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28章 活捉(下)

第028章 活捉(下)

一声巨响,面前那扇可怜的‘门’根本顶不住攻击,仅是一脚就让它彻底回归原始状态,一块块残缺的碎片散落地面。而里面的十几个人纷纷以惊惧的目光看着‘门’口,两个身穿铠甲的人冲了进来。

同时里面有两个人拿起手枪。

何惜梅显示屏里面的十字准心进行智能搜索和瞄准,锁定其中一个人的头部,速‘射’状态下,一小团等离子炮打了出去,随即肩炮的角度切换,继续瞄准下一个目标,继续把目标的脑袋轰烂。

人群尖叫,而这时候郑奇走到了他们面前。

他看着一个‘花’白头发,脸上写满惊恐,身体微有些佝偻的老人,‘抽’出身上等离子手枪,蓄能中的绿‘色’光团照在了昏暗房间里面所有人的脸上,惨白加上深绿,这一幕无比的诡异。

“恭喜。”他说,“你们现在正式成为俘虏,特别是你,明仁先生。”郑奇强调了一下,用的英文。目光看着日本天皇,想必他也听得懂,所以在郑奇说完后,他只能点了点他卑微的头颅。

“很好。”他收起了手枪,“作为战俘,如果你们配合的话,我不会伤及你们的‘性’命。”

“现在站在一排,双手抱头!一个个跟着走出去!”

何惜梅走在前面,手里头端着脉冲步枪,郑奇跟在最后面,他数了一下,一共有十二个人,都是一些亲属什么的。

虽然抓获天皇并不能改变什么,但这股成就感不是其他人能够体会的,至少现在郑奇心中就非常自豪,以后的报纸新闻会出现这么一条:“惊天消息,日本天皇被联盟士兵活捉!”

他摇摇头,觉得还是这样好:“皇帝对决——日本天皇的最终损落!”

“你现在的脑子还真是活跃。”依安蒂说,“不就是抓了一个人嘛!”

“嘿嘿,你不懂。”他笑了几声,“如果让其他顽抗的自卫队知道这个消息,你说会对他们的士气有何影响呢?”

“你怎么有时间现身啦?”何惜梅问她。

“已经没事可干了。”依安蒂说,“这个岛国太小,一枚磁力炮下去都会引起轻微地震,根本用不了多少下他们的军队就彻底崩溃,而为了不误伤平民,我停止了大范围杀伤武器的使用。”

日本的国土确实非常小,但他这个民族的野心非常大。但野心在关键时刻并不能抵御大炮,连美国的国土都无法抵御联盟一个晚上的攻击,更别说这个连美国十分之一土地都没有的日本了。

他们押送着战俘走了出去,路上碰到了刚才那名中尉和他带领的突击士兵。而他们的面前,是一群高举着手,面对着护城河站着的自卫队士兵,几名pla举起了手里头的突击步枪,纷纷对他们‘射’击。

几声枪响,日本兵纷纷倒下,尸体坠落河水中,在火光的映照下,整条护城河的河水慢慢变红。

随后,又有一批人被送上来。

不过郑奇停下了脚步,朝他们走过去。

“住手!”郑奇喝道,“你们在干什么?”

中尉停了下来,看着过来的郑奇,说:“枪决这群恶心的民族!”

“他们是平民!”郑奇说,那十个人里面,有三个是‘妇’‘女’,还有两个七八岁的孩子,其他的男人也都是手无寸铁。他们现在两‘腿’发抖,互相抱着站在河边,等待他们的是什么,想必已经看到了。

“平民又怎么样?他们是日本人!”中尉反驳,他的手指头依旧扣在扳机上,“就是他们的同胞,在几十年前,甚至在刚才,我的战友死在了日本人的枪口下!我不该报仇吗?”

郑奇走到了他面前,头盔后面的眼睛直视着他,此刻不足十厘米,一个非常压迫的距离。

“让我来告诉你为什么!”郑奇说,“身为一名士兵,你应该很清楚,一切无辜的平民,都不能成为我们迁怒,我们发泄的对象!”

“难道他们就没做过?”那名中尉显得非常‘激’动,可能是因为自己战友伤亡的事情,他指着其他投降的自卫队士兵,和郑奇对视着,“我这只是让他们付出当年该有的代价而已!”

“听着,肆意屠杀平民,那是畜生该做的事情!当年侵略者就是一群畜生!而我们是人,和畜生不同!我们是一群有生命,有思想的人!这就是我们比他们高级的原因!”郑奇大喝道,一步步‘逼’退着那名中尉,“如果你现在认为你和畜生也是一个等级,你认为你们口中怒骂的侵略者和你没有区别的话,现在就可以把老弱病残全部干掉,以显示你身为一名军人对待平民时所拥有的无上权力!”

说完,他让开了身体。

“你现在要动手,我没有干涉你的权力。但你对不对得起自己,对不对得起作为一名军人的荣誉,全看你的选择!”

尽管,郑奇也对日本人非常痛恨,但他始终认为,人和畜生是有区别的。如果在我们嘴里不断怒骂侵略者禽兽不如的行径,并把它列为国耻时刻铭记的时候,反过来,我们也在做着和他们没有区别的事情,那先前我们所怒斥、所形容的一切,将会完全用在我们身上!以前所有的理由,全部会变成一句句可笑的讽刺!

中尉咬着牙,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最终,他做出了选择。

“我是人。”他说,他走到了所带领的小队面前,“士兵们,听好,现在拿好我们的武器,前去和大部队汇合,日军现在已经溃败,能多杀一名敌人,就争取不要让他逃开!”

“慷慨‘激’昂的演说。”何惜梅走了过来,“但也‘挺’有道理的。”

“我们快点走吧,把这几个人‘交’上去。”郑奇没有多说什么,走在了前面。

东京北部已经被扫平,郑奇和前面那群士兵赶去和大部队汇合,路上见到不少避难的平民,当他们见到这些他国军队的时候,眼神里也和其他人种没有区别,那是一种无助和茫然。

不过令他满意的是,至少大部分士兵都恪守纪律,并没有做出那种惨无人道的大屠杀。郑奇带兵打仗,虽然说有时候也会‘波’及平民,但他敢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他从来没有下达屠杀毫无反抗能力的平民的命令,至少不是针对他的,一般都会放他们一条活路。尽管这无法改变什么,尽管在其他国家军队入侵依旧会做出一些残忍的事情。但他这么做,不是给别人看,也不是要求别国军队怎么怎么样,仅仅是发自内心而已!

当他们来到日本昔日最繁华,最热闹的中央街,也就是银座附近的时候,前来的大部队开始汇合。从空袭到现在,整个东京已经失守,并且在巡洋舰的攻击下,其他地方的军事基地也被摧毁,盟军攻占整个日本,现在已经成为板上钉钉。

站在这个电影里面出现最多的十字路口,看着两侧已经暗淡无光的高楼,标志‘性’的国旗——华夏和联盟的都已经‘插’在了楼顶。头顶还不时飞过一些战斗机,但显然他们已经非常轻松,整个航空自卫队的覆灭,战斗机占据了绝佳的空中优势。

“我们的长官过来啦!”那名中尉对郑奇说,然后他跑了过去。

过了一会,一名少将和身后跟着的一群士兵走了过来。

“你好,我们此次地面部队的指挥官江策。”他和郑奇打招呼,并伸出了一只手,“请问?”

郑奇看了他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伸手握住。穿着铠甲的他们,还从来没有和其他人握过手。

他没有说话,江策有些诧异,但旁边的何惜梅解除了内部控制,摘下头盔,‘露’出她原本的面孔。江策看了几秒,随即一个立正军礼,说:“何司令!”

联盟此次在亚洲和欧洲行动的总指挥官并不是郑奇,他负责的仅是北美地区。

何惜梅还了一个礼,说:“少将,报告一下你们现在的情况。”

“现在我们陆军和空军都已经控制整个东京,并把这块地方作为战略的聚集点,准备配合其他地区对日本形成全方位的包围。”

旁边跟过来的中尉此刻一张脸写满了震惊,不仅是他,旁边的士兵也都呆在了原地。他们刚刚一起聊天,还一起战斗过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居然是联盟亚欧战区的总司令。天呐,这就和做梦一样!

中尉突然想到了何惜梅的另外一重身份,然后扭动有些僵硬的脖子,把目光从和江策‘交’谈中的何惜梅脸上移开,重新盯着刚才那个训斥过他的男人。听声音,应该不是很老,而且论气势,他在上将面前也没有表现任何上下级的关系,那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

“陛下?”他有些不确定,说话的声音非常低,不过大家都处在震惊中,所以全都听见了他说的。

郑奇微微点头,说:“很高兴能和你们一起战斗。”

“这是我们的荣幸,陛下!”中尉‘挺’直了腰,大声地说。

华夏和联盟的关系一直都非常的紧密,而且由于媒体的宣扬,这两个其实就是兄弟国家,自然的,国内的民众对于这位联盟皇帝也是再熟悉不过了。有了解他的,甚至会非常的崇拜。

这时,何惜梅走了过来,说:“基本上都结束,我们可以撤军,把重心移到美国上,现在他们估计恢复了部分通信,而且没有投降的意思,看来是打算顽抗到底了。”

“另外一方面,华夏的军队还有一天才能到达美国本土,我们需要继续坚持一下。”何惜梅说,她看了江策一眼,“丁胜将军也说过,解决日本问题之后,会继续增派士兵,到时候美国本土就会有四十万解放军和十五万联盟士兵,就算是全盛时期的美国,他们也绝对是输定了。”

战斗的尾声,其他的猛虎团士兵和特种部队靠拢过来,一个个身穿金属铠甲,完全区别于pla。他们令人羡慕,而他们所展示的实力也如同人们的羡慕程度——有一队特种部队活捉了现任日本首相。

看了一眼狼狈的首相,身上的血渍证明他挨过揍,郑奇突然笑了起来:“今天还真是好日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