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第一百五十二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这一夜,梦雪躺在躺椅上睡了一夜,早上起来的时候腰酸背痛,腿抽筋,她已经分不清是因为睡躺椅的缘故,还是因为昨天被程嵩那些粗鲁的动作弄的!

总之,浑身不舒服!

梦雪简单地梳洗完毕,程嵩还躺在**闭着眼睛睡觉,大概是发现有人在看他,他倏地睁开眼睛,漆黑的双目并没有因为睡眠而变得迷离,依旧是那么地清明。

勾起嘴角,他轻轻一笑:

“亲爱的二皇子妃,昨夜睡得怎么样?睡椅子的感觉怎么样啊?”

他又是这副皮笑肉不笑、邪气十足的样子,和昨日的冷冽与凶狠判若两人。

梦雪已经习惯他这样子了,而且在他的“培养”下,她的恢复能力和抗打击能力再次上升。

“还不错啊!”

梦雪对着程嵩莞尔一笑,眉眼弯弯,又是一副温柔似水俏佳人的样子——不向恶势力认输是所有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四有青年都应具备的基本素质!

“这样啊……”程嵩悠闲地躺在**,挑了挑眉,道,“既然如此,以后你都睡椅子吧!”

“好啊!”

出乎程嵩的意料,梦雪在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不但没有震惊得说不出话,反而风轻云淡地点头答应!

程嵩不知道,梦雪在回答他问她睡得怎么样的时候,就已经想到程嵩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了,虽然说程嵩从来不按牌理出牌,大多数时候,梦雪都猜不透他的想法和下一步行为,但是通过一个月的相处,她还是稍微摸出了一些门道,所以这一点,她倒是猜到了。

睡椅子就睡椅子吧!

其实梦雪知道,这一个月来,程嵩根本就没有在这个房间睡过,他大概每次都是在凌晨的时候回来,然后躺在她身边!

按照这个作息,她大可在**舒舒服服地睡到凌晨,然后再在起床去睡椅子,甚至可以一直睡到他回来把她踢下床,反正只要睡得早,不差那么一会儿……

梦雪爽快的回答让程嵩愣了一愣,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并且像看透梦雪的想法一般,突然坏笑着:

“二皇子妃,我决定以后每天晚上不出去了,每天都陪你睡到天亮,如何?”

“……”

这个男人!

即便梦雪是个善于分析问题的人,但也愣是没想到这一条——这个男人,真是极品!

“那……为妻真是‘荣幸’啊!”梦雪咬牙切齿!

“应该的!做丈夫的,本来就应该多体贴体贴妻子的嘛!”程嵩很极品地笑了起来,清晨的他,眼中有一抹慵懒,笑起来格外好看!

“如此……还真是多谢了!”梦雪淡淡地回敬。

程嵩不语,依旧是风轻云淡地笑着,其实此时此刻,他内心有些复杂——为什么这个女人的恢复能力这么好呢?

试想他昨日对她的所作所为,放到任何一个女子身上,就算不一哭二闹三上吊,也会伤感沉默好几天,然后对他恨之入骨!

可是她,才一夜而已,居然就可以风轻云淡地对他笑了,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百里霜,为什么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可以这样淡然呢?

是因为不在乎吗?

程嵩突然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立马警告自己就此打住——她在乎,或是不在乎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要的仅仅是报复她而已!

“参加二皇子、二皇子妃,你们醒了吗?奴婢可以进来为二皇子以及二皇子妃更衣梳洗吗?”

门外,香雪温柔的声音响起,轻轻柔柔的,仿佛出谷的黄莺,分外地好听。

“唔——醒了……香雪姐姐,你不用进来,让阿肉给我更衣就好!”

程嵩将自己的声线和语调换成了小孩子特有的语气,傻乎乎的,可是表情却还是那副精明的样子。

“二皇子妃,伺候为夫起床吧!”程嵩依旧还躺在**,轻轻的声音带着一抹慵懒。

“啊?”梦雪愣了一下——这一个月来,程嵩都是直接站起来让他更衣的,而且更衣的时候里面打底的衣服都是穿着的,她只要帮他穿上外衣就可以!

今天……是怎么回事?

伺候他起床?怎么伺候啊?难道还要给他一个热情的早安吻?

就在梦雪苦恼地思考的时候,程嵩很惬意地躺在**,眯着眼睛看她。

“二皇子妃,你真是不合格啊!连伺候丈夫起床都不会……你这妻子怎么当的啊?”

程嵩悠闲无比地嘲讽着她,依旧是只有她才听得到的音量,梦雪觉得自己自从和程嵩认识之后,听力水平真的只呈直线上升啊!

再这样下去,她觉得自己可以练练“听声辨位夹苍蝇”了!

“没伺候过,不知道!如果二皇子不满的话,可以先把为妻休了,再给唯妻指一门婚事,找个丈夫让为妻伺候着,等为妻有经验了,再回来给二皇子您服务。”

梦雪挑了挑眉,饶有兴味地说道!反正她知道,程嵩这个人软硬都不吃,讨好也没用,干脆就破罐子破摔,自己怎么舒服就怎么说喽!

果然,程嵩在听完梦雪这段话之后,脸色顿时古怪了几分。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突然邪恶无比地笑了:

“二皇子妃该不会是想让为夫休了你,再把你指婚给你的小平,圆一圆你们做夫妻的梦吧?二皇子妃,你知道吗?为夫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绿帽了!所以,还是辛苦点,亲自‘调¨教’你吧!”

小平……

为啥又是小平!

梦雪嘴角又抽了抽!她记得她明明就提过一次邓爷爷啊!为什么这个男人记得这么牢啊!而且还叫得这么亲热……

小平……

梦雪真的很想跟他说——小平不是你能叫的!那是要有毛-主-席、周-总-理那种档次的人才能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