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靠近

王妃不好压 第2卷 靠近

她是一只羊?

程嵩不解地低头看着这个唱得正欢的女人,她唱得这是什么歌啊?他从来没听过……去掉挺怪的,歌词有些肤浅。

他记得她上次在怡红院唱得更加肤浅,说什么“男人是一个消遣的东西”之类的……

这个女人好像很喜欢唱一些肤浅的歌!

程嵩刚刚在心中不屑地将梦雪鄙视了一番,就听到梦雪特豪放地吼道: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突如其来的豪迈把程嵩吓了一跳,紧接着,就见她把头一偏,翘起兰花指,倡导:

“妹妹我坐船头~~~~哥哥你在岸上走~~~哦哦~~~我俩的情我俩的爱~~~~~~在纤绳上荡悠悠荡悠悠~~~~~~”

“……”

原本一直保持沉默的程嵩再也没办法继续沉默了。

“百里小姐,请问,你……这是在唱歌?”

“你说呢?”

梦雪挑了挑眉,她承认自己唱得的确没有尹相杰和于文华好,但是是人都应该听得出来她在唱歌!

“不是在唱歌,我是在嚎叫吗?”梦雪不满地又说了一句。

“你不是在嚎叫吗?”程嵩冷飕飕地说道。

“……”

“不要再嚎了,难听死了。”程嵩说道。

梦雪彻底被他整郁闷了,虽然说和文化课比起来,她的音乐造诣的确不怎么样,但是怎么说也是拿优秀的人,程嵩居然把她动情的演绎归类于嚎叫,敢情他是没听过真正的嚎叫吧!

既然他这么说她,梦雪觉得自己有责任、也有义务让这个男人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嚎叫,什么叫做真正的神人!

于是,她气运丹田,在心里大叫一声——龚琳娜老师,我对不起你了!然后张口就来:

“啊哦~~啊哦诶~~~~啊嘶嘚啊嘶嘚~~~~~~啊嘶嘚咯嘚咯嘚~……”

事实证明,《忐忑》真不愧为神曲,梦雪还没唱完,程嵩就已经开始抓狂了:

“百里霜,你给我闭嘴!”

很显然,程嵩生气了!

可是……闭嘴?

怎么可能?

梦雪俏皮地眨眨眼睛,扬起头,又吼了一句:

“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再买不回来~~~~~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百里霜,你要是再唱一句,我杀了你。”程嵩用力地拽了一下梦雪,警告道。

“程嵩,你不能杀我!已经立字为据了……”梦雪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她眯起眼睛,说道,“程嵩,除了用杀人来威胁,你还会别的吗?”

程嵩沉默了,天更加黑了,他拽着她安静地往前走,黑夜中,他的双眸闪烁着奇异的光彩,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良久,他开口:

“百里霜,我不像你,没事情就唱这些肤浅的歌曲,你不觉得这些歌是一个有着良好教养的千金小姐应该唱的吗?不对,这些歌,凡是有道德、知羞耻的人都不会唱……”

程嵩说这句话的时候,心情是复杂的,他好像越来越不了解这个女人了!

有时候,她表现得优雅得体、冷静、睿智;有时候,她表现得娇俏调皮;在怡红院的时候,她那一曲震惊京城的歌曲,让在场所有的人都记住了她,至今,外面都有关于她的传说,他一直以为,那是她处心积虑的反击;而今天,她又表现得有些无聊……

到底什么样的,才是她呢?

程嵩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竟然在还了解她的情况下,就已经爱上她了……

“哈哈哈……”面对他恶言恶语地挖苦,她不但不怒,反而笑了,“程嵩,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惊世骇俗的男人,没想到你也这么迂腐啊!”

梦雪看不到程嵩的表情,不过她脑海里却不自觉得出现那幅冰冷,又有些小别扭的脸,现在,他肯定是这样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时代的局限性?

“迂腐?”程嵩冷哼一声,“有你父亲迂腐?”

“……”

汗!

瀑布汗!

庐山瀑布汗!

尼瓜拉加瀑布汗!

梦雪的脑海里浮现出百里徽严肃的样子,又浮现出程嵩别扭的样子,她忍不住感慨,这个男人真是会挑比较的对象……

“和他比起来,你的确不是很迂腐。”梦雪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程嵩只是随口说说,却没想到梦雪会真的回答,而且态度还特别认真。

“……”

这明明是风轻云淡的回答,但是程嵩却觉得比那些骂人的话更加让人难受,仿佛活生生地吞了一只苍蝇一般……

想说几句话来反驳,却又想不出什么话来!

想反驳,却偏偏无法反驳,总不能说他比百里徽迂腐吧?

程嵩默不作声,沉默在继续,黑暗在继续,梦雪的黑暗恐惧症似乎又复发了,想唱歌,却觉得嗓子有些不舒服……

八成是刚才唱《忐忑》唱的,果然,神曲不是一般人能唱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寒风吹来,梦雪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再加上对黑暗的恐惧,她真个人都往程嵩怀中缩。

程嵩这个时候忍不住愣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把她揽了一下!

黑暗中,气氛有些怪异,他们靠得挺近的,却都把头偏到了一边去,他们都觉得他俩不应该如此靠近,可是,事实上,他们已经离得很近了……

————————————————————

纯洁雨:各位童鞋,今天开始,到五号为止,俺都在南京旅游,更新可能会有所减少,大家谅解一下哦!么么!

俺现在在青年旅社,和一个台湾人大侃台独问题……嗷嗷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