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吃醋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吃醋

程嵩黑白分明的漆目有些迷离,他似乎在寻思着什么,考究着什么。

不知道怎么的,梦雪此时此刻觉得“朋友”,这两个字让现场的气氛更加的奇怪了,有一种会让人窒息的感觉。

或许,她不该用这个词吧……

沉默,又开始了,真是让人尴尬又难受的沉默啊。

“那么大皇兄呢?”程嵩突然开口,打破沉默,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目不转睛,“百里霜,如果……今天处在我这个位置的人是大皇兄,你还会这么淡然、这么满不在乎吗?”

他问得很认真,而且觉得自己的语气也没什么不妥,但是这话到了梦雪眼中,却有了另一番含义。

“程嵩,你这是什么意思?”

梦雪微微皱起眉头,他这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怀疑她和大皇子之前有什么吧?

不知道怎么的,她皱眉的样子仿佛一颗小小的星火,点燃了他内心的火种,让他整个人有些难受。

“百里霜,我不过说说而已,你何必这么激动呢?”

他挑眉反问,虽然语气是一派的淡然,但是,那样子确实分明在说——百里霜,你这是被我说中了,不打自招吗?

梦雪自然不会看不出来,她柳叶般的长眉更加纠结了,整个人微微有些不悦,虽然不明显:

“程嵩,我什么时候激动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激动了?”

她这样子让程嵩更加不悦,他冷笑:

“百里霜,用你的话来说,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说话间,他的嘴角勾勒出几近嘲讽的弧度,嘲讽中有似乎包含着不悦,尤其是他那双深不见底的双眸,表情上看起来是风轻云淡,但是那地下,却仿佛蕴藏着熊熊烈火。

他这样子,让梦雪也恼了,她扬了扬眉,冷笑:

“哼——怕不是两只眼睛都看到吧,我看你是无数只眼睛都看到了,你有无数爪牙时时刻刻监视着我嘛!”

程嵩不置可否,关于这个问题,他们今天已经讨论过了,他不想再谈,就算再谈,他也不会改变的。

梦雪看得出来他的想法,她恨透了这个不尊重人权的男人,更看得出这个男人不愿意有任何退步,一股无名怒火突然席卷而来,梦雪忍不住冷笑一声。

她的笑声让程嵩的怒气跟着腾上来,他抿着嘴,突然靠近她,捏住她的下巴,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眼中带着怒气。

这一次,她也不肯退缩,狠狠地瞪了回去。

一时之间,原本好不容易营造出的平和气氛就这样消失殆尽,剩下的是两双对着的眸子。

一样的愤怒,一样的倔强。

“百里霜,你说,你明知道我派人跟着你,你都坐下来和大皇兄烧烤、谈天说地,如果没人看着你的话,你说你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他一字一句地说着,咬牙切齿,手中的力道忍不住又加深了一点,可是在看到她因此而皱起的眉头之后,他又有些不忍,悄然放松了力道,却不肯放开。

梦雪自然没有觉察他微妙的心理变化,此时此刻,她算是彻底愤怒了!

程嵩,这个混蛋!

他把她当什么人了啊?

真想给他一巴掌,可是她是清楚的,以这个男人的武功,她八成是打不到的……

这个男人!

既然他这么“希望”她和大皇兄有什么,那她如果一直让他失望,似乎也不厚道。

一咬牙,她突然耸了耸肩,笑了起来,笑容中含着不怀好意:

“还能怎么样啊?顶多也就是滚滚床单,H两下喽……”

H,程嵩自然是听不懂的,不过像滚床单这么形象而又生动的词,通过字面,他便了解其中意味了……

这一刻,程嵩的眼仿佛被墨汁染了一般,一下子就黑了!

而且是要多黑,有多黑!

黑里还透着紫,脸拉得老长老长的。

“百里霜……”

他的声音,仿佛是从冰窖里飘出来的,不,不应该说是冰窖,冰窖已经不足以形容这样的冰冷了,应该说是从北极点飘来的,要多冷有多冷,梦雪隐隐约约都觉得空气似乎都被他冻结了……

可是,她也不是个服软的人!

于是,她丢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到。”

话说完之后,她突然觉得心情豁然开朗,一下子,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而且还有一种叫做成就感的东西油然升起!

眼前,这个人,可是程嵩啊!

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男人啊!

现在,他的脸色竟然可以精彩到这个地步!

可见,男人啊,多么自私的动物!自己三妻四妾毫无感觉,却在听说自己的妻子有不忠的行为,哪怕是一种根本不存在的假设,哪怕他根本就不爱他,他都可以气成这样……

男人啊!

多么自私!

多么可怕!

程嵩已经气到了极限,梦雪却还在旁边笑着,她这样子,很显然刺激到了他,让他的理智土崩瓦解!

此时此刻,他什么也不去想了,什么也不去在乎了,他上前一步,用力地将她往前一拉,滚烫的唇就这样压了上去,粗鲁地欺压着她的柔软,动作毫无温柔可言,他似乎正急迫地想要证明什么。

略带薄茧的双手开始粗鲁地在她身上游走,大力地揉搓着,在她雪白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疼痛让她皱起眉头,她开始挣扎,用手去推他,搡他,捶他,可偏偏他就是那样巍然不动,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毫无作用!

他用力地在她的唇齿之间研磨、辗转,大口大口地吮吸着属于她的芬芳,想到有人也觊觎着这一切,想到她居然对他说出那样的话,他只觉得浑身难受!

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一刀一刀地在他胸口上刻着一般,痛得连呼吸都难受!

为什么,他纳妾,这样的事情,她竟然可以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而他,却在听说她想和其他男人有所接触之后,难受得差点浑身颤抖!

难道这就是一个不在乎,和一个在乎的区别吗?

她,就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他吗?

他是如此地难受……

那么,既然他难受,又怎么能让她好受呢?

他,要让她和他一样难受!

他不停地揉搓着她柔软的身子,那如同棉花一般的柔软会让人着迷,只要一触碰,就舍不得离开……

他已经不满足于仅仅攫取她的唇了、占领她的口腔了,他离开了那里,沿着她完美的颈线,一点一点地往下,亲吻着,吮吸着,留下瑰丽的痕迹。

梦雪的双唇终于得了自由,她被他只顾着,没办法反抗,一双眼睛含着熊熊怒气:

“程嵩,你给我停止!快点给我停止!”她的声音含着怒气。

“百里霜,你最好别给我出声,否则,我给点哑穴了!”程嵩的声音也喊着怒气,不过突然,他又变得邪佞了起来,“当然,如果你发出来的是呻-吟声的话,我会很乐意……”

梦雪气极了,她开始更加用力地挣扎,推他:

“程嵩,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一向淡然的她,也难得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了!她开始用手抓他,很不客气地在他身上留下红红的抓痕!

程嵩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梦雪,在他的印象中,这个女人一向都是风轻云淡的,即便是以前他曾经也这样对过她,她虽然怒,却不曾这样激动……

她变了?

程嵩冷笑,他逼近她,在她的耳畔咬着牙,梦雪清楚地听到牙齿“咯咯”作响的声音……

看得出,他此时是多么地生气。

“百里霜,你干嘛这副样子?搞得像是我在强要你一样!”程嵩恨恨地说道。

“呵呵……呵呵呵……”

他的话,让梦雪冷笑出声,她转过头来,与他四目交接,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嘴角勾勒出浓浓嘲讽:

“程嵩,难道你现在不正是这样做吗?”

她的声音,并不响,但是却一字一顿地瞧在了他的胸口,仿佛一滴一滴的石油,浇到了他熊熊燃烧的大火之上……

——————————————————

纯洁雨:

那啥……由于去山东的火车票没买到,所以俺去了成都,在火车上待了四十四个小时,所以昨天没更新上,不过一下火车俺就直接找地方更新,为了更新,俺还跑进了俺童鞋的寝室,俺童鞋可是男的啊!男生寝室啊!!同志们,你们看俺是多么得敬业啊!!!!!!

不过,还是对不起,昨天没更新,给大家带来不便了!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