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大姨爹来了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千百度 大姨爹来了

“你的旧情人最近生活似乎有些困难,在东市摆摊,为夫正好经过……”程嵩轻描淡写地说道。

“正好经过?”梦雪挑了挑眉——有这么巧吗?她实在怀疑。

“是啊,正好经过,正好看到这副画”某人大言不惭地继续他的谎言,“为夫出了十两银子说要买这幅画,没想到那个邓公子竟然一口答应……”

说到这里,程嵩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

“早知道……我就少出点了……

他的话让梦雪整个人抽了抽,心里忍不住鄙视这位邓公子!

靠!

十两银子就把自己的定情信物给卖了?他这样子对得起邓爷爷伟大的名字吗?这种人,居然也好意思与邓爷爷同名!

梦雪忍不住替百里霜不值,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一向胆小听话的她,为了这份感情都不顾一切地违抗皇家命令逃婚,而这位邓公子……竟然把他们的定情信物给卖了……

“怎么?很心痛?”程嵩见梦雪低头不语,忍不住若有所指地问道。

“心痛?”梦雪挑起头,对着程嵩眨了眨眼睛,反问,“为什么?”

“二皇子妃一片真心被人践-踏,难道不应该伤心吗?”程嵩非常“好心”地提醒她。

“真心?什么真心啊?”梦雪装作一脸不解地看着程嵩,“为妻身为二皇子妃,一颗真心,自然是二皇子的,其他人哪有这个资格践踏啊!二皇子,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哦!”

梦雪语重心长地对着程嵩说到,说完了还特别认真地拍拍他的肩膀!

“……”

这一次,换程嵩抽搐了——这,什么跟什么啊!

梦雪见程嵩半天不说话,便干脆站了起来,理了一下衣袖,起身朝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发现刚才头发被程嵩扯乱了,又回到梳妆台上稍稍整理了一番,才再次朝着门口走去。

“你去哪里?”程嵩警惕地看着梦雪。

“去看看香雪把晚膳准备好了没,为妻要用晚膳了!要不然……难道去找你的邓公子吗?”梦雪挑了挑眉,勾唇对着程嵩说道。

“是你的邓公子。”程嵩很冷静地告诉梦雪。

“是你的邓公子。”

梦雪也很淡定地再次强调道,不过她很清楚她没必要再在这里和程嵩探讨这个没有营养的问题。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话可以不讲,饭却不可以不吃!

梦雪说完后,便直接转过身子,加快了脚步!

“等等……”

程嵩冰冷的声音突然在梦雪身后响起,这突如其来的冰冷把梦雪吓了一跳,她不解地转过头,却见他正用寒冰一般的双眸注视着她。

周围的空气顿时降了好几度,就在梦雪考虑要不要再加一件衣服,来御“寒”的时候,程嵩却突然咧开嘴,对着她惨然一笑:

“等我一起去吃。”

“……”

程嵩,你要不要这样耍人啊!

梦雪无言以对,这个时候程嵩已经蹦蹦跳跳地来到她身边了。

“阿肉……吃饭饭!吃饭饭!”

某人又拿出他天真无邪的笑脸,装无辜、耍无赖,顺便整她两下……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梦雪又不能这样,只能一个劲地往他碗里夹青菜,因为她很清楚,程嵩不喜欢吃青菜。

“不吃!”某人趁着脸,抗拒。

“二皇子,不能这样的!这个对身体好哦!”

梦雪说话的时候特别温柔,笑容别提有多漂亮了,她觉得自己此时和二十一世纪那个益达广告的温柔女郎有一拼了,就差没把“这个对身体好哦”改成“这个对牙齿好哦”了!

“……就是不吃!”

程嵩开始耍疯,快速将她夹过来的青菜还给她,他非常幼稚地想道——他才不管她用什么手段,反正想要逼他吃这种难吃的东西,就是做梦!

“二皇子,这样是不对的!皇祖母说过,要多吃青菜哦!”

梦雪也不怕,她很淡然地把他夹过来的菜夹回去又给他,并且拿出太后的话来压他——小样儿,今天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哼——不管!”程嵩皱起眉头,开始占着自己是个“伤残人士”,直接把碗摔到地上。

“……”

看着地上被程嵩摔到地上的那雪白雪白的米饭,梦雪突然心里很不是滋味!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

这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没饭吃呢!

这个男人……

真实暴殄天物!

梦雪突然觉得很没意思,于是也不再理他,顾自己吃饭。

可谁知道,她不理他,他却不肯放过她,把手伸过来,把她手中的饭抢走,也给摔了!

“……”

梦雪顿时无语了——这位爷是哪根筋搭错了啊?

她知道他讨厌吃青菜,故意“陷害”他,他生气,她可以理解;可是这回她不言不语,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顾自己吃饭,他又生什么气啊?

该不会是……大姨爹来了吧?

“不准吃!”程嵩狠狠地丢下这句话,“阿肉不准吃饭!”

讲到这里,他又转过头来,看着正指挥宫女和太监收拾地面的香雪,问道:

“香雪姐姐,如果阿肉惹我不高兴了,我是不是可以罚她晚上不准吃饭啊?”

香雪沉吟片刻,然后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当然可以!女子出嫁从夫,您是二皇子妃的夫婿,自然是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香雪的语气淡淡的,但是其中的喜悦之情却不言而喻。

“好!那阿肉晚上不准用膳了!你现在就给我回房去,我不想看到你!”程嵩用孩子特有的那种声音说道,说完之后,立马得意无比地看着满满的一桌菜,欢呼道,“哈哈哈……这些全部是我的了!嘿嘿……香雪姐姐,一个人吃好无聊,你坐下来和我一起吃好不好?”

“二皇子,这可使不得啊!”香雪连忙挥手退却。

“什么使不得啊!香雪姐姐不是常常说我是嵩殿的主人吗?那么你要听主人的话啊!主人说使得就使得!来啦……来啦!快坐下来!我们一起用膳!”

程嵩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激动地拉着香雪往椅子上做。

“二皇子……这……不好吧……”香雪有些尴尬地说道。

“香雪姐姐,吃肉!”

程嵩笑嘻嘻地给香雪夹肉,皇宫里的人办事果然效率,这个时候,已经有人从厨房里重新打了两碗饭送过来了。

奴才们很自然地一碗饭放在程嵩面前,另一碗放在梦雪面前,而就在这个时候,程嵩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梦雪身边的这碗饭移到了香雪面前,转眼还特别厌恶地看着梦雪,道:

“阿肉,你怎么还不走啊?讨厌死了!看到你我会反胃的……”

他一边说,一边弯下腰作恶心状。

而那香雪则立马很配合地深处她的纤纤玉手轻轻地拍着程嵩的背。

梦雪耸了耸肩,什么也没说,直接离开——敢情这位爷不是大姨爹来了,而是继续贯彻他报复百里家的原则!

看来,他报复的力度越来越大了,现在都发展到不准她吃饭的地步了!

不过好在她早有准备,房间里备着干粮呢!

梦雪一踏进卧室,就看到那放在桌上的百里徽送过来的册子,她想也没想,关上门,做到桌前,毫不犹豫地开始翻阅!

当然,她一边看书,也没忘记顺便塞点干粮到嘴里!因为她清楚,看这本书和吃干粮一样,都只有在程嵩不在的情况下才能做!

看书是精神追求,吃东西是物质追求,而她向来两者都不敢落下。

程嵩回来的时候,梦雪自然还低着头看书。

“二皇子妃,你打算看到什么时候啊?”程嵩的声音无比。

“看到您回来啊!您回来我就不看了!”梦雪的声音温煦无限。

就仿佛冬日的冰块,碰到了春日的暖阳,除了融化,毫无办法!

梦雪在他进来之后,很自觉地把书交给他,就像一个孩子上课看小说被老师抓了以后一样。

“二皇子妃,你看得这么认真,该不会是想用上面的方法来谋杀亲夫吧?”

程嵩的嘴角勾勒出无比的讽刺——百里霜,你还真是个孝顺的好女儿,把百里徽的话当圣旨,就算冒着惹怒他的危险,也要看他送过来的这本册子。

梦雪早就刀枪不入了,这个时候,她依旧一脸淡然,耸了耸肩,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的。”

————————————————

纯洁雨:嗷嗷,金牌名次又降到十二了!呜呜呜,竞争真激烈啊!

为毛想去一趟北京就这么难呢!

呜呜呜!

大家继续帮俺啊!俺能不能去北京全靠乃们了!

谢谢以下童鞋的金牌!

lxn21114。送金牌1枚

98307970送金牌1枚

梦之所至送金牌2枚

ying6349。送金牌1枚

13715067。送金牌1枚

mhyxwd送金牌1枚

残冰犹爱送金牌1枚03-27

当然,也谢谢给俺送鲜花和红包的童鞋,但是,这个三月俺只要金牌!!!!!!!!!!!!!这关系到俺能不能去北京!所以,如果有正打算送红包的童鞋的话,改成金牌吧!!!!!三月!只要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