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毒蛇是一件可爱的生物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千百度 毒蛇是一件可爱的生物

白眉仁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杯具,明明程嵩是他表弟,可是他却从小就被他剥削、被他压迫,从来没有享受过做表哥的权利,却整天旅行做表哥的义务!

每次想发发牢骚,消遣一下他,却总是被他消遣回来!

不过白眉仁本着不到黄河心不死,没到最后一刻坚决不放弃的高尚品格,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越挫越勇,又在一次又一次的勇敢中越勇越挫!

在他人生当中的第N次消遣失败之后,白眉仁打算暂时休息一下,坐在程嵩旁边开始很没形象地一边剥花生,一边喝酒!

“对了,事情查得怎么样了?”程嵩见白眉仁这幅受伤的样子,便不再消遣他,转变了话题,问道。

白眉仁剥开一个花生,高高地抛起,然后抬起头,用嘴巴去接,不过很可惜,花生很奸诈地躲过了他的嘴,落到了地上!

白眉仁有些沮丧,于是低头继续剥,一边剥一边说道:

“一切如你所料,那个饭-岛-爱果然不是普通的歌姬,她的真名叫藤原静香,她是东瀛国的五公主,深受国王和太后的宠爱!”

程嵩点了点头,并没有多做评价。

“这次盛国之旅,她是瞒着国王和太后偷偷跑过来……连皇上和太后都不知道,阿嵩,你怎么会知道的?”

白眉仁不解地问出心中的疑问,这件事情极其保密,他也是查了近半个月才查出来的。

程嵩端起酒杯,轻轻啜了一口,静静地望向白眉仁,道:

“你认为若是一般女子,程流觞会亲自下场吹箫为她伴奏吗?”

程嵩的话让白眉仁愣了一下!

白眉仁虽然也不相信程流觞是因为遇到知音才忍不住为她吹箫伴奏这样的借口,但是程嵩所说的这个层面,他还真没想到……

他还以为程流觞是因为不忍心看百里霜站在风口浪尖、四面楚歌,才出手,英雄救美的呢……

他不禁有些佩服程嵩,这个男人的眼光真犀利。

“不是我眼光犀利,是我清楚,程流觞不是你。”程嵩仿佛会读心术一般,解释道。

“……”

什么叫做程流觞不是他啊!什么语气嘛!搞得他好像很没档次一样,他可是情圣啊!

白眉仁不满地瞪了程嵩一眼。

“对了程嵩,你家阿肉知道其实真正帮她的是你吗?”白眉仁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开口问道,他漆黑的双眸直勾勾的,仿佛想要将他看透一般!

白眉仁的直觉总是告诉他,程嵩对百里霜有特别的感觉,他的直觉虽然对其他方面的事情不大灵,但是,对感情这方面,向来特别敏感,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面对白眉仁近乎拷问的眼神,程嵩依旧是一脸的淡然,剑眉一挑,他反问道:

“你觉得我是在帮她吗?”

“难道不是吗?如果你没把她的帕子换掉,她就会被指责和程流觞有私情,虽然说这件事情皇上和太后一定会压下来,但是这样的话,程流觞在皇上心中的形象会大打折扣……程嵩,皇上还未立储,程流觞现在的呼声很高呢!借此搓一搓他的锐气才是你的作风……”白眉仁分析道。

“眉仁?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为什么要对付大皇兄啊?”程嵩挑眉。

“因为你要这个天下。”白眉仁回答道。

“谁说我要这个天下了?”程嵩耸了耸肩,“我只想灭了百里家,为母妃报仇。”

“少来了!你是谁我还不了解吗?”白眉仁又开始剥花生了,“你肯定想要天下的!至少你会争这个天下……”

这一次,程嵩倒是没有直接否认,他低头,看了看被白眉仁撒满花生壳的桌子,真够乱的!

他站了起来,理了理衣袖,浅浅地笑了起来:

“好吧,就算这样,我现在对付程流觞是不是太早了?眉仁,你知道帕子这场戏是谁导演的吗?”

“不是你?”

白眉仁惊讶地看着程嵩,本来并不大的双眼此时此刻硬生生地被他撑得比杏仁还大。

“你觉得呢?我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吗?”

程嵩漫不经心看着前方的字画,那是一副前朝书法泰斗的真迹,价值连城。

“无聊?”

白眉仁更加不解了,这么算计人的事情哪里无聊了啊?

“百里霜和程流觞的相会一直是在那片小树林,那小树林附近有程流觞布下的八卦阵,除了你,应该没有人能在程流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去……”

白眉仁分析道,那片林子是程流觞的禁地,他在旁边布下了八卦阵,没有他的允许,一般人绝对进不去,至于百里霜当初能进去,则是因为程流觞放她进去的。

“眉仁,既然我能破,别人也能的。”程嵩道。

“除了你和林宣泽,任何人都不可能在程流觞毫无觉察的情况下破掉那个八卦阵,林宣泽估计没用这个闲工夫来盛国掺和一脚。”白眉仁很客观地说道。

“那可不一定,我的三皇弟一向礼贤下士,广纳人才,普天之下,很多能人术士纷纷投奔,前些日子,就招了一个能人……”程嵩慢悠悠地说道。

“程嵩,那个能人绝对不可能是林宣泽!我猜那个能人就是你易容的吧……”

“眉仁,你真不愧为我的知音!前段时间,程凌风给他的门客出了个难题,若是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带他进入程流觞的那片林子,重赏黄金万两!你说,这样稳赚不赔、毫无风险的生意,我能不做吗?不赚白不赚啊……”程嵩笑眯眯地看着白眉仁。

“所以你就去做生意了?”

“我带他进入那林子,看了一场戏,结果程凌风果然没让我失望,没多久就在长乐殿又导演了一场好戏!不过他居然要让所有的人以为我戴着绿-帽,你说是不是很过分啊?所以我就稍稍动了手脚,顺便也告诉程流觞有人在算计他……我想,程流觞应该不是这种甘心白白被人算计的人吧……”

“……”

白眉仁顿时无言以对!

程嵩看问题果然透彻,出手果然不凡——如果此时,程流觞失势的话,最大的受益者是程凌风,对程嵩来说,的确没有什么好处!

按照现在的走势,程流觞自然会顺藤摸瓜,将事情的始作俑者归结到程凌风身上,他们俩明争暗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程嵩这一行,除了激化他们之间的矛盾以外,还有一点,就是做给程恭贤看!

程恭贤多么聪明的人啊!

他自然看得出来,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司空紫薇想诬陷百里霜这么简单,以程恭贤的作风,也免不了暗中调查一番,到时候自然会查到大皇子程流觞和三皇子程凌风身上。

程恭贤当初登上皇位,就经历了残酷的宫廷斗争。

先帝在位时候立的太子也是当今太后所生,程恭贤同母的哥哥,就是因为他一出生就被立为太子,所以从小就受到各种陷害,程恭贤几乎是看着自己意气风发的皇兄因为宫廷斗争而枯萎、凋谢……

先太子最后因为经受不住复杂的宫廷斗争,郁郁而终!

程嵩曾经专门研究过那一段往事,也给白眉仁分析过!

所以白眉仁知道,程恭贤对他的大哥有着深厚的感情,他登基后,还追封了逝去的皇兄为奉天皇帝……

大概是因为这样程恭贤深深地体会到宫廷斗争的残酷,他才迟迟没有立储,而他一向讨厌皇子们私自结党,暗中斗争!

而程嵩这一出戏已经将程流觞和程凌风之间的斗争不着痕迹地呈现给程恭贤看了。向来从那次以后,程恭贤一定会重新评估这两位盛国储君呼声最高的皇子;而这两位皇子之间的斗争也会愈演愈烈了……

程嵩,真有你的!

你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居然还好意思说自己对天下没兴趣!

就在白眉仁对程嵩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时候,程嵩却淡淡地说:

“如果程凌风换一种方式,不让我当众戴绿-帽的话,我肯定不会这样做的!毕竟我仅仅只是想赚那一万两黄金而已!你知道的……现在赚钱不容易!”

“……”

白眉仁再次无言以对!

他忍不住想问:

大哥,你天下首富,居然说赚钱难?

大哥,你给程凌风那样的信息,他除了这样的安排,怎么可能还有别的安排?

大哥,你也实在是太毒了!拿了人家的钱,还算计人家……

白眉仁再一次认认真真地对自己说——以后见到这位爷,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这位爷太毒了……

这一刻,白眉仁突然觉得——其实,和程嵩比起来,毒蛇是很可爱的!

————————

纯洁雨:晚上还有一章!(*^__^*) 嘻嘻……大家要给我推荐票和留言!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