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辅助器

第41章 孤独的霸主

第041章 孤独的霸主

联盟6年,04月13日(ai重新估算的日期)

毫无目的旅行的联盟舰队,旗舰“帝国远征”号

三年过去。

对于郑奇,对于联盟的士兵来说,这是漫长而又无奈的三年——他们分派舰队,从不同方向搜寻着几十个星系,他们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探索和发现上,但结果却不尽人意。

他们在浩瀚的宇宙中迷失了方向。

就像一群孤魂野鬼,他们驾驶着几百艘战舰,只能在浩荡的虚空里面毫无目的的探寻,一个接连着一个星系的搜索,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他们甚至对这个过程感到麻木。

“报告,前方发现有生命存在的行星。”

这句话非常熟悉,在郑奇的记忆里,至少被提起过五六次。

但他们没有放弃希望,在发现行星的时候,其他星系附近的战舰集合,随后以旗舰为中心点,庞大的舰队开始行动。经过整改,“帝国远征”号拥有将近两千米长的身躯,上面装载着犹帝人的科技,虫族的科技,流浪外星人的科技,还有那些不知道名字的外星人科技。

强大的巡洋舰,当之无愧的联盟旗舰。它带领舰队前往下一站,下一个即将被探索的星球。

和往常一样,他们发射探测器,然后确认周围环境。他们时刻准备着战斗,前提是存在种族矛盾的话。不过他们还从遇到过这种情况。和以往一样,他们降落到地表,并建立一个基站,宣布这里成为帝国的领土。帝国远征军第一个占领这里,但却没有人给他们鼓掌。

虫族战士和猛虎团以及三百多个随军的平民走了出来。

他们在这里短暂停留,并且补充食物和资源等重要的东西。尽管很多人都在低温休眠舱中休息,生理年龄让他们保持青春,但岁月还是在他们身上的衣服以及携带的工具上留下了印记。

这又是一个类地行星,环境和资源都算一般,但至少能够居住人类和对环境不挑剔的虫族。虫族在旅行的过程中,把产卵的雌性散播到了每一个能够生存的星球上,女王赋予了郑奇真正“霸主”的称号,帝国真正名符其实起来。

但,这个霸主却是孤独的。

他站在星球的草原上,看着远处高山的皑皑积雪和天空中那一抹刺目的红色,大气层的稀薄,让部分人类无法承受某时段恒星光芒的辐射,但这里的植物却依旧茁壮成长。一种环境,造就一种生命。

“也许,这里就是我们旅程的终点。”郑奇说,他真感觉到累了,无尽的寻找和失望,对于殖民地或者地球,似乎都是一件极度渺茫的事情。带领着这么多人,承载这么多希望,但迎来的却是每一次的失望,他不知道该继续下去还是彻底停止。但现在,他已经下定决心。

“真的放弃寻了?”何惜梅问,她换掉了铠甲,穿着一身休闲的裙装,光着脚丫踩在了松软的草地上。和郑奇相比,她是比较想得开的,能够和自己的爱人,自己的朋友一起呆着,她已经能够满足。

“难道还有继续寻找的意义么?”他问,但又是自问。

他们走过一个个星球,有生命的、没有生命的、能生存的、不能生存的……他们都留下了印记,为以后的航行设定方向。但他们没有停留,因为他找不到任何熟悉的感觉。

依安蒂记忆库的清除,让他们的航标消失。寻找来时的家园,真的变成了一件渺茫,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就这么沉寂下去,他又不甘心,他获得了一切,但又失去了一切。

“这里是一个好地方。”郑奇说,他在安慰自己。“我们大家伙可以生活下去,直到几十年后,我们都化为白骨,卑微的生命,最终会在时间的冲刷下彻底消失,化为宇宙间随时可以忽略的细小尘埃。”

“他们称呼我为至高神,但现在看来,我仅仅是一个可怜的、渺小生灵。永恒,对我来说并不存在;神,更是一种讥讽。”

“我会陪着你。”何惜梅抱住了他,温柔的语言安慰着他,“朝另外一个方向想。夜莺、宋雅玉、老板、帅哥……我们都会呆在一起,女王也会一直陪你到永恒。康贝小说网.COM你并不是孤独的。”

“对,还有你们。”郑奇抓住了她的手,抬头看着天空,高声说,“还好还有你们!”

他们最终决定停留,在这个算得上是美丽的星球慢慢耗尽自己的生命。但岁月,真的是霸主最后的见证吗?或许真的如他所说,他获得了一切,但死去的时候,依旧是两手空空,带不走一丝一毫。他最后也只能是化为天地间的尘土,化为其他生命的肥料。

宋雅玉坐在矮坡上,身旁是一个晃悠的工程师,他的触手抓起一支笔递给了她,她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低着头,在《从人到神——恩盖欧大帝》的草稿上写着:我们的旅途似乎到了终点,所等待的一切,始终都是渺茫和失望。霸主说过,这是一个永无尽头的漂泊,地球、殖民星对我们来说无比遥远。是啊,这是多么遥远的距离,我们迈出了星际的脚步,我们征服了其他的文明。但惟独,我们无法征服自己!帝国的脚步,已经迈到了尽头;神的脚步,也将停歇。

“结尾了?”郑奇走了过来,坐在一旁。

“嗯,这里就是旅途的终点了。”宋雅玉点点头,“可惜彼得哥哥无法看到这一切了,其他人也无法看到。”

“想家人了?”郑奇真觉得对不起她,如果不是当初把她带来,或许她现在应该在地球上自由、欢乐的生活,而不是现在呆在这个稀无人烟,永远断绝和外界通信的世界。

她没有否认。她想她的母亲,她的父亲……但既然是她选择的一切,也注定着,她该承当这一切。

“得到的同时,也预示着失去。”宋雅玉说,但她不会后悔,“不是么?至少我现在很珍惜这一切。至少我们都还活着,既然活着,就能开心起来。”

郑奇轻轻搂住她。她靠在他的胸口上,她喜欢感受那份心跳,这是不同于父母带给她的温暖,虽然事情无法十全十美,但她不会挑剔。

何惜梅,夜莺也走了过来,他们围坐在一起。而更远处山坡底下的湖边,一群活跃的虫族,脱掉铠甲的士兵,飘荡的工程师……他们和平民在一起烧烤着,还有人在开启冰冻的啤酒,拿出了珍藏的存货,他们之间从来不会缺少欢乐……虫族的女王正在草地上缓缓移动着,郑奇感觉到她对这里很开心,很喜欢。她来到湖边,爪子触碰了一下水面,泛起了道道波纹。

她邀请郑奇过去和她玩,郑奇笑着对她摆摆手,说他现在又不是小孩子了,可不会去和她玩水哩!

她笑了,虽然看不到表情,但确实是笑了。

郑奇也笑了,他把她们的手抓在一起。大小不一的手儿,他从中感觉到温暖,她们互相依偎着,沐浴阳光,感受面前祥和而又宁静的景象,聊着对未来的向往,述说着自己现在的愿望。

这就是生活,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

……

他在一处漆黑的地底奔跑,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天旋地转着,时不时有些嘈杂的声音,晃眼的光芒从眼前扫过。他右手臂因为被锋利石头划破而渗出鲜血,全身的衣服都已经湿透。

他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肚子十分难受。周围的一切都扭曲了。他看不清任何东西,而且这个地底似乎永无尽头,他走不出去,他的前后左右都是死路,都是圈子,他一直都在绕着圈子。

他记不起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什么时候来到这里。好像是一天前?三天前?又或者从来没有来过?

他被困在这里。他尝试联系其他人,但身上没有任何通信工具,他呼唤依安蒂,她也没有了任何回应。他停住了奔跑的脚步,脚底下的碎石子刺得他**的脚板发痛,现在已经是血肉模糊一片。

我为什么会来这里?

他抓着自己的头,记忆好像在这里出现了断层,他无法回忆任何熟悉的一切。

他感觉晕乎乎的。他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努力回想着。

周围的环境又变了,熟悉的街道,昏暗的路灯,来来往往的行人,追逐公车的行人,嘴里大喊着:“等等!等等!”。这景象如此熟悉,他突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呆在**,窄小而又有些坚硬的床板,身旁的白t恤发出一阵汗臭味,头顶老旧发黄的床板,旁边是油漆喷涂的银白色并带着些猩红铁锈的床架。康贝小说网.COM

他扭头往外看,一台风扇正无力地扭着头,并规律性的发出“哒哒哒”的噪音。

这该死的风扇,学校的修理工怎么还不来?

他心想道,克服那股昏昏欲睡的感觉,从**爬了起来。他坐在床边,揉揉脑袋,想到昨晚和室友们出去喝酒疯玩,回来的时候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他拿起手机一看,时间是第二天的下午四点。

他搓了搓眼睛,迈着晃悠悠的步子来到了卫生间。刷牙洗脸,然后照了照镜子,一头乱糟糟长久没有剪的头发,胡子拉渣,面色发黄,看来昨晚吐过了,想到这里肚子突然有些发饿。

他掏了掏口袋,摸出身上的钱包,里面还剩下最后一张红票子,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他该怎么生存下去?难道天天吃泡面?如果我是大富豪就好了,开着跑车,带着洋妞,调戏着系花、校花,上过之后又一脚把她踢开,让这群拜金的女人统统见鬼去吧!哈哈哈!

他忍不住笑起来,我以前不是挺有钱的么?

他突然想到这一点。

“你以前挺有钱?”穿着一条大短裤的王楠走了进来,他接了一杯水,“嘿嘿……昨晚做梦的时候挺有钱吧?”

“做梦?”他奇怪道,似乎觉得不是梦。

“还别说,你昨晚那些梦可有趣了。”王楠一边漱口,一边含糊的说,“我们听了一晚上,什么可爱的小妹妹,还有狂野的女将军,御用的女卫兵……最后你还搞世界大战,哈哈……佩服,佩服,果然是军迷,你的想象力无人能敌!”

“后面还有一段呢!”寝室里面传来了郭守仁的声音,“后面你们睡着了,我还继续听了一些,他居然还飞到了太空,还和外星人遭遇。哈哈哈……这个才是最牛逼的,我手机录音录到没电,绝对是经典啊,都可以写小说啦!”

他晃了晃脑袋,依旧有些昏昏沉沉,难道真的是自己昨晚喝多了做的梦?

“不会吧,你还没醒过来?”王楠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该醒啦,一点酒而已,逞什么英雄呀,这下出丑了吧,昨晚郭守仁还打算给你介绍妹子,但……哎,你丢尽了我们寝室的颜面啦!”

他想了想,昨晚居然吐到了一个女生身上。该死!确实糗大了,想到这些,他脸色发烫。真希望梦境一直持续下去,如果一直是一名将军那该多好,至少比现在的穷学生要好多了。

他往外走,寝室里一股沉淀已久的奇怪烟味,实在是难以忍受,他现在需要出去透透气。

和普通人一样,他对生活存在着非常多的幻想,而这些往往是自己平时无法实现的,他幻想某个女神,某天乖乖的拜倒在自己的牛仔裤下;他幻想自己成为富二代,拥有亿万财产;他幻想自己武力强大无比,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

重新睁开了眼睛,该醒啦。这是大学的最后日子,台上的老师在大喷口水讲述着一些课外话题,无非就是他当初大学毕业后如何如何顺利,如何如何牛逼,然后又拿这群上课游离的学生做反例,狠狠打击他们一番,以铸造自己的自豪感。

这就是现实。没有那么多的霸权,也没有像自己在梦中一样成为一个横行的霸主!

大学毕业,走入社会。他进行着单调的生活,苦逼的职工,每个月拿着可怜的薪水,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饱餐一顿,估计着现在已经有三天没有好好吃过饭了,第二就是去还掉卡里的钱,唯一能看到的就是手里头仅存的几张红票子,苦逼的日子啊!

没事的时候,只能呆在家里上网,对着电脑发呆。

或许该把自己梦境中的东西写下来?

他想到,然后他创造了一个角色,一个普通但注定不平凡的角色,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就叫张三。但想到名字太难听,干脆就用他自己的名字,反正也没有别人认识。其他人物的名字……拍了拍键盘,那就用自己朋友的名字,嗯,王楠那家伙不错,给他一个角色玩玩,还有郭守仁这家伙也可以。

日子就这么进行下去,再平凡不过的人生。

有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是孤独的。他期待那个梦,那个在梦境中持续了好几年的日子,他怀念那些梦境里叫不出名字的角色,尽管他最后在梦境中依旧孤独,但至少事情还是有头有尾的。

慢着!他突然从键盘上抬起头来,抽出自己钱包里的身份证,看他的年龄,已经差不多三十,虽然依旧是充满魅力的年纪,但似乎事情总有些蹊跷。他现在依旧是孑然一身?难以想象家里的老妈会如何对付自己。

但他仔细研究下去的时候,又觉得不对劲,梦中和他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相似点。更重要的是,他对这里生活的概念似乎就一直都是泛泛而过,很多细节的地方根本无法回忆,反而是梦中的世界,他所做过的事情,所运用的战略等等都是如此的清晰。

这是怎么回事?

他翻出了脑袋里最先拥有记忆的地方,然后和梦中的进行对比。一幕幕的闪过,两个世界的景象不断重合,汇聚着,他大脑的工作频率超乎想象的快,每一个场景都被他细致的处理。

他似乎听到了碎裂的声音,仿佛某种变化跟不上他转换思维的频率。

他奇怪自己为什么这么快。

但下一刻,他猛地站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因为他的思维确实超过了记忆里场景所产生的速度,虽然仅是几毫秒,但他感觉出来了。也就证明着,他接受过脑部手术,他拥有着和虫族女王同等的思维模式。

这一切都是假的!

从他开始认识到虚假,外面的世界终于崩溃,他扭头看到外面一栋栋消失的楼房,惊呆了,随后他脑海传来一股意识,一股令他差点就叫起来的意识——虫族女王在呼唤他,她在努力的寻找他,但她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

他大喊,但没有回应。

他跑到了楼顶,面对着整个世界,并大喊着。

她听到了,她告诉他想要离开,就必须要死亡。

死亡总是令人恐惧,但他一一照做。这是绝对的信任。

他走到了天台边缘,看着这个自己生活了差不多七年的世界,重叠起来的记忆,他已经产生的感情,但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些年都是假的,这里不是他的归宿。他跳了下去,他是真正的霸主。

但依旧是孤独的霸主。

他睁开眼睛,面前是熟悉的一切,而关心他的人——何惜梅、宋雅玉、夜莺、老板帅哥等,他们都围在一旁,用关切的目光看着他,远处的女王也给了他一个祝福的意识。

这恐怕才是现实世界。

“你总算醒了。”依安蒂说。

“我睡了多久?”

“一个星期。”依安蒂说,“你碰到了一种叫做‘梦葬’的生物,它让你进入了无限的梦魇,终日沉沦其中。”

郑奇从**爬起来,发现右手臂的伤口渗着血,这是被石头划破的,但都不碍事,他努力回忆着。

在那个星球上,他像往常一样闲逛,但在草丛中碰到了一种奇怪的花朵,它美轮美奂,但却无法看清形态。当他被吸引,并靠近的时候,他觉得这一切完美无比,最终沉浸其中,没有任何知觉,直到现在醒来。

“哥哥你没事吧?”宋雅玉问。

“当然没事。”依安蒂说,“他全身完好无损。”

郑奇着点点头,看来让他们担心了。

“这是一种外来入侵生物。”依安蒂解释道,她放大了全息图像,“它们相当于一群棘手的外星人,但至少我们逃离了。”

“所有人都离开了?”郑奇问,他深知陷入梦魇的后果,至少他在那里生存了七年时间却毫不知觉,还差点沉沦其中。要知道他脑袋的工作频率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但对于其他人也能够这么快逃脱,他倒有些惊奇。

他们都没有说话。郑奇也就没多问,有依安蒂在,或许真的没什么大问题。

但离开了那个危险的星球,他们也只能在今后的日子里继续流浪。

与时间赛跑,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十年?二十年?一百年?

低温冷冻让众人的身体机能都保持在旺盛无比的地步,时间匆匆跑过,他们的日子逐渐变得机械起来——他们寻找下一个星球,然后或许会发生争斗,他们继续战斗,结束后,战舰进行断层空间运动,他们这些人都全部进行低温冷冻,直到下一次的战斗,他们会继续苏醒过来。

时间没有了意义。

他们不断重复着一套动作——寻找、战斗、休眠、跃迁,继续寻找,战斗……无休无止,他们就像一群饥饿的猎食者,不停地寻找,永远没有停歇的一刻。在不知不觉间,时间跑过一百年,具体是多少,已经无法判别。

但郑奇却恍惚生活在梦中一样。

他身边熟悉的人都消失了,即使冰冻技术让他们永葆青春,但对于连续不断的战斗,他们已经厌倦。他们开始思念家乡,他们开始思念有人在的日子,他们不再对紧张的战斗节奏感兴趣。换算过来,他们除了休息之外,整整战斗四五十年,你能想象人生的四十多年无时无刻都处在战斗中吗?那会让一个人崩溃。但郑奇却无法阻止这一切,他感觉到自己有些疯狂起来,他发狠追逐那个目标,他相信早晚会有一天能够回归终点。

有人脱下了铠甲,有人放下了武器……当那些熟悉的人在郑奇面前和他告别的时候,他一颗冰冷的心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感觉。他想落泪,但他没有眼泪。已经失却了一切,他们这么说着,他们开始渴望宁静的生活,他们渴望像普通人一样老去;他们渴望拥抱那绿色的大自然,鸟儿飞在丛林间。不再是面对金属的舱室;不再是面对黑暗的宇宙;不再是面对那些随时能够摧毁行星的武器……即使是战斗机器,也会有崩溃的一天,他们真的厌倦了。

郑奇点头同意了,他无法留下他们,他也不会强迫任何人。在多年的征战中,联盟已经庞大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他们拥有十几万艘战舰,几十个复杂的种族星球归属于霸主!还有更多数不清的预备军团!他们所到之处,扫荡着一个个文明。他们无人可挡,也无人能敌,也真真正正体会到了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郑奇闭上了眼睛,他现在已经是一百多岁的年龄,但他的生理年龄却只是五十多岁,依安蒂最后留下来的低温冷冻技术让他生命处在一个极其缓慢的时间。而人类的平均寿命也在极大延长着。

几艘运输船喷着深蓝色的尾巴离开,他们奔向了远处一个拥有大气层,拥有空气,又有美丽大自然的世界。郑奇目送着他们离开,这些陪伴自己几十年的兄弟,如今一个个都消失在了自己身边。

“陛下,我们准备进行下一次空间跃迁。”一名漂浮的外星人躬着身子说,“您还请移步冷冻仓。”

仆人说话小心翼翼,最近陛下的脾气喜怒无常,前些日子还亲手处决一群手下。他维护着自己身为霸主的至高权威,他像神一样,凌驾于所有生命之上,然而只有他独自一人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卑微,他百战百胜,无人能敌,但时间能够轻易夺取他的生命,他却永远无法战争时间这个对手。

郑奇没有看他,转身离开这里。身后跟着一大群诚惶诚恐的仆人,他们生怕什么时候陛下不开心,把他们投放到充满射线,不稳定等离子的真空世界里,让他们慢慢感受自己的死亡。没有人不怕死,外星人也不会例外。

他躺在了冰冻**,随手拿起身旁一本书翻了翻。

《从人到神——恩盖欧大帝》,多么熟悉的一本书,发行在联盟控制的一百多个星球上,总共有几千亿人研读过这本书,但那熟悉的人呢?在冰冻倒计时的几秒钟内,他的眼角落下了几滴晶莹的泪珠,人呢,我熟悉的人呢?他没来得及多想,表情被定格,泪珠化为冰晶,依旧挂在脸上。

其他外星人纷纷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他们继续履行自己的责任。

他的思维停止下来,但战舰却在永无尽头的空间中继续运行着。

他虽然休息下来,但霸主的事业不会停止,联盟所有种族都知道,他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国旗上面的世界——一个叫地球的地方,他们从未去过的地方——去过的都已经消失。但他们皇帝需要回归到那里,他们的皇帝希望能够死在那里,他们就不得不去执行!

他获得了一切,令人羡慕的所有。但终究到头来没人和他分享,他永远都是孤独的享受着。

这到底是虚幻的梦,还是真实的一切,他已经无法分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