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你嫁了个傻子

你嫁了个傻子

“你可真淡然啊,这种时候若是换了其他人,哭还来不及你,你居然还能揣测别的事情……”

那个女子看着梦雪,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不敢置信,不知道怎么的,她似乎不喜欢看到梦雪这个样子。

记得以前,他曾经和她说过他最喜欢的就是无论发生什么,她都处变不惊的样子。

而眼前这个女子,显然比她还要淡定!

她不喜欢她这个样子!

那女子看着梦雪,此时此刻,她特别想将梦雪这副样子撕开!

她上前一步,突然伸出手,挑起梦雪的下巴,道:

“你可知道,就算程流觞来了,我也一样会杀了你……”

说话间,她的眼中路出浓浓的杀气,果然,梦雪脸上的表情有了变化,她微微颦眉,有些不解地看着那个女子。

见到她这样子,那女子终于有了几分得意——终于不淡定了吧!

她放开梦雪,得意地看着她,而就在这个时候,梦雪突然又笑了,她低着头,淡淡地说道:

“的确,以你的性格,若是程流觞来了,你更加不可能会留我在这个世上。”

梦雪虽然是第一次见这个女子,但是从她的言语和作风却判断得出,这个女子怕是早就对她下了杀意了!

这是一个有主见有看法的固执女子,她绝对不会随便改变她的主意,所以梦雪干脆也就放开不可疑去说什么,做什么了。

那女子显然愣了一下,她没想到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女子竟然能看透她内心的想法。

“以你的性格,怕是绝对不会容忍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程流觞在乎的女人存在的吧!”

梦雪很冷静地说道,尽管程流觞和她之间本没有男女之情,但是眼前这个女子一定认定了,她多说也没有用。

那女子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梦雪,瞪大了双眼——惊讶,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哈哈哈……”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却突然放声笑了起来。

“真不愧为程流觞看上的女人,真是不一般啊!你说对了,你必须死!不管程流觞有没有来,三天以后,你都要死!”

女子说话的时候,眉宇之间一派淡然,仿佛终结一个无辜的人的性命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一般。

封建社会,就是把人命看得太轻了!

梦雪的心有些凉,但是她没有沮丧。

“怎么?不怕?”

那女子挑眉,看着梦雪,像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这个女子没有吓得瘫坐在地。

“怕有用吗?”梦雪反问,黑白分明的秋眸毫不畏惧地直视那个女子。

“呵呵……看得真透啊!”那女子道,“我知道你觉得自己很冤,但是没有办法,谁叫你没我强呢?谁叫程流觞爱上了你呢?不过,我也不是无情之人,我知道这样突然要了你的性命对你不公平,这样吧,我跟我说你有什么愿望,只要我能满足你的,我会尽量去做。”

那女子说得很坦然,一副很仁慈的样子。

梦雪觉得很可笑,好比说有人问你一个问题——我要你的命,你给我说说你的价值吧!

这是多么可笑啊!

生命诚可贵!一个杀人者,怎么可能会和仁慈有关呢?

但是仔细一想,在这个藐视人命的封建社会,这个女子能这样算是不错了!毕竟在这是一个草菅人命的时代!

用二十一世纪的话讲,这就是时代的局限性!

梦雪是个务实的人,她不会对着一个古人讲授二十一世纪的法律!

也不会愤怒地用二十一世纪的思想将这个女子狠狠骂一顿,因为那毫无意义。

于是梦雪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只是很平静地说:

“我只有一个要求,这三天,别让我饿肚子。”

民以食为天!

吃饱了才有力气想办法救自己!

那个女子显然愣了一下,她没想到梦雪会提这样的要求:

“这个你放心,我自然会让你吃好的!你可以提别的要求,我徐某人是不是小气之人。”

“哦?是吗?”梦雪眯起眼睛,对着她淡淡地笑,“那你放了我吧。”

这个问题让那个女子又是一愣,须臾之后,她沉下了脸,道:

“你明知道这不可能!”

“所以,还是让我吃好点吧。”梦雪接过她的话,淡淡地说道。

“你……”

那女子有些不解,不过她终究没有多说,转头继续看窗外的兰花去了。

“兰儿,这些兰花都是我亲手为你种的,等它们开放的时候,你就嫁给我,好不好?”

昔日,曾经有一个少年深情地看着她,说得温柔无比!

那时候,她的心软软的!

她差点就脱口而出:

“晨曦,我现在就嫁给你吧!”

不知不觉,八年了……

这些昔日的小幼苗如今开得如此绚丽……

可是,那个人,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了……

晨曦,你不是说爱我至死不渝吗?可是,现在才八年呢,你就……

徐若兰转过头,目光落在梦雪身上,心情十分复杂——其实,百里霜是一个很好的女子,好到连她都忍不住想她做朋友,如果是八年前的她,一定不忍心对这么一个女子下杀手,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你那个傻丈夫在发现你不见之后,肯定正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泣吧……”临走前,徐若兰似笑非笑地对着梦雪说道。

可是,话出口之后,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呢?

完全没有意义啊?

大概是因为嫉妒吧,嫉妒她太美好了,嫉妒她拥有她所渴望的,于是便残忍地提醒她,其实你并不幸福,其实你很可怜——因为你嫁了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