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捉奸在床

王妃不好追 完结 城府 捉 奸 在床

“来,吃这个。”

甄法师将一颗药丸递给梦雪。

“什么?”梦雪不解地看向甄法师。

“能量,含有丰富的维生素、纤维素、蛋白质、热量,吃了它,补充你一天所需的能量。”甄法师将药丸递给梦雪。

梦雪接过来,本来,她对这些所谓的高科技产品并没有什么太多好感,但是现在,她实在没胃口吃饭,而且就算她有胃口吃,甄法师这里估计也没用东西给她吃。

而她,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让自己的身体出问题,于是她什么也没用多说,只是安静地将甄法师手中的药丸接了过来,放入口中。

“是咀嚼片吗?”梦雪问道。

“恩。”甄法师点点头。

梦雪便将那药丸咀嚼了吞下,没什么特别的味道,感觉有点像在吃安利纽崔莱的纤维素一样。

一片吞下去后,梦雪便去桌边到了水,开始一个劲地灌。

“挺聪明的嘛!知道吃完要喝水。”甄法师赞道。

“这个都不知道,四年的医学岂不是白学了?”梦雪淡淡说道,吃纤维片之后要喝水,这是常识。

一口气灌了水下去之后,梦雪又回到床边,查看程流觞的伤口。

却发现程流觞竟然发烧了。

“这……”

“没事的,正常现象。”甄法师若无其事地说道。

“怎么会是正常现象呢?这样很危险……”梦雪说道。

“你放心,有我这个高科技的化身在,你还怕他有事不成。”甄法师淡定地说道。

“可是……”

梦雪还是有些不放心,她的医学常识告诉她,此时此刻,程流觞发烧八成和感染有关,这样下去真的会有危险,可是看到甄法师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确,她已经见识过甄法师高超的科技了!

可是……真的没事吗?

梦雪还是有些不放心,略带担忧地身上去查程流觞的体温。

“若兰……”

倏地,程流觞抓住她的手。

“大皇兄?”梦雪吓了一跳,低头不解地看着他,低声唤他,却毫无反应。

梦雪想把手抽回,却被他紧紧地抓住。

“若兰……若兰……”程流觞似乎在念着什么。

梦雪仔细去听,才听清楚是“若兰”两个字。

“若兰?”她不解地重复。

若兰……这应该是一个女子的名字吧!这个女子,会是他们今天见到的那个女子吗?

“若兰是程流觞初恋情人的名字。”

就在梦雪怀疑的时候,有人解答了她的疑问,梦雪不解地循声望去,发现回答他的竟然是甄法师。

“若兰的全名叫徐若兰,是楚国的长公主,也是现在楚国国王徐枫的亲姐姐,她在十岁那年就被指挥给了盛国的大皇子,也就是程流觞,两个人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了,本来她一满十六岁及笄并要嫁于程流觞为妻的,可是就在他们成婚前的半年,楚国国王在与腾国的战争中战败,被俘虏,当时的太子徐枫只是个九岁的小男孩,国内立马一盘散沙,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待嫁闺中的徐若兰站了起来,她孤身来到盛国求盛国赞助她十万军队,让她率军为父报仇……”

“盛国会答应?”

梦雪不解地问道,她很清楚,在外交利益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盛国绝对不会因为曾经和楚国又姻亲,而答应赞助徐若兰的,除非有更加诱人的利益。

“当然不会答应,不过,徐若兰不是泛泛之辈,她答应盛国此行率军收回失地,会将和盛国交界的两个州让给盛国,并且和程流觞解除婚约,八年以内绝对不会见程流觞。对盛国来说,两个下州并不算大事,但是程流觞却是程恭贤最器重的儿子,只可惜,程流觞太重感情,当时,如若徐若兰一句话,程流觞怕是会离开盛国和她同甘共苦去!程恭贤自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而徐若兰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当她提出这一点之后,盛国便答应了她的请求。那一年,楚国十六岁的长公主用自己的爱情换回了盛国的十万军队,回国之后,整顿军队,不出半年时间,便率军重创腾国精锐部队。不可否认,徐若兰是个军事天才,她率军一直打到了腾国近畿,兵临城下……而且她的武功极其高强,不过……她这一刀导师有失水准……以她的实力,就算是临时换了人,根据惯性,伤口也不会就这么深而已……”

甄法师把目光放到程流觞身上,他刚刚询问过梦雪,对之前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清楚。

“所以,你的意思是……其实徐若兰并不是真的想要我的命?”梦雪道。

“不是想要你的命,她大概是想让程流觞以为她想要你的命……”甄法师说道,“不过……她为什么这么做呢?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甄法师实在不了解。

可是,梦雪似乎却懂了……

“她……想要让程流觞恨她吧……”梦雪轻轻地说道,“她以为程流觞不爱她了,可是却又不甘心自己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所以……她向通过这种方式让程流觞永远记住她吧……”

梦雪轻轻地说着,甄法师依旧是一头雾水。

“是吗?这是什么心理啊?”

这是什么心理啊?

梦雪也不知道,可是,她却清楚地记得不久前,有人和她说过——让你恨我,总比在你心目中什么都不是来得强……

程嵩,和徐若兰,某种意义上,是同一类人吧……

他们,都爱得太深沉了!

想到程嵩,梦雪的心开始不停地跳动着——程嵩,他现在会在干什么呢?他应该很担心她吧……

她得想办法早点回去,不能让他太担心……

梦雪看着程流觞,看着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嘴里却不停地念着“若兰、若兰……”,而那个若兰,也曾经当着她的面,毫不掩饰她对程流觞的爱!

两个如此相爱的人,却为什么会弄成这样呢?

两个人之间,是不是都不够坦白?都有太多的秘密?

梦雪再次下决心,这次回去一定要和程嵩好好谈谈!爱情,那么地珍贵,实在经不起大意的伤害啊……

“你也惆怅了?”

甄法师看梦雪凝眉,不怀好意地调侃道。

梦雪没有说什么,而是低着头,看着程流觞,她依旧有些担心他的伤势。

“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怎么会有这些复杂而又无关的感情……简直是累赘……”甄法师感慨道,“如果程流觞和徐若兰都能像我这么先进的话,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的事情出来!”

梦雪没有接话,感情这种事情,她没办法和甄法师解释,因为甄法师根本就一窍不通。从这一点来看,他还真是一个“法师”。

不过,梦雪却没有忽略掉一点:

“甄法师,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的啊?不要跟我说是程流觞和你说的。”

梦雪绝对不会相信,程流觞会和甄法师提起这些事情。

“当然不是他说的!这个还用说吗?你可别忘了我们那个时代的科技……”甄法师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也不是科技啦!你知道的,我们那个时空和这个时空是传承的,所以,程流觞是我们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就跟你们那个时空历史上的八阿哥一样……我们那个时空,只要是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他和徐若兰的爱情不知道被各个时代的电视剧翻拍了多少遍……当然我们不会派个晴川过去!程流觞和徐若兰都是历史人物,我们会尊重历史的……”

八阿哥……

晴川……

梦雪听得满头大汗!

那啥……甄法师对二十一世纪的偶像剧还颇有研究嘛!

梦雪虽然被甄法师雷得外焦内嫩,但是她却并没有被雷得失去理智,她很犀利地捕捉到了一点——甄法师的那个时空和这个时空是传承的!那么,甄法师他们那个时代应该有关于他们命运的全部记载……

“那么大黄,根据你对历史的了解,程流觞现在应该没事吧?他应该不是这个时间去世的吧?”

梦雪抬起头,认真地看着甄法师,寻求答案。

甄法师张了张嘴,正打算回答,而偏偏在这个时候,原本锁着的木门豁然开启,梦雪和甄法师都很自然地顺着视线看向门外。

门外,站着一个人,这个人的双眸正一动不动地盯着程流觞紧紧握着梦雪的双手……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程嵩,此时此刻,他的眼神冰冷无比……

——————————————————————

纯洁雨:这一章,三千字啊!同志们,我开始给力了!有木有?

留言有木有?

推荐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