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二皇子莫非你很热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千百度 二皇子 莫非你很热?

关心她吗?

梦雪有些不明白,百里徽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送一本这样的东西给她!

参透?

“霜儿,有些事情你不清楚,不过,你爹和娘都希望你能好好的。”

林氏将那本册子给梦雪之后,自己站了起来, 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襟,起身走到门口。傍晚时分,天空一片绯红,梦雪送林氏出门的时候,红艳艳的夕阳将外面的景象照的都有些模糊。

看着母亲离开之后,梦雪淡然地转身,夕阳给她白皙的脸着上了淡淡的胭脂红,一身素衣相得益彰。

刚刚走进房间,身后的门便“咿呀——”一声关上了,然后紧随着梦雪便觉得一阵风掠来,因为她早有准备,立马往旁边一闪,将手中的册子移到另一边。

但是,程嵩是什么样的人!

梦雪这个反应在普通人当中的确算敏捷,但是,在程嵩这样的高手面前,她这个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不过,他却没有再上去抢,而是来到桌前坐下,转头对着她笑:

“我的二皇子妃,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啊?可否给为夫看一看?”

“可以不给吗?”梦雪不答反问,因为她很清楚,她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程嵩若是铁了心要看,她给或是不给,都没有任何意义。

“你说呢?”他笑着对她挑了挑眉。

梦雪无话可说,微微上前,把那本册子递给了程嵩。

“我的二皇子妃真是善解人意又贤惠啊!”程嵩眯起眼睛笑,满意地接过她手中的册子,放到桌上,翻看,一眼扫过。

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程嵩的脸上一直保持着那副似笑非笑的笑容,至始至终没有任何变化,一张俊颜依旧完美得不像话。

“百里老狐狸这是什么意思?”

程嵩把那本册子合上,抬头对着梦雪说道,说话间,他依旧笑得风轻云淡,看不出任何情绪。

“不知道。”梦雪耸耸肩,如实回答,她是真的不知道!

她在这个时代的父亲,当朝宰相百里徽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给她送来一本这样的册子呢?

“如果你不知道,他为何要送来呢?”

程嵩依旧噙着小弧度的笑,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是那么好看的笑,却总是让人觉得心慌。

“这……可是都是毒药哦!”程嵩对着梦雪眨眼睛,“我的岳父,送一本写满毒药配方的册子给我的二皇子妃,会是什么意思呢?”

他的声音小小的,很有磁性,很好听,可是梦雪却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好在,她已经习惯这样的危险了!

既然回来了,既然她还要生活在这个皇宫,还要与这个冤家朝夕相处,那么,就战斗吧!

梦雪毫无畏惧,她怡然自得地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双手托腮,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我想,有可能是让为妻多学点东西,好保护我亲爱的二皇子殿下吧!”

她无辜地对着程嵩眨眨眼睛,笑容纯洁得如同春日明媚的天空。

程嵩挑了挑眉,他靠近梦雪,咧嘴轻笑:

“是吗?那么我的二皇子妃觉得为夫需要保护吗?”

他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去玩她掉下来的头发,这个动作,他做得很自然,他觉得一切都没有因为自己心境的变化而有任何变化。

也不需要变化!

更不想变化!

她是百里霜,他是程嵩,这一切不可能会有任何变化!

他是程嵩,所以他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控制自己的感情,以前爱上她是因为那时候自己疏于防患,现在,他已经意识到这个错误了,自然不会继续错下去!

梦雪对于程嵩的动作并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大概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已经习惯程嵩这些不经意的亲昵动作了。

“我觉得不需要没用啊,我爹娘不知道啊……”

梦雪眯起眼睛,偏着头对他笑,她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上有小小的酒窝,漂亮的双眸亮晶晶的,特别好看。

程嵩忍不住愣了一下。

“你……”程嵩看着梦雪,顿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停住了。

“什么?”梦雪有些不解,她嫁给程嵩一个多月了,这一个月,他们朝夕相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番神情,忍不住追问。

谁知道,程嵩突然把手伸向她的脸,食指和大拇指一起扣着,捏起她的脸,往旁边一拉,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这样子很像弥勒佛……嘿嘿……阿肉……你是弥勒佛……”

梦雪对程嵩突然起来的痴呆有些不解,虽然他以前也会说着说着就扮起傻子来,但是那都是在有人在的情况下,此时只有他们俩人,他这是作何呢?

不过,他下手可真不轻——说她是弥勒佛也就算了,居然还掐得这么重!

梦雪心中不满,脸上却笑得更加温柔了,修长的手指突然伸向他的耳朵,一边一只手轻轻地拉着他的耳垂,笑道:

“二皇子,我听说耳垂被人拉住的话,舌头是伸不出来的,我试过,真的做不到呢!”

程嵩此时的注意力在外面,所以对于她的话并没有多想,本着骨子里一贯的狂傲,他想也没想,直接伸出舌头,证明这个像梦雪这样的凡夫俗子做不到的事情对他来说只是鸡毛蒜皮、小事一桩!

谁知道,梦雪见状笑得特别欢:

“二皇子,你的舌头伸出来了,难道……很热?”

“……”

原本正在侧耳倾听外面状况的程嵩听到梦雪这话,神情别提多精彩了——这个女人……竟然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耍他!变相骂他!

梦雪看着程嵩精彩的神情,别提多乐了!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有些事情正在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

若是以前,面对程嵩的各种嘲讽,她大多数时候都是淡然地看着,装不知道,就算是反击,也绝对不会采取这么俏皮的方式……

——————————————————————————

纯洁雨:什么动物热了会把舌头伸出来呢?你们懂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