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第66章 瑶琴

第六十六章 瑶琴

梦雪眨了眨眼睛,不解地看着程流觞,一脸无辜,仿佛刚刚想起什么似的,站了起来,给程流觞行礼:

“参加大皇兄,弟妹不知大皇兄在此休息,惊扰了您,还望大皇兄恕罪。”

程流觞浅浅地看了梦雪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走了过去,指了指她的琴,问道:

“你不会弹琴?”

这虽然是问句,但是梦雪却听不出一点问句的感觉,程流觞,不过是用一个问号陈述了一件事实而已。

“有这么差吗?”

梦雪有些窘,在二十世纪,她是将什么事情都做得好得让人羡慕的天之娇女,此时听了这样的话,她难免有些失落,就像一个受惯了老师表扬的孩子,突然被批评了,说不难受,那肯定是骗人的。

程流觞没有看梦雪,他的目光停留在那一把瑶琴上,声音仿佛流水一般:

“就第一次而言,很好了。”

他清清冷冷的话让梦雪整个人都怔住了,她惊讶地看着这个清冷的男子:

“你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弹?”

程流觞没有回答梦雪,他甚至连看都没多看她一眼,只是轻轻缓缓地走过去,在七弦瑶琴旁边坐了下来,伸出手,在琴弦上滑动。

阳光透过细细密密的树叶,偶尔透出一束,在男子月白色的长袍之上,投下不大不小的光影。随着他的动作,那小光圈调皮地溜来溜去,给他冷峻的脸平增了几分柔和。

程流觞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琴弦之间来回拨动,美妙的音律一轮接着一轮,一波随着一波,依旧是那首《佩兰》,却让梦雪感受到了天大的差距。

一曲终了,程流觞站了起来,抚了抚衣袖,挡落刚才飘到他身上的树叶,轻轻地说:

“相信你看清楚了吧。”

梦雪点点头,道一声:

“谢谢。”

她看得很清楚,虽然看起来,程流觞只是在自顾自地弹琴,但是对音律敏感的她却听得出,她之前弹错的音节他都刻意地弹重了一个些。

对于梦雪的道谢,程流觞仿佛没看到一般,绕过她,走开了。

在光和影的交绰处,他的背影清冷又孤寂。

梦雪重新坐到七弦瑶琴之前,凭着记忆,纤纤玉指在瑶琴之间穿梭。

寂静的树林中有鸟飞过,男子静静地站在远处,低头,看着自己腰间那一根晶莹剔透的箫,沉默良久。

梦雪是在不久之后,才知道,这片林子为什么这么安静。

因为这里,也是盛国这位大皇子的私人领地,平日里不允许任何人靠近,绕过梦雪身后的几棵树,还有一片兰花,四季常开……

——————————————————

纯洁雨:大家觉得大皇子这个人咋样啊? 嘻嘻……

打劫留言、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