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16章 矛盾爆发和战前密谋

第016章 矛盾爆发和战前密谋

此次的月球之旅,一共持续了一个星期。

主要就是完善建立的月球基站,把这个地球的卫星当做对地的观察点,并设置一些磁力大炮,进行对外或者对地的防御。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采集月球土壤里面所含有的氦3。

飞船携带着几百吨重的资源飞了回来。

依安蒂融合了一些,剩下的将会用到各个领域,包裹联盟境内的万能工厂和科研机构的供能,还有其他几十个核电站设施,届时联盟将不会担心任何电力资源的消耗。从月球所带来的这些东西,足够消耗十几年。

回到家中,大部分人都选择好好休息一番。但特种部队,他们还有其他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进行飞行模拟训练与战舰各方面的数据处理,比如操控战舰,使用舰载武器,并接触跃迁断层空间的理论,开始进行一些简单的推断和配合人工智能进行跃迁前的准备工作……

事情繁杂,但大家的兴趣和任务成了正比。

也许是受到郑奇的影响,也许是为了表现他们的强大,每一个人都找到了自己所要做的事情。

罗安达半岛上奢华的度假别墅内。

郑奇躺在沙发上,观看着电视机播放的电视节目。他一直没有发现,联盟民众的业余生活也挺丰富的,至少这些种类繁杂的节目已经证明一切,而他们有时间做这些事情,也证明着,联盟现在的生活已经有了巨大而又显著的提高。

但他不禁有这个想法,如果现在打一仗,不知道以联盟的财力,能够支撑多久的战争呢?

这点无法确定,联盟虽然强盛,但底子并不是很足——这关系到日月积累的问题——他们才刚刚成立不到一年时间,真正建设的也就两年时间。想要在短时间获得几万亿,甚至十几万亿的财富,恐怕只有去抢!

就像苏联解体那时一样,他们其中有一部分的财富,就被美国人给瓜分掉了。这还真是比较软的手段,如果是攻打一个国家,彻底抢占资源和财富的话,恐怕这个数字会一直往上翻。

“如果要打,只能加快速度。”郑奇自言自语道,旁边的何惜梅听到了,不禁起了兴趣。

“你已经在准备了?”她问道。

“战争估计是必然的,根据军情局和华夏国的情报,北约各国目前秘密会议频繁。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在商讨如何对付我们这几个抱在一起的国家。人家已经准备磨刀威胁我们,如果还不出击,死的只能是我们。”

“我不担心战争,开战没问题,民众也没有太大问题,只要我出面,一切都好解决。但经济的问题,我不知道能不能支撑过去。如果是消耗战的话,最先死的还是联盟。”

何惜梅听完,说道:“可是,你刚才已经给出了答案,你说过的,要加快速度打!”

“嘿嘿……”郑奇笑了几声,要说最了解他的人,非她莫属了。

“不过还要看看我们盟友的意思。”但何惜梅也有自己的看法,“比如华夏,最近他们周围的矛盾不是非常多吗?在西方国家没有真正针对我们之前,恐怕真正乱起来的导火线,不会出现在我们身上。”

“确实如此,就算要制裁联盟,也必须要慢慢斟酌。”郑奇点点头,“不过一旦乱起来,统一战线那是必须的。我有这个感觉,这回应该是某场大战的序幕,但会不会持久下去,这很难判定。”

“不难。”何惜梅居然摇头,她否定了郑奇的观点,让他也有了兴趣。“确实不难,主要看你,你才是主角!”

“哈哈,我该感谢你的夸奖和对我的信心吗?”

“你们聊什么这么开心?”楼上的宋雅玉走了下来,她一整天都在处理着在太空和月球上的收获,特别是她进入万能工厂内部的基地时,对很多新奇的东西都进行了非常详尽的记录。

“来,坐我这儿。”何惜梅拍拍她旁边的位置,宋雅玉坐在了她身旁,好奇看着他们两个,“也没什么,我们只是讨论到底是主动去抓老鼠,还是让老鼠投上门来。”

“嗯?”宋雅玉眨眨眼睛,虽然对军事不太了解,但她也知道,这两位讨论的东西一般都和军事离不开,“对外的计划?”

她很聪明,判断了出来。

得到郑奇的点头之后,她说:“又是一个值得记录的时刻。”

“你似乎太过沉迷于其中了。”何惜梅抓起她柔嫩的手,“我们的时间都还有很长很长,你是绝对做不完这些事情的,一步步地走,收获才是最大的。你认为我说的怎样?”

微微露出一个笑容,她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我们的专职史官,你可要把我也描述的英明一些哦,最近的事情,可是关系到以后全球的局势呢。”何惜梅说着,又开起了玩笑。“留名青史这种大事件,我其实也想插一脚呀!”

“嗯,这些都有。”但宋雅玉却很认真的点点头,“我记录了很多东西,除了《从人到神——恩盖欧大帝》这本书之外,我还打算记录其他事情,就比如“站在神后面最伟大的女人”,将为你揭开联盟皇后的秘密,这本怎么样啊?”

宋雅玉突然笑嘻嘻的模样,让何惜梅忍不住捏了她的脸一下,笑道:“好啊,你居然也敢调笑我了!快告诉我,是谁教坏你了,是外面的坏女人,或者是我旁边这个混蛋?”

“喂喂喂!”郑奇这下可不服了,“你们玩你们的,干嘛把战火也烧到我这里来?”

……

日子在表面上的平静中进行着,联盟目前是世界瞩目的焦点,除了他们闻名的医学技术还有军工企业,现在还多了一点,就是电子科技的研究中心,他们发布了关于石墨烯在其他电子领域的运用,这原本还属于试验中的材料,现在已经在联盟境内推广使用,无疑在世界掀起了惊涛骇浪。

联盟的经济不断往上翻,而对于军事的投入,也占了绝大的比例。军费的支出,让不少人不怀好意的猜测着。这也在无形中预示着,某些事情将要发生。而且世界上各国越来越明了的阵势和部分国家联合反对联盟倾销军火的行为,加上此刻抓紧演练的皇家部队,每个人都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联盟最近加大了对移民人口的审核力度,毕竟郑奇曾经生活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他知道人多并不一定有优势,同时还对出入联盟人员的签证增添新的条例。

另一方面,军情局最近查处了一批军事间谍,专门针对于联盟那些令人羡慕流口水,但却从来不会对外界公布的高端军事技术。虽然他们的手段都很高明,甚至大部分人受到拷问之后,仍然没有交代任何事情,但他们的来源也不用多说。

郑奇对此暗暗留意,但想要窃取联盟的高端技术,第一是攻破依安蒂以及一众爱建立的虚拟防护措施,第二就是真正打破联盟对外的防御,直接窃取。但无论哪一点,这似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尽管那些特工屡试屡败,但却百试不厌。

对方派出间谍和特工对联盟下手,但没料到的是,他们自从踏上这片土地来,就已经遭到了军情局的监控,在各种各样高科技面前,一场低调,但是却惊心动魄的谍战暗中展开,人们的生活非常平静,但底下却风起云涌。不过军情局处理的非常好,至少大部分的事情都了无痕迹的处理完毕。

……

但某些事情的发生,总是让人无法控制的,或许这就是冥冥中自有注定。

倾销军火的问题,早就有人不断抗议,而且在近段日子来,某些国家爆出联盟拥有并制造大批核武器的惊人新闻,让暗中警惕的联合国决定对联盟进行警告,并且责令他们在短时间内提供相应的整改措施,停止不断对外倾销的行为和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对联盟本土核设施的检查。否则,将会有安理会对联盟进行经济制裁,停止与联盟的一切贸易活动,对其海外企业切断贸易,实施资金冻结等等。一旦事情继续恶劣下去,安理会还将会采取军事方面的制裁。

可以说,目前联盟的海外企业为联盟带来巨大的收益,如果这时候遭受到严重的经济制裁,那对于联盟来说将会是一个庞大的损失,也会让一大部分人失去经济来源。

而就在联盟官员为此苦恼的时候,又有人爆出,联盟对正被联合国制裁的伊朗出售大批主战坦克,战斗机和弹道导弹等严令禁止的物品,而伊朗也和联盟进行暗中的石油交易。这还没完,他们又根据石油这一条,暗指华夏国也从中捞取好处,然后又对华夏的各方面进行抨击。

人们在警告伊朗和联盟的时候,某某军事阴谋论,威胁论满天飞的时候,巴基斯坦依旧力挺他的三个盟友。这时候,他自然无法避免被众人口诛笔伐。

由于联盟的第一个中招,也让另外三个盟友遭受到了牵连,人们这时候纷纷针对这四个结盟的国家,而他们目前毫无办法的行为,也让某些人暗中得意起来。这么多国家的联合,就算联盟再强,恐怕也无法与之正面抗衡。

为了防备,那些原先大批购买联盟军火的国家,现在已经把这些武器运用到对付这四个国家的计划上来,嘴里种种“朋友”,“兄弟”之类的词汇,现在也变成了不断的指责。

四个国家现在绝对是被西方人不断排挤,并且四周危机四伏的典例。

他们该如何应对呢?

在这种由暗地里转向明面上的不断互相争斗打压的局势下,四个国家的表现就如同温顺的兔子一般,让人更加觉得他们是好欺负的。终于,在十月份的一天,某个国家的领导人秘密访问联盟。

在洛比托的私人别墅里面,这场密谋正式开始。

客厅的沙发旁,郑奇,何惜梅以及国防部和军情局的官员接待了华夏方面的秘密访问人物,裴国俊和以及一些军事官员和国防部的高官等,这些都是对一个国家的国防安全起到重要作用的人物。

加上郑奇身份的缘故,所以,此次来商议的也都是一些熟人,毕竟这时候拉近关系非常重要。

秘密访问,商谈的当然也是一些不能公开的事情。当然,这次的事情,也在郑奇的预料之中。

“我们决定对菲动手。”裴国俊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

“呃?”他的直接,倒是让郑奇也有些愕然,随即笑了笑,放下了原本想要喝茶,“决定破解美国佬的‘多头攻击’了?”

裴国俊点点头,他神情肃穆。毕竟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郑奇那般,导弹来到了头顶,他依旧能笑得起来的。

“也是时候了,我们错过了很多机会,现在他国处处针对,国内的言论一定到达了高涨的程度,虽然里面有不少煽动和不怀好意的声音,但整体来看,如果不动手,我们会非常丢脸。而且菲会成为一个榜样,让其他对我们有不好意图的国家彻底放开手脚起来。”

赵克洋也说道:“另一方面,还多亏你们的帮助和提供的技术,让我们攻破了许多难关,我们的四代机已经完全可以称为四代机,我们的导弹的击打精准度也达到了一定程度,民意已经达到了最高点,再这样下去,会产生不稳定的情绪。”

“但我们知道,这会带动多方面的因素。”裴国俊说,“牵一发而动全身,我们一旦行动,会产生非常广泛和严重的影响。”

“在此之前,我们已经秘密和另外两个盟友商量过,他们也觉得没必要继续等待下去。”一名国防部官员说道,“西方人对我们动手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甚至于民间也有这种声音出现。经济上的制裁迫在眉睫,而后还有军事上的制裁。我们都不希望做被动的一方。”

“这始终无法避免。”郑奇耸耸肩。一直以来,他都没有理会外界的声音,对于经济的制裁,联盟肯定会蒙受损失,而究竟该如何走下一步,他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面对那群猖狂的敌对分子,他能给的只有教训。

“但你们的速度必须快!”郑奇强调道,“你们国内的声音,绝大部分都只会在口头上逞强,就像网络上喊打喊杀他们是一流,但真正发生战争消耗,绝对会对正常秩序产生影响。而到时候,他们又是第一批反对战争的人。这些都是内乱的因素,舆论的压力,也就是他们这群人照成的!”

“以最快的速度,快刀斩乱麻,把南海麻烦的事情处理掉,然后趁着内部不和谐的声音没有出来,在民意最高涨的时候,你们严厉整治国内的事情,把以前反对或者嘲弄的声音都压下去,特别是那些敌特!这么一来,你们才能获取最大的胜利!”

郑奇的手段非常简单,铁血政策!也是他一贯的作风,对于华夏的事情,毕竟各种各样的人混杂其中,加上是网络时代,一个个嘴巴都非常能说,也容易遭受到其他别有用心的人的煽动——你不打,他说你懦弱;你开打,他又说劳民伤财;你增加军费,他说你贪污;你不加军费,他又唧唧歪歪说装备跟不上……攻击自己国家军队,并把任何事都能牵扯到体制问题的人群,绝对不会是什么爱国者。

“这点我们已经计划好。”裴国俊点点头,身为一国元首,他们也不都是吃干饭的。“处理好内部民众的事情,对我们统一阵线有好处。”

“我们真正的盟友?”郑奇问,他需要确认这一点。

“很少。”赵克洋摇摇头,“曾经我们真心对待的,现在都在后背捅我们的刀子,朋友非常少,加上我们几个国家被孤立了,现在整个国家周边,几乎都是敌对势力。”

“除了伊朗和巴基斯坦,还有哪些?”

他们都摇摇头,“有是有,但都是一些小国,无足轻重。”

“都站到西方阵营去了?”郑奇说,“怪不得最近我的军火怎么这么好卖,原来如此!”

这几位领导人都在苦笑,朋友真的不多。包裹阵营里巴和伊朗都算不上朋友,两国也在宗教上有些分歧,但为了照顾和帮助华夏的利益,巴基斯坦曾说过帮助伊朗抵御外来入侵者,其后面的声音,无非就是华夏。

“俄罗斯呢?”郑奇又问。联盟和俄罗斯的关系也不怎么样,虽然也没有敌对,但交流非常少。

“他们有些犹豫不决。”裴国俊说,“这次的事情不太乐观,在外界看来,我们都是被逼迫上去的,底气不是很足,而对我们贸然的支持,定会带来许多不可预计的因素。”

“这关系可不太妙啊!”郑奇说,“毛子的心思,还真是难搞懂。但希望他们不要站错阵营。”

“他们不会站到美国那边的。”赵克洋说。

“那就好,我可不想到时候跳出一个搅局的家伙,省的我多费力气去处理他们。”郑奇说,他的话语带着强大的自信,就好像这是一场把握十足的战争一样。但事实也绝对如此。

“我们有我们的理由,但陛下你呢?”裴国俊突然想到一点,眼前这位虽然一直在喊打,但贸然发动战争,似乎怎么也说不过去呀?

“管他的呢,你们是自卫对吧?我也来一场自卫算了。”郑奇说,然后靠在沙发上,“联合国什么的,我已经不打算鸟他们了,从当初联盟的国旗出来到后面的军火贸易,他们就一直抗议,到现在发展为制裁,那群官员都是西方人的走狗,就让他们自己哭去吧,我承认的只有联盟,没有联合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