵在一起的。

最后,司仪站了出来,说:“以至高神的名义,我宣布,你们从今天开始,彻底结合在一起,并且,恩盖欧陛下可以亲吻你的皇后了!”

这些话已经超出了普通标准,惯例是以国家的法律作为名义,但法律根本无法凌驾在郑奇头顶上。所以,他们只能用至高神的名义,让这两位结为夫妻。这份殊荣,恐怕只有郑奇才能享受了!

郑奇转过头来,看着脸红的何惜梅,在大家的欢呼声中,他的嘴唇和何惜梅的嘴唇印在了一起。

台下彻底沸腾,人们都欢呼着,拿起了身旁的酒杯与身旁的朋友碰杯,庆祝这个极具意义的时刻。

但,也有一些人的心情有些复杂。

宋雅玉站在人群中,默默地观看了整个过程。虽然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她自己也不会有任何与何惜梅竞争的实力,她也不会认为自己能够比得上何惜梅。但就像一个女孩所抱有童话般的心思,她是真的非常希望现在台上面那个女人就是自己。

但,现实始终是现实。

她两只手掌互相握着,放在胸口前,闭着眼睛,心里默默祝福着他们。

“哥哥,你和姐姐会很幸福的。”她轻轻的说着,她感觉自己只是郑奇生命中的过客,虽然留下了影子,刻下了印记,但并不能永远的追逐在他的身后,该消失的,总有一天都会全部消失不见。

宴会开始,宋雅玉并没有表现任何的不自然,依旧和一群人有说有笑的聊着,但眼神里的暗淡,却不是她能够控制的。到了后面,人们四处活动起来,她看了一眼被众人围着的郑奇,还有他不断被灌酒的模样,轻轻笑了一声。

她转身走了出去,外面的海滩非常热闹,庆祝婚宴的人群也在那里欢庆着,迎面走来一名端着盘子的服务生,她随手拿了一杯红酒,然后站在沙滩边上,看着下面的人群,轻轻喝了一口,有些苦涩,又有些甘甜的味道,她微微皱了皱眉。

“嘿,美丽的小姐!”彼得走了过来,手里拿着酒杯,和宋雅玉碰了碰杯。

他看了宋雅玉一眼,说:“你不去里面凑热闹?”

宋雅玉摇摇头,说:“里面已经足够热闹了,没有人需要我。”

彼得呵呵笑了一声,他摇了摇手里头的杯子,说:“有些事情,并不要困扰在其中一点上面,走另外一条路,也不是看不到阳光。”

宋雅玉抬头看着彼得,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彼得只是神秘的笑了几声,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扬了扬他手里头一小本笔记本,递给了宋雅玉,示意她看看。

“这是,一本书?”宋雅玉翻了一页,里面是用纯正英文书写的,内容她也看的懂,“《从人到神——恩盖欧大帝》?”

“写你哥哥的。”彼得说。

宋雅玉来了兴趣,翻了翻里面的内容,都是一些彼得对郑奇的看法。和与他一起相处时所遇到的事情,他自己有过哪些事情等,总的来说,就是专门写郑奇一生的传记,只不过目前只是零星记载着一些事情,还没有正式列入正文。而且有些方面彼得并不是很熟悉。

“你对哥哥的评价很高。”宋雅玉合上了笔记本,微笑着说。

“恐怕会低估。”彼得说,“他总是令人出乎预料,虽然目前来说,虽然目前他并没有如同历史上的帝王那般出彩,但我敢保证,十年内,他一定会用得上这个称号,到时候我这本书一出版,我就是历史上最具有远见的人。”

宋雅玉笑了笑,彼得也笑了起来,继续说:“不过我一个人是无法完成这些工作的,所以,我希望宋小姐能够帮助我一把,当然,不仅仅是你一个人,以后加入写作的人,还会有更多。”

“我能行吗?”宋雅玉问。

“你绝对能行!”彼得说,“你可是他最喜欢的小妹妹,一定能从他嘴里撬出很多秘密来。”

“最喜欢的?”宋雅玉别的没有听到,但惟独这几个词。

“嘿嘿,当然,你以为他是什么好货色啊!像你这种可爱的美女,经过以往事实的论证,他才不会放过呢!”彼得笑眯眯的说,“而且我发现他身边也不止一个了,何况他夫人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哎,如果让我也碰到这种女人,我就是减寿,那也值了啊!”

宋雅玉看着笔记本,轻轻点头,坚定的说:“我会帮助你完成这本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