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10章 生物改造

第010章 生物改造

收费章节

联盟元年,05月05日

洛比托,猛虎团地下基地,医疗中心

AI格拉斯正在埋头处理着一份生物学计划,尽管用埋头这个词不太适合他,但目前对他工作量的形容,这无疑是最恰当的一个词——一个人工智能反复、重复计算了一个早就被验证的道理,但却不能放过任何一处遗漏的地方。:

他面对的,是一份医疗与生物改造手术,短短的几项内容——

强化骨骼的手术:在有机体内注入一种液态金属,并在特定催化剂的作用下,与骨骼互相结合,让其拥有更加坚固的结构和表面。

强化肌肉的手术:以注入物体的形式,提高机体肌肉密度,从而增强机体的力量。

强化视觉的手术:眼部视网膜的改造,增强对光的感应。改造视锥细胞,提高它的兴奋度,增强对外界的刺激反应。增强单拮抗细胞的灵敏度,增强对红外光线,紫外光线的感应。

强化反应的手术:替换神经传导纤维和树突,以特殊的超导纤维进行替换,增强突触传递信号,让传输速度以及大脑接受并发出指令的速度成倍提高。实验之后,将有效提升人体神经反应速度500%-1000%。

格拉斯再次检查一遍,并把相关的手术程序重复演算。最后,他同意了这个手术程序。开始把手术文件上传。

过了一分钟,他面前出现了依安蒂的影子。

“先驱者”他说,“手术已经最后确认。”

依安蒂站在他对面,问:“确认成功的几率有多少?”

拉斯说,“这是最大的可能性了。我也希望能够取得新的进展,以降低手术风险。但人类的身体,我们接触的时间毕竟太短,加上只有少数的试验体,诸多方面的变化,我们都无法估计。”

依安蒂叹了口气说:“进行生物体大改造的实验,我知道会有很多风险,但时间不等人,这一步始终都要走。”

“剩下的35%。只能祈祷虚无缥缈的运气。”格拉斯说,他看了依安蒂一眼,“他们的选择是必然的,这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

她点点头,消失在了这里。

她来到了郑奇身旁,也就是地下实验基地的休息区。此刻,已经有七十多名身穿白色条纹病号服的健壮士兵们在一旁安静的等待着——他们坐在椅子上,身体挺得笔直,双手自然放在两腿膝盖,目光正视前方。

已经有九个AI在一旁准备,他们一次能够完成三十个人的手术,但为了安全起见,依安蒂把数量降低至二十个名额。

“跟我来”她直接对郑奇和何惜梅说道,然后转身往前走,并没有让其他人问话。

她带着两人走进了其中一间房间。

白色的布局和环境,正中间两张手术用床,旁边都是一些滴注或者传导身体机能的机器,上端还有一套能够接受指令,并作出最精准判断的手术专用机器。这场手术非常特殊,以普通人的判断能力,失误的几率会比机器高很多。

“你觉得怎么样?”依安蒂露出了一个微笑,“准备好了,就把衣服脱下来。”

郑奇看了周围一眼,然后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放在一旁的椅子上。躺在病**,他直接面对着头顶的一台激光照射器,这东西他很熟悉,原本是用来拦截空袭的导弹,但它现在的用途显然不是拦截,而是要用在他身上。感受着冰冷的环境,他的身体不禁抖了抖。

他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何惜梅,她也把衣服脱了下来,一丝不挂,露出了小麦色健康的肌肤,安静的躺着。他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做了一个手势,她同样以微笑回应。

“现在给你们注入麻醉剂。”依安蒂说,旁边有两个协助的机器手持着针头,对准他的手臂打了一针,他只感觉到一阵轻微的刺痛,一团透明的**注入到了他们体内。

他逐渐感觉到有些眩晕,身体失去了对外界的感应,有些像以前在无重力环境下毫无目的飘荡。眼前的世界也开始变黑,他使劲动了动眼珠子,最后看见的是在一旁安静等待的依安蒂和身后一大堆不断滚动的数据。

“坚持住,你们一定会挺过来的。”依安蒂最后说了一句。

……

仿佛陷入了一个梦境,一个恐怖的梦境。

郑奇难得一次安稳、没有任何杂念的休息,但脑海里却出现了一些不属于现在的景象——他爬了起来,不过时空转移,已是多年以后。他睁眼的第一刻就看见残破的大地,毫无生机的世界,身边所有熟悉的人一个个消失,只剩下他孤独的一个人在冰冷灰白的世界行走着。

被统治的生灵匍匐在他脚下,冷漠的目光扫过他们身上,他知道,他已经获得了无上的权力,他被所有人称呼为霸主,但却是一个人孤独的霸主。

这仿佛一个诅咒,他得到了一切,他失去了一切。

他不敢相信,当他看到自己苍老的双手时,他恐惧的尖叫起来……

猛地睁开眼睛,依旧是头顶惨淡的灯光和身旁冰冷的机器,他胸口剧烈起伏着,嘴里不停地喘着气,额头上的汗水浸湿了枕头。

依安蒂第一眼就发现他睁开了眼睛,忙走了过来,站在他身旁,温柔而又关切的目光看着他。

“你感觉怎么样?”她很努力的挤出了一个让郑奇感觉舒服的微笑。

“很好,就是脑子有些乱,像喝醉酒”郑奇现在还是有些迷迷糊糊,他的视线一会儿明亮,一会儿又变得暗淡。头顶的灯光也时而柔和,时而刺眼。他非常希望依安蒂能够关上电灯,“我现在努力保持清醒,这样没错吧?”

“没错,你的表现非常好,你是最先恢复过来的一个人。”依安蒂脸上依旧带着微笑。

“她呢?”

依安蒂知道,他问的是何惜梅。但她还没想好该如何回答。

“暂时……没有消息。”她最终还是如实回答,“心率有所降低,血压在一段时间内升高,但现在出现了反复现象。并失血过多,我进行了一次输血,但情况如何,还有待判定。”

“依安蒂,我以前说过……”郑奇一个一个词的说,“我有点讨厌你的诚实。”

她轻轻笑了一声,“你现在希望干什么?”

“帮我把头扭过去,我想看着她。”郑奇说。

一个机器手伸了过来,冰冷的触觉从他脸上传到了身体内部,他避开了头顶刺目的灯光,眼睛看着一旁浑身插满弯曲管子,安静地躺着的何惜梅。他发现,她安静的模样仍然非常美丽。他伸出了一只手,颤抖着,但始终无法触摸。终于,他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你能行的”依安蒂别过头去,嘴里小声说着,“坚持下去,必须坚持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