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猥琐

王妃不好追

猥琐

梦雪转过头,毫无意外,对上了一张英俊的脸庞。

依旧是一袭青衫、输得一丝不苟的头发用与衣衫同色的发带固定着,完美的俊颜,眉心一点朱砂熠熠生辉,怎么看,怎么像男-宠……

甄法师也在看梦雪,昨日,他一直在找机会去嵩殿找她,却没想到嵩殿竟然是一个那么难闯入的地方,今日,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在这里见到她……

两个人,静静地凝望着彼此,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李梦雪,身高165,来自2010年,学历本科,B大临床医学,英语六级,日语三-级,法语四级……”

“噗——你当你找工作啊……”甄法师突然笑了起来,调侃地看着梦雪,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双手托着下巴,点点头,道,“你这条件倒和杭州灵隐寺招和尚的条件差不多——学历本科,英语过六级……不过……可惜你不是男的啊……看来你要失业了……”

梦雪本来只想介绍一下自己的,结果条件反射地说了这么多,现在想起来,倒觉得有些好笑,大概是太久说过现代的语言方式了,一时之间忍不住,就多说了几句……

她俏皮地吐吐舌头,道:

“灵隐寺去不成,我还可以去加勒比海盗人事部应聘的……”

“哦?那你要经过我的同意!我穿越前可是在加勒比海盗人事部任部长的……”甄法师突然一本正经地开始大量梦雪,上上下下地看着,认真无比地说,“嗯……以你这外表,你这身材,本部长宣布你顺利通过面试,Congratulations! ”

说着,他热情无比地向梦雪展开了他的双臂,不待梦雪反应过来,直接凑过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果然是美人儿,香喷喷的……”甄法师一脸陶醉地抱着梦雪。

“……”梦雪有些无语,她觉得自己好像是遇到色狼了,“那个……同=志,你这样,算不算吃我豆腐啊?”

她弱弱地提醒道。

“你说呢?”甄法师坏坏地挑了挑眉头,理直气壮地说道,“当然是吃豆腐了!我这是吃果果地吃豆腐!哇咔咔……”

“……”

梦雪彻底无语,第一次见到有人吃豆腐被人揭穿,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那个……这位同=志……”梦雪弱弱地开口。

“我不叫同-志!我的性-取向很正常!”甄法师纠正道。

“那你叫什么?”梦雪终于问出了重点,“你好像还没自我介绍过吧。”

甄法师听梦雪这么说,终于放开了梦雪,一脸认真地看着梦雪,道:

“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

他的话让梦雪楞了一下,梦雪忍不住认真地打量起甄法师来,可是,她上看、下看,左看、又看,虽然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但是怎么也看不出来她曾经见过他……

“那个……我该记得你吗?”

梦雪弱弱地开口,照理说,以甄法师这样出众的外表,她若真的见过,肯定不会忘记才对啊!

“呜呜……好伤心!好伤心!你居然不记得我!”甄法师装出一脸伤心,特别夸张地低下头,抹起眼泪来了。

这下,倒把梦雪给弄懵了!她是真的没见过他啊!

“太伤心了!太伤心了!”甄法师一边“伤心”,一边指着自己的脸,对着梦雪强调道,“你再好好想想……我这张脸,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甄法师那认真无比的样子让梦雪觉得鸭梨很大!

他这样子,搞得他们好像还曾经有过什么似的……

梦雪认真地盯着甄法师瞧了很久,最后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那个……我……”

“好了!你别说了!说了伤感情!”甄法师快速打断梦雪,道,“我给你提示!”

“首先,我姓什么?”甄法师问道。

“我不知道呀。”本着严谨的精神,梦雪一门正经地回答道,“你穿越前姓什么,没和我说过,穿越后的姓,你也没和我说过……”

“好吧!直接点,别人叫我什么。”甄法师无奈地叹了口气,道。

“甄法师。”梦雪如实回答。

“这不就结了!我姓甄啊!”甄法师淡淡地看着梦雪,那样子,跟看白痴一样,“总不能姓甄法,名字叫师吧?”

面对甄法师丢过来的白眼球,面对他无语的样子,梦雪弱弱地开口:

“那啥……我怎么知道,你姓甄是不是你的艺名呢?这年头,出来行骗,一般是不会报真实姓名的……”

“你说谁行骗了啊!我可是有真材实料的!”

“好吧,你姓甄,那么第二个提示呢?”

甄法师不满地抗议,开口,打算展示他的真材实料,却被梦雪打断,她不想一个问题还没解决,就又出来一个问题!

对于问题,循序渐进,逐个击破,才是梦雪的原则。

“第二个提示啊……”甄法师顿了一下,突然咧嘴一笑,指着自己的脸,笑嘻嘻地说道,“如果你用一个词形容我这张脸,你会用什么?”

梦雪实在不明白甄法师为什么突然会这么问,她实在不明白这个问题和提示他是谁有什么关系……

“你确定这是提示?”梦雪弱弱地问道。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甄法师笑得阳光灿烂,一边笑,一边用手指着自己的脸,催促道,“快形容啊……”

梦雪一边想,一边认真地打量着甄法师,然后小声地说道:

“猥-琐?”

————————————

纯洁雨:梦雪童鞋,乃确定乃是在回答甄法师的问题而不是故意气他?

那啥,昨天电脑坏了,刚刚修好!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