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我会一直背你

王妃不好追

迷雾森林之所以被称为迷雾森林是因为终年被瘴气所覆盖。迷雾森林分为三层,一层比一层难,如果说第一层尚且还有人能从里面进出的话,那么出于最里面的第三层则是有进无处。

梦雪被南宫剑雨带入的地方是第一层和第二层的交接处,所以司空紫薇通过之前的图纸,还是出去了,但是后来随着程流觞不知不觉被那群黑衣人带到了第三层。

此时,白昼的光亮被地平线吞没,天,黑了下来,幽白的月光照出一层又一层的瘴气。

“好像迷路了。”程流觞平静的声音在梦雪的耳畔响起。

“看出来了。”梦雪对着程流觞笑了笑,“我们差不多走了半个时辰了,却还在原地。”

“怎么?不着急?”程流觞挑眉对着梦雪笑了笑,问道。

“着急没用吗?”梦雪反问。

程流觞耸了耸肩,但是这个动作牵扯到了他的伤口,疼痛让他忍不住“嘶——”了一声。

“大皇兄你的动作别太大,要不然我刚才的治疗就白费了哦!”

梦雪笑着说道,刚才程流觞带她离开了那个横尸遍野的是非地之后,她想起程流觞刚才在和黑衣人的对决中受伤了,便要给他治疗,程流觞也没拒绝。

好在伤口面具虽然大,但是并不深,所以没有什么大碍,处理这样的伤口对医学系高材生梦雪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两三下就处理好了。

“伤口如果破了,二弟妹就再帮我看一次,反正你上次还欠我钱,多治疗几次抵债好了。”程流觞淡淡地说道。

“噗——”

梦雪笑了,月光下,她姣好的面容上挂着浅浅的笑,那么美丽,那么灵动。

“咕噜——”

是肚子的呼叫,梦雪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很清楚,这仅仅是饿久了之后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当着程流觞的面,她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失态、有些尴尬。

她娇俏而又可爱的样子映入程流觞的某种,他扬唇轻轻地笑了起来,说道:

“瞧——我肚子都饿了!”

他用这么温和的语调为梦雪化解了尴尬,梦雪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中拂过,有些感动!她忍不住想,此情此景,若是换了程嵩,十有**要跳出来狠狠地嘲笑一番。

程嵩的性格有些古怪,有时候她甚至觉得他很幼稚,可是偏偏是这样一个人,却能只手遮天、运筹帷幄……

“二弟妹,怎么办?坐在这里饿肚子,还是和我一起觅食去?”

程流觞绅士无比地问道,本来,他是想和她说让她在这里等他,他去四周看看,有没有可以吃的果子之类的,但是……这里不是一般的森林,这里是迷雾森林的第三层,若是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迷路,回不来,所以他们只能一起去。

“一起去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梦雪笑着对程流觞眨了眨眼睛,“不过,大皇兄你要走慢一点,我好像还不是很有力气。”

这一天,她没少受折腾,虽然说有些恢复,但是身子却依旧很累,并没有多少力气。

“恩。”

程流觞点点头,他和她并排而走,步子不大不小、不快不慢,正好应和着她的步子,晚风迎面而来,带来阵阵兰香,是从他身上飘出来的,淡淡的人,让人很舒服。

但是,他们谁也没想到,这迷雾森林里面竟然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东西,别说野生动物了,就连野果都没有。

偶尔碰到几个,还是有毒的。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两天,他们依旧没有走出这片森林。

两天不吃不喝,即便是再强壮的人也会撑不下去的,更何况是两个本来有伤在身的人呢?

“大皇兄,是不是我连累你了?”

精疲力尽,身体上的疲劳,再加上两日为进任何食物,梦雪似乎已经没有力气了,漂亮的红唇有些干涸。

“哪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程流觞的声音淡淡的,他转过头来,看着梦雪憔悴的样子,依旧笑得很温柔,“怎么?小丫头走不动了?”

程流觞第一次没有叫梦雪二弟妹,这样的称呼中,甚至带有些宠溺,两日为进食的他虽然没有梦雪那么狼狈,但是脸上却依然有了些许的憔悴之色。

“大皇兄,你先走好不好?等你走出去了,再派人来接我吧……”

梦雪并不是一个容易服输的人,可是这一刻,她真的很累!胃……似乎开始疼了,整个人仿佛要虚脱了一般……

她……怕是撑不住了!

但是,她不希望拖累程流觞,以程流觞现在的体力,一个人行走的话,说不定还有希望走出去的。

“接你?怕是到时候见到的是二弟妹的尸体吧!”程流觞很不客气地道破梦雪内心的想法。

“上来。”程流觞弯下腰,拍了拍自己的背,温和地对着梦雪说道。

“啊?”梦雪愣了一下。

她还没反应过来,程流觞就走了过来,梦雪只觉得双脚一空,整个人腾空而起——程流觞竟然背起了她。

“大皇兄……”梦雪惊呼一声。

“傻丫头,皇宫里那么艰难的局面,你也熬过来了,这点困难都熬不过?”程流觞的声音轻轻的。

“可是……大皇兄……我真的累了,我不想……”

她想说她不想连累他,但是程流觞却不待她把话说完,就抢先一步开口:

“所以,我来背你!”

他将她按在背上,力道依旧是轻柔的,但是动作中却带着霸道,容不得她挣扎。

“我会一直背你,直到走出这片森林为止。”

“大皇兄,这样不……”

她想和她说,这样不值,他一个人,尚且有走出去的机会,可是若是两个人的话,基本上结果就可想而见了……

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好啊……

这是她想说的,可是,她却没有机会说出来,因为在她开口之前,他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

“在我的概念里没有值得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我,程流觞只做我愿意做的事情……”

————————————————————————————

纯洁雨:今天上晚自修,所以更新得比较晚,晚上还会更新的!大家要帮俺投金牌哦,只剩下六天了!俺和第十还差22块金牌……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