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放你走金牌加更

王妃不好追 完结 放你走(金牌加更)

“霜儿……霜儿……”

隐隐约约地,梦雪听到有人在唤她,声音温和得如同四月的风,让人的心都会变得柔软了起来。

不解地抬头,只见一个美丽的女子正站在她的面前,对着她盈盈浅笑。

她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褙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绝美的脸略施脂粉,晶莹白嫩的肌肤带着微微的红晕,仿佛刚出浴一般,黑色的长发披在脑后,头上插了一个翠玉的簪子,看得出她是精心打扮过的。

白婉清,本来就美得一塌糊涂,经过这么一打扮,更显然整个人飘飘欲仙,简直美得惊心动魄,仿如广寒仙子,随时都要羽化而登仙一般。

“白夫人……”梦雪轻轻地出声唤她。

“霜儿,叫我娘,好不好?”

白夫人温和地对着梦雪说道,那双多情的眉目中含着浓浓的情愫:

“霜儿,你知道吗,其实你的名字是我起的。”

百里霜的名字是白婉清起的?

梦雪有些不解,虽然她从百里徽的言语当中可以判断出百里霜和程嵩可能从小就指腹为婚之类的,但是事实具体如何,百里徽并未和她解释这么多,她也没问,因为没必要!

知道,或是不知道,都没什么太多的意义。

“我和你娘自幼情同姐妹,自幼就立下诺言,以后我们的孩子若是都是男孩就结为兄弟,若是都是女孩就结为金兰姐妹,若是一男一女,就结为儿女亲家……”白婉清轻轻地说道,“嵩儿比你早四年出生,林妹妹怀你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粉嘟嘟的女孩正在襁褓中对我招手,后来你就出生了……你出生那一天的清晨,天气很冷,雾气特别特别的大,可是你却生得那么美,让人忍不住想起那句诗——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原来这就是百里霜名字的来历……

真的是个很美得名字……

原来,百里霜从一出生就是被人爱着的!

梦雪忍不住捧着心,去问那位此时不知魂归何处的百里小姐——百里霜,你为什么不坚强一点呢?

其实,你真的很幸福的……

“霜儿,你就是嵩儿的伊人,嵩儿自幼受了太多的苦了,以后的日子里,替我好好照顾嵩儿好不好?”

白婉清低着头,握住梦雪的手,说得动容无比。

白婉清这样的话,这样的语气,让梦雪徒生出几分不好的预感。

“白夫人……不……娘……您何出此言呢?”梦雪不解地看着白婉清。

“霜儿,答应我,替我好好照顾嵩儿,好不好?”白婉清没有回答梦雪的问题,而是拉着她的手,非要她答应不可。

这样的白婉清,真的没有任何人拒绝得了!

梦雪只能点点头,答应她。

“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放心了……”白婉清轻轻地笑了起来,好像最后的挂念终于放下了一般。

“霜儿,我想你们的爹了……”

白婉清说这话的时候转过身去,不再看梦雪,她的声音轻轻的,淡淡的,的目光看向前方,漂亮又完美的侧脸在天空中熠熠生辉。

那么美!

清风拂过,吹动她的衣襟和长袖,在空中不停地徜徉着,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仿佛随时都要羽化而去一般。

“不!不可以啊!”

梦雪心中一个激灵,猛地上前一步,想要拉住白婉清。

“霜儿,别担心,分开是短暂的,在一起,才是永远的。”

白婉清对着梦雪轻轻一笑,漂亮的双眸仿佛两颗漂亮的宝石,她整个人都美得一塌糊涂,清风拂过,她就那样顺着风,向着悬崖深处飘去,仿佛一片白色的羽毛,轻飘飘地在空中徜徉着。

梦雪的脑海里反反复复回荡着的,只有那一句——分开是短暂的,在一起才是永远的……

“不——”梦雪猛地一声尖叫。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推开了,映入梦雪眼中的是凝香和小红不解的脸。

“二皇子妃,您怎么了?”

“二皇子妃,您做噩梦了吗?”

两个人的声音不约而同地响起,阳光饶过她们,直勾勾地射过来,梦雪忍不住微微眯起眼睛——原来,只是梦啊!

幸好……

长长地松了口气,梦雪伸出手,拭了拭额头,发现竟然全都是汗,细细密密的,冰冰凉凉的。

吩咐小红让人准备了水,沐浴一番,梦雪才觉得整个人清醒了不少,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却空空的。

脑海里,还反反复复地回荡着白婉清临风而去的样子……

明明知道,这一切只是梦,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还是莫名地不安。

换好衣衫,简单地绾了一个发髻,梦雪踏着柔软的草地一路向前,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身在皇宫的哪个角落,她只知道不断地往前走,只有这样,才能掩盖她内心的不安。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知道四周特别地静谧,了无人烟,前方的台阶上,隐隐约约坐着一个人。

背影有些孤寂……

待到走近时,才发现,那个人竟然是程嵩。

他安静地坐在那里,冬日的阳光温柔地倾泻在他身上,漂亮的眉眼轻轻地簇在一起,眼神淡淡的,却蕴藏着无限的炽热狂烈。

那样的他如神祗般温和淡然。

他似乎感受到了梦雪的靠近,抬起头,看着她:

“母妃,昨晚仙逝了。”

他的声音那么的淡,仿佛没有任何情绪,但是就在他说话的这一刻,梦雪却觉得自己身边的空气顿时都冷了几分,阳光瞬间也变得清凉。

原来,她昨日的梦……

“程嵩,娘只是去找爹了,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重逢了……”梦雪轻轻地开口。

“那么我呢?”程嵩反问,声音中有些几分不甘心。

他?

梦雪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清楚,这一切,对程嵩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

她纠结着该怎么安慰这个男子,可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坐着的他,突然站了起来,目光看向前方:

“他们的路走完了,可是我还得继续往前走……”

把话说完,他迈开步子,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稳健无比。

走了几步,他转过头来,看向她。

那一瞬间,他的豪气、坚定、自信惊诧了梦雪。

是了,这就是程嵩,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以最快速度能调整好自己,去迎接下一个挑战!

即便是这样,他依旧能恢复得如此之快。

他是那么地坚强,仿佛铁人一般。

可是,程嵩,夜阑人静的时候,你是否也曾痛过,无助过,彷徨过?

程嵩走了,他没有和梦雪说什么,但是梦雪却听出了他的话外音——他还得继续往前走,仅仅是他!

也就是说,她可以不跟着他往前走,他甚至会放她走,对吗?

“百里霜,你的脸色真难看,回去好好休息吧,如果真的累了,就去你想去的地方,我会送你去的,”

往前走了几步,程嵩又停了下来,转过头,对着梦雪轻轻一笑,就这么轻轻一笑的瞬间却羡煞了阳光,也一并沉沦了一颗漂浮的心。

这就是程嵩了,梦雪知道,程嵩大概是在向她道歉,为以前的所作所为!

但是,他是程嵩,他说不出任何卑微的语言,也不屑说那些华丽的语言,所以,他给了她这个选择,这个比任何道歉的语言更加有意义的选择。

梦雪有些心动了!

要走了吗?

离开这个皇宫,离开这个让人窒息的皇宫,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这是多么诱人啊!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却犹豫了!

为什么呢?

因为没有归属感吗?

因为自己对这个世界完全陌生,不知道该去哪里吗?

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百里霜……”程嵩轻轻地唤着正处于呆滞状态的梦雪。

梦雪猛地回过神来,她抬起头,看向程嵩,调皮地对着程嵩吐吐舌头:

“程嵩,我还没想好要去哪里,你这个选择的有效期是多久啊?”

“随时。”程嵩的声音淡淡的,说话的时候看向远处的白云,声音有些飘忽,“只要你想到了想要去的地方,跟我说,我会随时送你过去,只要我能送得到……”

————————————————————————

纯洁雨:那啥……突然觉得小嵩嵩其实很MAN!敢作敢为的挖!虽然说,他没有正面向小雪雪道歉,但是他的行为却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有木有?

大家不要再恨他了挖!

各位童鞋们,俺今天更新是不是很给力啊!

争取早日让俺重新回答推荐榜和留言榜!

谢谢我心依旧。和奥利奥双。童鞋的金牌!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