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不好追

不负若兰不负卿程流觞

不负若兰不负卿——程流觞

不负若兰不负卿

我和若兰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是迷雾森林,犹记得那天风很大,被风卷起沙子会让人的眼睛受伤。

若兰就是这样受伤了。

那时候,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很惹人爱怜。

我略通医术,便上去救了她。

我们的相遇那么美,就像所有的才子佳人一样,我们相爱了。

那时候的我,是个酸溜溜的文艺青年,喜欢给爱的人写很多很多的诗词,喜欢给爱的人种很多很多的花。

若兰喜欢兰花,我便给她种了很多很多的兰花,到处都是。

我还记得那天,若兰兴冲冲地给我送来一对箫,她说普天之下只此一对,就像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

那支箫我一直珍藏着。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

我一直以为我和若兰会幸福地成亲,父皇很器重了,我会继承盛国的皇位,然后一统天下,给老百姓一个和平世界。

这对我来说不难。

可是,事情却总有很多变数。

那一年,若兰十六岁,我也十六岁,楚国出事了,若兰的父亲圣德皇帝被俘虏了,楚国告急。

那一刻,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和若兰一起面对这一切,倾尽毕生之力去帮助她度过难关,只要若兰开口,哪怕让我这辈子只做一个军事,辅佐他的弟弟,也无所谓。

但是,若兰却拒绝了我。

她居然在这个时候以放弃我们的爱情为代价,向盛国换去十万大军。

我知道她的倔强,一旦她做了决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

我不怪她。

我只怪自己不够强大,不能让她依靠。

我曾经尝试过好几次去找若兰,得到的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冷漠以对。

可是我没有死心过,我想只要时间长了,若兰一定会明白我的感情,她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

那段时间,我更加努力了,努力地处理好身边的任何事情。

朝政、军政各种事务,每一项我都处理地很好,我很轻松地游走在各股势力之间,将盛国的一切都握在手中。

我在等,等着若兰发现,其实……流觞已经足够强大保护她了……

可是这一切,都在我看到若兰和北方突厥部落的首领俺答汗在一起的那一刻,瓦解了……

我记得那天晚上,天很黑,父皇派我出使北方突厥部落商议相关事宜。我到突厥后一切都很顺利,离开前的那天晚上,不知道怎么的,我睡意全无,并起床出去走走。

突厥的草原很美,星子在漆黑的天空中眨着眼睛,就像我的若兰一样。

就在我欣赏风景的时候,一声娇-喘传来,我本不该看的,可是我所站的角度却让我不得不看……

若兰,我最心爱的人,我发誓要用一生呵护的人,此时此刻,竟然躺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身下……

男-欢女-爱似乎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我的弟弟们基本上多多少少都经历过,但是我却没有……

或许是我固执吧!

我固执地认为应该把第一次留给自己最爱的人,留给我心爱的若兰……

草原特别辽阔,开阔的空间会让声音四处回荡,就像那也若兰和俺答汗的声音……

在寂静的草原里,显得格外明显。

那一刻,我的心好痛好痛,好像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地刺伤了一般……

但是,我不怪若兰。

这不是她的错……

她一个弱女子,要照顾幼弟,要抗起楚国的江山,付出的总要比别人多一些。若兰的苦,她的难处,我都理解。

我只是伤心……

若兰,其实,别的男人能为你做的,我也可以的,你为什么看不到我呢?

那一刻,我的心,死了……

我知道,我和若兰不可能了。

不是因为我有那些庸俗的情节,而是因为,我知道,在若兰的心里,排在第一位的是楚国的大业,然后是她的弟弟,然后……

程流觞大概被排在很远很远的位置吧。

但是,若兰,我依旧爱你……

只是从那以后,我失去了努力的动力。

回到盛国之后,我突然觉得事件的一切都不过是浮云,人终究有一死,何必费力去追求那些没有意义的东西呢?

但是我并没有像世人想的那样一蹶不振,父皇交代我的事情我依旧会好好完成,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拼命。

于是我成了一个中庸的人,对于父皇的要求,我不会拒绝,但也不会刻意用心。

我娶了朝中大臣陈昌波之女陈丹,这桩婚姻是我主动争取来的,所有的人都以为我是因为看到了陈家的势力,其实并非如此。

我娶陈丹是因为陈丹和我是一样的人。

她爱的那个男人终究离开了她,但是她又没办法爱上别人。

八年的婚姻生活,我们相见如宾,甚至连手都没用碰过。

她呵护着她心中的那个人,我依旧爱着我的若兰。

我一直以为我会就这么爱下去,直到我遇到了她。

她叫百里霜,是我二皇弟的嫡妻,二皇弟的秘密大概整个皇宫只有我知道,我看出来了,但是我并没有道破。

争权夺利的事情我已经没有兴趣了,更何况,惹上二皇弟这样的人,并不是好事。

我早已没有心思卷入任何斗争,更或者说,我早已没有心思卷入任何事情之中。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在看到她之后,我忍不住去关心她。

起初,大概是因为她的眼睛像若兰吧。

坚强中带着倔强,但是随着时间的增长,我发现她和若兰是完全不同的。

有时候,我甚至会想,如果,若兰的性格有一半像她,我便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

那些日子里,我总是心疼着这么一个女子,关心着这么一个女子,不自觉地偷偷看她……

时间久了,我发现她的一举一动竟然已经能牵动我的情绪了……

程嵩也是注意到这一点了,所以他利用了程凌风布置在他身边的棋子,香雪。

程嵩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做事情滴水不漏是他的一贯风格,他用言语不断暗示,香雪可能是我安排在他身边的棋子,让百里霜以为香雪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但是他有从未有任何实质性的语言指向我……

所以,即便是以后霜儿真的发现什么了,也无从说起。

其实,程嵩这一举一动是多余的,我从未想过和霜儿怎么样,我想,我爱的依然是若兰……

对于霜儿,我只是欣赏她的性格而已吧。

我曾经发过誓,这辈子只爱若兰一个,永不相负,程流觞是个信守诺言的人。

但是,在得知霜儿被若兰带走之后,我发现,我终究还是违背了誓言,我……爱上了我的二弟妹……

明明知道程嵩早已安排好了一切,即便我不去,霜儿也不会有事,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去了……

去之前,我派人查了很多。

我知道,以若兰的性格,绝对不会做无理取闹的事情,若兰也绝对不会轻易来见我,除非出了什么事情……

我以前的关系网都还走,一声令下,很快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若兰,患了不治之症,只剩下三个月的生命了,所以,若兰想我了,她想在生命的尽头来临之前再见见我。

我懂。

若兰,应该是还爱着我吧,要不然,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用霜儿的生命做威胁,只求见我一面,若兰,她是那么骄傲的女子……

我去了,见到了若兰,也见到了霜儿……

其实,不答应若兰的要求,我也一样可以带霜儿走,但是,我还是答应了她……我知道,这大概是若兰这辈子为数不多的要求,我不忍心拒绝她,更不忍心伤害她……

对于霜儿,我很清楚我的位置。

我是她的兄长……仅仅如此……

我多么希望自己能仅仅把自己当成她的兄长就好啊!

可是,有时候人没办法控制自己。

若兰是个敏感的人,她感受到了,她要对霜儿出手,我想也没有想就替她挡了一剑……

我想,那一刻,我终于负了若兰了……

若兰应该很伤心吧!

她这辈子受了那么多伤,我不应该再伤害她的。

那一夜,我浑浑噩噩地昏迷着,我一直紧紧地抓着霜儿的手,我知道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能抓住她的手,等我醒了以后,她便仅仅是我的妹妹……

我醒来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去我和若兰相逢的地方,我知道,这个时候,若兰一定在那里……

果然,她就在那里,我装出很惊讶的样子,我跟她说,我是因为恨箫客,所以误会了她……

其实这一次,是我利用了程嵩……

这是我想临终前想和霜儿说的,却终究没说出口,不是因为我没力气,而是因为我根本没法开口说这个……

黑衣人还未靠近,我就发现了,不知道怎么的,我不想躲。

我好像累了……

就这样好了,这样的话,至少若兰还以为我依然爱她……

这样,哪怕流觞先她一步去了黄泉,若兰也会幸福一些……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若兰竟然会不顾一切地要救我,我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呢?

我已经辜负若兰一次了,我不能再让她因我而死,绝对不能……

我一个转身,当剑刺入我的胸口的那一刻,我却突然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我看到霜儿为我哭了!

霜儿,这辈子会永远记得我了吧……

这样就够了……

就够了……

我没有和霜儿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若兰,轻轻地对她笑。

我的心已经负了若兰,但是我不能让她知道,这样,若兰会过得不幸福的,于是她一直看着她……

若兰,你一定要幸福!

哪怕你所剩的日子并不多了,你也要幸福……

若兰,对不起,我不进辜负了你,还在临终前还欺骗了你。

若兰,对不起,对不起……

我只是希望你能幸福一点……

程嵩,对不起,最后竟然利用了你,或许的当初这么做,也的却是出于那个目的,但是,我和若兰的分离却不是因为你引起的……

大概,接下来的日子里,霜儿大概要怪你了吧……

程嵩,对不起……

你和霜儿一定要幸福。

——————————————

纯洁雨:大皇兄啊,好让人心疼!

童鞋们,要不要留言啊!怎么说今天是本文最后一天了,难道你们真的要从头到尾都霸王我吗?呜呜呜……