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尊严没了

尊严没了

真的很痛!

下身仿佛被无数火苗燃烧着一般,整个人似乎被撕裂了,梦雪痛得浑身抽搐了起来,月光透过窗户纸洒进来,清晰地照出了她惨白无比的脸。

此时此刻,她正咬牙切齿,两颗晶莹的泪水挂在眼角,却坚强地强撑着,坚决不让它掉下来!

这一刻,她恨程嵩,恨透了这个不顾一切强要了自己的男人!

她,绝对不能在这个男人面前服软!

贞-操她可以失去,但是尊严却绝对不可以失去!

所以,即便是痛得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她依然倔强无比地看着他,冷冷地说道:

“程嵩,你是个强-奸犯!”

她黑白分明的双眸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瞧,控诉着他的罪行,此时此刻,她的表情完完全全是审视犯人的表情,充满着鄙夷。

她这样子再次刺激了程嵩。

她,怎么可以这样看他!

“强-奸犯?百里霜,你忘了你是我的妻,你是我的女人,你早该属于我了,现在,我只是要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东西?”梦雪冷笑,“敢情在二皇子心里,妻子不过是一件玩物而已!”

梦雪说话的时候很淡定,很冷静,可事实上,她其实是强撑着的,疼痛早已抽去了她所有的生命力,但是,她就是一个不服软的人,就这么强撑着……

维持着自己的尊严……

她的眼神,好可怕,不知道怎么的,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在这一刻,竟然怕看她的眼睛。

因为,透过她的眼睛,他会看到自己在她的心目中是多么地不堪……

不堪,或许吧,他的行为是有些不堪!

他不该这样对她!

可是,这并不是他想的,如果可以,他又何尝不想温柔地对她,抚摸她,亲吻她,可是……她会肯吗?

她心里没他!

即便是这样的日子,她也可以不在乎,甚至和另一个男人诗情画意地吃东西,谈人生……

可偏偏,他的心里已经装满了她,他不能让她爱上其他男人!更不可能在她爱上其他男人,告诉她要离开他之后,怀着没落的心给她祝福,然后说一句“你幸福就好”之类的。

那样的事情,他做不出来!

以前,说什么随时会放她离开之类的,是因为他有把握,她短时间内不会离开,他想让她看到他的好,让她爱上他,才装出那副样子的。

现在,既然没效了,那便留住她的人吧……

他伸手对着旁边的床幔,微微一用力,便听到“嘶——”的一声,原本上好的绸缎就这样碎了,然后,他将那缎子拿了下来,绑在她的眼前,挡住了她的双眼……

然后俯下身来,疯狂地吻她!

从唇瓣到两颊、下巴、颈部、然后一路向下,来到她胸前的小小蓓蕾之上,一遍一遍地吮吸着。

空气中有他吮吸而发出的暧昧的声响,一遍一遍地响彻着,刺激着两个人都的神经。

被撕碎的疼痛稍稍有了缓和,不知道是因为时间的缘故还是因为他的挑拨。

他,还在她的体内,从进来那一刻起从未离开过,也从未动过。

大概,终究还是不舍吧!

不舍得给她带来太多疼痛,也不舍得离开……

他就这样停留在她的体内,然后一遍一遍地挑逗着她,吻她,亲她,爱=抚她,继续着之前没有做过的前戏。

尽管梦雪一千个、一万个、一亿个不愿意,但是她的身体还是因为他的触碰有了反应,下=身开始湿润了起来,一些热热的**溢了出来,原本干涩而又僵硬的下-身变得柔软了起来,更加诱人了……

此时此刻,程嵩看不到梦雪的眼神,他却痴了!

他知道,躺在身下的是他爱的女人,哪怕她恨他,哪怕她鄙视他,他还是那么爱她!

他终于和她结合了……

此时此刻,她因为他而湿润,她是欢迎他的!

“霜儿,你湿了,你要对不对?”

他小声地在她耳畔呢喃着,那么动情,说完之后,他却直接压上了她的双唇,不让她回答,不让她说话。

他的吻,那么热烈,他知道,他是对的!他早该要她了。

他修长的手指,在他们结合的地方不断地画着圈圈,挑逗着她,让她更加湿润。

梦雪紧紧地蹙着眉,绝望的感觉到一缕缕温热的**,不受控制的顺着她的向外流去……

她好讨厌自己这样,被程嵩挑逗一下就有反应的身体……

她讨厌这样,为什么人类会有这种本能呢?

她不要这样!

她要她的尊严!她要她的骄傲!

她要找回理智!

“啊……”

蓦然,梦雪惊呼一声,程嵩在感受到她足够湿润之后,在她的体内缓缓地蠕动着,下=腹在酸涩中带着微微疼痛,同时,一股陌生的热--流向下身涌去。

梦雪下意识地握紧身下的被单,身体仿佛已经不是她自己的了,开始不由自主地弓向他。因为双眼被程嵩用窗幔挡着,感官变得更加得敏-感。

程嵩知道自己已经勾起她沉睡多年的欲了,**的速度开始渐渐加快。

梦雪忍不住呻、吟一声,蹙紧纤细的眉毛,从微微闭合的唇间吐出一阵颤音:

“痛。。。”

“霜儿,除了痛就没有别的感觉了吗”

程嵩邪恶的话飘到了梦雪的耳中,说话间,他用他的巨大在她体内邪恶地捻转,惹得她阵阵轻颤。

而与此同时,梦雪的最后一丝理智也被蚕食了!

“尊严……没了……”这是她最后的想法……

——————————————————

存稿箱:童鞋们,还是我,纯洁雨现在在峨眉山!

峨眉山啊……这个女人居然在山上前居然还有这么邪恶的想法……

纯洁雨:好吧!是罪人!我对不起佛主!我对不起灭绝师太!我错了!我有罪……

那啥……弱弱问一句,下一章如果是天亮了,纯洁的你们会不会有意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