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等我2

王妃不好追

不乖就亲你

甄法师的祈雨仪式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当场,程恭贤就下圣旨,给甄法师赏赐了很多宝贝。

照理说,作为一个修道之人,讲得的六根清净,对于钱财之类的,向来不怎么看重,可是这位甄法师却并不如此!

对于程恭贤的赏赐,他毫不推辞,当场就美滋滋地收下了……

祈雨大典结束之后,众人在恭送皇帝和皇太后的歩辇离去之后,各自按照礼仪、尊卑秩序离去。

梦雪和程嵩一起往嵩殿走,不知道怎么的,一路上,梦雪觉得程嵩怪怪的!

一直盯着她瞧,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回到嵩殿没多久,程嵩便被太后叫去了,梦雪猜想,大概太后老祖宗又有什么好东西,要塞给他的这位宝贝孙子了,不过,她也不在意。

顾自梳洗一番,收拾完毕之后,便拿出一本书,坐在房间里看,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夜,渐渐地深了。

黑暗在夜中蔓延,稀稀疏疏地送来若有若无的细雨声,或轻轻地没入土中,或敲打在障碍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音——沙沙——沙沙——

梦雪放下手中的书卷,伸手拨了拨灯芯,转了转有点僵硬的脖子,微微起身踱到窗口,轻轻一推,只听见“咿呀——”一声,窗户便顺势而开。

窗外的蒙蒙细雨着了清风,席卷而来,洒在脸上,凉凉的,让混沌的脑袋顿时变得清新。

这让梦雪想起前一世,那时候,她经常为几道数学题奋战到深夜,然后推窗,静静地看着城市喧嚣的夜。

有时候,也会给笑笑打个电话,聊聊做题心得。

雨还在下,虽然不大,却滋润了干涸的万物。

那个甄法师,应该是个穿越人吧,只是……他竟然有呼风唤雨的本领……

突然,梦雪只觉得喉咙一凉,是冰凉的金属触感,力道不大不小,但是梦雪可以确认对方只要稍稍一用力,她便会鲜血封喉。

梦雪却笑了,她静静地看着眼前俊逸的男子,如含朱丹的唇勾起笑笑的弧度:

“我的二皇子,又来这一套啊……”

程嵩大概也是意识到自己此行不但没创意,而且还有些不妥,但是,他又做出来了,又不好贸然收回,于是,他只能很别扭地说道:

“百里霜,你笑屁啊!我这次不是威胁,搞不好,我真的会杀了你的!”

“那你杀吧!”

梦雪笑得更加乐呵了,若是以前,程嵩的确有可能会杀了她,但是现在……她很清楚,他不会。

“你……”

程嵩被她这样子惹恼了,却又不能拿她怎么样,这一刻,他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养成了一个动不动就拿剑吓她的坏习惯的!

这场景,若是放在一般人,估计会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可是,我们都很清楚,程嵩,他从来就不是一般人。

只见他很自然地将手中地剑收了起来,从窗户间跳了进来,大手一伸,将梦雪整个人往旁边一拉,抵在墙壁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那好吧,二皇子妃,我换个方式和你玩!”

说话间,他坏坏地笑了起来:

“二皇子妃,你要乖乖回答我的问题,要是不乖的话,我就……”

“你就怎么样?”梦雪毫不畏惧地反问。

程嵩停顿了一下,笑得更加灿烂了:

“如果你不乖……我就亲你……”

“……”

这下,梦雪彻底无语了……

这……这样都可以?

“第一个问题,二皇子妃在等人吗?”程嵩的声音轻轻的,不大不小,在梦雪的耳畔响起,“要老实回答哦,要不然……”

他的话,让梦雪毛骨悚然、哭笑不得!

她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造物主会造出程嵩这样的人才来!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无论什么时候,他总是强势的一方,而且强势的方法还层出不穷,一次比一次“独特”……

程嵩的呼吸越来越近,梦雪可以感受到,他正一点一点地朝着她靠近,看来,他真的不仅仅是说说那么简单!

这家伙,根本就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揣测,他根本就是一个流氓!

无可奈何,梦雪没好气地说道:

“二皇子应该很清楚,何必明知故问呢?”

“呜呜……阿肉……你好凶!阿肉生气了……”程嵩突然换了个语调,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那样子,要多无助有多无助,可是突然,他又目光一转,邪佞地笑了起来,“阿肉不肯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所以……我就只好……亲你了……”

“……”

什么鸟人啊!

梦雪被他吓了一跳,她连忙往旁边躲,而他,又怎么会随意让她躲开呢,自然是紧随其后了。

眼看,他的唇瓣就要落到她的脸颊之上了,梦雪只能弃甲投降:

“不要!不要!好吧,二皇子,您说对了,为妻正在等人!”

面对梦雪如实的回答,程嵩终于满意了,没有继续亲她,不过他的脸色却因此而难看了几分。

“第二个问题,等谁?”程嵩面无表情地丢出第二个问题。

“我可以不回答吗?”梦雪弱弱地问道。

“可以。”这一次,程嵩显得很同情答理,“如果,你想让我亲你的话。”

“……”

梦雪郁结!

其实,她很肯定,程嵩八成是知道她在等甄法师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记得甄法师明明和她说的是英语啊,程嵩不可能听得懂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