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我爱程流觞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我爱程流觞

迷迷糊糊之中,箫声断断续续传来,如泣如诉……

这首曲子梦雪听过,正是程流觞吹过的那曲《佩兰》。

用力地睁开眼睛,首先入眼的是一张方桌,上面铺着上好的锦缎,还有白瓷做的茶具,晶莹剔透、精致无比,窗棂是镂空的雕花,可以看到外面清爽的阳光,通过窗户,可以看到院子里各式各样的花朵,仔细看去,便会发现虽然那些花争奇斗艳,五颜六色,但其实是一个品种——全部都是兰花……

梦雪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那么,这里是哪里?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后脑勺还隐隐约约传来疼痛,梦雪伸手一摸,竟然起了个小小的包,很显然,她是在皇宫被人敲晕的!

被人敲晕……

小说里最常见的狗血情节,居然也发生在了她的身上!

真是天涯何处不狗血啊!

还好没敲出个脑震荡来,要不然就悲剧了!

正想着,突然胃部一阵翻腾,忍不住俯下身来一阵干呕——那啥……恶心……想吐……不会真的脑震荡了吧?

梦雪心里囧囧地想到,觉得自己真的挺悲催的,这个时代又没有仪器可以测量,难道说到时候要去找甄法师,向他这个“先进的人类”求助?

不过为了身体健康也没什么!

问题是她要怎么回去?

梦雪正想着,突然,门开了,走来一个黄衣女子,她看了梦雪一眼,什么也没说,然后便关上门,走了,看样子应该是去找人,告诉她的主子,她醒了。

到底会是谁呢?

能在皇宫中将她带出来的人,能有几个呢?

梦雪正想着,便听见“咿呀——”一声,木门开启,一个中等身材的人走了进来。

他身着蓝色儒服、头巾裹髻,清俊的脸上有两撇短鬚,但是肤光晶莹,犹如羊脂白玉般的细腻滑润,容颜清丽绝俗难描难绘,顾盼之间眼波流转满室生春。

看到他,梦雪脑海里只出现一个词——女扮男装……

当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梦雪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她的身段,看得出来,她刻意修饰过,但是医学院出身的梦雪对人体的机理十分了解,所以,她看得出,这绝对是一个女人。

而且还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纵使男装也无法遮掩她的绝俗容貌!

在梦雪打量她的同时,那个女子自然也在打量梦雪。

临危不乱,甚至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道,却能如此淡然,这个女子实在难得,也难怪程流觞会……

“知道我为什么抓你来吗?”

突然,那个女子开口了,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很好听。

“你会告诉我吗?”梦雪抬起头,淡淡地笑。

“哈……”那女子仿佛看到了怪物一般,她笑得饶有兴味,“你这个时候还能笑?”

“习惯而已。”

梦雪的声音淡淡的,逢人先露三分笑,这是她的习惯,因为她从小身体就不好,脸色总是惨白惨白的,她怕笑笑担心,好像记得有本书上提过——笑容会让人看起来精神,于是她逢人便先露三分笑,久而久之便习惯了……

“这是个好习惯。”

那女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梦雪,眼神之中透露出几分威慑力,那是一种会让人却步的威慑力,若不是亲眼所见,梦雪很难相信,这个时代的女子竟然会有这样的目光。

“真是个独特的女子啊,难怪程流觞会为你心动。”

讲到这里,那个女子的目光更加凛冽了,眼中却带着几分似是而非的笑意。

“大皇兄?”

梦雪不解地说道——事情果然和程流觞有关……但是会是什么样的联系呢?

“大皇兄?”那女子嘴角微扬,露出一个轻笑,“也是哦……差点忘了,你是二皇子妃呢!真没想到程流觞也玩这一套……他不是很理智的人吗?居然喜欢上自己弟弟的媳妇……这叫什么?爱情的力量吗?”

说话的时候,她满脸的不屑,满脸的讽刺。

但是梦雪却看得出,其中还有一层更加重要的情绪,那种情绪叫做——嫉妒……

也就是说,这个女子很可能爱着程流觞?

“对了,我就是爱程流觞。”那女子仿佛看透了梦雪的想法一般,直言不讳。

她的坦率让梦雪吓了一跳,这让梦雪忍不住抬头惊讶地凝视着眼前这位女扮男装的女子。

“有这么惊讶吗?”那女子不写地挑了挑眉,“你别跟我说你看不出来我是女的!你刚才的表情已经透露出你完全看出来了……”

好直爽的女子。

梦雪看她的眼神更加复杂了,她真没想到这对女子束缚颇多的封建社会居然会有这么直率的女子。

“你为什么抓我过来?”

梦雪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起先她没问是因为她以为她不会告诉她,而现在,她并不这么认为了——她确定,这个女子一定会告诉她。

果然,梦雪的这句话刚刚落下,便听见那个女子坦坦荡荡地说道:

“我要看看,他到底有多爱你!这样我好判断我还有没有机会赢得他的心……当然,我也想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让他动心……”

——————————————————————————

纯洁雨:呜呜……本来今天想多写几章的,结果……还是没完成这个任务……看书好累……

今天看了5个小时的英语,又看了一会儿专业课,现在头昏昏的……只能先睡觉了,明天继续存稿……

莫非我真的要在这个文完结之后暂时放弃写文,等考研结束后再回来?

大家同意不同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