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36章 迷航

第036章 迷航

郑奇带队走了进去。他们首先穿过面前一片空旷和黑暗的区域,接着是一条通往更深处的道路。他们的运气不错,激光打穿的位置对准的一个联通的通道。这么一来,倒是省的去找其他的道路的。

他们排着队型,警惕地往前走。等离子肩炮蓄能中,手指头放在了脉冲步枪的扳机旁,谁也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脚踩在金属铸造的地面,响起了细微的回声,并且一的往内蔓延,过了好久,声音消失在了前方黑暗的尽头。

郑奇启用了夜视模式,在深绿色的背景环境下,他们的速度没有减慢。

显示屏似乎出现了某些因为静电噪音而产生的雪花,而且运动探测器扫描的频率似乎时快时慢。郑奇眨眨眼睛,继续盯着前方。通道在前方就是尽头,而往旁边还有另外一条通道。

何惜梅加快脚步跟上郑奇,与他背靠背,看着另一侧,说:“我总觉得这里有些奇怪。”

“什么地方怪?”他问。

“似乎有某种东西在干扰着我们。”何惜梅说,“这种感觉非常奇怪,但我觉得继续往里面走不会是什么好事。”

“你什么时候也相信这种感觉啦?”郑奇说,“都走到这一步了,继续往前吧,这家伙也就一千多米长而已,不会出现某些大型怪物的。”

“总之我就是觉得不安。”何惜梅说,她没有理会郑奇的玩笑话。

走了几步,接着右拐,她本来还想说话,但眼前的一幕让她停下了那股交谈的。

这里是一个宽敞的大厅,周围摆着一些奇怪的物件与地面相连着,上面还有某些已经枯萎的植物和生物骨头。地上突起几根管道,并往前蔓延着,他们顺着管道的方向往前走,同时打量着这个新奇的地方。

“估计这是一个实验室。”依安蒂说。

“你怎么判断的?”何惜梅问。

“不知道。”依安蒂给了这么一个答案,“感觉吧。”

郑奇不知道依安蒂这时候也会相信这些,但他们查看一番没有收获,继续顺着管道往里头走。最终来到了一扇金属门面前。

“没有路了。”最前面探路的黑熊说。

“用等离子炮轰开?”郑奇说,他看了一眼其他人,他们纷纷让等离子肩炮充能,光芒照亮这周围的一切物体,银白色的大厅,周围古怪的东西。依安蒂刚想说什么,但看到他们的肩炮已经蓄能超载,她只好静观其变。

几发等离子团轰在了大门上,极不稳定的等离子团扩散并在空气中活跃着。但等到效果过后,他们看到的是安然无恙的大门——估计表面有一些灼烧的痕迹。

“能量不足以破开。”依安蒂说,“这道门厚度很大,但采用一种专门抵御高温和冲击波的材料铸成。”

“战舰的大炮也无法对准这里。”何惜梅说,他们这下没辙了。

“这种门应该是充能的,估计破掉它的能源输送管道,或者……”依安蒂正以严谨的口吻说着,何惜梅这时伸手触碰了门上面一个微微凹陷的地方,突然亮起一道绿色的光芒,大门立即朝两侧打开。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过。”依安蒂的声音消失。

“感应门。”郑奇笑了笑,然后端枪走进去。

里面是另外一个房间,但除了中间几个柱状、类似于雕塑的物体就再没有任何东西,四周都是坚固的墙壁。

众人搜寻一番,,他们都站在了柱子旁。

这是唯一有价值的东西。但这就像房子的支柱,如果拿掉了,估计上面的天花板会掉下来。

“你们有感觉到什么吗?”依安蒂问。“我似乎觉得这里存在一些怪异的电磁干扰。”

她这么一说,郑奇也发现异常。头盔的显示屏一直出现点点雪花,刚开始他还以为是眼花,但被依安蒂一提示,其他人也报告了这种情况,也足以证明这并不是郑奇所认为的眼花。

“我搜寻到了某种电信号。”依安蒂突然说,“是这个房间里面的,你们等等,让我跟踪来源。”

她的身体出现,然后站在金属柱子面前,闭着眼睛。看样子,像古代的神职人员在和柱子沟通。

“这里面有一个微型网络。”她睁开了眼睛,“我感觉到庞大的数据储存在了这里,并用一种未知的复杂编码记录着,通过短暂抽取观察,估计这是对方留在这里的一长段信息。”

“他们的科技比我所见过的任何一种都要强大。”她补充道。

“能够破解多少?”战舰上面的阿蒂米斯插入了他们的通信频道,看来她也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了。

“速度不快,但能够破解。”依安蒂说,“这是类似乎洛斯族神话记载体的语言,但更加的深奥。我只能通过对比来理解。最前面的一段共享给你看。”

阿蒂米斯消失了一会儿,然后她的声音又出现:“这是某个种族的遗迹?一艘能够展开的飞船?”

“应该是这样。”依安蒂说,“他们把科技还有保存品都储存在了这里,但人却不知道消失在哪儿了。”

“保存品?”阿蒂米斯说,“先驱者,我觉得翻译不完全。‘保存品’不对,应该是‘用于保存的年轻血脉’。”

“你还擅长这些?”郑奇惊奇道。

“嘿,先驱者给我很多这方面的资料。”阿蒂米斯笑着说,“而我刚好也喜欢这些内容。”

“继续翻译。”依安蒂说。

“不行。后面的内容他们加入了类似于防火墙的东西。”阿蒂米斯说。

“看来得另想他法。”

她们几个在这里讨论了两个小时。郑奇他们则是继续探索这里,但可惜这些机器都没有发动,他们光是看外表也不知道这些有什么功能,但根据依安蒂谈话的内容,这些应该是更高级的文明。

最后,依安蒂和阿蒂米斯得出方案,她们让所有的ai都来这里,一起尝试绕开对方的防火墙,然后获取里面的科技。更高级的文明,这无论对于谁来说,都是一个极具诱惑力的东西,郑奇他们也不会拒绝,当即携带其他ai重新来到这里。

他们继续尝试,破解工作持续了两个小时。

“我们从里面获知一些秘闻。”依安蒂说,“他们提到了‘绿色物质’,这也在洛斯神话里面提到过。传说是能热反应后能吸收一个星球能量的物质,被吸收的星球最后会失去所有的活力,就像你们地球头顶的月球,除了少量的资源,其他的都是一片贫瘠。”

“神话?”郑奇问。

“洛斯族是另外一种高级智慧生命,他们拥有着非常强的科技,但在很久以前就销声匿迹了。而他们的神话则是描述一些极其强大的科技力量,并且部分运用的理论还能够被他们证实并研制使用。”

郑奇不知该表达他的心情,但神话里所描述的东西能够被他们真正运用,听起来非常荒诞。至少人类就不可能,如果可能的话,那现在每一个都可以无视宇宙间的物理定律了。

“想要进一步了解,就必须破开防火墙,以我们目前的实力根本不可能。”依安蒂对着其他十几个ai说,“但有一个冒险的方法,我们可以把这些内容转化为可以拷贝的文件,虽然依旧是无法打开,但我们可以复制过来,留着以后慢慢破译。”

他们没有征求其他人的意见,就纷纷尝试起来。

郑奇在一旁等着,他们十几个ai一起努力是非常壮观的一幕。但可惜,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他们先后败下阵来。

“转化的文件太庞大,导致储存空间不足。”阿蒂米斯说。“除非是先驱者把她内部的文件转移到战舰身上,空出储存空间,然后我们继续复制这里面的内容,才有足够的空间容纳。”

郑奇看着他们一个个期待的模样,这时候能拒绝么?

他点头同意。

随后,依安蒂把她内部庞大的文件转移出去,只留下了不可移动的系统文件。然后他们重新尝试拷贝这些资料。

他们用了一个多小时,这对于依安蒂和其ai来说,是非常漫长的一段时间。

但,有好几位ai的影像开始模糊,就像是当初依安蒂供能不足的模样。郑奇看着他们好一会儿,发现这种情况慢慢蔓延到每一个人身上,最后就只有依安蒂独自一个人还保持着正常。

最开始那一位ai,现在几乎看不见他的全息影像了。

“怎么回事?”郑奇忍不住问道。

依安蒂没有回应,其他人也没有动静。

他又问了几句,最后用脑子的意念和依安蒂交谈,她这才扭过头来,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说:“快跑到战舰上面,人工切断ai和这里的连接,我们碰到对方的反制措施了,现在马上离开这里!快!”

依安蒂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把现在几十个人浇醒过来。

他们赶紧跑出去。而这时候,郑奇发现他的头盔显示屏遭到了严重的静电干扰,就连夜视图像也模糊起来,运动探测器更是没有了反应,旁边近在咫尺的友军也无法标识。

他首先强行切断了依安蒂和对方的连接,随后她回到了终端里面。

“我们在复制最后一点内容的时候遇到变化,对方现在开始清除出现在临时网络上的任何病毒,只要时间稍微迟一些,这些ai可能都会彻底消失。”依安蒂焦急的声音响起,“另外,上船后赶快升空,在大气层内直接来一个短距离的空间跃迁,我们需要快点离开这里。他们要以电磁波为载体发射清除程序。”

郑奇顾不上地面的其他东西,招呼众人登上战舰。好在这些天他们除了在搞科研的,其他人都在战舰上面。等到郑奇他们这些特种部队登船完毕,战舰这时候也迅速起飞。

“现在快速升空。”依安蒂说,她的语速比平时快了很多,“50%功率输出到到引擎。准备短距离空间跃迁!”

她有些忧心忡忡,郑奇刚想安慰几句,她慌张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快看,他们发射了某种干扰电磁信号!”

战舰的摄像机拍摄到了地面的景象,一团肉眼可见,白色沸腾着的,类似乎一团球体的东西迅速朝着他们追过来。而这时候,战舰已经离升到高空,他们以最直观的方式看到这一幕。

“断层空间跃迁倒计时。”飞船驾驶员说道。

肉眼可见电磁波冲到了他们跟前。

“三!”

电磁波影响了他们的摄像头,显示屏出现雪花。

“二!”

显示屏彻底变为黑色一片,战舰的护盾的能量值降低到红色警戒线,然后消失不见。

“一!”

一股强烈的加速感,战舰突然破开空间,所有的一切都消失。

众人松了一口气,这股影响到所的电磁波终于消失。

“22艘战舰,进入断层空间。”其他战舰的人报告,“请给我们脱离空间坐标点。”

“报告,请给我们脱离空间坐标点。”

“依安蒂?”郑奇扭头向她。

她的脸色有些难看,面对郑奇,“恐怕我们有了。”

所有人都看着她。

“我们还是被对方光顾了。刚才战舰离开的瞬间,电磁波影响到了战舰,而我转存在里面的所有一切,无论是武器资料、科技还是固定空间的跃迁点,甚至是下一个空间出口的公式……全部都被清除掉。”

“什么意思?”郑奇舔了舔嘴唇,虽然不太理解,但他知道大事不妙了。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没有了任何方向,完全就是掉落到非常规空间瞎子。该前往何方,我们都不能确定位置。而且还失去了原来的位置坐标,就算想要回去,也只能靠运气。”依安蒂说。

郑奇突然有股玩笑开大的感觉。这里离殖民星至少有好几万光年的距离,其中的固定跃迁点就有数千个,现在没了数据,如果要一个个的试的话,没有个上百年根本不可能。更何况,他们离开殖民星不光是进行一次固定跃迁,这么一来,这次数可是呈着几何倍率增长,想要回去,没有个几百上千年都不太可能。而且途中的危险,他们完全无法预知,万一跃迁到某个附近……

“现在不是担心能不能回去的问题。”依安蒂可能是觉得他们还不够绝望,继续给了更现实的问题,“现在我们处在非常规空间里面,所有的基础公式已经消失,虽然可以推导出来,但这非常规空间可不是让我们长时间停留的,否则当引擎的输出功率不足的时候,我们下一刻就不知道是消失还是毁灭。”

依安蒂的话,让所有人都只能苦笑。

“那现在怎么办?”郑奇问,“最主要的,还是逃脱这个基础物理公式都不适用的鬼地方吧?”

“嗯,如果要冒险,我倒是可以输入一个随机坐标,但如果坐标的位置超出了十光年的距离,我们又是通过反应堆提供的能源来进行短距离跃迁的话,这么做,核反应堆会无法提供持续能源,至于后果……我也无法预知,但估计没好事。”

郑奇想了几秒钟,但他没得选择。呆在这里唯一只能选择死,冒险还有可能活命。

依安蒂沉重地点点头,随后说:“所有单位注意,现在提供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