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我带你离开吧

王妃不好追

眼泪一出来,有些东西就克制不住了,仿佛一个催化剂一般,忧伤便随着这个关口冲了出来。

“乖——好好哭!把不高兴的东西都哭出来,然后……忘掉……”

甄法师不怎么会安慰人,他不停地拍着梦雪的背,虽然有些手足无措,但是还是绞尽脑汁说出一些安慰的话语。

“呜呜……”

泪水,似乎止不住了,梦雪就这样靠着甄法师,任由泪水纵横,不停地留着。

泪水又浓又大颗,不知不觉,甄法师的胸前便留下一团湿漉。

于是,向来最怕女人泪水的某人终于有些撑不住了,他挥着手,不知所措地说:

“那啥……你别哭了好不好?一直哭,眼睛会肿的……会上火,精神会紧张,大脑会供血不足……”

“呜呜……我也不想……可是停不住啊……”

梦雪轻轻地说着,声音沙沙哑哑的,让人忍不住心疼。

甄法师虽然认识梦雪不久,但是他看得出这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子,她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却十分地坚强,要不然也不会能再这个皇宫里撑这么久。

可是这一刻,她却哭得如此伤心,八成是遇到了很严重的事情了。

“孩子呀……如果你真的很难受,就说出来吧!我知道你不习惯和人倾诉心情,这样吧,你把我当神父好了……你就当你是在对上帝说吧……”甄法师拍着梦雪的背,说道,“孩子呀……有时候光哭没有用,说出来也没用,但至少会让自己心情好一点……真的……”

梦雪静静地听着,可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心很痛,很痛。

“心好痛……事情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她的声音细细的,带着浓浓的伤。

“我刚才说的那样?我刚才有说什么吗?”甄法师摸着自己的脑袋,不解地看着梦雪,努力地回忆着之前说的话,“我不记得我有说过什么啊?难道我提前得了老年痴呆症……”

甄法师喃喃自语,一边还伸手挠着自己的脑袋,那样子,还真有几分老年痴呆症的样子。

为了证明自己很健康,没有得老年痴呆症,他努力地继续回忆,突然灵光一现,想起自己之前无心的冷笑话,再看看眼前这个跟破碎的纸娃娃一般的女子,忍不住心中一动,怜惜地将她抱得更紧了。

“孩子,没事的……没事的……都过去了……”甄法师伸手,拍拍梦雪背。

“过去?怎么过去?我每天还要在嵩殿看到他……还要面对他……面对一个强-**的男人……我还不能对他怎么样!”

梦雪无力地呢喃着,她很安静,没有歇斯底里,也没用激动,就这样轻轻地说着,却让人深刻地感受到了她的痛。

她那么无助,让人的心忍不住都揪了起来,忍不住想好好保护她。

甄法师是聪明的人,他自然听得出她说的人是程嵩,安慰人不是他的强项,他们那个时空也不流行安慰人,可是这一次,他却破例了。

“那个……既然这样……我们告他好了!强-奸是大罪呢!根据你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要处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你别哭,我们去告他,告到他把牢底坐穿!”

“到哪里告?”

“人民法院啊!你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有个人民法院吗?”某人说道。

“也是,你打算把程嵩带到二十一世纪,然后交给人民法院吗?”梦雪的声音轻轻的。

“……”

甄法师沉默了,他知道,自己真的不会安慰人。

沉默在持续着,良久,梦雪终于再次开口。

“甄法师,你真的很不会安慰人。”

“这是我第一次安慰人,好不好?”甄法师道,“我们那个时空才不兴这一套呢!”

“不兴这一套?那你们那边的人情绪低落怎么办?”

梦雪不解,虽然她也不常找人安慰,但是,却清楚人心情不好的时候,若是有人安慰,多多少少是会好一些的。

“心情不好我们就吃一种药丸,那种药丸会自动产生元素,刺激中枢神经,赶走所有会产生负面情绪的东西……”甄法师自豪地说道。

“这样都可以……”梦雪有些不敢置信。

“怎么不可以啦!这叫科技……你们那个时空有个叫邓小平的人不是说过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吗?他真的有远见,只可惜香港回归他看不见……”

“你对我们那个时空还挺了解的啊……”梦雪有些无语。

“那是必须的!研究你们,有利于我们研究人类的过去么!就像你们那个时代的人要研究那些隐居在山路里的野人部落一样……”

野人部落……

这个形容……梦雪嘴角有些抽搐!

“那药丸……给我也吃一颗吧……”她伸出手,小声地说道。

“如果有带的话,我还需要安慰你吗?”甄法师说道,“不过我的安慰好像没什么效果……”

讲到这里,甄法师的情绪也低落了下来,不知道怎么的,她心情不好,他会忍不住也跟着难受。

“也不是啦……”他这样子反倒让梦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个……其实已经好很多了……”

“哪里好了?你要是好了,就不会向我要那个药丸了!”甄法师说道,他垂着头,一副沮丧的样子。

这样子,让梦雪觉得有些奇怪,明明刚才是他安慰他来着的,现在怎么回事?难道要她来安慰他吗?

但是,这种情况下,又该怎么安慰他呢?

不知如何是好,梦雪想,干脆换个话题吧。

“甄法师,你的真名叫什么?不会真的叫甄英俊吧?”

“梦梦,我带你离开吧,这样你就不用再看到程嵩了。”

同一时间,两个声音,他们异口同声,两个人都静静地望着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